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心外无物,禅即书画”

万葫堂2020-11-23 08:16:18

请点击关注上方“万葫堂”微信公众号

   2016年3月10日刘怀勇工作室一行63人赴九华圣地写生,为了大家能在写生学习中更好的理解什么是书画、书画与禅有什么关系,怎样将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与大乘佛教禅宗教理相融通,提升书画修养与对禅法的深刻感悟,题为《心外无物 禅即书画》的讲座内容整理供大家学习。

   此文为2015年7月23日刘怀勇教授应邀在云门寺佛学院的讲座。

南无阿弥陀佛
    诸位大德,诸位善知识:大家上午好。应云门大和尚明向方丈之邀,今天站在这里,与大家共同探讨、学习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渊源关系。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只讲三个小题目:什么时禅?什么是书画?书画与禅有哪些渊源关系。
    上世纪八十年代,著名学者熊秉明先生在国际论坛上讲:“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他是这么解释的,一个文化的核心应该是哲学,中国传统哲学家的终极目的不在建造一个庞大精严的思想体系,而在思维的醒悟贯通之后,返回到生活之中。熊秉明先生认为从抽象思维落实到生活的第一境乃是书法。
    宗白华教授把他的美学文集题名为《美学散步》是很有深意的。他说“中国人不是像浮士德那样追求着无限,乃是在一丘一壑、一花一鸟中发现无限,表现无限,所以他的态度是悠然意远而又怡然自足的。
    这其中有这么几个关键词,大家注意了:“思维的醒悟贯通。”“一花一鸟中的无限”,“悠然意远”“怡然自足”。大家想想,这不即是禅觉悟后的语境吗?所以,我以为无论如何不能把中国文化的核心的核心定义为书法,我宁愿把中国文化的核心说成是“儒、释、道”,或可说是禅宗,或可说是“道”。书法与中国画,只是一个载体,它承载了映现了这种文化理念。

一、什么是禅?

    以我知道的词汇,可以说说什么是佛教:“诸恶莫做,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这几句话在大门口写着呢,用心的人都会记住,有心的人读一遍就成佛了,另外,我在一本《佛法概论》上读到这么一句,亦颇感明心见性:以有情为中心,以中道为根本,是谓佛教的定义。“有情”与“中道”把天地万物之性命全部囊括了起来。“有情”与“中道”对我启发很大,我通过此三句话,把儒释道三家贯通了起来,我发现在精神深邃的高处,在玄冥幽静的深处,在浩渺无尽的远处,它们并肩而立、通畅无碍。
    说到禅,我却三缄其口,打死也不敢说,也不是不敢说,一说即错,祖师说了,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一句“胡说八道”都是禅,您让我怎么讲,把我架在炉子上,也烧不出舍利子来呀。
    下面,我们还是看图说话吧,禅的意义就在于启发。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支花,一个回眸,一缕春风,透过竹林照见的阳光,或月光下婆娑的花阴,或一声棒喝,一顿臭骂,或香喷喷吃了一顿酒肉,或一盆狗屎淋头浇下,都可能是一种禅的机缘,只可顿悟,语言与文字都是多余的,没有方法讲的透,说的明白。讲透了,说明了,也就不是禅了,您明白了吗?
1、   无生秘义
    佛陀住世时,有一位黑氏婆罗门,两手托着两个花瓶,前来供佛。佛对黑氏婆罗门说:“放下吧!”婆罗门便将左手托着的花瓶放下。佛陀又说:“放下吧!”婆罗门又将右手托着的另一个花瓶放下。佛陀还是对他说:“放下吧!”这时,黑氏婆罗门问道:“我已经两手空空,请问您还要我放下什么?”佛陀说:“我不是让你放下手中的花瓶,我是让你放下六根、六尘和六识。你将它们统统放下,便可超脱生死,永出轮回。”黑氏婆罗门当下悟到了无生法忍。
    放下,不等于没有过,放下即原本不属于你的东西,你从来都不曾拥有,放下什么?放下,不等于放弃。
2、初示宗旨
    菩提达摩祖师到东土时,受到梁武帝的迎请。梁武帝问道:“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少,有何功德?”达摩祖师答道:“实无功德。这些只是福德,算不上真正的功德,只能获得人天小果。”梁武帝问:“如何才是真正的功德?”祖师答道:“若得根本智慧,清净空寂,圆融无碍,才是真正的功德。真正的功德,不是以世间有为法所能求得的”梁武帝又问:“请问圣僧,什么是圣谛第一义?”祖师并不直接回答,却说:“法界空寂,本来无圣可言,更不必说圣谛了。”梁武帝不解地问:“现在面对着朕的不是圣人,又是谁呢?”祖师知其不识禅机,只好摇头说:“不认识。”
    梁武帝只想借修庙与供养僧人增加自己的功德,只是向外求,而不向内求,修一千座庙,又有什么功德。
3、断臂求法
    禅宗二祖慧可禅师,青年时为人豁达豪爽,博览群书,因不满足于儒道易数,四处访贤求道。听说有位天竺来的神僧达摩住在少林寺,便前往拜访。慧可虽时时伺机参问,但达摩整天面壁禅坐,并不向其开示。慧可只好守候在洞外。深冬季节,一日,天降大雪,慧可仍然挺立在洞外风雪之中。达摩祖师问道:
   “你因何事,久立不去?”
    慧可眼里含着泪水说:“只求和尚为我开示无上妙法。”
   达摩见多了那些谈玄猎奇,无志实修的知解之徒,对他淡淡地说:
“如来无上妙道,非同世俗学问,需要具备能行难行、能忍难忍的毅力,以及坚持不懈、百折不回的恒心,方可学修。贪图小智,无德无义,谄曲轻慢者,不能受持。”
     此时,慧可毅然以刀自断左臂,并置于达摩祖师面前,以表决心。慧可坚定求法的举动终于得到了达摩祖师的认可,达摩祖师便问:“你来求什么呢?”
    慧可回答:“我心不安,乞请师父为我安心。”
    达摩说:“你把心拿来,我给你安。”
    慧可思索半天,回答:“我找来找去,找不到我的心。”
    达摩祖师回答:“我为你把心安好了。”
    慧可当下大悟。
    此后,慧可跟随达摩祖师,朝夕参学修行,长达九年,终于得其心要,继承衣钵,成为禅宗二祖。

    二祖断臂,本不在臂,而在一个断字,更在一个忍字。信、解、行、证。布施、持戒、忍辱、禅定、精进、般若。
4、法界眷属
    有位云水僧一路参访,一日来到由一位老妇人管理的庵堂前休息。他问老妇人:“师姑,这座庵堂里除你之外,还有其他的眷属吗?”
   老婆婆:“有。”
   云水僧:“怎么没有看到呢?”
   老婆婆:“喏!山河大地,一草一木,都是我的眷属呀!”
   云水僧:“无情不是有情,那些山河草木何曾是师姑的样子?”
   老婆婆:“那你看我是甚么样子?”
   云水僧:“俗人。”
   老婆婆:“你也不是出家人。”
   云水僧:“师姑,你可不能混淆佛法。”
   老婆婆:“我并没有混淆佛法呀!”
   云水僧:“俗人主持庵堂,草木皆成道友,你这样不是在混淆佛法,是什么?”
   老婆婆:“法师!你不可那么说,要知道你是男人,我是女人,何曾混淆?”
    僧俗有别,而佛性无别也。一草一木总关情,在此公案中,僧不及俗也,故修佛不在形式,在家亦可出家,心即是佛也。
5、拜诣真身
     南塔光涌禅师初参仰山禅师时,仰山问他:“你来做什么?”
   光涌答:“来拜见禅师。”
   仰山又问:“见到禅师了吗?”
   光涌答:“见到了!”
   仰山再问:“禅师的样子像不像驴马?”
   光涌说:“我看禅师也不像佛!”
   仰山继续追问:“既不像佛,那么像什么?”
   光涌从容回答:“若有所像,与驴马有何分别?”
    仰山大为惊叹,感慨地说:“凡圣两忘,情尽体露。二十年来,我以此试人,无一能解者。请你善加保任!”

    “凡圣两忘,情尽体露”,《金刚经》之神髓也…… 若以相看,与驴马无异。
6、古镜茶坊
    有道禅师当初行脚时,路过一间茶坊,因为口渴,就顺道进去,想喝杯茶小憩一下。店主一看是位云水僧,就热情招呼道:“禅师!辛苦了吧?喝茶吗?”
   有道禅师用平淡眼光看了一下店主,点了一下头。
   店主似乎也是禅道高手,小心谨慎地说道:“想必您是一位禅道高深的禅师,小的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您,如果您能告诉我,我就供养您,如何?”
   有道禅师:“你问吧!”
   店主问道:“古镜未磨时如何?”
   有道禅师很快答道:“黑如漆。”
   店主再问道:“古镜既磨了以后如何?”
   有道禅师回答道:“照天照地。”
   店主不以为然,说道:“对不起!恕不供养。”说罢转身就走开了。
   有道禅师愣了一下,心想:“我数十年参禅,现在连这个卖茶人都不如,惭愧!”于是痛下决心,勤苦参学,闭门深修,终于开悟。
   三年后,有道禅师又出现在这家茶坊的门口。店主仍亲切地招呼道:“呵!三年不见,仍想请教那句老话,古镜未磨时如何?”
   有道禅师顺口说道:“此去汉阳不远。”
   店主再问道:“古镜既磨后如何?”
   有道禅师回答:“黄鹤楼前鹦鹉洲。”
   店主听后,当即虔诚地说:“请禅师接受我的供养!”随即转身吆喝道:“伙计!茶,上茶,上好茶!”
    雾里看花,水中观月,镜子里不见的是真,也不见的是假,和尚顺口一说,没有照顾话头,连水也没得喝了,假话害死人,实话也能害死人,生活中比比皆是,我们要当心呦。
7、 喝消轻重
    翰林学士苏东坡,听说荆南玉泉寺承皓禅师禅门高峻,机锋难触,心中甚为不服。于是微服求见,想要试一试承皓禅师的修为如何。刚一见面,东坡就说:
   “听说禅师的禅悟功夫很高,请问,禅悟是什么?”
    承皓禅师不答反问道:“请问尊官贵姓?”
    东坡答道:‘姓秤,称天下长老有多重的秤!’
    承皓禅师大喝一声,说道:“请问,这一喝有多少重?”东坡无以为对,遂礼拜而退。
    东坡侍才自傲,有禅师公案在册,在屡屡禅机妙对中,终有所悟。晚年修习佛法,自号东坡居士,与佛印法师相交甚密,多有书画、诗词唱和。此一喝,东坡不知禅师重几许,反到让自己轻了许多。
8、不可思议
     有一次,一位学僧问惟宽禅师:“狗有没有佛性?”
    “有。”惟宽禅师不假思索地回答。
    学僧又问:“禅师你有没有佛性?”
    禅师答道:“我没有。”
    学僧不解地问:“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为什么你却没有呢?”
    禅师说:“因为我不是一切众生。”
     “你既然不是众生,那一定是佛吧?”
     “也不是佛。”
     “那究竟是何物呢?”
     “也不是物。”
     学僧思考片刻后,问道:“可以看得见,想得到吗?”
     禅师笑着答道“不可思,不可议,所以说不可思议。”
     不可思,不可议。因缘相合,妙意无穷,只可意会,怎好言传。老子云:道在瓦砾,道在尿溺。恍兮惚兮,其中有象,惚兮恍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老子也不可思议。
10、附赠宝月
    良宽禅师除了外出弘法,平时就居住在山脚下一间简陋的茅棚里,生活过得非常简单。有一天晚上,他从外面讲经回来,刚好撞上一个小偷正在光顾他的茅棚,小偷看到禅师回来了,慌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良宽禅师平和地对那个两手空空的小偷说:“找不到可偷的东西吗?想你这一趟是白跑了。这样吧,我身上的这件衣服,你就拿去吧!”
    小偷抓着衣服就跑,良宽禅师赤着身子,在月光下望着小偷的背影,无限感慨地自语道:“可惜啊,我不能把这美丽的月亮送给他!”

    俗解:贼也有雅俗之分,我有一友,前几年家中被盗,乱腾腾翻了一地,茅台酒、五粮液、手表,总价值损失3000余元,所幸墙上的一张小画不曾被盗。那是他上世纪70年代在荣宝斋花0.20元买的,齐白石的一幅小画,小画中只画了一个苍蝇。后来朋友卖了,得款45万元。

11、文喜嫌圣
    文喜禅师朝拜五台山,一日傍晚,途中经金刚窟般若寺,遇见一位牵牛的老翁。
  文喜问:“请问长者,可否借宿一晚”
  老翁答道:“你有执着心,不能留你住。”
  文喜解释说:“我没有执着心。”
  老翁问:“你受戒了吗?”
  文喜答:“早都受过戒了。”
  老翁说:“既然没有执着心,还用得着受戒吗?”
  文喜禅师无言以对,作礼告退。再回头时,老翁与寺都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抬头却见文殊菩萨乘金毛狮子在五色云中款款飘游。后来,文喜前往洪州观音寺向仰山禅师参学,契悟心要,并担当寺里的煮饭工作。一日,厨房的蒸汽中忽然显现出文殊菩萨的形象,文喜举起勺子便打,并说道:“文殊自文殊,文喜自文喜,岂能乱我心。”
    菩萨风趣地说:“苦瓜连根苦,甜瓜彻蒂甜,修行三大劫,却被这僧嫌。”
俗解:“苦瓜连根苦,甜瓜彻蒂甜,修行三大劫,却被这僧嫌。”  不知所打者谁?谁又该打?打打打!诸位疼不疼?
12.  方便接引
     赵州王前往拜访赵州禅师,赵州禅师并未出迎,坐在禅床上会见他,并且问道: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明白。”赵州王回答。
  禅师见赵州王未明其意,于是转而解释说:“自小持斋身已老,见人无力下禅床,请别见怪。”
  赵州王非但不见怪,反而对赵州禅师更加尊重,并于次日派一位将军前往赠送礼品。禅师听说后即下床相迎受礼。事后弟子们不解,就问从念禅师:“大王来时,你不下床,大王的部下来时,你却下床相迎,这是为什么?”
  禅师对弟子们说:“你们有所不知,人分上中下三等,但并非以身份而论。上等人来时,禅床上应对;中等人来时,下禅床接待;末等人来时,要去山门外迎接。”
    弟子们言下有悟。
    俗解:方便接引,即是根据不同的慧根与颖悟而相对应的去开示,并不是按人的等级去分三六九等。此处的翻译已经著相,且牛头不对马嘴。所以关于禅宗公案与修习,一定是亲身体验,以心印证,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13.  自家珍宝
    雪峰禅师随岩头禅师去澧州,途中遇雪,不能前进,滞留数日。雪峰禅师每天都是精进坐禅,毫不懈怠。而岩头禅师只是吃饭睡觉,显得十分悠闲。
  雪峰禅师抱怨道:“师兄,你总是睡觉,怎么不管我?”
  岩头禅师:“你一直坐着干什么?”
  雪峰禅师指着自己的胸口说:“我心未安,怎敢自欺欺人?”
  岩头禅师觉得机缘成熟,就满怀慈悲地说:
“果真如此的话,你把自己的见解告诉我。对的我为你印证,不对的我替你破除。”
  雪峰禅师就把自己所学的禅法心要讲述了一番。岩头禅师听了后,便高声说道:
   “你没有听说过吗?从门入者不是家珍。”
  雪峰禅师:“我以后该怎么办呢?”
  岩头禅师:“真正的契悟,在于直下承当。假如你宣扬大教的话,所讲言语,必须要从自己胸中流出,要能顶天立地而行。”
  雪峰禅师闻后大悟,连忙起身礼拜。
俗解:真正的契悟,在于直下承当,必须要从自己胸中流出,要能顶天立地而行。我对自己当下的要求:做好自己,帮助他人,服务于社会。有责任,有能力,有担当。所谓当下,首先要把自己做好,自己都做不好,其他都是妄想。“自家珍宝”且行且珍惜。
14.  不言之教
    五代时的后汉刘王礼请云门禅师及其寺内僧众到王宫内过夏。刘王及其眷属供养众僧,并向他们问法参禅,莺莺燕燕,热闹非凡,唯有云门禅师一人默然端坐。
   有一位值殿的官员,经常看到这种情形,于是向云门禅师请示法要,云门禅师总是一默,并不作答。这位官员有所契悟,便写了一首诗贴在殿前。诗中写道:
“大智修行始是禅,禅门宜默不宜喧,万般巧说怎如实,输却禅门总不言。”
    大家知道,我们的清华大学的校训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清华大学的学风是什么呢?“行胜于言”。信戒行证,当下,大家知道的多,明白的少。明白的多,做事的少。不要抱怨,也不要愤青,从自身做起,从当下做起,哪怕是一丁点有利于社会,有利于众生的善举,我们都应当鼓励、都应该担当。这抑或即是佛教的意义。
15.  三业归心
    有一次,诗人白居易请问惟宽禅师道:“身口意如何修行?”
  惟宽禅师:“无上菩提者,被于身为律,说于口为法,行于心为禅。应用者三,其致一也。如江淮河汉,各处异名。名虽不一,水性无二。律即是法,法不离禅,身口意皆不离于心也。云何于中,妄起分别?”
  白居易:“既无分别,何以修心?”
  惟宽禅师:“心本无损,云何要修?要知道,无论是垢是净,一切勿起念!”
  白居易:“不起垢念,当然是应该的,不起净念,怎么可以呢?”
  惟宽禅师:“黄金虽好,但金屑进入眼睛是会致病的。乌云会遮蔽天空,白云同样也会遮蔽天空。”
  白居易:“无修无念,又何异于凡夫?”
  惟宽禅师:“凡夫无明,二乘执着,离此无明和执着的二病,是名真修。真修者,不宜太勤,亦不得忘失。勤者近于执着,忘者即落于无明,此即是心要!”
白居易有悟,后终于成为佛法的践行者。
    无上菩提者,被于身为律,说于口为法,行于心为禅。应用者三,其致一也。如江淮河汉,各处异名,名虽不一,水性无二。律既是法,法不离禅,身口意皆不离于心也。云何于中,妄起分别?”  
    无碍是道,世间一切法皆是佛法,只是法门不同,终归之处,总不离心源。
16、鹅儿出瓶
    宣州刺史陆亘大夫问南泉:“古人瓶中养一鹅,鹅渐长大,出瓶不得,如今不得毁瓶,不得损鹅,和尚怎么生出得?”泉召:“陆大夫!”陆应诺。泉曰:“出也”陆从此开解,即礼谢。
    大家出来了?还是进去了?
    以上讲了十六个禅宗故事,我想大家一定有所启发,不管渐悟也好,顿悟也罢,在大家的内心深处,已经点燃了一盏佛性的明灯,那熠熠如柱的光芒,便是禅的智慧。

二、什么是书画
问题一:什么是书法?
    有人认为书法是广义的,无论毛笔,硬笔,所写汉字即是书法,《现代汉语词典》上就是这么解释的,以毛笔书写汉字的方法,称为书法。还有人这么说:日本字,韩国字,包括英文,阿拉伯文,都可以称为书法。
    昨天我同一个留学日本的博士谈论书法,他以为书法应该是宽泛的,应该是创新的。不一定是汉字,不一定能辨识,什么文字都可以加入进来。我问他书法的定义是什么?他说没有定义。我又问他,书法的标准是什么?他说没有标准。没有定义没有标准,我们拿什么去衡量?当代艺术,同我们这个浮躁的社会一样,没有了是非曲直,没有了评判标准,没有了底线,没有了操守。天下大乱,乱了我们的心源。
    一个艺术家,一个文化的使者,对于这个赖以生存的世界,一定要有一种担当意识。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份责任。
    书法,是汉文化赖以生存的母体语言。
    书法,是东方美学思想的核心体现。
    书法,是旧文人,新文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书法,是筋气骨肉的人格意向
    书法,是歌,是舞,是诗,是禅,是道,是画
    以汉字为载体的书写艺术称为书法
    书法的品评与标准:
    书法四美:点画、结体、章法、意蕴
    书法的标准:高韵、深情、坚质、浩气
     点画之美,主要在形质,形与质是两个词,形是形态,情态;质是质地与质量。不同形质的塑造,所呈现的内蕴与外美也是不一样的。大家知道最多的即线条之美、结体之美,即每一个单字的结构之美。相同的笔画,在相同的方块空间,可以塑造出千差万别空间结构。当代美术设计,尤其是日本的建筑设计,受汉字结构的启发很大。日本人把禅的理念也融道建筑空间的设计。
    章法之美,一幅上好的书法作品,即是一件完整的美术作品,她符合平面构成点、线、面、黑、白、灰以及疏密虚实的空间塑造。一幅好的书法作品,更象一首诗,一首歌,一部气象宏伟的交响乐,有节奏,有旋律,有思想,有意蕴,有情感。意蕴之美,书法之美,除了文辞雅逸俊秀之外,大多的还是书写之美。这种书写包涵了作者的才情、品格、修为、以及对书法内容的感怀。亦包括书写时周围的环境,气氛以及作者气格与胸怀,抑或作者的健康状况,这些都势必影响书法作品的意蕴。所谓意蕴,既是作品深处透漏给观者的一种精神体验。
1、好的点画形质2.好的间架结构3.好的章法4.好的美学意蕴。既是一件好的书法作品。
    良宽:据记载,良宽曾学习过二王、怀素、黄庭坚的草书以及小野道风的《秋荻帖》,同时从日本假名书法中得到灵感。良宽书法当时与寂严、慈云齐名。良宽最不喜欢“ 书家的字、厨师的菜与诗人的诗”,因为这里面只有技巧而没有自性,太多”表面文章而缺乏内蕴,过于一本正经而缺少自然而然的品质。良宽从中国、日本的古典书法着眼,在二者的融合中特立出自己的个性。
问题二:什么是中国画?她的标准是什么?
    今天早上,看了一则微信,《中国画并非美术》,中国画不是美术是什么?她不叫画?叫画为什么不能涵盖在美术范畴之内。说的有理,但亦有失偏颇。
    首先我们要认识一下中国画,世界上分东西两大美术体系,一个是“西画”另一个是“东方绘画”,亦即中国画。日本、韩国、东亚诸国的绘画皆受中国画的影响,共称“东方美术”。
    中国画与西洋绘画在形式塑造,物象塑造、结构塑造,平面构成诸方面有相通的地方。但又截然不是相同的。中国画有一套完整的美学体系。她是绘画,更是哲学,更是中国人的一种审美理念。所以,有人把书法推举成“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中国画是鲜活的有生命意味的绘画形式。这一点,其他画种不具备。这是因为中国画材料,更重要的是我们人文理念所形成的。

    以东方美学为核心,以笔墨为主要表现语言,具有生命意蕴的绘画形式。
    关键词:东方美学、笔墨、生命意蕴、绘画形式
    南齐谢赫《六法》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象形,四曰随类赋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移模写。”
    人品即画品,人品不高,下笔无方,人品即高,画格不得不高。
    四品:逸品、神品、妙品、能品。
    四项基本条件:天分高、后天勤、学养厚、人格正。
    评画四谛:正大、圆融、深邃、自然。
三、禅与书画的关系
    佛法东渐,禅风继起,禅的精神便对我们产生了重大影响,自魏晋以来文人主体意识及审美的觉醒,可谓论艺者不涉禅理皆不能达其本源。王羲之问道于支道林、宗炳之皈依白莲社,刘勰、司空图、严沧浪以佛理入文论,乃至王维、苏东坡、黄庭坚、梁楷、赵孟頫、董其昌等文人游学于诸禅僧,可谓不一而足。怀素、贯休、巨然、惠崇、仲仁、智融、法常、玉涧、担当、清四僧等等,均以书画及艺术思想开一时之风,艺文诸家皆秉承此禅宗心性一脉。禅宗是水墨画的心性所源。
    “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只此一句,便打开了中国文学艺术从写实到写心的历程。“写心”亦即我们今天所说的“写意”“大写意”。
    什么叫书法?古人云:书者,心画也。什么叫中国画?古人云:画者,心之迹也。书画总不离一个“心”字,所谓心,“心即佛也”另外,我们看看这几个关键词:“相由心生什么是心?用王阳明的说法,心就是我的灵明。那么我的灵明借笔墨以迹化之,也就是“心画”。中国  画主张写意,意者心音,写意画也就是心画。然而,心有真伪,画有优劣,难免有鱼龙混杂之叹,所以心画贵真,惟得真乃可感人。王宰“十日画一山,五日画一水,能事不受相促迫,王宰始肯留真迹”。八大山人则“攘臂弱管,狂呼大叫,洋洋洒洒数十幅立就,醒时欲求片纸只字不可得,虽置黄金百镒于前不顾也。”而很多一家作画时,惮毁誉于前,惑金钱于后,则必然会进退维谷,左右失据。是画家心志因物累而失其本真澄明之性也,故画现衰、颓、俗、鄙之相,是为作“心画”者戒!、”“境由心造”“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我们再来温习一下几段禅宗语录:
     六祖慧能曰:“此法门中,何名生禅?此法门中,一切无碍,处于一切境界上念不起为坐,见本性不乱为禅。何名禅定?外离相曰禅,内不乱曰定。外若著相,内心即乱。外若离相,内性不乱,本性自净自定,只缘触境,触即乱,离相不乱即定。外离相曰禅,内不乱即定。外禅内定,故名禅定。“无碍”“不著相”“内性不乱”与中国画、中国的书法“有法而无法是为至法”的道理相通。
唐代智闲禅师顿悟而作偈云:“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
    中国画再唐以前,尤其是宫廷绘画,一直崇尚着细密繁茂,写实写真的艺术风格,自宋以后逐渐走向了“尚韵”、“尚意”“求简”的“写意”风格。所谓唐尚法,宋高韵、元尚意、明尚趣,皆是受禅风、禅机的影响。舍弃了繁缛细密的写实风格,而逐渐走向了疏淡、简洁、悠远、雅逸的写意风格。这种风格的形成,深受禅宗思想的影响。
    苏东坡评画:“作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不著相,不追求形式表面的东西,强调作品内在的深层次的美学意蕴,是中国画的本真意义,这也是我们中国画区别于其它画种的地方。所以说,中国画不能简单的理解成美术,中国画是鲜活的有生命意蕴的人文美学。
    近代齐白石不总结发展了苏东坡的理论:“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人,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也。”用画家的语言来解释:太像了与照片无异,只是一种技巧的炫弄,如同工匠,豪无艺术可言,画的不像,说明你连起码的塑造都解决不了,就妄称自己是画家。以写意的名义欺世盗名,似与不似,不是画的也像也不像,而是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用禅的思想来解释,就是不受形色的约束,直抵精神的深处,“遗貌取神”、“以神写形”,其它诸如“技近乎道”“以形媚道”、亦皆是一种禅的开示。道是泛指,并不是道家专用。
    禅,不是宗教,禅是一种生活,禅是一种智慧,禅即书画,书画即禅。


2016九华山合影

刘怀勇教授,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清华大学中国画高研班主讲导师,中国当代写意画研究院院长,湖北师范大学美术硕士研究生导师、临沂大学美术学院特聘教授、四川文化艺术学院中国画名师工作室导师、南昌陆军学院特聘教授。应邀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高研班、、国立台湾台中教育学院、广东云门佛学院、荣宝斋名师工作室讲授书画与国学。主持、主讲清华大学一至九届中国画高级研修班教学工作。入选《中国山水百家》、《中国书法百家》,1989年获全国书画大联展一等奖,2002年获全国中国画展银奖。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凹斋课稿》,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清华大学中国画高级研修班——刘怀勇课稿》,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刘怀勇花鸟课稿》、《刘怀勇书法课稿》,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出版《大匠之门——刘怀勇花鸟课稿》、《全国美术高等院校教学范图——刘怀勇花鸟课稿》等。

推荐阅读

微信函授——刘怀勇书画工作室招生

刘怀勇书画工作室春季写生招生

《大匠之门》推荐画家-『李恩成』 刘怀勇书画工作室“全国中国画展”优秀作品集暨刘怀勇教授中国画教学30周年回顾展(26)

《大匠之门》推荐画家-『李国强』 刘怀勇书画工作室“全国中国画展”优秀作品集暨刘怀勇教授中国画教学30周年回顾展(25)

《大匠之门》推荐画家-『张超』 刘怀勇书画工作室“全国中国画展”优秀作品集暨刘怀勇教授中国画教学30周年回顾展(24)

《大匠之门》推荐画家-『张红燕』 刘怀勇书画工作室“全国中国画展”优秀作品集暨刘怀勇教授中国画教学30周年回顾展(23)

《大匠之门》推荐画家-『张泽光』 刘怀勇书画工作室“全国中国画展”优秀作品集暨刘怀勇教授中国画教学30周年回顾展(22)

『清风徐来』刘怀勇教授扇面新作清赏(四)

“秋山问道”刘怀勇书画工作室秋季写生(三)

刘怀勇花鸟课稿-中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学范本精选第一辑(清晰收藏版)

【万葫堂●名家讲坛】刘怀勇教授课堂语录

【万葫堂●重大资讯】刘怀勇书画工作室开始招生了


清华大学中国画高级研修班

刘怀勇书画艺术工作室

北京万葫堂美术馆

中国当代写意画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众号:wan_hutang

咨询电话: 刘旭13581822776

万葫堂美术馆: 010-57374839

地址:北京通州宋庄艺术东区万葫堂美术馆

欢迎各位朋友莅临北京万葫堂美术馆指导访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