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米芾千古涟漪清绝地

天南地北涟水人2018-10-10 16:47:02

人物档案


米芾(1051年-1107年),北宋书画家。初名黻(fú ㄈㄨˊ),字元章,时人号襄阳漫士、海岳外史,自号鹿门居士。北宋著名书法家、鉴定家、画家、收藏家。米芾原籍襄阳(今属湖北),后定居润州(今江苏镇江)。召为书画学博士,擢礼部员外郎。米芾在官场上并不得意,其“不能与世俯仰,故从仕数困”。因其衣着行为以及迷恋书画珍石的态度皆被当世视为癫狂,故又有“米颠”之称。

五岛公园内,有清澈见底的“米公洗墨池”和卓然耸立的“米公亭”,乃涟水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为纪念米芾而建。

人物事迹


米芾,字元章,湖北襄阳人,北宋著名书画家。宋徽宗召他为书画博士,曾官礼部员外郎,人称“米南宫”。绍圣四年(1097年),他以太常博士来知涟水军,守涟二年,多惠政。而今人们透过墨池上飘逸的薄雾,人们仿佛又见到了米公为官清正的感人形象……

 拒收宝石 

米芾有一个弄石的癖性。他来涟水后,常去安徽灵壁等地搜寻奇石。有时,他看见一块好石,竟能作揖下拜,口称“石兄”,达到癫狂的程度。

米芾做事果断明快,他断狱“迎刃无留滞”,以致“狱空久无事”。但有一桩人命案子使他心烦。本来案情比较简单,杀人偿命,然而罪犯是上司亲属,上司不仅托人向他打招呼,讲人情,而且还活动朝廷,致使刑部批文迟迟不得下达。这使他愤愤不已。他听说,朝廷已派出钦差大人来复查此案。钦差大人来了,此案总可以了结了吧。

一天,忽有人求见。来人30多岁,相貌堂堂,气宇不凡。米芾问客人来意。客人说:“听说米大人喜欢弄石,今特地带来几块献与大人。”说着从右边袖中取出一块石头,这石头小巧玲珑,峰峦洞穴应有尽有。米芾默默地看着。来人见他不动声色,又从左边袖中取出一块石头,这石头层峦叠嶂,其奇巧程度更胜前一筹。在米芾点头赞许之际,来人又从怀中取出一块石头,这石头与众不同,它山水相间,景色自然,恰似黄山风光的缩影,纹路清晰,巧夺天工。米芾情不自禁地赞叹道:“好石!好石!”来人用手将此石奉上,说:“请大人笑纳。”米芾后退一步,道:“客人且请坐。”他待来人坐下,说:“谢谢你的厚意。”说着叫家人取过银两放在来人面前。来人推辞道:“大人何必挂怀。”米芾说:“俗话说,无功不受禄,我怎能白受你的东西?”来人见米芾执意不肯,便上前施礼道:“对大人实不相瞒,我今前来,一是献石,二是有事相求。”米芾说:“请讲。”来人犹豫了一下,说:“就是眼下那桩人命案子,请大人高抬贵手。”来人话还没说完,米芾就站起身来,正色道:“我爱石,但更爱黎民百姓。客人不必多说,请回罢。”说完愤然向里间走去。来人收拾了石头,告辞而去。但走到门口,却仰天“哈哈”大笑起来。米芾回转身,问他为何发笑?来人说:“米大人清名,果然名不虚传。”此时,只见门外进来许多差役,对着来人跪下,口称“钦差大人”。这时,米芾才知来人是谁。他忙上前施礼,钦差大人还礼:“米大人不徇私情,秉公办事,令人钦佩!”

 真假《牛图》

米芾酷爱名人字画。

一天,米芾公余在街上闲逛。在闹市区左海门前,见一处围着许多人,原来一年轻人在叫卖“唐朝名画”!米芾便挤过去,凑近一看,原来是唐朝名画家戴嵩的《牛图》,确是一幅难得的珍品。围观人不少,但因售价昂贵,问津者不多。米芾也苦于囊中空乏,不便开口。他站在那儿仔细观摩,口中不住称赞:“好画,好画!”卖画人认得他是知军大人,便走过来说:“大人喜爱,小的给您送过去。”米芾左右为难,最后无可奈何地说:“老弟,你如同意,请将画给我带回去鉴赏鉴赏,若是真品,我设法将它买下来。”卖画人当即就将画给他了。

米芾回到府中,将戴嵩的《牛图》端端正正地挂在书房里。他走来走去,仔细观赏,越看越爱。他想,买不起,就临摹一幅吧。他画好后,便将真品收起来,把才画的这幅《牛图》悬挂上去,独自在那儿揣摩。

两天过后,卖画人来了,见米芾正在画前观赏,便问:“米大人,此画可是真品么?”米芾见卖画人如此发问,灵机一动,便想跟他开个玩笑。他指着自己临摹的那幅《牛图》,说:“真品倒是真品,但我一时凑不齐那么多银子,现在将画还给你。不过,请你不要将此画卖给别人,过几天,待我有钱了,再请你过来。切记,切记。”

第二天,卖画人又来了,笑着对米芾说:“米大人,您临摹的这幅《牛图》像极了,简直可以乱真。但仔细一看,还是有破绽的。”米芾一听,愣了一下:他怎么知道这是临摹?是不是在瞎诈?于是便笑着说:“老弟,请你说说,你怎么知道是临摹?”卖画人不慌不忙答道:“戴嵩的《牛图》,牛眼里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牧童的影子,而大人画的这幅画里却没有,故而得知。”米芾听了,暗吃一惊,不想卖画人竟如此熟谙,而自己由于一时疏忽,仓促挥笔,竟将“童子影”忘记画了。他连忙施礼:“老弟惠眼识画,言重千斤,佩服,佩服!”他将真品归还原主,笑着说:“我有言在先,曾叮嘱老弟不要将我临摹的这幅画卖掉,意在一时取笑。请老弟不要介意。”卖画人收好画,躬身作揖道:“大人言重了。”

 投诗息涛 

米芾任满要走了。涟水地方士绅及黎民百姓都办了些礼物准备送给他,均被他一一婉言谢绝。临行前,他逐一检点行李,生怕家人暗地里接受别人送来的礼物。检查结果。没发现什么,他满意地笑了。最后,只发现平时用的毛笔还沾有许多墨汁,他亲自拿到池塘里洗尽,以示来去清白。

人们见米芾一点礼物都不受,便商量好在他临走那天,摆香案送行。米芾知道了,决定提前一天悄悄地坐船离开。然而,人们还是知道了。米芾走的那天早上,路上早已摆满香案,一直到河边。他见此情景,深受感动,一路步行,频频点头,不住拱手,与送行人挥泪而别。他上船后,还一直举手示意。他的两只小船行远了,河岸上还站着许多人,依依不舍地望着他。

船到西赤岸了。船公对米芾说:“请大人坐好,这儿风大浪急,须多加小心。”

米芾坐定,随手拿过一本书,答道:“知道了。”

原来,涟水有两个赤岸,一在城东十里,叫东赤岸,一在城西十里,叫西赤岸。因河岸沙赤而得名。淮水流经此两处,浪涛汹涌,过者股栗,人称“寒潮”。这就是涟水有名的“赤岸寒潮”。

忽然,狂风骤起,波浪滔天。小船上下颠簸,左右摇晃,情势十分危险。船公见今日风浪非比往昔,忙烧香磕头,祷告说:“龙王爷,只因米大人提前开船,小的没来得及到庙里给您烧香,请饶过这一次,下回不敢了。”各人也忙跪着磕头,祈求龙王爷开恩。

米芾稳坐舱中,面无惧色。他叫各人沉住气,不要乱动,又命人拿过纸笔,稍加思索,便题诗一首。诗曰:

千里长淮彻底清,灵英庙下誓其心。

二舟一物如来暗,愿向洪流深处沉。

米芾命人将诗投入水中,自己还是若无其事地坐在那儿看书。不知何故,诗稿投入水中不久,风浪顿息。

后人对米芾投诗息涛一事,写诗赞曰:

诗息洪涛怒,临风忆米癫。

乃知清白吏,何境不恬然。

 米公亭与米公洗墨池 

米芾走后,涟水人民为了纪念他,将他平素涤墨之处取名为“米公洗墨池”,又在池旁建亭,叫“米公亭”。据志书记载,米芾走后,每天清晨,池上总有飘行的飞雾。在雾霭中,人们还隐约可见米公洗墨的形象。这就是涟水有名的八景之一“墨池飞雾”。

米芾距今已近千年。千百年来,随着政治风云的不断变幻,历任地方长官的情趣、爱好不同,米公亭几经兴废,洗墨池也几度盛衰。1982年冬,涟水县人民政府县长孙步坦,命人在米芾当年涤墨之处,重建“米公亭”,并将“米公洗墨池”整修一新,还特地请当代书法名家舒同、赵朴初、赖少其、张恺帆等人为亭、为池题写匾额,使这坐落在涟城五岛公园内的千年古迹,重新焕发出新的光彩。一时,米公岛上游人如云,热闹非凡,盛况空前。

千古流芳的清官,会永远铭刻在人民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