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独宠萌妃】-且看一个冷酷如斯的高傲王爷如何栽倒在一个小女娃手上,任劳任怨,细心呵护她一路成长

古言倾城2018-05-12 15:17:37

古言倾城 微信号:guyanqingcheng1314

【新朋友】点击标题下面蓝色字古言倾城关注

【老朋友】点击右上角,转发或分享本页面内容

小编微信:kemiao0207


【简介】:

传闻:东风国摄政王权倾朝野,手握兵权,连皇上也要忌惮七分。
  传闻:东风国摄政王风华绝世,浅笑之间,连九天外的女仙也为之倾心。

  传闻:东风国摄政王狩猎一幼狐。整日抱着戏耍,眉宇之间极尽温柔。

  【且看一个冷酷如斯的高傲王爷如何栽倒在一个小女娃手上,任劳任怨,细心呵护她一路成长】

  老天啊!你让姐穿越成人不成么?非得让姐穿越成一只刚出生的幼狐.。

  老天啊!你让姐这幅兽态整日被一美男逗弄,你什么意思?

  N个月后,某狐成了小女娃,她挥舞着短胳膊断腿,甜甜的对抱着她睡觉的美男叫道:“爹爹。”

  美男床上凌乱,从此,他身边多了一个宝贝“女儿”,只要有她的地方,他这位美男爹爹一定会守护左右。

  【某天,这小娃娃端着凳子,爬上椅子,小手嚣张的挥舞着毛笔留下一段字:倚仗着爹爹宠爱,在王府作威作福。】

  【精彩简介】

  “爹爹,后娘骂我小杂种。”某小娃挂着两串眼泪泡泡跑来告状。

  “来人,将本王府中所有女人送走。”某美男冷酷的下达命令,温柔的抱起女娃。

  那一天,摄政王府哭声一片,被送走的所有女人临走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骂了那小祖宗。

  【两军对垒】

  “萧亦然,昨日你带只小狐狸来与你爷爷对战,今日你又带个没断奶的女娃娃,你干脆回家喂奶算了,和你爷爷打什么仗啊!哈哈。”络腮胡子将军扬眉大笑。

  某女娃扭动着短胳膊短腿,爬上萧亦然肩上骑着,小手指着络腮胡子,奶声奶气的说道:“敢骂你小姑奶奶的爹爹?你这不孝的龟孙子,小姑奶奶养你这么大,下不出个蛋也就算了,现在胆子养肥了,敢跟你小姑奶奶叫嚣,爹爹,我给你特权,杀了这龟孙子。”

  【精彩片段】

  “王爷,不好了,小姐留下一封书信,离家出走了。”管家慌张跑来。

  萧亦然展开信纸,上面一滩歪瓜裂枣似的字迹:爹爹,雨儿看中一个极品美男,前去拐回来给爹爹当女婿。

  某王爷犹如乌云压顶,雷声阵阵,八风不动的倾世俊颜上被撕开一道裂缝,看来,他的小丫头翅膀长硬了,会飞了。

  “给本王备马。”某王爷一声令喝,手中信纸捏成皱团。


第一章 该不该留?

  初秋,一年一度的皇家狩猎就要在此拉开序幕。

  皇子,世子及众参加此次狩猎的武将们稳坐骏马背脊,威风凛凛,姿态潇洒,不见半分驰骋开弓。

  龙座之上是年过半百的老皇帝,黄色龙袍穿在老皇帝身上略显宽松,不似五十倒似六十的褶子脸上憋着一口有怒不得发的气,随着太监尖着嗓子叫起“摄政王到”,老皇帝浑浊的眼睛忽明精光,经历春秋的年轮脸上挂起笑意,方才的怒像似错觉一般,好似不曾有过。

  一辆华贵紫雕的马车由远而进,马车停稳之后,一个面如精雕的粉衣少女秀脚一抬,从赶马的位置上跳跃下来,在皇子和武将们痴迷的目光中,她犹如未看见般从容的走到马车尾部,无暇娟秀的手指拉开金丝玉珠制成的车帘。

  “爷,到了。”悦耳美妙的声音比那唱曲儿的小美人还要妙上几分,几乎让那些对她有几分心思的贵族子弟情难自禁,要不是碍于她是摄政王的婢女。

  马车内端坐的男人未发出半声声响,放在紫金木椅扶手上的白玉手指轻敲两下,粉衣少女低下倾城之貌,恭敬的站在车门左侧。

  一双黑色皮靴踏出马车,玄色锦袍的袖口金丝绣着蜿蜒的山河图,披散于肩上的墨发随风扬起几丝,邪肆飞散。

  他负手走来,众人腾然惊起,纷纷下马恭迎,东风国的摄政王,掌握着东风国命脉的兴衰,无论他们是皇子还是将军,都会给予摄政王足够的尊重,或许可以说是畏惧,那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惧意。

  宛如神诋般俊美绝伦的容颜无可挑剔,冰如寒星的墨眸有种威震天下的王者霸气,薄唇极其好看,凉如薄冰,东风国第一美貌的男子,他有着足以让全国云英未嫁女子动心的容貌和权势,不过,敢当着他面来对他表达爱慕之情的女子,尚不存在,他冷漠寒冰的黑眸足以让你把要表达的爱意吞回肚子,这样的男子,真是让少女们想爱又不敢爱。

  “小德子,去请摄政王上座。”老皇帝对身边太监吩咐道。左边这张和他龙椅并排而坐的就是为摄政王准备的座椅。

  “喳。”小德子手中拿着拂尘跪地说道。

  “不必,本王今日想松动一下筋骨,开始吧!”淡漠的语气似乎糅杂着冰渣一般,让人心中一凉,仿佛他就是天地间一切的主宰。

  他不曾,也不需要把谁放在眼里,在他眼中除了冰冷,就是淡漠,他就像古墨山水画中站在泰山之巅傲视天下的君王,那般丰神俊貌,那般狂狷不羁,谁也不曾影响他半分。

  “把异域送来的千里良驹给摄政王送去。”老皇帝没有责怪摄政王藐视龙威,反而有意示好。

  片刻,一匹枣红色的骏马被牵至摄政王面前,牵马的将军说道:“王爷,这匹异域进贡来的骏马,脾气有些燥。”言下之意是提醒摄政王要多加小心这烈马。

  萧亦然轻扯嘴角,寒目中些许期待,接过缰绳,潇洒的翻上马背,枣红色的马儿嘶鸣后踢,马背上神俊般的男子高扬马鞭,打在马屁股上,驰马进了茂密的狩猎场……

  众人先是惊愕,随后又纷纷翻上马背,马蹄声飒沓,卷起尘土飞沙,进了狩猎场,冲在最前的两位将军,眼神崇拜似的仰望摄政王早已消失不见的背影,未经训过的异邦良驹,王爷一上马背就能驾驭,这份本事就连他们也望尘莫及。

  三只毛发雪白的狼警惕的盯着入侵者,渗着绿荧荧搏斗的光,它们没有发出主动攻击,而是以一种非常戒备的姿态护着领地,时而龇牙相向,恐吓来人,快速离开。

  萧亦然冷厉的寒眸爆射出锐利的光芒,骨节如玉的手反到背后抽出三只冷光乍闪的长箭,同悬在龙筋之弦上,拉后疾射,三只箭如闪电划破苍穹,毫无偏差射中三只来不及攻击,来不及闪避的雪狼。

  嗷呜!一只雪狼断气之前发出一阵悲鸣的叫声,它的视线不安的看向某处。

  马背上有着俾睨天下之势的男人眉梢轻扬,一只狼的眼中竟出现担忧之色,稀奇的怪事,视线随着狼眼的方向望去,一片荒草掩盖的中间,会有什么?让他莫名的有些期待。

  嗷呜!那只雪狼发出最后悲鸣,很想去撕咬那驰马踏入荒草的男人,用力刨了几下地,摇晃着身体还未站起就砰的一声倒在地上,绿色的狼眸永远的失去了光泽,从那失去光泽的狼眼之中,依稀能看出深深的担忧。

  中央的荒草轻微动荡几根,萧亦然手中已搭上一箭,银色箭头瞄准的方向,正是那荒草动荡的地方,这一箭下去,草丛之中活物必死无疑。

  箭炫拉开几分,松手之际,他眉心一紧,手指又快速捻回箭羽,从不曾犹豫过的男人,不知为何,把箭插回箭囊,驾驭着脾性收敛枣红色的马儿慢步上前,马步每上前一步,他的心中就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奇怪感受。

  微微的眯起眼睛,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引起他的反常,这样的东西,究竟该不该留下?

第二章 装死的幼狐

  某雨第二次出生的时候,清晰的感觉到“钢板”夹脑袋的痛苦,脚朝上,头朝下大脑冲血的无耐。

  混沌中撑开终于能见光的眼睛,艾玛!什么情况?近看白茫茫一座“毛山”,远看全是晃动不定,随时欲坠的枯木色“怪草”,艾玛!比她人都高有木有?

  哒,哒,刻意放缓的马蹄声由远而进,这声音直接变成危险信号传递进某雨无意识竖起毛茸茸的耳朵里。

  有情况,神马情况不知道,某雨眼睛一闭,腿一伸,倒在“毛山”肚皮上“死”了过去,装死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能保住小命,话说,变色龙用这一招躲过了无数灾难,不知道人用起这一招来效果会不会比变色龙差……。

  某雨虽“死”,可没忘记给闭起的眼睛留下一条缝,观察周边动静,万一来只吃“尸体”的食肉动物,她这双秀腿,奔起来还是挺快的,咱不说吹嘘的话,刘翔和她比长跑,还不一定能跑过她,狮子,老虎啥的…。艾玛!刘翔能跑过狮子?老虎?这想法贼不靠谱……

  马蹄落定,萧亦然视线扫到已断气的雪狐尸体上,一只四脚斜挂刚出生不久的雪白幼狐“死”在母狐身侧,表面上看去了无生息,实则……

  萧亦然线条冰冷的唇角略扬,寒色从他眸里一闪而过,反手从箭囊中抽出一支利箭,利落的翻下马背,黑色皮靴站定在母狐身前,居高临下睥睨着幼狐,取之性命,犹如踩之蝼蚁。

  某雨眯起的眼中出现一个高大的人类,丫的差点没兴奋的蹦起来,太有爱了,这男人是老天派来拯救她的吧?当即,她果断的从“死亡中”活了过来,蹦跶的站起来,兴奋的朝如神灵降世的帅哥招手,表达一下见到同类的激动心情…。

  “吱吱…。”帅哥……。

  这是什么声音?貌似动物的叫声,貌似从她嘴巴里面发出来的?呵呵!这是在玩整蛊?一抹天使般狐狸微笑勉强的展开,看到那只不属于她雪白粉嫩肌肤的毛茸茸爪子时,那天使般的狐狸嘴僵住了。

  尼玛!我雪白粉嫩的手肿么变成爪子了?

  他本以为幼狐会继续“装死”,岂知,幼狐见到他的反应甚是有趣,它的表情和动作看上去不想只狐,倒像是…。人…。又或是…。精,墨色深邃的眸中些许探究。

  白玉手指上的螺纹线条冷冽,箭头生冷的利箭在他手指间转开一个危险的弧度,手指送出利箭,这一箭下去,那雪白的幼狐怕是再无活命机会。

  “吱吱吱吱吱吱。”杀人是犯法的……。

  某雨愤慨的发出吱吱声,当箭离她身体还有几厘米远的时候,她惊惧的睁大铜铃般的狐狸眼,毛茸茸的爪子捂住狐狸嘴,打了一个困倦的哈气,睡意席卷大脑,导致她迈不开跑能夺冠的“秀腿”,身体直直的倒了下去,作为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幼狐,有些时候,真是身不由己,比如现在…。

  箭尖触碰到幼狐白色毛发的那一瞬间,突然转变方向,变成箭羽朝下,挑起倒在地上的幼狐,箭羽稍加力道,幼狐已落到萧亦然手中。

  “不过一只幼狐,留下又何妨?”犹如冷风拂面的声音宣示着幼狐的归属,大掌正好拖住刚出生不久幼狐的小小身体,柔软丝滑的触觉,让萧亦然手心一暖。

  它蜷缩酣睡的样子与人无异,不似兽类俯卧,而是时而仰卧,时而侧卧,小小幼狐,睡觉倒不安分。

  “前面有三只被射死的雪狼。”一名英勇善战的将士发现了被射死的雪狼。

  “什么?雪狼?千金难买其皮的雪狼?”策马上前的将军惊呼,他的夫人一直想要一件雪狼皮制成的裘衣,抵御寒冷的冬日,奈何他花千两黄金也收购不到一张雪狼皮,今日有幸见到,他怎能不兴奋?

  “这是王爷的箭。”那名将士抽出雪狼身上的箭,独特尖锐的箭尖锋利非常,只需一眼就能看出此绝妙的武器只有摄政王才能拥有。

  “带回猎物,送去摄政王府。”年将军眼中含着几分失望和不舍,摄政王的的猎物,借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私藏。

  摄政王府

  萧亦然纹风不动的端坐在紫金木椅上,托起的大掌内,一只歪着头,伸着爪的幼狐在酣睡,萧亦然伸出左手食指,轻戳在幼狐毛绒绒脑袋上,幼狐马上睁开漆黑圆润的眼睛,戒备的弓起身体,当看到萧亦然俊脸之后,它打了一个还未睡好的哈气,狐狸脑袋开始小鸡啄米的点着,最后身体一歪,倒在他手心中继续酣睡……。

  幼狐的反应被他纳入眼底,伸出食指,又戳了一下幼狐脑袋,兴味的欣赏着幼狐再次圆睁的眼睛,和弓起的小身体。幼崽多眠,很快,某雨脑袋昏沉,抵不住睡眠来袭。

  那手指像玩上了瘾,乐此不疲的连续戳了幼狐几次,某雨n次被弄醒后,终于睡意全无,她愤怒的一口咬在那不停戳她脑袋,差点把她戳笨的手指上……

  “松口。”淡淡的声音,却给人平添了一份不敢违背抗拒的感觉。

第三章 弄死她算了

  漆黑灵动的眼睛轱辘转了一圈,对上那张在她面前放大的俊脸,幼狐的嘴尖成o形,这男人真是帅到没天理,别说近距离,就是用放大镜在他脸上找,也是找不出半点缺陷,完美的脸部轮廓哪个角度看都是零死角,这么一张脸,放出去,还不被豪放的女人生吞活剥了?

  萧亦然自动忽略幼狐盯着他看的呆愣模样,他自己都没发现对这幼狐待遇特别,要换做女人或者是男人盯着他容貌看,嗯哼!他会让你知道,什么叫腊月风雪夹冰雹。

  手指轻而易举的从它嘴里抽了出来,晶莹剔透的液体沾在他食指上,素来喜好洁净的摄政王眉心微蹙,从怀中掏出一方素净的帕子,仔细擦拭着手指。

  洁癖美男?这是紫洛雨对摄政王的第二映像,啥?第一印象?紫洛雨对摄政王的第一印象还用问吗?当然是美男咯。不,应该是绝世大美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五百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大美男。

  面对这么一位超级大美男,紫洛雨还是比较害羞滴,她脸红了没有?双手捂住脸蛋…。触感不对,她光滑滴脸肿么变成毛茸茸的脸了,伸手一看…。尼玛!爪子还是那个爪子,她害羞个毛线啊,谁能看的出她一脸毛的肌肤里是什么颜色?谁来告诉她,现在她到底是个什么物种?

  不用怀疑,她穿越了,狗血的穿越到一只不知道是阿猫,还是阿狗的身体里,老天,你就坑爹吧!送给姐一个绝世美男有什么用?姐除了能看?还能做什么?总不能用姐这浑身是毛的动物身体去占有美男的清白吧,人兽殊途啊……

  “哪里不舒服?”萧亦然把幼狐的捂脸,垂脑袋的动作看在眼里,试探性的问出口,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总觉得这幼狐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幼狐趴在他手心里,闭着眼睛不理不睬,像是听不懂他说的话,维持着一个小动物原本的模样,其实,这幼狐心里又是另外一番想法,姐要是表现的太人性化,说不定这男人就要把姐当妖精打死,古人迷信,姐还是继续装动物的好。

  萧亦然眯起眼睛,之前这狐儿人性化的表情,难道是他的错觉?又或是它根本就听不懂他讲的话,真的只是他想多了?

  “王爷,年将军属下送来三只被箭射死的雪狼,说是王爷狩猎的战利品。”成管家四十来岁,嘴边留着八字胡,送入王府的稀罕之物,他都会先来禀报王爷。

  “嗯,雪狼皮打理干净,留着。”萧亦然淡淡的说道,低眉瞥了一眼歪着脑袋伸着四肢的幼狐,秋去冬将至,这狐儿薄薄的毛发能抵御东风国异常寒冷的冬季?

  成管家以为王爷会像前一次处理虎皮那样赏给几位妾氏,没想到王爷这次叫他留着,成管家多瞧了一眼主子,惊讶的发现,从不喜欢动物的主子,手心里睡着一只白色的狐狸幼崽。

  “是,王爷。”成管家不会傻到多问不该问的东西,在王府做事十来年,他深知王爷不喜多言脾性。

  “慢着。”萧亦然叫住欲走的管家,蹙起的眉心不松反而紧锁。

  “王爷有什么吩咐?”成管家恭敬的说道。

  萧亦然思索片刻,说道:“去找几个刚产完子的干净妇人过来。”

  “是,王爷。”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五名面容姣好,薄衣缠身,胸脯肥挺露出半截在外的妇人跟着成管家进来了。

  她们五个虽已是妇人,见到摄政王的第一眼也羞红了脸蛋,这么俊美无双的男子,她们还是头一次见着,如果今生能与这么俊美的男子来一次露水之合,她们此生也无憾事了。

  虽然幻想,她们也只能低着头颅,成管家告诫过她们,不可多看王爷一眼,否则,后果不是她们能承担的起。

  萧亦然摇醒幼狐,把它放在雕刻精致的方桌上,留下一句话:“把它喂饱。”跨步走出房门。

  五个美貌的妇人及成管家都傻了眼,叫她们过来,就是为了给一只小狐狸喂食?她们的乳汁可都是喂娃儿的,这幼狐,叫她们怎么喂的下去?

  “每人十两银子,喂饱它。”成管家还算镇定,用钱要求这些妇人做事,是最好的方法。

  果然,五个美貌妇人听到有十两银子可拿,蜂拥挤到方桌前,扯着衣裳,掏出肥乳,想要送到幼狐嘴里,十两银子足够她们全家一个月的花销。

  卧槽!紫洛雨从皮到心都起了一地鸡皮疙瘩,真是被恶心到了,虽然现在是兽态,但她的灵魂是个如假包换的女人,让她喝女人的奶?直接弄死她算了……。

  “吱吱。”滚开。

  “吱吱吱吱。”姐不喝奶。

  妇人自然听不懂它讲什么,见着幼狐脾气挺倔,不肯张嘴,捏着自己胸脯下压,白色汁液飞到幼狐嘴边,沾的它一嘴毛发全湿了,再也不敢吱出声来,生怕那腥味弥漫的汁液会流入它的口中。

  “贼老天,你忒不厚道,坏男银,算你狠。”某狐心里咒骂,眼睛一闭,腿一伸,这回不是装的,是真昏了过去,面对十个肥胸,想不昏,很难。

  这只狐哪知道它口中的“坏男银”实际是为了它好,怕它饿着。紫洛雨经历了这么一次恶心的惊吓,就把摄政王惦记上了,姐总有恶整你的时候……

  妇人们看见幼狐忽然倒在桌上,一动也不动,吓的不知所措,成管家走近一看,见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幼狐像死了一样,当场头脑一懵,吸进胸腔的空气都觉得寒冷无比。

第四章 温柔的瞬间

  书房

  成管家面带急色,匆匆走来,自知犯了错,还未走到霸气轩昂的摄政王面前,他就浑身心虚的打了一个冷哆嗦,他怎么如此糊涂,让那几个妇人挺着粗肥大乳去喂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白狐……。

  “王爷,小白狐它…它…。”

  萧亦然手中朱砂笔一顿,皱着眉冷声道:“说。”

  “它躺在桌上,不动了。”成管家委婉的说道,手心捏了一把冷汗,老朽祈求各方神明,小白狐千万别死……。

  一身玄色锦袍的萧亦然骤然起身,从来都风轻云淡,处事不惊的眼底划过一丝担忧。

  金丝线纹三河图的衣袂从成管家垂头等待惩罚的眼角一晃而过,待抬头,摄政王伏案而坐的紫金木椅上空无一人,一支朱砂狼毫和一个阖起的折子突兀放在奢华的书案上,成管家心中一惊,朱砂笔是王爷处理东风国大事的御笔,他竟为了一只小白狐打断了王爷处理国家大事,糊涂,真是越老越糊涂…。

  日后,当成管家看到他伟大的主子,高高在上的摄政王为了一只小白狐屡屡停下手中朱砂笔时,他再回想今日这一胆战心惊的举动时,绝对不会说自己糊涂,反而觉得自己非常英明,国家大事比起小白狐来,他伟大的主子一般都会倾向于后者。

  大步跨进房门,余光扫过那五个惊如寒蝉,大气不敢出的肥乳妇女,萧亦然脸上闪过嫌恶。

  “滚。”冰冷的声音犹如腊月飞雪天,释放着深冷的寒意。

  姿色姣好的五名美妇如获大赦,她们暗自松了一口气,躲过这一劫,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也不管衣裳是不是整齐,涨奶的胸部是否露在外,低着头快步走出房门。

  闻名不如相见,摄政王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风华绝世,冷酷如斯,这样的男人,是神,那么高高在上。五名美妇看到了摄政王的风华绝世的容貌,自然也领略到了摄政王高不可攀的冷酷气场,他天生就是用来被世人仰望的神诋,也是不可触犯其威严的霸主。

  浓郁的奶腥味让喜好洁净的萧亦然拧紧了眉,纤尘不染的手指探了探幼狐的鼻息,均匀有序的气息虽然微弱,他的食指还是感触到了,这也让萧亦然松了一口气。

  轻巧的把幼狐放在掌心,它嘴边粘糊糊的毛发让萧亦然好看的眉头又重新皱了起来。

  “去打盆清爽的温水来。”萧亦然对脚还没来得及踏进门的成管家吩咐道。

  “是,王爷。”成管家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王爷叫他打水做什么?当然,难得糊涂的成管家平时还是挺精明干练的,不该多问时,他绝不多言。

  不消一会儿,成管家端着一盆温热的清水过来了:“王爷,您要的清水。”

  “放着吧!”萧亦然淡淡的说道。从怀中掏出一方干净的素帕,放在温水里沾湿,捏到半干时,放在幼狐被奶打湿的毛发上仔细的擦拭着,动作间,小心翼翼,仿佛手上捧着的是一尊玻璃娃娃。

  成管家眼珠瞪大,他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他的主子,摄政王,萧王爷,居然这么温柔的给一只小白狐擦嘴边的奶渍?王府妾氏都没享受过的待遇,一只小白狐在享受?

  “成志海,你没事可做?要不要本王安排些事给你去做?”冷眼一瞥,萧亦然冷声说道。

  “王爷,老奴记得今天还有一些事没有做完,老奴这就去做。”成管家连忙回答,转身离开的速度比什么都快,人到中年,经不起吓啊!王爷要是真给他“安排”事做,今天他的老骨头就要散架了。

  擦拭干净幼狐的毛发,萧亦然唇边满意的勾起一抹浅笑,如玉的手指轻轻在幼狐脑袋上点了一下,顽皮的狐儿,不肯喝乳汁,睡得倒是香甜。

  幼狐如此弱小,不吃乳汁,又该如何喂养?这个相当严峻的问题在萧亦然脑中产生。

  ——嗷呜分割线——

  某幼狐睡饱之后开始幽幽转醒,小小的兽爪先是伸了一个无比贪眠的懒腰,一只爪子又放在嘴上打了一个哈气。

  萧亦然不动声色,静静的看着他手心中动作与人无异的幼狐,墨色的双眸如天上的星辰,闪过隐晦不明的亮光。

  眨巴几下朦胧的睡眼,眼前逐渐清晰,一张俊脸出现在她眼前,正盯着她看究竟,我勒个去,有什么好瞧的?她不过就是伸个懒腰,打个哈气而已…。糟糕!她怎么就忘记自己已经不是人了?啊呸!她是人,她只不过现在不是人而已!我呸!她只不过是灵魂穿越到某只兽的身体里而已。

  hold住,镇定,看姐如何从人的动作中变回一只兽该有的动作,看姐如何忽悠眼前这帅到天理不容的男银,让他认为刚才姐的动作只是他的一个幻觉而已……


编后语:希望您看完了这篇文章,您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有好东西,就分享。即使是个笑话,也有可能会帮助到别人,请借用你宝贵的金手指,马上点击屏幕右上角按钮分享到给小伙伴们,你的善意善行善举,必有善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