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乔托时期意大利坦培拉绘画上色方式——三阶色法

波瓦洛夫2018-12-16 16:51:32


乔托时期意大利坦培拉绘画上色方式——三阶色法


      瓦萨里在其传记著作《艺苑名人传》中写道:“那些无休止地席卷了整个意大利的苦难不仅摧毁了伟大的建筑,而且彻底摧毁了艺术”中世纪的意大利早已没有了古罗马时期在文化艺术上的辉煌,特别是绘画领域,发展早已陷入停滞,人们只能站在废墟上缅怀昔日的“光彩夺目”,然而就在此时,“一个新生命诞生在佛罗伦萨城高贵的契马布埃家族,他就是后来的乔万尼.契马布埃。他的诞生预示着绘画艺术的新生。”正如瓦萨里此番誉美之词一样,契马布埃自幼便表现出极高的绘画天赋,后来佛罗伦萨共和国为了重振绘画艺术自希腊请来了一批拜占庭画家在佛罗伦萨工作,契马布埃被发现其艺术天赋的父亲送到希腊画家那里学习绘画技术,对此瓦萨里写道:“契马布埃坚持不懈的练习,加上天资聪颖,很快就超过了他的师父,无论是在构图还是着色方面都是如此,因为他的师父们只知道墨守成规,不思改进,他们的作品都是当时粗糙不看的风格,而不是古希腊的优美风格。相反,契马布埃虽模仿这些希腊人的绘画方法,但并不墨守成规,他对绘画艺术进行了不少改进,并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希腊人的那种呆滞、僵化的艺术风格”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契马布埃的绘画风格与技法源自于拜占庭,但是并非全盘接受而是做出改良,瓦萨里说他“彻底抛弃了旧风格,原来希腊风格的镶嵌画和绘画中常见的粗线条和大轮廓都消失了,他画中人物的衣褶、服饰等显得更细腻、自然、柔软和富有动感。当时的画家从未认真钻研绘画艺术,而只是把它当做一种惯例来集成,也从未想过通过绚丽的色彩或是其他别出心裁的创意来改进他们的绘画技艺,结果使那种平庸、粗俗、蹩脚的风格代代相袭”而乔托..邦多纳作为其最著名的学生,在继承其风格与技法的同时,进行了更为大胆的改良与尝试,对于同一时期拜占庭、契马布埃与乔托的画作我们可以发现,契马布埃在细节刻画与人物面部及服饰处理上较拜占庭绘画更为细腻、自然,色彩也更加真实,但是整体仍未完全脱离拜占庭绘画的体系,例如模式化的容貌与衣褶。再看乔托的作品,服饰和衣褶的处理上已完全脱离以往的模式化涂布,虽然仍是坚持三阶色的原则,但是各个色阶之间的过渡已然柔和自然,贴近现实。面部的处理上,乔托使用于契马布埃相同的融合过渡方式,这与拜占庭的干笔触画法完全不同,可以看出这是其学自契马布埃的。但是乔托笔下人物的容貌已不再是千篇一律的抽象容貌,仿佛是依照真人写生而来,虽然尚不及文艺复兴时期那般优美而写实,但是生动的表情,更加自然地色彩都已是当时绘画层面上的极大突破。

契马布埃作品:


乔托作品:

塔德奥.迦迪作品:


      乔托的上色方式,我称之为三阶色法,即是将肤色(或是衣饰等处的基本色)分为明、中、暗(这里的暗并非暗面,只是相对于亮面其他色阶而言)三个色阶,分别涂布于相应的位置,并将其衔接过渡自然。马克斯.多奈尔教授称此种方式用于坦培拉上色最为合适,事实亦是如此,坦培拉颜料由于干湿色差太大,在调色上远比油画与水彩要难的多,因此传统的拜占庭干笔触画法及后来成熟时期的坦培拉画法与三阶色法相比,自由度高但是实际操作要难上许多,故而对于坦培拉绘画的初学者我建议以此技法开始。


      乔托的绘画技法被完整记录在琴尼诺.琴尼尼的《艺术之书》(The book of art Cenino Cenini)中,我现将关于坦培拉上色部分的内容摘录如下(如果对全书内容感兴趣的,可以参考英文版或是购买本人翻译的《琴尼尼艺术之书》):


CXLII.木板绘画之作画步骤,衣饰绘制之法以及颜料调和之法

到现在为止我认为你已对绘画了解甚多,且可以根据所积攒之经验画出各式各样不同类型之布料与衣饰,那么下一步我们将要正式开始木板上之坦培拉绘画,对此你需了解,这项工作对于绅士而言极为合适且又体面,甚至可以穿着华丽的衣服进行。在其绘画规则方面,架上绘画(木板)与我之前所讲述之湿壁画并无太大区别,只有三点不同而需谨记:第一、应当先画背景,建筑与服饰,而最后画面部与形体;第二、木板绘画之调色剂应使用蛋黄乳液,而且色料与蛋黄乳液二者应等量充分混合;第三、色料使用前应经过精心研磨,以使之调合之时如水一般细腻。开始绘画工作之时内心应保持愉悦。

以胭脂色淀绘制衣裙之法与湿壁画相同:首先调制出第一色阶之纯色,而后取两份胭脂色淀,一份铅白混合并调出第二色阶,再以第一、第二色阶混合调出中间之第三色阶,只是这三个色阶之间变化应尽量小一些;将其各自充分混合后,以铅白为其提亮。接下来拿出之前已准备好之木板,而在此之前应始终以布覆盖使其表面免受灰尘损害,如此你的作品将会一直保持美丽且清洁。下面以圆头之鼬毛笔开始为暗部铺上最深之色阶,并标出形体之明暗交界线,然后以通常之法涂上中间色调和反光以及暗部褶皱之亮面,并以相同之颜色标出亮部褶皱之结构线,接下来以最亮之色阶涂于亮部并塑造出立体感,而后复以同样之法由暗部至亮部来回处理几次,首先涂上一个颜色,而后第二个第三个,令其相互覆盖与衔接且柔和过渡。

现在让我们停止工作稍事休息,以便在接下来之绘画工作中保持心情愉悦。当你已经以三个色阶的颜料覆盖绘画区域之后,取最亮之色阶调出更亮之颜色,此时应将画笔上的颜料彻底洗掉,取纯净的铅白加入其中,并以此画出高光,同理暗部处理亦应如此,应使其最暗处接近最深之纯净胭脂色淀,正如你调制颜料一样,盛放颜料的罐子也应按秩序排列,这样才不致用错。依此法你可画出红、白、黄、绿等任何颜色。如果你想调出漂亮的紫色,则取上好之胭脂色淀与优质群青混合并仔细研磨,而后以铅白提亮调出不同色阶。而你若是想调出亮蓝之色调,则仍需以铅白提亮,并以上述方式进行着色。

CXLIII.如何画出蓝色、金色或是紫色之衣饰

以蓝色对衣饰着色时,如果你既不想以加白来提升亮度,又不想以纯蓝进行单色平涂,那么就应使用色度深浅不同之群青色料进行处理。使用这些不同色阶之群青按照我之前所述之法为形体画出明暗,同时也可调之以蛋黄乳液将其用于干壁画之着色。如果你买不起价格昂贵之群青,那么可用色度相似之蓝铜矿(azzurro della magna)替代。如果你想在蓝色底色上装饰以金色纹饰,那么其暗部褶皱处之金箔纹饰则应以紫色涂之,并以同样颜色在亮部之金箔纹饰上表现出衣褶之细微变化。以此种方式进行服饰绘制,特别是用于上帝之服饰,其效果必是极好且令人满意。如果你想为圣母画出紫色衣裙,那么首先应以白色平涂之,并以极浅之紫色画出阴影,只是这个淡紫色离白色尚有些距离,然后饰之以金箔花纹,最后用深紫色涂于衣褶处之金箔之上,如此极其漂亮之紫色衣裙便即完成。

CXLIV.如何为面部、手、脚及其他肤色部分着色

当你完成服饰、草木、建筑以及山峰之着色后,便要对面部、手足等其他裸露之形体处进行着色,具体步骤应遵循如下:

首先取绿土(verde-terra)与少量铅白混合成佛罗伦萨铜绿(verdeccio)并调之以蛋黄乳液,在面部、手足等皮肤裸露处平涂两次,这第一层乃是必不可少之底色层,当你所画之人为青年时,因其肤色较鲜明,故而必须以城市鸡蛋之蛋黄制成调色液与色料混合,因为城市鸡蛋之蛋黄较乡村鸡蛋颜色更浅一些,而乡村发红之蛋黄只适合绘制老人及皮肤黝黑之人。现在回想之前壁画上人物肤色绘制之时以cinabrese所调之淡粉色,此色亦将运用于木板绘画之上,只是需以朱砂(cinnabra)代替sinopia,且作为第一色阶不可使用朱砂之纯色,应向其中加入些许铅白。接下来和壁画绘制一样,准备三个色阶之肉色,其亮度依次递增,将每个色阶之肉色涂于面部适当之处,只是不要完全覆盖verdaccio 底色,以最深之肉色部分遮盖即可。此处最深之肉色应调稀一些,以其将肤色与底色柔和衔接,木板上之绘画色层应多于壁画,但是亦不可太厚,因为底层之verdaccio应透过肤色隐约可见。当你将肤色处理至恰到好处,取一些更亮之肉色,以极其细微之过渡涂于亮部,直至其亮度与高光接近,眉骨、鼻尖以纯白涂之,并以黑色勾出眼睑之轮廓、睫毛及鼻孔,然后取一些深sinopia加入少许黑色并混合,以其勾勒鼻子、眼睛、眉毛、头发、双手双脚之轮廓,就像我之前所教壁画之绘制那样,色料混合亦是使用与之前相同之蛋黄乳液。


上文提到的壁画上人物肤色绘制过程:


LXVI.于墙面上绘制湿壁画之方式与规则,以及绘制年轻人面部肤色之法

。。。。。。当你将灰泥镘平后,取一只光滑的罐子,形如啤酒杯,且底部较重,可以牢固放置,不使颜料洒出,取一颗豆量的深土黄,(ochre应有两种,一种亮色,一种暗色);若是没有深土黄,则取经过仔细研磨之亮土黄放入罐中,加入一颗扁豆量之黑色,将其混合后取三颗豆量之石灰白,用刀尖挑一点肉色(cinabrese,加入其中再次混合,并加水将其调至可流动之色液,不需鸡蛋调色剂。用一杆尖头软毛小画笔以近干之状态蘸取一点这种在佛罗伦萨被称作verdaccio(此词在古时意为铜绿)之颜料,为人物面部都添上表情(记住,面部被分成三个部分,即额头、鼻子、下巴和嘴),当你描绘面部轮廓之时,如若比例出了问题,那么使用大号笔刷蘸水擦去错误之处之灰泥以便修改。然后用一杆猪鬃笔刷蘸些许极稀之绿土(verde-terra)色液,开始为下巴以下及唇下、嘴角、鼻底、眉下、鼻子附近眼角朝向耳朵一方等所有最深的地方画上阴影,而后以同样方式酌情处理面部及手部等之后需要涂上肤色之处。接下来用鼬毛尖头画笔蘸verdaccio继续加强眼睛、鼻子、嘴唇及耳朵之轮廓线。进行到这一步,一些画家会用水调合石灰白,画出高光并一步步提白塑造出立体感,然后为嘴唇和脸颊涂上玫红色,再用极稀之肉色色液(参见xxl)将面部及肤色涂一遍,来完成着色。

用白色点出高光,然后再润色,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法,还有一些开始先用肉色薄涂全部面部,然后再以一些verdaccio和肉色抠出五官细节,如此便完成了工作。此种方式只会被粗通艺术皮毛之人采用,对此请遵循我向你传授之着色技法,因为伟大的艺术家乔托使用此法,而他有一位从其修习二十四年之门徒兼教子塔得奥·迦迪(Taddo Caddi,而迦迪有一个名为阿尼奥洛的儿子,而我随阿尼奥洛学习十二年,自其处得此技法之亲传,而阿尼奥洛之色彩较之其父更加鲜明柔和。

首先取一个小罐子,放些许等量之石灰白与亮cinabrese,用清水调和成极稀色液,当你已完成用绿土(verde-terra)对面部之塑造后,取一杆软毛笔,用手挤去水分,蘸取此色液(rossata)为嘴唇和腮红涂上颜色,我的师傅通常喜欢在接近耳朵处着色,因为这有助于为面部塑造立体感,然后他会逐步过渡,使淡红色与周围色彩完美衔接。准备三个小罐子,调出三个色阶肉色分置其中,其最深者应只有上述淡红色(rossetta)之深度一半,其余两个颜色只需一个比另一个深。现在用一杆挤干水分极软之圆头猪鬃画笔,蘸取色度最亮之肉色,画出高光以及最亮出突出其立体感,然后蘸取中间色阶为面部、手部、身体(如果描绘人体的话)画出中间色调,之后蘸取最深色阶在阴影之边缘细细过度,勿使底色之绿土失去其价值(意即不要丧失底色透明度),并使用同样方法使各个色阶之间保持过渡柔和,直至完全自然而不生硬的着色完毕。若是你想使作品更加出色,请保持每个色阶涂于其合适之处而不相互混淆,除非你可很将其很好的衔接,不过你如果有机会亲眼目睹画家作画之全过程,那么比起阅读此书你会更加容易理解学习这一方法。

当你已完成肤色之着色后,调一个比先前肉色更亮,几乎与白色无甚差别之淡红色,以其为眉骨(眉毛上方各部位)、鼻子、下巴之顶端(突起部分)以及眼睑之上部提亮,塑造出明暗立体感,然后取尖头鼬毛小笔一杆,蘸取纯净白色画出眼白,并为鼻头、嘴唇点上高光,你应始终坚持使用此法仔细处理亮部之明暗。取另一个罐子,放入一点黑色,而后使用画笔蘸取此色于眼睛高光之上勾出上眼线,并画出鼻孔及耳洞,取另一个罐子放入一些深sinopia,以此画出眼睛下方、鼻子、眉毛还有嘴唇之轮廓线并为上嘴唇打上些阴影,上嘴唇应比下嘴唇略暗些。完成上述这些轮廓刻画之后,用一杆上述之笔刷蘸取verdaccio对画中人物头发进行着色,在亮部使用白色提亮并用极稀之亮土黄勾出明暗交界线,调合石灰白与亮土黄以尖头小笔涂于高光处,用sinopia修饰头发边线及明暗交界线,就像你处理面部一样,如此结束工作,进行到这一步对于作品中之青年头像已经足够。



现将上述内容结合自身经验整理如下:


1.底稿

将底稿用扑粉法或是背拓法拓到底子上,并以淡墨水或是极稀的土红勾勒之。这是针对于今日作画的权宜之计,因为古时画家由于功底深厚,通常是在涂布底色之后直接画出五官轮廓,今日如此操作虽无不可,但是为了画面轮廓的严谨性建议还是先拓稿勾线。




2.底色层


绿土 + 铅白(少许)或是 黑 + 土黄 +铅白 +朱砂(少许)调成Verdaccio(此色Zecchi 牌的颜色粉有现成的)在面部及皮肤裸露处平涂三遍,底色层用大笔平涂即可,并不需要处理的特别均匀,而后再用之前勾勒底稿的土红再次勾勒一遍轮廓。很多画家在涂底色层之前会将画面整体涂布一层土黄,这样可以会使整体色调更加有活力。


3.腮红及皮肤红润处


朱砂 1份+ 铅白1份 调和并加水稀释至透明,涂于面颊、关节、嘴唇 等面部红润处


4.肤色三阶色


最深色阶:朱砂 + 铅白(量多于朱砂)调成色深度只是上述腮红一半的淡粉色,并加水稀释至合适浓度

最亮色阶:朱砂 + 铅白(大量)调成颜色较量的淡粉色

中间色阶:将最深色阶与最亮色阶等量混合即可。


关于这三阶色的深度,最深色阶应比暗面基本色略暗,中间色阶则应等同于整体肤色的基本色或是稍稍偏暗,而最亮色阶则应比肤色的基本色更亮一些,中间色剂基本处于整个亮面与暗面的明暗交界处。由于作者所处年代对画面明暗及色彩的要求不如今日,因此在将此种方法用于今日的时候,色彩应做适当调整,比如加入些许土黄或是那不勒斯黄,可使肤色不那么粉,另外朱砂今日也可以用亮镉红代替。


三阶色的涂布顺序:


1)首先蘸取最亮色阶颜料涂于皮肤及面部亮部,可用来大体区分出明暗面的结构。


2)蘸取中间色调涂于明暗交界处并向亮部、暗部各延伸一些,延伸部分颜色应调的比正常涂布要稀一些。


3)蘸取最深色阶颜料比上述两个色阶要稍微稀释一些,涂于暗部,但不要将底色完全覆盖,要保持暗部底色透气,因此最深色阶与底色交界处要用极稀极薄的颜料仔细过渡自然。


5.整体提白


蘸取最亮色阶颜料加入更多的铅白,涂于亮部更亮的地方,而后将其调稀(不能完全盖住下层颜色)从最亮处将整个面部润色一遍,这样会使面部肤色更加柔和统一


6.高光:以纯白为面部鼻头面颊等高光处点上高光


7.勾勒轮廓:以纯黑涂于鼻孔、瞳孔,以黑色调和土红勾勒眼线、五官之轮廓,并为嘴唇画上阴影


最后是关于上色时应注意的一些要点:

1、颜料稀释主要以水为主,完全使用乳液稀释会使颜料干后过于明亮,但是如果颜料需要调的极稀的时候,最好加入少许乳液,颜色过稀附着力会下降,另外也会造成颜色干后过粉。


2、乔托的绘画技法脱胎于拜占庭的干笔触画法,不存在罩染的因素,因此颜色的涂布应以排线为主,当时的画家通常采用的是单一方向排线,比如垂直或是倾斜,画面整体和谐,线条密而不乱,当然在三阶色涂布阶段也可以依照肌肉走向排线,在整体提白的时候在使用单一方向整体排布,使画面统一和谐

意大利画家使用乔托技法绘制的作品面部细节:

塔德奥.迦迪作品面部细节:

阿尼奥洛.迦迪作品面部细节:

乔托作品面部细节:


3、手稿记载的颜色配方只是为我们提供一个参考,实际操作中需要根据需要适当加入其他颜色,有时候相信自己的眼睛要比详细书中一成不变的数据更为可靠


4、白色与任何颜色调和都会使颜色偏灰偏粉,因此如果不是为了追求古风那种粉粉的效果,最好在颜色中适当加入少许临近色,比如粉色中适当加入少许黄,黄色中适当加入少许红或是绿,这样可以使颜色更有活力,免于贫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