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有感集】你的三十年里有我的四年

四夕本人2018-02-12 22:53:07

这个四年,从跨入小东门的那一刻开始。

那时,小东门侧在修路,门口也没标着学校的大招牌。

一路拖着行李箱,

经过校医院、第一食堂、小汤河,

就到了鹏远公寓,

从此一住便是四年。


小而精致的地方

有小一两个月,

觉得学校很大,

总分不清经管楼、基础楼、行政楼、地质楼,

会在同学提起的时候,

晕乎乎地问上一句,

“那是哪栋楼?在哪里?”

再过上两个月,

就不会再觉得学校很大,

差不多也就只有两个高中一般大。

再后来,

不可否置地,

爱上了这个小而精致的地方。


东操场

大一时候的东操场,

没有完全建设好,

着绿油油迷彩服的我们在尘土跑道上踏步,

午时会有饭香从背面居民房里飘来,

锤击着我们脆弱的意志,

肚子响起那代表饥肠辘辘的咕噜声。

没一两年,

东操场就建设完全了,

围上了栅网,

平时就开放一个门,

这成了进入东操场的必经之门。

由于西操场的不开放,

东操场成了储满回忆的收纳箱。

傍晚饭后会在操场上漫步,

或坐在足球场一角唠着嗑看着足球运动员把球从这里踢到那里;

或望向塞着耳机的同学在夕阳下锻炼。

最享受的一刻,

莫过于夜晚时分,

坐在草地上感受着周围的一切。

有人弹吉他,

有人玩游戏,

有情侣在说情话,

有跑步时的喘息声,

有悦耳的音乐声。

闭上眼睛,

能感受到这些青春的声音。

秦皇岛的夜有点凉,

同学们会在入夜时的微寒中散去。

关于东操场的记忆,

还与毕业典礼有关。

那是一个露天毕业典礼。

尽管那天阳光有些毒辣,

但当校歌响彻东操场时,

眼眶的泪水比太阳还滚烫,

此时的东操场比任何时候都热烈。


沉思广场

定格在脑海中的沉思广场有一棵意境树,

位于中央,

它成了拍照优选地。

在合适的季节,

早起出门还能看到沉思广场这片草地上的蒲公英,

在晨曦下毛茸茸的样子可爱极了。

这里最初有我们跑操的身影,

后来发现它还是一个娱乐休闲场所。

同学们轮滑、打羽毛球的身影都深深烙在这上面。

而烙印在我心中的沉思广场是那,

不愿退去的一夜。

毕业晚会后,

沉思广场围满了毕业生,

一群又一群,

或以班级为单位,

或以宿舍为单位。

唱歌、跳舞、表演、席地而坐小酌,

都尽情地在这一夜释放。

最为之动容的是那嚎啕大哭的鼓手与闺蜜不舍的拥抱。

这一夜的沉思广场极具吸引力,

也极为伤感。


西域

对西篮球场的记忆很少,

存下的是经过时对夕阳下跳跃的男同学身影的一瞥,

及那个毕业晚会。

穿着毕业校服,

贴上校徽图案,

早早就到晚会现场候着。

那晚的我们都自备签字笔,

只为能在毕业校服上留下你们的签名,

当作一辈子的纪念。

途经西篮球场旁的这条小路,

低头能看到自行车轮压过类似蚯蚓的昆虫的痕记,

焦急的时候会埋怨这条小路怎么这么长。

特别是赶去军训合唱训练的时候。

训练时不记得是坐着还是站着,

隐隐能记得怕冷的室友有抱着一个坐垫。

体育馆通往六餐的这段路上,

栽着一排银杏树,

秋收季节,

银杏树金灿灿的叶子尽收眼底,

对一个最南方的孩子而言,

这样的秋季格外灿烂。


六餐

银杏路尽头的六餐,

总会让人闻到那一身浓浓的餐味。

会因为六餐遗留的味道而拒绝前往,

但又常常抵不住旋转小火锅与鱿鱼石锅拌饭的诱惑。

这是一个实惠又美味的餐厅,

记忆中的味道还有那一杯酸梅汤及早餐的鸡蛋饼。

对了,

还有一餐的包子,

同样的实惠,

同样的美味。

知源亭

用完餐,

还会想到去知源亭给湖里的金鱼喂食。

知源亭位于湖中,

由一条弯曲的桥路连接。

走第一第二遍时总觉得这条路走不完,

后来想想应该是为了美观及方便观赏金鱼的人们驻足吧。

撕下一片面包扔进湖里,

金鱼们会迅速游过来,

拥簇着抢食。

喂食次数多了,

会认得一条硕大且色泽金黄的鱼,

其长相高贵又威严,

遂将其命名为“龙王”。

清晨会有学子在亭内晨读,

偶尔当你想前往亭内小憩时,

发现一对情侣在亭内拥抱,

便不忍再打扰。

而冬季的知源亭,

被结冰的湖水包围,

胆大的同学会在结冰的湖水上打雪仗,

胆小的同学只能在岸上观看,

最多也只敢在冰上停留片刻,

便迅速折回岸上了。


工学馆

被提次数最多的当属工学馆,

第一课跟最后一课都在这里。

717自习室早已换了五届新生,

开水房应该仍旧排着几行队列。

还记得一楼的小教室,

窗外照镜子的同学,

吸引了我们的目光,

引起哄堂大笑,

一度截停老师的课堂。

有趣的课堂插曲。

那首尾的阶梯教室,

是一个学霸学渣学酥分布区,

迟到的同学会迅速从后门溜进,

坐到最后一排。

冬季过来自习的同学,

会在暖气足的教室内聚集。

东西门口的石块路总被穿跟鞋的同学吐槽,

现在想想,

这两条路其实别有一番风味。

这栋标志性的小红楼,

承接了我们多半的课堂,

深刻又睿智。


图书馆

图书馆不大,

考试前夕常常一座难求。

通往图书馆路上穿过的小树林,

学子举着课本坐在石凳上,

朗读着英语或其他小语种读本。

从图书馆借阅的书,

印象最深的是路遥的《平凡的世界》。

待得最久的地方是阅览室,

宽敞,

安静,

还能下望窗外的摊贩,

做着最平凡的买卖。


鹏远公寓

回鹏远公寓的路上,

经过小汤河路,

春天时期会看到空中飘着,

及地上下沉的杨絮,

曾将其误认为破棉被飘出来的棉花,

后来想想好笑极了。

通往公寓的另一条路上经过大学会馆,

里面常常举办大型活动,

门口会站着礼仪队队员,

站得笔直迎接入内的人们,

偶尔会有熟人挑逗,

脸上带着欲笑不能的忍俊表情。

鹏远食堂的饭菜吃腻了,

但因为便利,

仍会随着下课人潮挤到窗口认真挑选菜系,

尽管饭菜有点贵还有点咸。

宿舍门口标着八个大字,

“女生宿舍,男生免进”。

出入宿舍时会向面带笑容的宿管阿姨问候一句,

“阿姨好”。

最后离开时,

与阿姨拍了张照片,

一声“阿姨再见”,

就此别过了。

最后一次拖着行李箱,

是走向西门一步三回头的不舍。

惜别学涯,

惜别东秦,

惜别青春。

这四年,

也就在踏出西门的那一刻结束了。


致东秦

你30年的峥嵘岁月里,

有我平淡又珍贵的四年。

这些地方发生的细节,

都是四年青春的小片段,

它们将会在以后若干年的岁月中,

无数遍重播回放。

东秦,谢谢你承载了我四年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