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一个50后古城人的童年记忆,也是一代丽江人的记忆

走进丽江2018-10-10 17:17:11

上山砍柴火、出城割马草、下乡捡粮食、居民养年猪、自制玩具等等,对许多人来说或许有点默认,但对许多50后这一代的古城人来说,确实一段集体记忆。他们也是“2•3”大地震后实施修旧如旧的重建工程、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为5A级旅游景区,这一系列历史进程的见证者和亲历者。而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他们的童年是什么样子。


1 上山砍柴



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每到节假日,古城居民都会倾城上山砍柴。当时古城内还没有燃气电气,煤炭也还是稀罕物,古城居民取暖、烧水做饭都要靠烧柴火,而且柴火也得自己上山去找。这是一个特殊时期,历史上古城居民所需的柴火,多由古城周边山(农)民背进城来卖,古城居民也有自己要忙的活路,一般来说是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自己上山去找柴,而进城卖柴则成为周边山民的一份生计。然而,进入五十年代农业集体化之后,山民就不能再进城卖柴了,因为这是必须割除的“资本主义尾巴”。于是,古城居民取暖、烧水做饭所需的柴火,就只能靠古城居民自己动手解决。利用节假日上山找柴,自然成了古城居民男女老少齐动员的头等大事。


那时候,古城居民上山砍柴往往是“两头黑”,即天不亮就出城,直到天黑了才回到家。每日的行程少则二十公里,多则三十余公里。古城居民出城砍柴路线主要分为东路(团山方向)、北路(白沙方向)和西路(长水文华方向)。其中,走东路的人最多。东路又分为上下两路,上路,是出城到现在的金虹路转台附近开始上山,从莲花山背后翻过“放羊坡”,走过“高老不”后,如想走近一点的,可以在附近的山箐中砍;想走远一些的,继续往北就到了称为“巨石桌子”、“白沙花园”、“腊日阁”等地方,路虽远些但可找到优质的黄叶栗干柴。

下路,则是出城后一直沿着丽永公路走,到了团山8公里处,离开公路经过东南边的山村,再走四、五公里的山路便到了可以砍柴的地方;也可继续沿公路走到11公里至14公里处,然后上山再走二、三公里崎岖山路便可。上路来时空身上坡,回来时虽挑着柴担却因是下坡,可以走得比较快,一般不觉得路途太长。而下路基本是平路,虽然好走但会感觉路途很长也很累,有一次我们一直走到14公里处才上山,当天来回行程超过30公里,回来时挑着柴担行走在公路上,觉得这路好似越走越长老是走不完。

当时也没有什么交通工具,全靠人背肩挑,女的一般把柴火捆成桶状背回来,男的多用自制的背架来背柴,也有的是肩来挑的,但不必带扁担上山,而是在山上砍一棵小树来做挑担,不能太粗也不能太细,最好是栗树的,要有一定的柔软度,让挑在肩上柴担能适度上下闪动,这样的柴担挑起来会觉得又快又省力,所以我喜欢肩挑。

对于当时的古城居民而言,星期天等于是“砍柴日”。每到星期六,不论是中小学生、还是工人干部,都会相互邀约次日上山砍柴的事,并做好上山的准备工作,特别是要把柴刀磨快,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功”。那时,很多人上山都是穿草鞋,因为人们舍不得穿着胶鞋或布鞋走山路,而且穿草鞋上山还可防滑。如若是冬春时节,临睡前要把草鞋在水中泡一泡,可以增强草鞋的韧性,要不然才走到半道草鞋就会被磨烂。那时,古城居民有手表闹钟的家庭很少,多数人很难准确把握夜里出发的时间。鸡叫头遍,古城巷道深处便会升起阵阵炊烟,接着,通住城外的石板路上,在夜色中不断走过呼朋唤友的匆匆行人,成群结队出城直奔周边山林。

有时候到了城外才发现天上的启明星还没有出来,方知时间还很早,但大家还是说说笑笑继续往前赶,一直走到看不清路面的地方再等待天明。记得有一次,我们沿着丽永公路摸黑走到12公里处,天还是不亮,再往前就看不清要走的山路了,于是,就在公路边一块地里的火土堆旁边取暖边等天明,待看清路面后再上山。到下午以后,背着沉重柴禾的队伍又从山上源源不断涌入古城,直到夕阳西下、星斗满天,古城石板路上仍然响着人们负重而行的脚步声。星期天浩浩荡荡的找柴队伍,出发时,前面的人已经进了山,后面的还在城内;回来时,前面的人已经进城,后面的仍在山上,其壮观的场面,套用当年小学语文课中的一句话,正是“前面看不见队伍的头,后面看不见队伍的尾”。

应该说,那时候的星期天,也是最能感受到古城居民家庭温情、街坊邻里之间美好友情的日子。这天,家中能上山的成员天不亮就出发了,而许多留守在家中老人小孩及因事没能上山的家庭成员,到了星期天下午,也会扶老携幼地到城外二三里的地方,迎接上山砍柴的家人回家,接到家人后,老人小孩都会把柴火分担一部分在自己身上,如同接到凯旋的英雄,一家人亲亲热热地回家。如没有人来接,街坊邻居、亲朋好友的家人也会尽力伸出温暖之手。行走百里半九十,对于每一个从山上负重而归的古城人,家人来接的这几里路是何等的重要,何等的温暖,使古城居民的这段艰难经历也充满了温情。

对于古城的中小学生来说,除了星期日,暑假寒假也基本是“砍柴假”。每到假期,我就把每天砍来的柴堆码在家中的走廊边,看着柴码一天天增高,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也会不断增大,等到“柴堆等身”,也就是所堆的柴码基本达到了自己的身高时,这个假期也就结束了。

童年的砍柴之路,也是读书(名著)之路。我们最高兴的是上山时可以一路听故事、讲故事,猜谜语,许多古典名著,如《水浒传》、《西游记》、《说岳》、《隋唐演义》、《三国演义》、《封神榜》等都是小伙伴们在路上喜欢讲的故事,其中有:枪挑小梁王、三拳打死镇关西、桃园三结义、三英战吕布、三打白骨精、三打祝家庄、秦琼卖马、第一条好汉李元霸,等等。有时也讲《红岩》、《林海雪源》等新故事,讲英雄许云峰、江姐、少剑波、杨子荣,以及坏蛋甫志高、许大马棒等。国外名著如《一千零一夜》等也是我们在路上时喜欢听的故事。

有一年的假期,我们村有个在外地工作的人回家探亲,他与我们上山砍柴时讲了法国作家凡尔纳的小说《海底两万里》、《神秘岛》中的故事,我们觉得特别好听,欲罢不能,可惜故事还未讲完他就收假回去了。另外,我们也喜欢听纳西族民间故事,《阿一旦的故事》、“箭箭不离肛门”、“傻瓜”、“学汉语”等故事,还有“公鸡叫”、“放屁”等纳西谜语。砍柴的路虽然很远,但一路上听着故事,谈论着故事中的人物,在不知不觉之中就到了砍柴的地方。此外,砍柴路上摘野果、捡菌子、挖白芨、偷摘山村里的梨子等也很有趣。有一次我们在山上遇到一只狼,小伙伴们个个放下柴担,迅速拔出砍刀相互撞击,人狼对视,好在后面又来了一群砍柴的大人,狼这才夹着尾巴离去。砍柴同样充满了趣事和乐事,(如)记得我上了初中后,一次老师让我们写一篇有关趣事、乐事的作文,我当时写的就是砍柴,廖正英老师阅后还给了我90分,这也是我读初中时得到的最高作文分。

当然,砍柴路上也会发生一些让我们痛苦、痛恨之事,比如,辛辛苦苦找来的柴在路途中被抢。一般来说,砍的是干柴而不是湿柴,“苴瓜”(护林员)和山下的村民是不会过问的,但也会遇到个别有意为难砍柴居民,不讲理由要“没收”柴及砍刀绳索的情况。为此,不知是谁用纳西语编了一首《找柴歌》,用的是《保卫黄河》的曲调,纳西语的歌词是:“风在吹、雨在下,‘苴瓜’在咆哮!‘苴瓜’在咆哮!爬坡下坡来找柴,找来的柴却被‘苴瓜’抢夺,实在是生气!生气!实在是生气!生气!拿起砍刀!拿起斧头!保卫这背柴!”这首歌在古城居民中特别是青少年中非常流行,我们虽然从来没遇到被抢的经历,但大家都很喜欢唱这首歌,特别是在山上遇到刮风下雨等恶劣天气而感到不愉快时,我们就会大声地、一遍又一遍地高声合唱这首歌,然后十分开心地哈哈大笑,阴郁的心情也随之一扫而光。


2 下乡捡粮



除了上山砍柴之外,每到夏收、秋收时节,不少古城居民还要出城到田里捡粮食。特别是麦收时节,古城居民们就到农民已收割过的田里,拾遗留在田里的麦穗,有时候一天就可以捡到一斤左右的麦穗。地点一般是在丽江坝的黄山、金山一带的麦田里,有时也去到拉市坝海边。那时候,拉市海水有一年一度涨落的现象,每年雨季过后拉市海水就会逐渐从落水洞流走,到次年雨季后海水又会逐渐上涨。因此,每年拉市海落水之后,农民就在海水退去的海床上抢种麦子,并在雨季海水上涨前收割。

有一年海水上涨较快,农民为抢时间,田里的麦子往往收割得不太干净,遗留在田里的麦穗较多,也有些麦子来不及收割就被海水淹没。古城居民听说后不少人就会跑去海里捞麦子,有一次我也跟着母亲去捞麦子。我们到了海边,只见许多人已在齐腰深的海水中打捞漂浮着的麦穗,一片欢声笑语,如同在参加一次盛宴。那天我大约捞到了两斤多的麦穗。因这些麦子已经在水中浸泡了数天,回到家后要赶紧晒干。

秋收时节,我们也会到农民已收割的苞谷地里寻找,有时也会找到一些不起眼的小玉米包。除了捡玉米包,更多的时候,是到农民收割玉米后已经翻犁过的地里,专捡田里的苞谷杆根部,并抖落上面的泥土后背回家,晒干后就是很好的燃料。


3 割马草



五六十年代,丽江的三月交流会和七月骡马会十分热闹,全县各乡村及外地前来交易骡马的商旅都会云集古城,狮子山民主广场、象山黑龙潭、金虹山南麓是当时骡马交易的主要场地。一时之间,古城及周边地区到处是成群的骡马,饲草需求量突然大增。于是,每年到了骡马交流会,不少古城居民就会背着篮子,带上镰刀,纷纷出城割青草,然后到骡马会场上去卖。

那时候,古城周边的田间地头,河滩处处长满青草,每天都有割不完的青草。我还很小的时候曾跟着母亲和村里的几个大妈去过几次,记得是在东坝子的玉米地里割的青草,割完后还要背到河边洗干净,才能去马市上叫卖,每天可卖到两三角钱,我觉得割草比砍柴轻松多了,不过要多沾些泥水。那时候,古城里常常加工驮马垫子等产品,于是古城居民又多了一项与骡马有关的收入,那就是上山找“苴夫”(纳西语义意为“山毛”)出售,这种山毛不是给骡马吃的草料,而是用来加工驮马垫子的原料,也就是长在树上的“树胡子”或长在林中岩石上的一种苔类植物,但必须是冬春干燥季节的才行。我也曾跟母亲到白沙东面的山林中找过几次,回来时直接把找到的“苴夫”,送到了古城内加工马垫子的门店里。


4 养年猪



那时候,不少古城居民家庭都要养一头年猪。一般是春节过后,到市场上买来一只不足两个月的小猪崽,精心喂养,到次年春节前就可长到一百多斤,待收购员验看合格(达到二指膘以上)后方可宰杀,执行的是购留各半政策,即一半猪肉卖给国家,一半留给养猪户自己食用。当时的古城居民房前屋后有不少空闲地,有条件的居民就会建一个简易的猪圈,没有空地空房的白天放(栓)在门外,晚上有的让猪睡在走廊里。

养猪最大的困难还是缺乏饲料,定量供应居民的粮食连人都不够吃,谈何喂猪。为解决猪饲料的问题,古城居民可真是费尽了心力。有的下乡多捡些粮食,有的千方百计到粮店买些麦糠米糠等,有的订购加工豆腐的豆渣,有的半夜就起床到加工粉丝的作坊排队买一担猪食水。有一次,天不亮我就到了七一街加工粉丝的地方,却因来得太迟而没有买到猪食水。古城居民除了养猪之外,也喜欢养兔子,因为兔子吃的青草和菜叶都容易找到,繁殖得又快,很多居民通过养兔子来改善生活。


5 编挑大河水



五六十年代,除了住在三眼井等水井附近的居民,古城内大部分居民饮用的都是河水,流淌于古城大街小巷的河水,与古城居民每天的生活密不可分,每天清晨或晚上睡觉前,古城居民都要去挑河水,作为当日或次日的饮用水,因为这个时候决没有人在河里洗东西,河水是干净的,是可以饮用的。古城居民把这一每天必不可少的到河边挑水的活动叫做“挑大河水”、“喝大河水”。

为保证天天都能挑到可饮用的河水,每天上午十点之前和晚上天黑之后,严禁在河里洗任何东西,更别说往河里倒污水污物了。在规定的这一时间之外,居民也可在河里洗菜洗衣物,但洗衣服时的头道脏水一般不能直接排入河水。我们从小就知道任何时候都不能往河里丢脏东西,包括小孩朝河里唾口水和小便等(行为也是禁止的。),一旦发现有人往河里丢了脏东西时,人们都就会群起而攻之,如若是有小孩往河里唾口水、撒尿或乱丢东西,小伙伴们就会围着这小孩说:“威!威!你妈妈的乳房要生疮了!”这句话并没有人教过我们,但那时的小孩都会这样说。对于小孩来说,最依恋最爱的是母亲,如果往河丢脏物会使母亲生病,那小孩子还会往河里乱丢东西吗?古城居民传统的爱水护水教育之深刻,由此可见一斑。

此外,不少古城居民也常挑河水浇菜地、浇花树。那时,古城内有不少菜地,有的可以把河水直接引入到菜园子,有的菜地地势较高或离河较远,就只能挑水来浇,我家房后就有这样一小块菜地,每年冬春时节,都要种上白菜青菜之类,放学回家后,我常常要到河边挑四五次水浇菜地。那时候为绿化,狮子山种了很多柏树苗,古城各小学校的学生,还经常用水桶或盆子从河里抬水上山浇树苗。如今这些小树苗都长成了大树,狮子山也成为古城绿化的典范。


6 自制玩具



“50后”古城人儿时做的游戏也很多,其中有踢足球、打乒乓球、滚铁环、走高跷、跳绳、斗蟋蟀、养蚕、养家雀、摸鱼、捞虾、叉青蛙、粘麻雀、玩弹弓、玩水枪、玩汽枪、玩桃核、玩铁蛋玻璃蛋、玩陀螺、玩落地响、踢毽子,等等。

而且,这些玩具基本上是自己动手做的,比如把一些破布或烂袜子用毛线缠绕成球形当足球踢,用木板自制乒乓球拍;用大小两节竹杆制成汽枪,可用榆树果籽或青刺果做子弹,也可把纸张泡软或嚼碎后当子弹;用几张硬纸片或几根小竹节和一根细线,可制作成如同皮影戏似可随意变动的人物造型;用半节子弹壳、一小点铅、一个铁钉、一小节橡皮、几根火柴,制成落地响或火枪等,用一个铜毛笔套和火柴头、少许灶灰与泥巴做成加热后可发射的火炮;用一小节粗点铁丝,磨制带勾的叉子,绑在一根长长的竹杆上,可到河边叉青蛙。这些玩具虽然简单,但因为是自己制作的,所以大家都玩得很投入也很开心


往期精彩

在丽江,吃完这99道美食我们就结婚吧!

鹤庆这家店竟因一口锅自称马帮传人,凭什么?

丽江创文指挥部这8000元归谁?请你当评委!


图片来源于网络

编辑:赵云龙 初审:刘慧娟 终审:周雪蕾

广告热线:13908883321

爆料热线:18313805754   18869010846

丽江日报传媒出品

微信号:ljrbcm1218
电话:0888-513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