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原创|谭延闿病逝于右任太息,潘天寿结婚雷奎元庆贺

吾国斯文2022-05-12 16:32:28

本公众号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为己任,所载诗文均为原创,内容遍及书画理论,书画批评,散文随笔,格律诗词。欢迎关注,欢迎互动,所有留言号主均会认真阅读,并择要回复。


1930年,曾熙(农髯)病逝上海,留下遗嘱:“但作上海人,不为上海鬼”。其弟子张大千于翌年专程扶曾师灵柩,回湖南衡阳老家安葬。

 

曾熙去世后,四方人士纷纷投赠挽联挽词,竟多达八百多副。谭延闿闻噩耗从南京赶到上海,抚棺号啕大哭。曾熙安葬于湖南衡阳界碑,张大千在墓旁筑一草庐,守墓1月,以示不忘师恩。此后3年,4次专程前往凭吊。


谭延闿四十三岁像


1930年谭延闿病逝,于右任闻之太息:“谭三爷死了,国家少了一个瑰宝。他是大轮船与趸船之间的一个棕球。。其实,于右任本身也是这样一个“棕球”,因而感受特别深。


于右任书法《早发白帝城》及签名照


1930年,潘天寿与艺专女学生何文如结婚。何文如是知县出身的杭州名医何公旦的二小姐。在艺专俞楼的婚席上,图案系教师雷奎元敬酒时即兴口出一联作为贺礼,将新郎、新娘的姓巧妙地嵌了进去:“有水有田兼有米,添人添口又添丁”。何公旦亦擅长书法,当时凡有何公旦毛笔签名的药方可卖一元钱,因而何公旦一般用铅笔书写药方。


潘天寿和夫人一起作画

 

潘天寿的原配姜吉花为他生了3个女儿(其中1个夭折)。潘天寿和何文如结婚前,在上海《申报》刊登了他和姜吉花的“离婚声明”。姜吉花离婚后一直没有离开潘家,拉扯女儿秀兰和贞。潘天寿的父亲为了在精神上支持媳妇,仍把家务交给姜吉花掌管。潘天寿知道姜吉花名下有一些薄田,而他自己当时经济上也不宽裕,所以也没有给姜吉花钱。何文如婚后改名“愔”。

 

二十世纪30年代执上海书画界牛耳的是“三吴一冯”。他们一个共同的特点,是都出身于书画艺术世家,都以山水画名世,亦工人物、花卉、诗文、书法、篆刻等。


吴湖帆怀抱着3岁的元京,身旁是他的两个姐姐及另两个孙儿


吴湖帆是吴大徵的孙子,精于“四王”画风,颇受市场青睐。他1930年的润格是:立幅3尺90元,4尺160元,5尺250元,6尺360元。屏条3尺80元,4尺120元,5尺160元,6尺200元。册页每页24元,折扇32元。刻印为不论朱白,每字5元。

 

吴待秋是清末吴中名家吴伯滔之子,画风典雅,笔墨精湛。他在1930年的润格是:堂幅3尺72元、4尺108元、5尺132元、6尺168元。册页每页30元、扇面28元。

 

吴子深自幼习画,遍阅家藏古代名画,画风古朴,意致高远。他的润格是:堂幅3尺80元、4尺140元、5尺200元、6尺300元。

 

冯超然是位全能型书画家,他在1930年的润格是:堂幅3尺80元、4尺100元、5尺140元、6尺240元。折扇30元。人物同例,仕女加倍。



本文出自斯舜威著《百年画坛钩沉》一书,

获取作者亲笔签名本请点击阅读原文



图片来自网络

微小编:梦野间怪



欢迎关注吾国斯文


“吾国斯文”公众号以传统文化、书画艺术、艺术批评为主,主要栏目有:


“画坛钩沉”:刊登美术史稗史逸闻。

“老斯说话”:书法时评选登。

“每日一禅”:刊登禅联赏析。

“晤对老庄”:老子庄子赏析。

“妙手偶得”:散文随笔选载。

“平闲吟稿”:原创古典诗词选登。

“鸿爪雪泥”:工作生活轨迹记录。

“美在斯”:美术评论、书画作品分享。

敬请关注,欢迎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