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寻找琅琊:一个让秦始皇流连忘返的地方 寻踪

光明日报2018-04-15 15:56:28

  【寻踪】

  秦朝统一全国后,地方实行郡县制,全国分为三十六郡。琅琊郡为三十六郡之一。从曾参荀子到秦始皇,从诸葛亮王羲之到颜真卿,一连串国人耳熟能详的名字与琅琊这个地方紧密相连。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琅琊郡名渐渐消失于历史长河中。本期寻踪,让我们跟随记者的脚步,寻觅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琅琊。

“千秋万岁”瓦当 资料图片

  临沂:“琅琊王氏”的历史回声

  提到琅琊郡和琅琊文化,山东临沂是个绕不过去的重要之地。而说到临沂,“琅琊王氏”郡望又是不能忽略的一个板块。

  秦始皇统一全国后,地方实行郡县制。琅琊郡治,秦时在琅琊,西汉在东武,东汉初年在莒县,以后均在临沂境内。随着时代的变迁,琅琊郡之名最终湮灭,但“琅琊王氏”郡望却深深留在临沂人的记忆中。

  “琅琊世家”,今人犹称

  “琅琊王氏”这一郡望,是长期生活于琅琊郡这一特定行政区域内的王姓望族,郡属“琅琊”是这一国内著名望族的鲜明标识。琅琊临沂王氏,是中古时期中原最具代表性的名门望族。自这一世族的奠基者——西汉名臣和经学大家王吉,由琅琊高虞(在今山东即墨市温泉镇西高虞村)徙家于同郡的临沂县都乡南仁里(今山东临沂市兰山区白沙埠镇孝友村)后,这一家族在此繁衍生息长达400余年。

  王吉之子王骏和孙辈王崇,均官至三公。因其祖孙三代皆为高官,故有累世之美。这一荣耀不仅在一郡内,即使在国内亦不多见。于是,以王吉祖孙为代表的这支王姓家族,便在客观上成为闻名遐迩的高门望族。因自王吉起,其子孙世居琅琊国临沂县,于是,“琅琊临沂王氏”便成为国内著名的代表性郡望和此支王氏家族引以为荣的标志性徽号。自此开始,直至唐代的九百余年间,其后裔无论身居何处,均无不自称自己是琅琊临沂王氏。时至21世纪的今天,南方粤、闽等沿海一些王姓人士,仍称自己为“琅琊世家”。

  千古书圣洗砚琅琊

  有“书圣”之称的古代著名书法家——王羲之,也是琅琊王氏郡望的一位代表。王羲之,字逸少,因曾为右将军,又称“王右军”。其书法为历代学书者所推尊。西晋太安二年(公元303年),王羲之生于琅琊临沂,并在此度过他的幼年时期。

  民国时代的《临沂县志·古迹》记载:“王右军故宅,治城西南隅普照寺”。西晋末年“永嘉之变”时,王羲之随宗族南迁,“舍宅为寺,东有晒书台,南有泽笔池,一曰洗砚池,皆其遗址”。后人为纪念王羲之,在普照寺和洗砚池之间增建右军祠。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知州李希贤在右军祠内设立琅琊书院。抗日战争前,寺院等仍一直保存,为省立第五中学的第三、四院。日军侵占临沂后,古建筑被破坏,古文物遭洗劫,普照寺等名存实亡。

  1989年,临沂市(县级)开始修复王羲之故居。2003年4月,在纪念王羲之诞辰1700周年之际,临沂市投巨资对王羲之故居进行大规模整修扩建。2003年10月,整修工程全面竣工。整修扩建后的王羲之故居,面积由原来的28亩增至80亩,成为全国最大的名人故居之一。故居坐北朝南,大门匾额“王羲之故居”由全国著名书法家启功题写,院内有砚池怀古、曲水流觞、普照夕阳、千秋五贤四个景区,分布着洗砚池、晒书台、琅琊书院、书法碑廊、普照寺、王右军祠、五贤祠等众多景点。

  城市名片笔墨留香

  仲夏时节,记者漫步气势恢宏的临沂书法广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高9.9米的王羲之的雕像,雕像目视前方,手握毛笔,儒雅淡定,令人顿生顶礼膜拜之感。据介绍,建立于2009年的临沂书法广场,到处充满着“书法”的气息,草、篆、隶等各类字体十万多字分布在广场之上,展现着从龙山文化时期到清中晚期6000多年的中国书法发展史,又有众多古今书法家和文化名人的作品。

  文化,是一个城市的灵魂,文化品牌是最有品位的城市名片。临沂市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丰厚的文化资源和文化底蕴为打造文化品牌提供了基础和条件。临沂市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地深入发掘和整合临沂文化资源,积极打造“书圣故里”文化品牌,从2003年第一届中国临沂书圣文化节开始,目前已成功举办了十二届。弘扬中华传统书法文化是书圣文化节的主题,经过历届的不断打造,临沂荣获了“书圣文化之乡”和“书法名城”称号,“羲之故里、书法圣地”的城市品牌成了叫响全国的金名片,日益名扬海内外。(光明日报记者 赵秋丽 光明日报特约记者 李志臣)

  青岛:山水之间识琅琊

  琅琊台遗址,位于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西南沿海的琅琊镇。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载:“(秦始皇)南登琅琊,大乐之,留三月。乃徙黔首三万户琅琊台下,复十二岁。作琅琊台,立石刻,颂秦德,明得意。”

  一个僻远小镇,缘何能让雄图霸业的始皇帝流连忘返、大兴土木呢?时值仲夏,记者来到琅琊古镇,探寻那段遥远的历史足迹。

  “四时主”祠与帝王的历史舞台

  琅琊台因山得名。琅琊山海拔183.4米,东西走向,延伸入海,仅西部与陆地相连。古琅琊台以山体为基,夯土成台,现在南坡的秦代夯土层依然清晰可辨。

  站在台上,北望大珠山苍龙入海;南瞰琅琊湾渔舟静泊;西眺青山葱茏、沃野千里;东览黄海浩渺、碧波万顷。因为未经大规模开发,琅琊台周边环境基本保留了原始的自然风貌。

  随行的导游介绍说,琅琊台是上古时代的天文观测点和“四时主”的祭台。

  据史记记载,周朝初年姜太公封齐地后,“因其俗,简其礼”,尊重当地风俗习惯,作“八神”之祭,其中“四时主”祠就在琅琊台。有专家认为,“四时主”起源于尧帝时,即为《尚书·尧典》中提到的分别值守于东、西、南、北方观测天候、验证四时的羲仲、羲叔、和仲、和叔四位官员,而羲仲所在的东方“隅夷旸谷”应当就是琅琊台。《史记·封禅书》称“琅琊在齐东方,盖岁之所始”,也说明了琅琊台在中国古代太岁纪年中的重要作用,因此姜太公在琅琊建祠合祭“四时主”也就顺理成章了。

  遵循姜太公因地制宜、发展工商的治国方略,齐国日渐强盛;琅琊也凭借渔盐之利,发展为“齐东境上邑”,史载春秋首霸的齐桓公及齐景公曾巡游至此。

  越王勾践灭吴以后,图霸中原,由会稽“徙都琅琊,立观台以望东海,遂号令秦、晋、齐、楚以尊辅周室,歃血盟”(见于《吴越春秋》),成就了霸业。

  “根据专家考证,勾践迁都是从海上完成的,越国以琅琊为都城的时间长达二百多年。”青岛市黄岛区博物馆馆长翁建红介绍说,古越人“水行山处,以船为车”,具有高超的航海能力,作为中国五大古港之一的琅琊港在这个阶段也进入了鼎盛时期。秦统一后设立琅琊郡,郡治就在琅琊台西六公里处的夏河古城遗址。

  作为重要的祭祀场所和沿海重镇,琅琊台成为历代帝王巡游的目的地。秦始皇五次出巡,三次登临琅琊台;汉武帝六次巡视山东沿海,史书有明确记载的有两次来到琅琊。自周至西汉共有十多位帝王到访过琅琊台。

  中日海上文化交流的开启者

  在琅琊郡停留期间,秦始皇除了筑台祭祀、刻石颂德,还做了另外一件大事。《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齐人徐福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

  从徐福等方士的口中,秦始皇得知在他的一统天下之外,竟然还有不为他所知的海外仙岛,有他梦寐以求的长生不老药,这激起了秦始皇探索海疆、寻仙问药的强烈欲望,他当即下令派徐福出海。

  “徐福东渡确有其事。我们认为,他的出发地在古琅琊港,而最后抵达地就是日本。”中国徐福会副会长、琅琊暨徐福研究会会长钟安利介绍说,徐福多次出海,最后一次带了三千童男童女及五谷、百工,“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说明徐福和他的随从抵达了日本列岛并定居下来。现在日本熊野市等地至今保存有徐福墓、徐福宫、徐福上陆纪念碑等遗址,也有不少记载徐福东渡日本的史籍文献和民间传说。日本人把徐福作为他们的先圣崇拜,尊他为“司农神”和“司药神”;更有日本学者考定徐福东渡建立了日本王朝,认为他就是神武天皇。

  “徐福不但带去了童男童女、各类能工巧匠和五谷种子,还带去了先进的中国文化。”钟安利说,徐福及后人并非一去不回,而是多次往返于中日之间。《括地志》记载:“亶洲在东海中,秦始皇使徐福将童男女入海求仙人,遂止此洲。其后复有数洲万家,其上人有至会稽市易者。”可见,是徐福东渡开启了中日海上贸易和文化交流。

  从琅琊台下山,南行约一公里就是徐福东渡的琅琊古港。这里已经发现了两处造船遗址,当地渔民经常在海边捡到古时造船用的铜钉。

  沧海桑田。今天的琅琊港早已没有了当年的繁华景象,只有休渔的渔船静静地停泊在海湾里。然而十公里之外的琅琊湾对岸,一个亿吨级的深水大港——青岛董家口港区正在快速崛起。

  “千秋万岁”,琅琊文化活力绽放

  在黄岛区博物馆,记者见到了作为镇馆之宝的国家一级文物——秦代“千秋万岁”瓦当。瓦当呈黄褐色,“千秋万岁”四字铭文为标准的秦小篆,清瘦刚劲、完整清晰;另存有秦琅琊刻石残碑的复制品,刻石残碑已文字漫漶,难以辨识。

  “琅琊刻石为李斯所书,是秦代小篆的代表作,在中国书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黄岛区书法家协会主席卢清泽介绍说,秦刻石目前留存下来的仅有泰山刻石和琅琊刻石,琅琊刻石原件现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存字86个字,是字数最多的一块。

  近些年来,考古专家在琅琊台遗址周围进行了更全面的考察,发现了多处埋藏于地下的陶制管道,初步推测为秦代的输、排水系统;在夏河城遗址附近的海边发现了巨大的夯土层遗迹,出土了战国瓦当和车马饰铜件、秦砖等珍贵文物。

  这些考古发现进一步印证了琅琊古城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了较高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也引起了社会各界对琅琊文化研究的关注。

  “春秋战国是琅琊文化形成和发展的重要时期。”一直致力于琅琊文化研究的钟安利对记者说:“齐秦文化与吴越文化的融合、大陆文化与海洋文化的碰撞,形成了独树一帜的琅琊文化,其精神核心就是敢于探索、勇于进取、注重实际、追求幸福。”

  2014年6月,青岛西海岸被国务院批复成立第9个国家级新区,随着新区的成立,当地政府加大了对传统文化发掘保护和传承发展的力度,除了每年举办的中国琅琊旅游文化节,古琅琊酿酒工艺、琅琊祭海民俗等正在进行国家非物质遗产的申报。“越王勾践迁都琅琊,把吴越之地的酿酒方法传到了琅琊,带来了古琅琊酿酒业的繁荣。”卢清泽介绍说,如今青岛“琅琊台”浓香型白酒仍沿袭了古老的“老五甑”酿酒工艺。(光明日报记者 刘艳杰 光明日报特约记者 朱楠)

关注我微信号:gmrb1949

微信页面通讯录→订阅号→右上角“+”→搜索“gmrb1949”
文章页面点击右上角→查看公共账号→添加关注
把这篇文章分享给朋友点击右上角→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