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细数那些我在土澳遇到的房东

解忧植物铺2018-12-05 13:50:12

按照时间顺序捋捋我的房东,也是这一年的搬迁史。


房东:Glen 地点:Moone Ponds,墨尔本

我和小伙伴抵达土澳的第一站就是Glen家,他家挺破旧,但在好区。我们住在仓库,仓库整整齐齐摆满工具,有很浓的机油味,我们睡在床垫上。他家后院种满蔬菜,还养着鸡,他家的鸡一点都不怕人,我还摸了摸,很光滑柔软。平时喂鸡,打理菜园,整理B&B房间来换取食宿。

 

Glen34岁,身高2米,环保主义者,不婚主义者。出行全靠自行车,经营着一家自行车小店。认为人类已经贪婪的索取那么多,他不想结婚生小孩给地球带来负担。Glen的生活也很简单,晚上听听音乐做做针线活,周末修修补补做做木工活,对自己也挺苛刻,把生活需求降到最低。低碳人生。

 

房东:Jessica 地点:reservior,墨尔本

Glen家短住没多久搬去Jessica家,在Jessica家住的这段日子简直是噩梦。Jessica的父亲是河南一个市的市长,她之前在美国留学,说在外依靠父母生活太艰难,二十多出头嫁给一位美国富豪,这段婚姻只维持两三年便结束,后来在澳洲认识前夫,生下女儿Ava,现在单身独自带娃,Jessica称女儿的父亲为前夫,称第一位丈夫为老公。Jessica提出我们帮她带小孩,为我们提供免费食宿。

 

Jessica很聒噪,会经常不敲我们卧室门,哗啦破门而入,然后叽叽喳喳说一大通。可能我生性冷漠,对别人私事八卦不感兴趣,她一开口,我就心不在焉自动屏蔽,但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了些,都是Jessica拉着我们讲的,其中真真假假就不得而知。Jessica讲很多和富豪老公在一起时的奢华生活,但她老公不忠诚,勾三搭四,现在她老公患癌快离世,希望Jessica能陪在他身边度过最后时光;她讲她前夫吸毒;她讲有位前男友,是无锡十大青年优秀企业家,会给她赡养费......Jessica经常满腹抱怨,我听着心情也压抑。她有时候要带我们出去玩,我宁愿在房间里宅着,也不想跟她待在一起。

 

Jessica有辆宝马8系还有辆丰田SUV,去教堂肯定要开宝马。Jessica经常夸大事实,说为每周为我们准备的食物花一百多刀,每周的bills也花去一百多刀。让我们每人交4刀share洗碗布。据室友说,她有见到Jessica把便宜的洗衣液灌进贵的包装盒里。

 

Jessica也有不讨厌的一面,教我们做家务,有时为我们准备饭菜,我裤子松会借我腰带。终于讲完不愉快的事~

 

房东:未知 地点:Canning Vale,珀斯

Canning Vale是华人聚集区,房东是幸福和睦的一家四口,有一儿一女,坐拥占地八九百平米的house。房子共有5间卧室,三间出租,有两位留学生室友,其中一位人称“胖子”,“胖子”除了买菜基本不出门,不分白昼地在房间打DOTA。男主人是电焊工,八年前技术移民到澳洲,电焊工在澳洲是高薪职业,妻子在家照顾两岁的女儿,英文不是很好,有时候请室友翻译下信件。

 

男主人四点多就得起床上班,为了不打扰妻女休息,工作日都睡在沙发上,下班后备菜炒菜,为一家人准备晚餐,然后打理后院的菜地,浇浇水,菜地是男主人一手种的,给豇豆搭有整整齐齐的攀援架。女主人不会做饭,提前煮上米饭就行,晚餐后由儿子洗碗。男主人利用周末时间约上几个好友在房外自己动手搭建一个新厨房,因为土澳炉灶的火不够旺,这下可以在新厨房爆炒。每周六晚,男主人的牌友来家里打牌,也算开个party。

 

他们的女儿小名“多多”,开朗又可爱,经常跟我搭话,糯糯的问“姐姐,你在干嘛?”。对女儿也是千般温柔,万般宠溺。对儿子就很随意,经常他爸爸吼道:“信不信老子揍死你!”他们担心太宝贝儿子,他将来干不了苦力。女主人定期送儿子上小提琴课,督促儿子练习小提琴。母亲节儿子拉了首曲子送给她,很开心。

 

女主人热情友善,爆爆米花,炸薯条时,会分给我们房客。她有时临时出门,会托我照看多多,多多很乖巧,陪着她看熊出没就行。哪里的果蔬便宜,哪里有折扣,她会带我去采购,还帮我挑选衣服,像大姐姐一样。在微信上看到招聘信息会转发给我。

 

万圣节那天,房东在后院举办大型炭火烧烤趴,也邀请我们参与,烤鸡翅,肉串,火腿,玉米,地瓜等,特别美味。男主人一手烤出来的,又是煽风点火又是刷调料,满头大汗,他有着为家庭不计回报的付出奉献精神。


房东:Anna地点:Green Wood,珀斯

Anna六十多,是前珠海市某局副局长,老公John是澳洲本地人,女儿之前在澳洲留学后移民澳洲,Anna和前夫离婚后来澳洲和女儿团聚。为拿到绿卡便嫁给John,和John在相亲网站上相识。John七十多岁,一位退休的电焊工,之前没有结过婚,也没有生儿育女,性格有些孤僻。Anna直言当初是打算嫁给John拿到绿卡就离婚的,在一起生活后,John对她实心实意,每天准时接送上下班,幽默会逗Anna开心,两个人其乐融融,Anna打消了离婚的念头。Anna英文不好,在Anna只言片语之间John也能明白她的意思。Anna想让John买什么菜了,就画在纸上给John。两个人经常在电脑房里,一人一台大电脑看视频玩纸牌游戏。两人饮食习惯不同,吃饭各做各的,Anna说帮John做一次饭,他就很高兴。

 

Anna多才多艺,写的一手好毛笔字,得过不少奖项,客厅挂着铺满整个墙壁的毛笔书法作品。她说是跟前夫离婚那会儿练出来的,前夫出轨和单位上的年轻姑娘好上了,后来结婚生了孩子。Anna女儿也断绝和父亲来往,待在澳洲不曾回去。当时Anna内心的愁苦只有靠练书法来排遣,半夜睡不着就起来练字。现在她也荒废了很多,好像一提笔会想起伤心往事。

 

Anna特别热爱园艺,院子里种满多种植物,以多肉为主,很多多肉品种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生长的特别繁茂,惹人喜爱。她捡很多别人丢弃的瓶瓶罐罐用来种花,花苗有时候售卖,有时送人。后院有一排特别好看天竺葵,不知道是哪个品种,叶片油亮明艳,粉色的单瓣小花精致轻巧。

 

住在Anna家,她包餐,虽然不用自己做饭很幸福,但Anna的手艺还不如我呢。我见过耗子在厨房的窗台上飞驰,房子太老旧,墙角有洞,耗子便乘虚而入。Anna也紧锣密鼓的筹办装修房子事宜。

 

休息日,Anna带我去海边钓鱼,讲她刚开始钓鱼时,钓很多小鱼,John要求把小鱼放回海里,Anna不乐意,辛苦钓的鱼怎么能再放回去。两人吵了一架,John一气之下留下Anna开车走人,没多会儿又来接Anna,回去后John在网上找资料给她看,Anna才知道要保护生态不能钓小鱼。国内有些人不放过小河里一条小鱼,一只小野鸭子。在土澳,环保教育深入人心,都会身体力行的执行。片装的纸贴面膜不环保,土澳流行瓶装面膜,本土护肤品牌不生产纸贴面膜。

 

Anna乳房里长了两个瘤,计划回国看病。她说真要是绝症,她女儿带她去环游世界。

 

房东:Lily 地点:Cannington,珀斯

Lily家挺大,有两层,她住一楼,我住二楼。二楼有三间卧室,一间浴室,但只有我一个房客。加上Lily独自居住,房子很干净很冷清,没有烟火气,挺无聊。

 

Lily人到中年,来澳洲好几十个年头,没有伴侣也没有子女,平日在房间里看剧,晚上去游泳馆游泳,偶尔做饭。建军节有阅兵仪式,Lily特别激动,一大早打开电视看直播,爱国情怀喷涌而出。

 

住在Lily家,上班很远,每天6点多就得起床赶公交,冬天的早上6点多,天还是暗沉沉的。下了班,全身都被掏空,再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回去,下了公交还要摸黑走一段路才能到家。在寂静的房间里练习和自己相处。

 

房东:Rex 地点:Karrinyup,珀斯

在租房平台上发了求租信息,Rex加了我的微信和我联系。我问房租多少,他说还没想好,他想好的价格是180刀/周,这样狮子大开口,我已经不想和他聊下去。他说Karrinyup是富人区,他还是学区房,房价本来就不低,而且他是新房,家具都是新的,让我去看看房再商量价格。他家离上班只有7分钟路程,这个太有诱惑,还是去看看。

 

见了面,谈好的价格是160,但Rex希望我可以帮忙打扫卫生。他刚搬进新房一个月,对房子很是爱惜。交代我注意很多事项,比如“我的这个锅很贵的,你用的时候注意下,不要用清洁球刮”,遇到龟毛的房东,不得天天耳提命面。他最后说其实我很好相处的。但愿如此。

 

我早出,Rex晚归,也很少碰面。Rex很忙,在农药公司上班,搞农药研发。他会戴上口罩手套用抹布把农药抹在自家草坪里野草上。Rex一边工作边在西澳大学读研,念Agricultural Science,有时周末去农场做调研。他高中时来澳洲留学,本科在墨大读医,后工作找在珀斯,公司担保移民。Rex居然和我同岁,只比我大一个月,我以为他是80后。

 

有时下班我把店里没卖完的寿司带给Rex,Rex做饭时会问我要不要吃,多做一份给我,他每次做饭的时会穿上清新碎花围裙。Rex是我见过厨艺最好的人之一,跟他学了几道菜:炒粉、罗宋汤、泰式咖喱鸡、日式咖喱牛肉。Rex特意从国内带来电饭锅,特别沉的纯铁锅,还买来两百多刀的菜刀,喜欢下厨。他嘲笑我不会煮饺子,居然不知道要放三次冷水进去,他在的时候,我一般不好意思做饭,厨艺太差。

 

Rex喜欢足球,时不时在家里掂几下,曼联球迷,会熬夜看球赛。他是校足球队成员,会踢踢比赛。

 

有天晚上出现超级月亮,我和Rex赶去Kings park拍月亮,Rex看着挺专业,还带着三脚架,但他不会调自己相机的光圈,这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知的Rex吗?我在心里默默鄙视了一下。走过来一群妹子希望Rex帮她们合张影,攀谈一番,留下邮箱,日后Rex把照片发给她们。Rex指着照片说:“这个俄罗斯姑娘长的不错”,“嗯,长的好看身材又好,追呗,你都有联系方式了”。Rex看着照片已经浮想联翩。

 

环澳前,Rex做一桌子菜款待我和小伙伴们:煎羊排、爆炒鱿鱼、鱼香茄子、肉末炒豆角,都很好吃。我搬走时,做了一遍清洁,Rex检查不合格,说马桶有灰尘,浴室的门有水渍,让我反工,最后勉勉强强过关。然后Rex爬上梯子擦浴室换气扇的灰尘。。。

 

房东:Kim 地点:Kwinana,珀斯

Kim是我在土澳的最后一任房东。她是台湾人,但丝毫听不出来台湾腔,带着混血女儿一起生活,有一位本地男友,准备不久后同居。Kim生活很充实,每天女儿放学后,带她上游泳课和跆拳道课,感觉她的生活已经被照顾女儿填的差不多。Kim教训起女儿来也是真的凶,罚跪,言辞激烈,我躲在房间大气不敢出,心想我以后对小孩可不要这么凶。

 

Kim很友善,我房间里没有空调,她感到不好意思,问我住的是否习惯。买来烤全鸡送我吃;听我咳嗽不停,找出药来给我。


人间冷暖,生活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