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关注|故宫博物院“四僧书画展”到底有多精彩?

中国美术报2018-05-18 16:49:53



故宫博物院藏四僧书画展

时间

2017年5月6日—2017年6月28日

地点

故宫博物院武英殿展厅

本展览不单独售票,凭故宫博物院门票免费参观



去年因“石渠宝笈特展”而引发的“故宫跑”和限号排队观展的热潮仿佛还历历在目,5月6日,故宫博物院又出大招——“故宫博物院藏四僧书画展”开展,展览地点依然是熟悉的武英殿。



“四僧”弘仁、髡残、八大山人(朱耷)、石涛(朱若极)均活跃于明末清初,前两人是明代遗民,后两人是明宗室后裔。他们是游离在权利与体制之外的僧人,由于政治原因,他们的作品极少被清代宫廷收藏。此次展出的85件套(总计163件)“四僧”书画作品均为1949年至今陆续征集而得,具有珍贵的史料价值。



这些清雅出尘的“和尚画”在故宫展出,武英殿的陈设显然颇费了一番心思。禅榻、矮几、明式鬲式炉,案上黄花梨佛龛内供铜佛,几上有歙砚、笔山、毛笔、徽墨。这间精致的禅房四周环绕着弘仁、髡残、八大、石涛的作品。髡残、八大两个单元之间布置了琴房,琴桌后有投影,一轮满月之上掠过四僧画作局部。伴着古琴曲及古琴箫合奏,代表皇家的威严的故宫仿佛消失了,只留下潇湘水云、平沙落雁,几只雅致的枝丫和花朵便是唯一的点缀。


若要各选择一个词语去形容这四位画坛巨擘,你会选择什么?故宫博物院给出的答案便是展览的四个部分名称:


疏淡寒寂  弘仁

苍浑幽邈  髡残

圆融冷逸  八大山人

纵肆清奇  石涛



展览现场



 多图剧透 


“四僧”书画以先贤为师,既继承优秀的绘画传统,师法自然造化,以“我用我法”“物我合一”的方式表现“天地之万物”。四人虽艺术风格各异,但基于他们坎坷曲折的生活经历,他们的书画作品大多具有强烈、真挚的感情色彩。展览分四部分呈现,在故宫一隅辟出了一片由诗书画组成的僻静天地。



弘仁


弘仁(1610—1664),俗姓江,名韬,字六奇,一名舫,字鸥盟。僧名弘仁,字无智,号渐江,别号梅花古衲。安徽歙县人,自幼孤贫,奉母至孝,眀亡后绝意科举,怀亡国之痛,于武夷山落发出家,终生不仕,且一生不婚。后由闽复返歙,居西干五明寺,以毕生精力探幽索奇、作诗、绘画,曾数游黄山,康熙二年腊月病逝,葬于披云峰下。


弘仁《古槎短荻图》轴

弘仁《古槎短荻图》中自题:“一周遭内总无些,守户惟余树两丫。还撇寒塘谁管领,秋来待付与芦花。此余友汪药房诗。香士社盟所居,篱薄方池,渟泓可掬,古槎短荻,湛露揖风,颇类其意,因并系之,博一噱也。渐江。”弘仁好友汤燕生题七绝一首:“运笔全标灵异踪,危坡落纸矫游龙。共期出世师先遁,对此残缣念昔容。”并跋:“老屋枯株,池环石抱,点染澹远,大似高房山命笔也。黄山汤燕生拜题。” 

《古槎短荻图》轴,图绘香士陈应颀居所,具有写实意味,简陋的书舍与陈设衬托出主人品性的孤高,书屋内寂静无人,内设几案龛灯,屋前两株古树相对而立,叶落待尽、寒枝舒展,给人以萧条纯净之感。拾级而下一弯小溪蜿蜒流淌汇集成塘,周围环绕着高低错落的岩石,溪水宁静无澜犹如主人不逐名利的平淡心境。右边短荻丛生,清润可爱,为幽居的高士生活增添了几许生气。前景潭环石抱,潭边的岩石用方折的线条空勾,几无皴染,为弘仁典型的几何形体画法,潭水用大片的留白来表达,不擦一笔。整幅画墨色枯淡,用笔简疏,意境淡远,虚静、空灵之境油然而生。 


弘仁的艺术以山水绘画名重于世,兼写梅花,喜绘黄山松石。绘画初法宋人,后学元四家,崇尚倪瓒的画法,更注重师法自然,提出“敢言天地是吾师”的口号。笔墨苍劲整洁,清幽淡远,秀润在骨,画境层峦叠壑,山石峻峭方硬,林木虬曲遒劲,写取真景,突破了倪瓒平远的面目,真实地传达出山川之美和新奇之姿。书法学颜真卿、倪瓒,尤精于小行楷,点画清瘦,妍丽隽秀。他既与髡残、八大山人、石涛并称“清初四画僧”,又与同乡査士标、孙逸、汪之瑞共称为“新安四大家”,其绘画在明清之际独树一帜,对于徽州地区,更具有开创性的历史意义。


弘仁《仿倪山水图》轴

弘仁《仿倪山水图》自题:“辛丑九月,雄右属为旦先居士。弘仁。” 辛丑为顺治十八年(1661),弘仁时年五十二岁。 

画幅上方有王炜题七绝一首:“枫香初遍荻花天,何事眀湖不着船。欲抱渔竿乘月去,笛声吹彻万山烟。广乘樵。” 上款“旦先居士”为歙县人吕应昉,“雄右”即王炜。 

《仿倪瓒山水图》轴取法倪瓒的一河两岸式构图,近处枯树参差,远处山坡舒缓,其余是大片湖面,一笔不着,景致是仿照倪瓒的太湖风光,但又加入了家乡新安山水的特点,在景物的刻画上,带有很多的个人风格,清晰刚直的线条,横直分明,概括而又洗练,高洁腆润的墨色,没有繁琐的点染,树、石均呈现一种铮铮的骨感与寒光冷韵。是弘仁仿倪瓒的代表作品之一。 


弘仁的书画活动始于当僧人之前。成为僧人后,专心研习倪瓒作品成为他的必修课。除了笔墨,倪云林画面上简疏寂静的气氛,应该最符合他当时的心境。弘仁在山水画上创造了自己的风格,与倪瓒近似,却有着极为鲜明的个人风格。


弘仁 墨梅图轴 纸本墨笔 无纪年

弘仁 西岩松雪图 纸本墨笔 192.5cm×104.5cm 1661年

《西岩松雪图》作于清顺治十八年,当时弘仁已52岁。画面以以局部勾勒山峰雄伟之势,画雪景“借地为白”,略加渲染,山石阳面留白,阴面着墨,树木墨色较浓。画面着意刻画了象征高尚、纯洁的松树和白雪,形象简洁,是弘仁精神高度净化后的影迹,给人以静穆、圣洁、一尘不染的美感。


弘仁《仿元四家山水》纸本 墨笔 1606年

《仿元四家山水》这件作品为首次展出,非常珍贵。弘仁师法元四家,这张画则分四段,从中可清晰看出笔法的顺承。


弘仁 幽亭秀木图 纸本水墨 68cm×50.4cm 1661年

《幽亭秀木图》是弘仁晚年居住在歙县五明寺时所作。画风为倪瓒的变格,作平远布局,近处坡岸茅亭,亭前后有松杉杂木高耸,略去浅水遥岑,使前景成为独立的主体,加强了山石结构的表现,产生较为平和的亲切感。特别是坡岸用的是典型的倪瓒的折带皴,中锋行笔,行到线尽头把毛笔倒下来侧锋往下一擦,再往前延续,一个堤岸陡峭感就出来了。弘仁仿倪,绝不是以追求倪瓒的画法为目的,他广泛吸收前人的成果,取其意,而不在笔墨迹象间,师法倪瓒、黄公望,同时以自然为师,抒己胸臆,从而形成了其山水画的基本面貌。此画中亦可见一斑。


弘仁 陶庵图轴  99.1cm×58.3cm 1660年

《陶庵图轴》则是弘仁与友人罗逸游黄山经过潜口时所绘汪尧德隐居之所。其屋舍傍山临溪,一片离尘幽美之景。作者以折带皴和干笔渴墨表现山石,得徽地清幽冷峻的山林之美;以苍劲整洁的线条勾出柳丝,得生机盎然之趣。弘仁洗练简逸的笔墨与汪氏简朴的居所相得益彰,映衬出汪氏志在清高自守、乐在林泉云游的脱俗之气。


弘仁 黄山图轴





髡残


髡残(1612—1673)俗姓刘,字介丘。湖广武陵(今湖南常德)人。法名智杲、大杲,字石溪,号髡残,又号白秃、电住道人、石道人等。他出于个人信仰在崇祯十一年(1638)出家为僧,在同乡诗人龙人俨的家庵中修行。1658年,髡残承接觉浪禅师的衣钵,成为曹洞宗传人并奉命主持南京祖堂山幽栖寺。


髡残 禅机画趣图轴 纸本墨笔 1661年

髡残在《禅机画趣图轴》,是他绘画成熟期以笔墨作“诗画禅”的代表作。此图作于辛丑为顺治十八年(1661),髡残时年五十岁。时值髡残游历黄山归来两年,进入创作旺盛期。


髡残学养深厚,能诗工书,长于山水画。他受明末董其昌的绘画思想影响,尊重传统,并从董其昌上溯“元四家”,取法黄公望、王蒙、吴镇以至五代董、巨。在师古的基础上更注重写实、创新,突破前人成法桎梏,得天地造化之助。擅长使用秃笔、渴墨,以繁复丰满的构图,浑厚绵密的皴染,温暖高古的设色、雄阔跌宕的气势在画坛独树一帜。同时,他擅长借题画诗文表达他对宇宙、人生的感悟,阐述禅学思想,是中国绘画史上著名的“清初四僧”之一,其艺术思想与风格对中国近现代绘画革新产生了深远影响。


髡残  雨洗山根图 纸本墨笔 103cm×59.9cm

《雨洗山根》是髡残最有名的代表作之一。笔墨看似随意皴擦点染,但山势却似从纸里突出。


髡残 仙源图 纸本设色 84cm×42.8cm 1661年

作《仙源图》时髡残50岁,正是精力最为旺盛时期。此图画法以“元四家”为宗,尤其受王蒙影响,构图较满,用线清晰豪壮,墨与色浑然一体。所画景物与自题诗互相生发,把现实中的山水变成了人与自然为一体的生机世界。


髡残 物外田园图册 纸本墨笔 1662年

髡残  禅机画趣图轴





八大山人


八大山人(1626—1705),江西南昌人,是明代江西宁献王朱权后裔,明亡后曾出家为僧。其字号繁多,有“传綮”、“驴屋驴”、“雪个”、“八大山人”等。他一生经历坎坷,始终心怀故国,常藉诗文书画来发泄心中积郁与不甘。其花鸟画源自林良、徐渭等写意花鸟名家,山水则宗法董其昌,兼取黄公望、倪瓒等,造型独特,构图险怪,常于简逸中现雄健之气,反映了他孤愤的心境和坚毅的个性。书法则是在长期的创作过程中,先后吸收了上起魏晋钟繇、二王,下至明代董其昌、王宠等人的特点,而自出己意,风格纵逸,颇具个性。


八大山人《荷花水鸟图》轴

《荷花水鸟图》轴为八大山人晚年佳作,以大写意技法描绘荷花与孤鸟,笔墨淋漓肆意。图中孤鸟单足立于危石之上,荷花茎细而纤长,唯一叶垂下,遮于孤鸟之上,仿若与鸟儿轻轻依偎,又仿佛孤鸟无助之中,但求一叶以避风雨,整图意境孤寂,无不表达出八大山人对于自身坎坷身世的无助与伤感。 

本幅款署:“八大山人写。”钤“可得神仙”(白文)、“八大山人”(白文)、“遥属”(朱文)。鉴藏印有“虚斋秘玩”(朱文)、“海槎倪氏家藏书画图章”(朱文)。

 

八大山人综合的人文修养和长期的佛道修为,他的绘画作品多运用象征手法将物象人格化。他的艺术根脉源自明代的林良、徐渭等写意花鸟名家,山水宗法董其昌,兼取黄公望、倪瓒等而自出己意,风格枯索冷寂,于凄凉中现雄健之气。


八大山人《猫石花卉图》卷

《猫石花卉图》卷画猫、石、兰花、荷花等,猫卧于石上作欲睡状,极富意趣。此图是八大山人的一件精心之作。花草荷叶等用泼墨法,墨色淋漓洒脱,石与猫则以墨笔勾勒,风格简约,二者在视觉上以疏淡与浓密的对比,形成了空间上的层次感,将图中各景物紧密地融为一个整体,既空灵又不乏充实之貌。 

尤值一提的是,图中猫卷卧于石上,双眼眯闭,风格既写实又充满生活情趣,以寥寥数笔将午后艳阳下,欲睡之猫的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也反映出八大山人对于生活的细致观察与感悟。此图作于八大山人七十一岁,是其晚年时期,此时的八大山人生活逐步趋于安定,虽依旧心怀故国,满腔忧愤,但心境亦渐入平和,对于生活和书画创作的感悟已经渐脱锋芒,绘画风格上则隐现圆润和清寂,相对于八大山人为世人所熟知的白眼向天,充满反抗和悲愤的动物造型,此类富含逸趣的动物形象,在他众多的花鸟画作品中是极为难得的佳品。 

此图款署:“丙子夏日写,八大山人。”下钤“可得神仙”(白文)、“八大山人”(白文)、“鰕 篇轩”(白文),“遥属”(白文)、”禊堂”(白文)。本幅鉴藏印有“雪斋审定”(朱文)、“文心审定”(朱文)、“宝贤堂”(朱文)、 “暂得于己”(朱文)、“所宝惟贤”(朱文)、“荆门王氏珍藏”(白文)、“蒙泉书屋书画审定印”(白文)。 
丙子为康熙三十五年(1696),八大山人时年七十一岁。 


八大山人 猫石花卉图卷 纸本墨笔 1696年

八大山人 行书十三札册 纸本

《行书十三札册》为八大山人书札十三通合装而成,皆以行书写就,因是生活书信,所以书写则更为放松,是八大山人最为自然的行书作品。札中字体大小错落,结体不拘一格,笔法灵动,与他刻意创作的书法作品中,转折方圆有度的结字风格,具有较大的区别,行笔纵横之间,全无拘束,具有很高的艺术研究价值。


八大山人 枯木寒鸦图 纸本设色 178.5cmx91.5cm

《枯木寒鸦图轴》是八大极为有名的作品,其最显著的特点是营造了一种特有的结构,体现了八大山人对后世的巨大的影响。他用左右一高一低的两块石头形成对角线构图。4只落寞的寒鸦在残石败枝上栖息,寒鸦的羽毛先以淡墨晕染,趁湿在淡墨上罩以浓墨,浓淡墨交融处显现出羽毛柔软、细密的质感。鸟的眼眶为一笔圈成的椭圆形,靠近上眼眶处以重墨点睛,一付“白眼向人”的神色顿现笔底。此图虽无年款,但是依据其落款“八大山人”在不同时期具有不同写法的特点,可推断此幅是朱耷70岁以后的代表作。


八大山人 行书《兰亭序》扇页 纸本

八大山人至今留下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临兰亭序》,说明他对《兰亭序》的喜爱。《兰亭序》自古都是书法家临摹的重点,但在过程中很容易走不出《兰亭》秀美桎梏。八大山人的不俗在于把晋人的韵味表现了出来。他用圆润的笔法,没有一个字像《兰亭序》,但实际上他写的是王羲之的“韵”或者是天朗气清那一天的心情。八大用他的笔法走出前人的典范画成自己的,这是欣赏他的书法《兰亭序》的一个宗旨。


八大山人《芦雁图》轴 纸本墨笔 221.5cmx114.2cm

《芦雁图》中,八大描绘了6只芦雁在水际岸边飞、鸣、行、止的瞬间。芦雁的造型准确严谨,动、静的体态表现得出神入化。芦雁背部的羽毛与《枯木寒鸦图》异曲同工,显现出羽毛柔软细密的质感和厚重的量感。图中描绘山石的笔墨老辣娴熟,石上的青苔以卧笔横锋点染,纵横随意中不失章法,其苔点与芦雁身上的墨点在笔法上形成呼应,令全幅深得酣畅淋漓之趣。


八大山人  杂画图册 纸本墨笔 1684年





石涛


石涛(1642—1707)原名朱若极,广西桂林人,明靖江王后裔。他出生不久即遭遇国变和家变,遂由家臣护送逃至全州避祸,后在当地湘山寺出家为僧,法名原济(其款印中也有作“元济”者),字石涛,别号济山僧、小乘客、清湘老人、苦瓜和尚、瞎尊者、大涤子等。从此,石涛开始云游四方,足迹遍布湖广、苏浙皖等地,饱览名山大川,广交各方朋友,以禅宗悟画理,以自然养画境,于当时画坛盛行的摹古风气之外,独开生面,令人耳目一新,遂使艺名日隆。石涛曾因两次迎驾康熙南巡,而于1690年受邀北上北京,以期拓展自己的艺术空间;但居京不到三年便南还,再次游历苏、皖各地,并逐渐公开了自己明宗室的身份;晚年回到扬州定居,建大涤草堂,出佛入道,靠卖画为生。


石涛《丹崖巨壑图》轴 

在石涛的山水立轴作品中,像《丹崖巨壑图》这样以巨幅横轴形式表现,是不多见的。此画没有年款,从其笔墨风格及书法特点推断,也应是其中年偏晚,离京南归前后这段时期所画。画面构图与常见的将人物置于整山整水中的形式不同,而是取山中岩壑林涧之一角,以淡色渲染远山,以细致笔触描划近景的溪水、怪石和树木,而重点则是居于画幅中间,稳坐船头的长者。他衣饰简单,神态恬然,举目远望,似乎身边钓竿已不是他关注的重点,船篷中有书,船尾一小童正引火煮清茶,一派悠闲场景。画中山水虽只是局部景色,但远处崖石斜出,奇峰高耸,与近处苍松杂树,飞泉出涧相映,以长皴大点辅之淡赭石色调,磅礴气势,撼人心魄,与主体人物的悠然自得形成强烈反差。画的上方有石涛自题古体长诗一首,文辞豪迈,书法苍劲,诗书画三者浑然一体,体现了石涛高怀远蹈,目空古今的气质和个性。

  

石涛是“四僧”中年龄最小,也是传世作品数量最多,题材最丰富的一位画家。他一生以诗画立身,其作品风格多变,个性鲜明,故颇受当时及后世鉴藏者所欣赏喜爱,这其中既有前朝遗民,也有当朝贵胄;既有文人隐士,也有巨贾富商。而他所提出的画学理论,更是对清代及近现代中国写意画产生了巨大影响。


石涛《墨醉杂画图》册


石涛是一位绘画题材全面的大师,他不仅擅长刻画传神的人物和磅礴的山水,也擅画各种花鸟题材。《墨醉杂画图》册是石涛55岁时为友人所作,画中内容除两开山水外,都是各种花卉果蔬小品,包括芙蓉、黄瓜豇豆、水仙竹枝、枇杷、芝兰、扁豆、莲藕、菊花蜻蜓、梨枣和茗壶瓶梅。画中内容带有浓郁的江南生活气息,体现了石涛笔墨轻灵有趣的一面。从画上他的自题可以知道,此册是石涛在友人提供的宋代佳纸上作画,为知已而作,加之处于酒醉笔酣、兴致高涨之际,是在“渺不自知”的状态中完成的,故他以“墨醉”名此册,以示自己此次创作乃非同一般的陶醉体验。这在石涛的花鸟画小品中也是难得的神来之笔。

石涛  山水人物卷(局部)

石涛  搜尽奇峰打草稿图卷(局部)

石涛 搜尽奇峰打草稿图卷 纸本,墨笔  纵42.8cm,横285.5cm

如果要从众多石涛画作中只选一件他的代表作,那么一定是这件《搜尽奇峰打草稿图卷》。此画对于石涛艺术成就而言,堪称其绘画的巅峰绝品,对于中国绘画史而言,亦具有划时代的标杆意义。 

这幅作品是石涛50岁时为友人所画,此时正值他北游京师之际。此画的创作既涵盖了宋元传统山水之技法,又囊括了画家游历各地山川之精粹,构图奇绝,气势恢宏,酣畅淋漓,极富个性,展现了画家以“众法成我法”的艺术境界和笔墨功力,是石涛山水画的集大成之作。


石涛更在卷后题语中,将“搜尽奇峰打草稿”的山水画创作理论作详尽阐述,从言辞中可以看出,石涛对当时京城主流画坛摹古之风已有深刻的认识,也知道自己以“无法之法”作画被批评为不守规矩的“纵横习气”。因此,他在反驳摹古派不识自然真山水的同时,也强调自己学古人是“不舍一法”的,而且自信自己对古人山水创作的理解,高于那些只知盲目摹学某家某派者。


石涛的《山水图册》纸本、墨笔,创作年代从1667年持续至1681年,也就是横跨了石涛从26岁到40岁十几年的时间。

这组小册页体现的是标题中的“奇”,山石的组合,这组册页里能看到石涛对干墨、焦墨、湿墨的运用;也能看到石涛画竹子的特点,他画的竹子叶看似都是重复的,无数个“个”字重重叠叠、密密麻麻,石涛画竹子很柔润。


石涛 云山图轴  纸本设色 纵45.1cm,横30.8cm

此图轴是石涛晚年之作,此时他的山水画构图新颖大胆,出奇制胜,极尽含蓄隐约之妙。图中打破一层地、二层树、三层山的“三叠式”和北宋式的上留天、下留地、中间设景的构图程式,而是用“截取法”直接截取景致中最优美、最有代表性的一段。作者描绘半露的山体,树木间以水墨渍出云态,天空用淡墨渲染,以显现出云的白净和飘浮的动感。


石涛 丹崖巨壑图

画中山水虽只是局部景色,但远处崖石斜出,奇峰高耸,与近处苍松杂树,飞泉出涧相映,以长皴大点辅之淡赭石色调,磅礴气势,撼人心魄,与主体人物的悠然自得形成强烈反差。画的上方有石涛自题古体长诗一首,文辞豪迈,书法苍劲,诗书画三者浑然一体,体现了石涛高怀远蹈,目空古今的气质和个性。


石涛 对牛弹琴图轴(局部) 纸本墨笔

《对牛弹琴图》构图奇险,笔墨老到,意境突出,是石涛人物画杰作。“对牛弹琴”一词本是讥笑说话的人不看对象。但此图通过作者自题“世上琴声尽说假,不如此牛听得真”等诗句,反映出作者难遇知音,而只能寄托于“牛声一呼真妙解”的孤独落寞心境。


石涛 《赠高翔刻印七古诗》轴 绫本 纵443cm,横27.6cm

释文:书画图章本一体,精雄老丑贵传神。秦汉相形新出古,今人作意古从新。灵幻只教逼造化 ,急就草创留天真。非云事迹代不精,收藏鉴赏谁其人。只有黄金不变色,磊盘珠玉生埃尘。凤冈凤冈向来铁笔许何程,安得闽石千百换与君 ,凿开混沌仍人嗔。

此书是石涛写给凤冈的一首七言古诗,以感谢赠印一事。凤冈即高翔,工书画,兼擅治印,为扬州八怪之一。

此书以隶书为框架,并参以行楷的笔法,变化丰富。结字并非刻意安排,却能不求工而自工。行笔的笔画虽非完全顺畅,但笔画之粗细,字之大小,形态各异,因此避免了平板单调之感。整幅书法奇宕劲逸,姿态横生,显示出石涛书法艺术的个性和新意。


从石涛在画上对后两位隐士的题语看,似别有深意。他在述及铁脚道人登祝融峰竟飘然而去后,感叹自己说“犹恨此身不能去”;而雪庵和尚,传为建文帝时大臣,靖难之役后逃亡至重庆,在大竹县善庆里观音寺出家为僧,他引屈原为知已,借楚辞以抒怀,尤为特立独行。石涛描绘此人,似有同命相怜之感。


石涛 清湘书画稿

石涛是一位绘画题材全面的大师,他不仅擅长刻画传神的人物和磅礴的山水,也擅画各种花鸟题材。

此册是石涛55岁时为友人所作,画中内容除两开山水外,都是各种花卉果蔬小品,包括芙蓉、黄瓜豇豆、水仙竹枝、枇杷、芝兰、扁豆、莲藕、菊花蜻蜓、梨枣和茗壶瓶梅。画中内容带有浓郁的江南生活气息,体现了石涛笔墨轻灵有趣的一面。


石涛 墨醉杂画图册

石涛 墨醉杂画图册

从画上他的自题可以知道,此册是石涛在友人提供的宋代佳纸上作画,为知已而作,加之处于酒醉笔酣、兴致高涨之际,是在“渺不自知”的状态中完成的,故他以“墨醉”名此册,以示自己此次创作乃非同一般的陶醉体验。这在石涛的花鸟画小品中也是难得的神来之笔。


石涛 山水扇页

石涛 梅花图扇页

(感谢岳增光老师、孟松提供图片,部分图片、资料来自于网络)




◆弘扬中国美术精神 彰显中国美术气派

◆关注美术前沿热点 报道中外美术新闻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主办单位:中国国家画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292  

国内邮发代号:1-171

海外发行代号:C9257  官方微信:izgmsb


►联系我们:zgmsb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