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少妇老做羞羞的梦,醒来后下面还总湿哒哒……

扯生活2022-06-13 06:18:30


今天是我二十岁的生日,男朋友说要给我一个惊喜,让我晚上下班去找他。

男朋友是半年前认识的,对我很好,我也挺喜欢他的,觉得是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

到了男朋友家我发现房门是虚掩着的,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细微却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

我知道这些声音意味着什么,没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么?

这一刻我的心突然就沉了下来,愣在门口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整个脑袋都是乱的,直到屋子里的声响静了下来,我才回过神颤抖着手推开房门,果然……

我的男朋友和一个女人正在床上缠绵,那白花花的肉体还真是差点刺瞎了我的眼睛。

我愣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更多的是震惊和愤怒,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眼睛就像是移不开一样,一直盯着床上的男朋友和那个女人。

这个女人我认识,是同公司的,最讽刺的是这个叫张露露的女人平时关系还跟我挺好。

张露露尖叫着跑进了洗手间,我男朋友这才回过神。

“你们……”我气愤的连话都说不利索,难道他说的生日惊喜就是这个吗?

和我的同事偷情?那还真是够惊喜的。

我以为男朋友会来跟我解释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毕竟在这之前他表现得很好,对我也好。

可是我想错了。

男朋友看见我只是不屑的一笑,然后走到我的面前对我说道,“黎一萱,我们分手吧,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露露那种性感火辣的女生,而你……”

男朋友的目光赤裸裸的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清汤寡水的,不是我的菜。”

“不是你的菜,你当初为什么要追我!”听到男朋友的话,我感觉到脸上像是被人给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火辣辣的,特别疼。

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然后说道,“好玩。”

只是好玩……

真是没有想到男朋友竟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真想冲上去扇他几巴掌,可是现在我觉得扇他都是对我手的一种侮辱。

“你们会有报应的。”我冷声的对男朋友说道。

而他和张露露就当我不存在似的,依旧黏在一起搂搂抱抱的。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从男朋友的家里往回走的, 浑浑噩噩的走着,脑海里面的画面全部刚才的那一幕,我对男朋友的感情还是挺深的,突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很难过。

现在路上也没有什么行人 ,走累了,我坐在路边的一张石凳子上。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就坐了一个人,是一个年轻的男子长得十分的清秀,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岁左右。

他一直盯着我看,看得我浑身都不自在,我扭头看向他。

见我看他,他微微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他好奇的对我说道,“看你的样子像是有心事?”

我愣了愣,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我脸上也没有刻着有心事三个字吧?

“没有。”我摇了摇头,不想跟他过多说话。

清秀男人似乎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一般,他继续问道,“是失恋了吗?”

额,这都被看出来了么?我奇怪的看着这个男人。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说,不要憋在心里,说出来会好受一些。”

他的话就像是有魔力一般,我突然就觉得自己特别的委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整件事情都告诉了这个才接触不到十分钟的男人。

男人听完之后,眼睛微微一眯,他问我,“那你想报复他吗?”

报复?我倒是没有想过,而且能有什么办法报复那个渣男?

于是我说道,“就算要报复的话,那也得有方法啊,可是我现在却什么办法都没有。”

清秀的男子突然微微的一笑,说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段子,说报复前男友最厉害的方法,就是嫁给她的父亲,做他的后妈,以后他就管你叫妈了。”

我愣几秒,才意识到这个男人只是讲了一个冷笑话。

不过既然别人都讲了这个笑话,自己不附和一下岂不是显得很没有礼貌。

我不禁笑了笑,然后说道,“如果他爸爸还年轻的话,这个主意倒是不错。”

听到我的话,我看见清秀男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神秘而且诡异的笑容,只是那个笑容转瞬即逝,再看去的时候,他的表情又是变得非常的正常了。

我突然觉得背后有点发冷,这大晚上的和一个陌生人在一起的确是有点不对劲,我还是得赶紧溜掉。

“那个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拜拜。”说完我就准备开溜,谁知道我刚准备走,手竟然被人给抓住了。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刚才和我说话的男人。

我不解的看着他,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是这样的,我其实是一个跑业务的,每天都必须要到几个新客户的电话号码和签名,如果没有做到的话就会被扣工资的,所以我想请小姐你帮我签个名然后写上电话号码。”

原来是这样,我恍然大悟,我就说这个男人这么跟我扯了那么久,原来是因为工作啊!

 “可以。”我说道,我是一个不太擅长拒绝人的人,我就在他的那个本子上写上了我的电话号码,并且签上了名字。

“按个手印吧。”男人继续说道。

我非常奇怪的看向他,留名字和电话号码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按手印?这……

“这是为了更加的真实。”他补充道。

为了赶紧回家,我也就按了一个手印,反正他拿的就是一个笔记本一样的东西,又不是其他的东西,而且上面还有其他人的名字和手印。

“小姐,你的包别忘了。”清秀男人将我放在石桌上的包包拿起来递给我。

“谢谢。”

将包包挎在肩上我赶紧走了,总觉得今晚哪里怪怪的,突然,听见了一声细微的像是东西破碎的声音,我下意识的站在了脚步,朝着发出声音的右手看去,结果发现外婆让我从小戴到大的玉镯出现了好几道裂痕。

背后一阵冷风突然袭来,我赶紧拉紧了衣服,然后朝着家里走去。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我把包包拿过来准备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好朋友打个电话,结果却发现我的包里多了几页叠在一起发黄的纸,上面密密麻麻的用毛笔写满了字。

这字龙飞凤舞的,一串连着一串,完全认不出来这上面写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这都是什么东西啊!让我背后发凉的是,在最后一页的落款处,我看见了让我毛骨悚然的三个字。

黎一萱!

这是我的名字,而且这纸上的名字那分明是我自己的笔迹,还有一个鲜红的手印,在我名字的旁边,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是用毛笔写的。

不过看不出是写的什么字,但是直觉告诉我,那是一个名字。

拿着这几张纸的手都剧烈的颤抖,面前的这一幕太诡异了,我的脑袋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

这个东西怎么会在我的包包里?那上面的名字是和手印是我怎么签上去的?

这不禁让我想到之前让我在本子上留名字和手印的那个清秀男人,可是,我留这些的时候,那个男人手中拿的明明就是一个笔记本啊!

我努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不管怎么样,现在这个东西是不能留在我家里。

这也太诡异了!

我鼓起勇气将这几张发黄的纸给撕得粉碎,然后开门扔进了楼道的垃圾桶里。

可就在我转身准备进门的时候,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门竟然关上了,悄声无息的关上了,楼道突然吹来了一阵凉风。

“一萱……”一道幽幽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很熟悉,那是我男朋友的声音。

我是出现幻听了吗?为什么会听到那个渣男在喊我的名字?

走廊上昏暗的灯光忽明忽暗的,我低头一看,发现我的影子也跟着这灯光的闪烁在跳跃。

而且扭曲得十分的厉害,可是我本人站在原地根本动都没有动一下!

这诡异的一幕,让我浑身的神经都绷紧了,仿佛轻轻的一碰就会断掉。

突然,我的肩膀被人从后面给拍了拍,我吓得在原地蹦了起来,同时尖叫着转身。

结果却看见今晚刚分手的前男友站在我的面前,他正微笑着看着我,只是面色有些苍白。

人吓人,真的会吓死人的,刚才那只手拍在我肩膀上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好像停止了一般。

原来刚才并不是我的幻听。

“你怎么来了?”我没好气的问道。

前男友朝着我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朝着我走过来的时候,我的心里竟升起一丝丝的惶恐。

对,是惶恐,心里好像有道声音在狂吼,不要让他靠近,不要让他靠近。

我下意识的看向前男友的脚下,却发现前男友走路的姿势特别的奇怪,脚尖着地,后跟却高高的踮起。

这是什么奇怪的走路姿势?像是穿着高跟鞋一样,他又不是女人!

“你不要过来!”我突然朝着前男友大吼,吼完我自己都奇怪了,我怎么会突然就出声了?

前男友愣了一下,然后停住了脚步,但是那个奇怪的姿势却保持不变。

“一萱,我有话跟你说,咱们进屋说吧。”前男友对我说道,那声音轻飘飘的仿佛从很远的一个地方飘过来,没有温度。

我面无表情的瞪着他,说道,“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回去吧。”

前男友并没有因为我不善的态度而退缩,他再次前进了几步,直到和我面对面,鼻尖快要贴到我的鼻尖才停下。

现在这个姿势未免也太近了吧……

“你,你干嘛?”我不禁问道,他现在这个样子是真的很奇怪。

前男友开口说话,那气息扑洒在我的脸上,我闻到了一股腐臭的味道,让我作呕,他这是有一年没有刷牙了吗?

我怎么平时没有发现?

“一萱,你是农历七月十五出生的,对吗?”前男友突然问我。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我的生日是今天,你不是知道吗?为什么还要问我?还有你现在过来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只见前男友苍白的脸色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他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递到我的面前,然后说道,“一萱,我们结婚吧。”

“哈??”我愣住了,结婚?我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的前男友,你特么前一秒和别人在床上翻云覆雨,下一秒却突然告诉我要和我结婚?

 “戴上这枚戒指,从此以后我就属于你,你也属于我。”前男友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想起,带着一丝丝的蛊惑。

 “对不起,我想你还没有搞清楚情况,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对前男友说道。

可是前男友就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依旧机械的重复着那句话,“戴上这枚戒指……一萱……戴上这枚戒指……”

戴你大爷啊!

就算我再傻,我也发现了前男友的不对劲啊!

那面色苍白得像个鬼一样,行为举止也这么的诡异……

等等,鬼……

脑袋中想到这个字的时候,我再看向前男友,却发现前男友正用他那双已经变得灰白的眼珠子瞪着我,充满了怨念和恶毒。

我去……

这玩笑开大了!

我赶紧从前男友的面前躲开,跑到门口使劲的拍打着门,踹门,可是门还是纹丝不动。

而前男友发现我不在他的面前了,正垫着脚尖朝着我飘了过来。

我没有看错!那是用飘的!脑袋里已经不能思考了,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跑!

我挨个拍打着邻居家的门,想要进去躲一躲,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回应我,我没有办法,只能往楼下跑!

 “一……萱……”

“一萱…………你别跑啊……”

“快回来……”

耳后传来一个男人阴森的呼喊声,那已经不是我前男友的声音了,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可是那个声音却一直在呼喊着我的名字。

“桀桀桀桀……”

怪笑声也一直在耳边缠绕,我已经被吓得都忘记哭了。

一口气跑到了楼下,累得简直是像条狗,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只是停顿了那么一下,一股彻骨的寒冷瞬间将我给包围,我看到那双苍白还带着尸斑的手紧紧的将我给圈住,那苍白的手上依旧拿着那枚戒指。

“戴上它,你就是我老婆了。”阴冷的男声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想挣脱这个冰冷的怀抱,可是无论我怎么使劲都不能撼动分毫。

“我不戴,我不是你的老婆!”我大声的吼着,期待有人能听见我的呼喊,可是就像是与世隔绝一般,周围的住户完全一点反应都没有。

“戴上……”

那手将我的右手给抬了起来,掰直了我右手的无名指,想要将这戒指给套进去。

我心里很明白,这戒指我不能戴,戴进去我就完了!

眼见那枚戒指就要套在我的手上了,突然“叮--”的一声,那枚戒指突然从那只苍白的手上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我的心里一喜,那戒指掉了!

见戒指掉了,那圈住我的手终于松掉了,然后去捡地上的戒指,我趁着这个机会赶紧撒腿就跑!

还没有跑两步,我就撞到一个东西,撞得我眼冒金星的!

抬头一看,竟然又是一个男人!有些面熟,竟然是之前在大街上碰见的那个男人。

“你给我让让,后面有鬼在追我!”我朝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吼道。

我能肯定以及确定,自从今晚遇上了这个男人之后,我就遇到了这样诡异的事情!

男人突然一把将我拉到了身后,挡在了我的面前,后面追我的前男友也停住了脚步,眼神有些忌惮的看着挡在我前面的清秀男人。

最终他不甘的离开了,可是临走时候的眼神,让我如坠冰窖,我知道,他是不会放过我的。

“他走了。”男人转身对我轻声说道。

我后退了几步,害怕的看着他,前男友是走了,可是为什么面前的这个男人给我一种更加不好的感觉?

“你到底是谁?”我问道。

这个男人绝对不是跑业务的。

男人微微一笑,“我是一个媒人。”

我紧张的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直觉告诉我他绝对不会是一个普通人。

见我没有说话,他的手伸到我的面前突然一抖,从他的手中出现了几页发黄的纸,看见这纸,我浑身也禁不住一抖,这不是我之前撕碎的纸吗,现在怎么出现在他的手里。

我后退了好几步,目光警惕的盯着他,这个男人连那种东西都怕他,那他岂不是更加的可怕!

“这是你的东西,你保管好。”他将手中的纸照着我递了过来。

 “这是什么?我不要!”我惊恐的大声说道。

男人见我情绪激动,他只是温和的笑了笑说道,“如果你不要,那么等待你的就是死亡。”

说实话这个男人的话,我是不想相信的,可是之前发生的事情和他手中诡异的纸,都在提醒我,这是真的,不得不信。

我愣在那里,脑袋里面一团的浆糊,不知道该怎么办。

见我不说话,那个男人又说道,“你还有不超过三天的时间,你可以考虑,想通了随时找我,对了顺便提醒你一下,在这之后你会遇到更多诸如今晚遇到的事情。”

说完这个男人递给我一张名片,转身潇洒的走掉了。

我看向手中男人留下的名片,名片倒是很简洁,只有一个名字和电话号码。

殷司,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

他走掉之后,我一个人站在原地不敢回家,生怕那个鬼一样的前男友又出现。

回想起之前的那一幕幕,我的腿都在发抖,背后冷汗直流。

我决定去酒店住一晚。在家附近开了一间房,上楼才发现,我住的那间房是在走廊最尽头的那一件,那个位置一看就不好啊,但是没有办法,前台说都住满了只剩下那一间了。

进房间之后我直接就爬上了床连澡都没有洗,裹着被子身子还是瑟瑟发抖,真的很后怕,害怕我那个前男友又出现。

不过直到我睡着的时候,前男友都没有出现。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觉到脸上突然痒痒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脸上轻轻的拂过,开始我并没有在意,以为只是错觉,直到我脸上那种痒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伸手在脸上挠了挠,然后睁开了双眼。

在我睁开双眼的这一刻,我的呼吸都快停止了。

一张苍白就快要贴上我的脸,我的双眼正好和它那全是眼白的眼睛相对,它的脸上有好几道狰狞的血痕,血痕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悉悉索索的蠕动,鲜红的唇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让我感觉痒痒的东西是它的头发在我的脸上扫动……

任谁在半夜醒来的时候,一睁开就看见自己的面前贴着一张人脸都会吓得三魂不见七魄吧。

我想尖叫才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哑掉了,嘴里完全说不出任何的话来,身上也无法动弹,就像是被禁锢了一般。

无论我怎么动,身子始终都像是被钉到了床板上一眼。

我就这样躺着吓得眼泪横流,可是面前的这张脸正始终带着诡异的表情,和恶毒的眼神看着我。

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想到那个叫殷司的男人,他说以后我还会遇到很多这样的事情,我整颗心都凉了,一生遇见一件这样的事情都够了,更别说我今晚已经是遇到第二次了!

“呯--”细微的碎裂声又传进了我的耳朵里,是从右手的方向传来的,就在这声音响起的时候,趴在我面前的那个东西神色一变,突然从我身上起开,然后后退了好几步,惊恐的看着我这边。

我注意到戴在我手腕上的镯子上面,那裂痕又更加了几道,虽然有裂痕,但是玉镯却没有裂开,还在我手腕上戴着。

那个东西,或者是称之为女鬼,它此刻虽然离我离得很远,但是那眼神却还是让我感到心惊。

“你这个镯子也护不了多久了,到时候你照样是我的替身。”女鬼突然朝着我说道,那声音就像是用尖锐的指甲在玻璃上刮一样,刺耳。

手腕上的玉镯已经有很多道的裂痕了,我明白那个女鬼说的话,这玉镯一旦全碎的话,就再也不能保护我了。

可是要怎么办?怎么办?越着急脑袋里面就越混乱,我强迫自己的冷静下来,如果不冷静下来的话,更加的无济于事。

对了!脑袋中突然灵光一闪,我赶紧从口袋里将之前那个男人给我的名片给掏了出来,颤抖着手抓起手机拨打上面的电话号码。

电话号码终于拨了出去,不等我开口说话,对方就已经先开口了,“你想通了?”

一时间我没有反应过来,“什,什么?”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肯定是又遇见了脏东西了。”对方声音淡淡的说道,不紧不慢。

我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对电话那头说道,“你是有办法的,对吗?那你能不能帮我?”

如果不是看到离我不远处的女鬼朝着我再次一步步接近的话,我是断然不会请求他帮忙的。

“那你得答应我的条件。”他在那边说道,语气听起来依旧很轻松。

在和他说话间,满脸血痕的女鬼转眼间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正朝着我伸出了手……

“什……什么条件……”我简直是快哭了出来,因为那两只苍白冰冷的手正在我的脸上抚摸着,那诡异的笑脸还在我的眼前慢慢接近,这种视觉和触觉的双重可怕体验,让我的心都差点要停止了。

那个叫殷司的男人,像是不知道我这边情况紧急一般,慢条斯理的跟我说道,“我说了我是一个媒人,条件就是你答应我说媒的这门婚事。”

此刻除了惊恐害怕,我的满脑子还有一连串的问号。

“你的意思是要帮我做媒?!”我震惊的问道。

“没错,你要是答应的话,我立马来救你,要是不答应的话,明年的清明节我只好给你多烧点纸了。”殷司淡淡的说道。

所以这是在威胁我?

可是为什么是我?

那苍白的手还在我的脸上抚摸着,满是血痕的脸也快要贴到了我的脸上,那全是眼白的眼珠里透露着深深的寒意和怨毒。

不就是结婚吗?总比死好吧?

一咬牙,我对电话那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未完待续。


由于微信上字数有限,更多精彩后续,请去原贴阅读,原贴地址猛戳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即可直达!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后文绝对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