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痴傻毒妃不好惹

热门小说分享吧2018-10-11 13:59:04

她本是相府有名的痴傻小姐,却因一纸休书,撞柱而亡!21世纪特工穆清歌借尸还魂,凭着一手医毒双绝的本事,搅弄朝堂,从此风云变幻。说她是傻子,哼,我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随身小智囊!说她长得丑,哼,我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美艳无双!扮猪吃老虎,借刀杀仇人,她玩的顺风顺水!她站在风头浪尖,俯瞰天下绝色,众美男一拥而上,唯有某男负手而立,长袖一指,气宇轩昂,“女人,江山是你的,你是我的。”

 第1章:相府傻女


    南楚一百二十七年。


    烈日当头,一袭嫁衣的穆清歌站在四皇子府门口,她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浸湿了,看热闹的百姓对她指指点点嘲讽的眼神,她也不是没有看到


    终于,四皇子府邸的大门缓缓而开,一个身穿紫袍的男子慢悠悠的走来,穆清歌看到来人沉重的双脚像是找到支柱一样,可是还没有迈出一步就听到冷酷的声音传来:“穆清歌,本皇子见过不要脸的,却没有像你这样不要脸的,不要说你是一个傻子,你就算是正常人,我凤月冥也绝对不会娶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她知道自己傻,也听到很多人都说她是傻子,十五年来这样的话在她耳边响过无数次,却远远抵不上这一次的痛彻心扉,她是傻,但是并不代表她就没有感情,没有知觉


    四皇子看着穆清歌呆滞的站在那里,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他转而指着旁边的石狮子,残忍的一个字一个字说:“穆清歌,你不如直接撞死在这里,说不定还能在本皇子的心里留下一个印象。”


    围观的人群不约而同发出嘲笑声,不少人还附和着,穆清歌低头看着自己的绣花鞋,半晌嘴角扯出一丝笑容,在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时候猛地撞向旁边的石狮子,血溅当场,那些人的笑声也顿时戛然而止。


    四皇子看到这一幕也仅仅只是挑挑眉,“将她送回丞相府,不要脏了本皇子的地方。”


    只见,躺在地上闭上双眸的穆清歌眼角垂落的泪水


    南楚皇城大街上都围着看热闹的百姓,一顶花轿落魄的往着丞相府的方向而去,而原本该敲锣打鼓的乐队也都死气沉沉的。


    半夏从昏迷中醒过来,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不过就是医治病人的时候被精神病捅了一刀,一睁开居然就坐在花轿里面,想来堂堂21世纪医学世家天才少女居然穿越到这个相府痴傻大小姐身上,她真是走了八辈子狗屎运了。


    听着外面百姓议论纷纷的声音,半夏脑海之中闪现着不属于她的记忆,一幕一幕让人心疼,“将她送回丞相府,不要脏了本皇子的地方。”这一句话更是根深蒂固的狠狠扎进了她的心中。


    穆清歌这个小傻子居然真的一头就撞死在石柱上,而得到的却是那个男人不屑冷笑转身离去的身影,还有那样一句残忍的话


    相府大门口围着一群看热闹的人,穆清歌还没有从花轿下来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穆清歌,身为相府大小姐如今却被四皇子无端休弃,身为出嫁女哪有再回娘家的道理,穆清歌,从此以后你与我相府再无关联。”


    半夏微微抬起眼眸,她嘴角微扬,这个相府三姨娘还真是恨不得她早点死在外面,反正自己现在是傻子穆清歌,不如就陪你好好玩玩。


    穆清歌捂着额头的伤口,泪眼汪汪的从花轿里面走出来:“姨娘。”


    三姨娘看着穆清歌这副落魄的惨样勾起一丝冷笑,眼底带着三分满意,“穆清歌,刚才的话你是没有听到吗?你马上给我离开。”


    穆清歌傻乎乎的站在那里,似乎听不懂三姨娘的话一样,反而一步一步走上台阶,三姨娘见穆清歌不离开反而想进相府,于是怒道:“来人,给我将她打出去。”


    穆清歌脚步一顿,眼泪汪汪的抬起眸光:“姨娘,清歌,清歌想回家。”


    外人都看着穆清歌的样子同情的摇摇头,“这相府大小姐还真是可怜啊,你看看额头的伤口都还没有处理,现在又要被这个姨娘给赶走,真是可怜啊。”


    “是啊,当着大家的面都这样,还不知道在府里是怎么折磨大小姐的,看穆大小姐身上的嫁衣就连我们女儿嫁人的嫁衣都不如啊。”


    三姨娘听着他们议论的声音脸色一沉,“穆清歌你居然还装可怜骗人,看我不打死你。”说着冲上去对着穆清歌的脸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穆清歌双手紧握,几乎就快要克制不住冲上去撕烂这个女人的脸,“姨娘,姨娘不要打清歌。”穆清歌连连后退蹲在地上大哭出声,血和泪混在一起,真是好不可怜。


    让人看了都忍不住为她说几句话,三姨娘更是生气恨不得活活掐死穆清歌。


    “娘,让姐姐进府吧。”从府内走出一个少女,便是相府二小姐穆芷兰,声音柔和如水,让人听了就忍不住见见真容。


    穆清歌瞥了眼穆芷兰,精致的五官,小巧嫣红的唇,那双眼眸如水如媚让人忍不住就移到她的身上,不得不说这个穆芷兰真是国色天香,难怪四皇子那个草包心爱不已啊,就连作为女人的她都恨不得多看几眼。


    “兰儿。”三姨娘向来很喜欢这个女儿,对这个女儿也是言听计从。


    穆芷兰温柔的扶起蹲在地上的穆清歌,“姐姐,别哭,妹妹知道姐姐受委屈了,妹妹一定会给姐姐出气,来,我们进去,姐姐先给你处理伤口。”


    “好啊好啊。”穆清歌作势欢喜的拍手。


    三姨娘皱着眉头正要说话,穆芷兰对着母亲摇摇头,三姨娘便也忍了,反正也就是一个傻子,就再留她一段时间吧。


    “都说这个相府二小姐是天底下最美丽,最善良温柔的人,果然名不虚传啊,就连对一个傻子姐姐都这样疼爱,这穆大小姐也真是有福啊。”


    而在他们身后有一辆富丽堂皇的马车,里面的人将帘子放下,唇畔微微挑起,“看不出这个穆清歌还有这样的本事。”看似可怜,实则眼底深处都是狡黠,像只小狐狸一样。


    “爷?”


    “走吧。”里面传出略微清冷的声音。


    穆清歌躺在落叶居的床上,看着云姨忙上忙下为她处理伤口的样子。


    “歌儿,疼吗?”云姨将她的额头包扎好,心疼的问。


    穆清歌摇摇头,云姨心疼的笑笑,给穆清歌盖好被子便转身抹泪,没有让穆清歌看到她脸上的泪痕,“你睡一觉吧,起来便不疼了,云姨去给你做点好吃的。”


    在相府上下唯一能够找出一个真心对待的她的人,也就只有乳母云姨了,这次出嫁原本云姨要陪同的,却被三姨娘找出一个错处被打了二十大板,腿都差点打折了。


    ...


 第2章:小巷相遇


    半夏身长在医学世家家中父母俱在,但是父母很忙很忙,几乎大半个月都难见到一次,而爷爷对她非常严厉,从小到大她几乎没有享受过多少父爱母爱,也没有多少人是对她真心关怀,而云姨对她的关心也让她心里涩涩的。


    夜晚,清风吹拂着大地。


    穆清歌坐在梳妆镜面前,镜子里面这张脸虽然不算好看,但也是个清秀佳人,怎么就是别人说的丑了,自然搁在穆芷兰这样的大美人身边,她还的确就是丑小鸭了,穆清歌无奈的笑着准备卸了脸上的妆容,却发现脸上的有异样。


    穆清歌自小学医,已是天才自然知道脸色被人弄了什么,是一种易行的药水,虽然比不了易容,但是也能遮掩住人的本来面貌,是谁在她的脸色弄了这种药水,脑海之中又闪现出云姨在给穆清歌弄脸的画面。


    云姨为了穆清歌真是煞费心机,穆清歌将脸上的药水用专业的药水给卸下,看着镜中的自己,穆清歌真是被惊到了。


    镜中的人天生丽质,说是倾国倾城,风华绝代都不为过,而让穆清歌惊讶并不是这张脸长得多么多么精致好看,而是这张脸和她在现代的脸一模一样,没有半分差距。


    不过这张脸如今的确还不能暴露出来,若是让人知道相府大小姐如此倾国倾城,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跌破眼镜


    穆清歌是个不安分的人,让她一天到晚待在屋子里,她还不如研究死人来的快活。


    穆清歌换上男装,将头发全部竖起,恢复其本来面容准备出去溜达一圈,这样的穆清歌就算是云姨站在面前也认不出来,更何况是别人。


    正当穆清歌准备穿过小路赶往集市,一道黑影却突然从她身后闪过,一般人是根本就不可能发觉的,但是穆清歌的警惕非常人所及,她飞快转身向那边的小巷走去。


    有一句话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穆清歌刚走过去就发现有一批人向自己这边而来,她还没有反应就被人扣住左臂狠狠的拉进了小巷,穆清歌的双手都被人制服,她大惊失色下意识脚就踢过去,那人反应速度非常快在穆清歌抬脚的瞬间便已经用腿顶住了她的双腿。


    穆清歌在一连串的动作之际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嘴巴没有被他堵住,正要张嘴发声,面前扣住自己的人却突然之间低头堵住了她的嘴,穆清歌猛地瞪大眼睛,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让人如此非礼呢。


    那人身子和穆清歌的身子都紧贴在一起,自然知道她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子,女子的清香充满在他的鼻翼之间,不是脂粉,而是她本身散发出来的。


    “人呢?”耳边传来浑厚带着杀气的声音。


    “一直追着他到了这里,怎么人就不见了。”


    “他受了伤,中了我们的毒镖,肯定走不远,追。”脚步声渐渐远去。


    男人似乎听到那些人走远的脚步声,便要松开穆清歌,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后背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男人毫无力气的倒在地上,他张口便想说话却什么发不出声音。


    穆清歌手中拿着一根银针,她低头看着地上的男人,穆清歌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男人,精致完美的五官,俊美却又不失邪魅的脸庞,尤其是那一双如鹰的眸光深邃幽光,这样的男人让人看一眼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虽然狼狈的倒在地上不能动弹,但是双眸却依旧是那样傲视天下,明明是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却让穆清歌觉得天下所有的人都应该臣服在他的脚下。


    男人也打量着穆清歌,她一袭男装,看到她相貌的时候男人有那么一瞬间的愣怔,她眉目之间带着女子难有的英气,可是看到穆清歌手中的银针,男人深邃的眼眸越发幽暗,带着一股冷意,居然敢对他下手。


    穆清歌蹲下身子对上男人的目光,“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不让你付出一点代价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她眯起眼睛双手毫不犹豫的直接对他进行搜身。


    男人不敢置信的看着穆清歌大胆的动作,眉头微微皱起,想要运功冲破穴道,却无济于事,只能用一双愤怒的眼睛瞪着穆清歌。


    穆清歌从他怀中搜出几张银票,“不错啊,有油水啊。”


    穆清歌兴高采烈将银票一把塞进自己的怀里,两只眼睛眯成小狐狸一样,“咦,这是什么?”她手里拿着从他怀里搜出来的一块玉佩,碧玉中央带着一缕银光,上面绘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龙,穆清歌拿着玉佩就觉得手心一阵暖暖的,如此玉佩恐怕是无价之宝吧。


    穆清歌没有错过她将玉佩拿起时,男人错愕的眼神,看来这块玉佩对他有着非同寻常的意思,“哼,谁叫你得罪我的,当然我也不会白拿你的东西。”


    穆清歌干脆的扯开男人的衣服,露出他精壮白皙的胸膛,不过对于这种几斤白肉的男人,穆清歌提不起兴趣,直接拿出银针在他胸膛扎了几下,封住他的奇经八脉,以免毒流入他的五脏六腑。


    穆清歌弄好之后,笑眯眯的勾起男人的精致的下巴说:“男人,你的东西小爷拿走了,就算是你给小爷我的补偿,反正爷也已经补偿给你了。”说着,便起身向外面走去。


    男人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是谁?那双眼睛给他的感觉很熟悉,男人忽而想起前几天在相府门口见到的那个傻乎乎却有着一双狡黠眸光的女人。


    很快男人就发现不好了,因为他的衣服穆清歌并没有给他弄好,若是经过的某个人看到了几乎会喷血。


    半晌,小巷里面传出声音,“属下该死,没有保护好爷。”


    男人站了起来,唇畔冷笑着说:“自己去执法堂领罚,今夜之事若是流传出去,本王摘了你们的脑袋。”


    跪下的人战战兢兢的垂下脑袋,“是。”


    “还有,给本王查出今夜进入这条小巷的人是谁?”


    “是。”


    男人深邃的眼眸往着刚才穆清歌离开的方向,“很好,女人你给本王等着。”声音残忍却又透着另一丝兴味。


    ...


 第3章:九王爷凤绝尘


    相府。


    三姨娘终于等到了相爷回府,迫不及待的将四皇子退婚的消息都告诉穆源,穆源在宫中这几天也都听说了这些事情,不过因为宫中事务繁忙,皇上连续将他们几个大臣留在宫中好几天,他也不会去介意这些小事。


    穆源自然是将事情全部交给三姨娘,而三姨娘早就知晓会是这样,这么多年历来都是这样,相爷所在乎的从来就不是他们,也正是因为如此三姨娘要对付穆清歌易如反掌。


    穆清歌被叫到大厅,看着高高在上坐着的三姨娘,眼中闪过一丝冷光,而穆芷兰站在三姨娘的身边,看着穆清歌温柔的说:“姐姐,你快跟娘认个错,娘一定会原谅你的。”


    穆清歌很想翻翻白眼,不过此时也只能忍了,“妹妹,为什么要认错啊?我什么地方做错了呀?”


    三姨娘当场就发火,狠狠的拍桌而起怒斥:“穆清歌,你还不知错,你德行败坏,行为不检,让四皇子当场所休,你居然还回到娘家,更是让我当众出丑”


    “可是姨娘,没有人说不能回娘家啊,清歌是相府的大小姐,不回这里又能去哪里呢?”穆清歌憨憨的说着。


    “你,我管你去哪里?你现在马上就收拾东西,给我滚出相府。”三姨娘直接推倒穆清歌。


    穆清歌委委屈屈的开口:“你不讲道理,我要告诉丞相爹爹去。”


    三姨娘脸色微变,虽然老爷将府中的事情全部交由她打理,但是并没有让她将穆清歌给赶出去,穆芷兰微微上前拉住三姨娘的手温柔的劝解:“娘,姐姐虽然做了败坏门风的事情,但是到底还是相府的小姐,娘,意思意思惩罚一下就好了。”


    三姨娘知道这是女儿在给自己找台阶下,“既然兰儿都为你求情了,我也就饶了你这次,就从轻处罚杖责二十以儆效尤,来人。”


    穆清歌暗自皱了一下眉头,杖责二十?这分明是要将人活活打死,就算不死恐怕下半生也只能躺在床上了,这个三姨娘果然够狠,“你们敢。”穆清歌利落的爬起来,看着想要上来抓住自己的人,穆清歌崛起嘴巴,指着三姨娘说:“你凭什么打我?我可是大小姐,姨娘你也不过就是丞相爹爹的一个小妾而已。”


    “你大胆,穆清歌我看你就是无法无天了,我今天还就是要打你,让你看看相府上下到底谁在做主。”三姨娘没想到这个傻子居然还敢反驳自己。


    两个奴仆一把抓住穆清歌的双臂,穆清歌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那一巴掌之仇她还没有忘记呢,现在这个女人居然还想打死自己,穆清歌还没有说话就听到从外边传来轻笑的声音:“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原本吵闹的大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三姨娘和穆芷兰的脸色微微一变立刻就迎了过去恭敬的说:“见过九王爷,妾身不知道九王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九王爷见谅。”恭敬的声音都带着微微颤意。


    九王爷凤绝尘?


    穆清歌猛地看向门口进来的人,他一袭九龙紫色衣袍,天底下能够穿成这样的除了当今皇帝最为宠爱的胞弟凤绝尘还能有谁,九王爷一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所以一般人很难见到他,更何况是穆清歌。


    而穆清歌大惊失色的则是这个九王爷居然就是那天晚上的那个受伤的男人,看着他冰冷的眼神,穆清歌连忙垂下视线,这个那人莫非是认出了自己,不可能啊,要知道她的真实面容跟这张脸还是差距甚大的。


    相府跪着的人都是战战兢兢的,谁人不知道这位祖宗可是惹不得大人物,他只要微微皱一下眉头都有可能死人,有他出现的地方大多数都是血腥残暴。


    三姨娘看到穆清歌居然傻傻的站在那里不跪不拜,和穆芷兰对视一眼,相视一笑,天下谁人不知九王爷心狠手辣,对人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女人也从来没有过例外,如今居然有人众目睽睽之下不敬他。


    穆芷兰安耐住眼中的幸灾乐祸,温柔似水的说:“九王爷,姐姐只是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还请九王爷不要怪罪。”


    穆清歌听到她这样一说,不屑一顾的翻翻白眼,这个穆芷兰真是做足自己善良温柔的样子啊。


    九王爷一直注意着穆清歌自然注意到了她这个反应,这个女人不似外表看起来的傻气,他倒是要看看那天晚上的人是不是她?九王爷低头冷冷的扫了眼穆芷兰,“本王允许你说话了吗?”


    穆芷兰只感觉冷气飘向自己,连忙恭敬的说:“九王爷赎罪,芷兰,芷兰只是担心姐姐。”


    九王爷冷哼一声,直接走到主位坐下,“都起来吧,本王路经相府进来看看。”


    三姨娘起身对着旁边还傻愣着的下人说:“来人,还不快快奉上好茶。”然后又殷勤的对着九王爷说:“九王爷,能够光临相府,是我们相府的福气,只是老爷一大早就进宫了,招待不周之处还请王爷不要见怪。”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九王爷居然会来相府,要知道他从来都不跟朝中大臣打交道的,更别说去别人的府邸了。


    穆芷兰不敢看九王爷,只能看向穆清歌,从刚才开始她就觉得这个九王爷似乎有意帮着穆清歌,好像认识穆清歌一样,而且居然没有责罚她。


    和穆芷兰所想一样,穆清歌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九王爷搞什么鬼,她千万也不能露底,穆清歌傻里傻气的指着九王爷问:“你是谁?”


    话音一出,原本穆清歌身边的人更加恨不得离她越远越好,省的九王爷的火气喷到自己,谁知九王爷并没有发火,而是淡淡的扫了眼穆清歌说:“那么你觉得本王是谁?”


    天底下敢这样跟九王爷说话的人,恐怕除了穆清歌就没有别人了吧,穆芷兰诧异的看了眼九王爷,三姨娘略微皱了一下眉头,莫非九王爷对着这个傻女有了兴趣?


    “我知道你是好人,因为你来了,姨娘都没有要打我了。”穆清歌欢喜的说着。


    好人?九王爷唇畔微挑,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人用这两个字来形容他。


    ...


 第4章:小丫头,过来


    三姨娘双眸立刻正睁大,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穆清歌居然这样一股脑说了出来,而且居然还这样形容九王爷,三姨娘连忙对着九王爷说:“九王爷赎罪,穆清歌原本就是一个傻子,她说的话不可信不可信的呀,而且穆清歌虽然是相府大小姐,却被四皇子休弃,这样的人已然不是我相府中人。”


    九王爷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冷眸瞟了一眼三姨娘冷不丁宁的声音响起:“你的意思是说本王不是个好人?”


    三姨娘和穆芷兰都能听出九王爷话中的不悦,猛地跪了下去,三姨娘脸色顿时惨白无血色,“不不不,妾身不敢,妾身从来没有这样想”


    看着三姨娘的样子,穆清歌不动神色勾起一丝冷笑。


    “九王爷,我母亲不是那个意思”


    “风吟掌嘴。”九王爷放下茶杯冷声说。


    只听到啪啪的两声响起,穆芷兰两张脸立刻就红肿起来,嘴角还有明显的鲜血,穆芷兰从来没有受过如此之气,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九王爷冷声道:“本王最看不惯女人的眼泪,二小姐可是连眼睛都不想要了?”


    穆芷兰一听连忙制住眼泪。


    穆清歌看着穆芷兰的样子真是一阵解气啊,不过她更有兴趣的是九王爷身边的这个风吟,他刚才的速度根本就是以肉眼扑捉不到的,若是她也能有这样的速度就好了。


    三姨娘的脸色更是如同吃了苍蝇一样,“九王爷,兰儿是相府的二小姐,是老爷的亲生女儿,若是有什么得罪之处,自有家法处置,王爷如此不分青红皂白便动手打人,将相爷又放置何处呢?”


    “放肆。”风吟怒斥,“你们算是什么东西,也配这样跟爷说话,二小姐刚才在爷面前自称我,已然是犯了大不敬之罪,爷没有直接砍了你算便宜你们了。”


    穆芷兰唰的一下握紧拳头,“奴婢知错,还请王爷降罪。”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庶出的女儿,在这个嫡庶尊卑的地方,庶女根本就不是一回事,穆芷兰能够趾高气扬这么久,无非就是因为母亲掌管相府,而且她自己才貌一流力压嫡女。


    “妾身一时失言,王爷赎罪。”三姨娘连忙叫道。


    “小丫头过来。”九王爷突然对着穆清歌伸手。


    小丫头?你还臭小子呢,穆清歌压制住心底的骂声,笑嘻嘻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走了过去,“小叔叔,你找清歌呀?”


    “”听到小叔叔三个字,九王爷脑袋上顿时三根黑线,他有这么老吗?见穆清歌走到自己跟前,九王爷赏了一个板栗给穆清歌,“小丫头,没大没小。”语气之中少了几分冷意。


    穆清歌没心没肺的笑着,九王爷说:“你说本王该如何责罚于她们呢?”


    穆清歌睁着两只黑白分明天真无邪的大眼睛思考着。


    “清歌。”三姨娘看着那边傻站着的穆清歌,说:“你赶快为姨娘和妹妹说几句话啊。”这个九王爷如此对穆清歌分明就是对她有兴趣,如此一来,只要穆清歌说话,九王爷一定能够饶了她们。


    “说什么呀?”穆清歌歪着脑袋问。


    三姨娘脸色带着慈爱的笑脸,温柔的说:“清歌,这么多年姨娘从来没有亏待过你,将你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你怎么忍心就这样看着,姨娘知道因为四皇子的事情你心情不好,但是姨娘字字句句也是为了你着想。”


    “呕”穆清歌实在是受不了作势就要呕吐出来,这话也就只有她说得出口吧,让三姨娘立刻就一脸菜色,九王爷掩饰住嘴角的笑意,眼底的一抹笑意却怎么都遮不住,穆清歌立刻摆摆手对着三姨娘笑道:“姨娘,我没吃早饭所以有点恶心,呕真是太恶心了。”后面一句话对着三姨娘一脸菜色又说了一遍。


    “”


    “”三姨娘袖子下面的手指一根根握起,这个九王爷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等九王爷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三姨娘心里暗暗想着。


    穆清歌看着三姨娘发狠的眼睛,眼睛一转傻兮兮的笑着说:“姨娘,你心里一定在骂清歌,还在骂九王爷吧。”


    九王爷冷冷的看向三姨娘,三姨娘脸色越发惨白了,“九王爷,妾身,妾身怎么敢,妾身可没有这样想,清歌,你不要血口喷人。”


    “九王爷,奴婢的母亲对人一向温和,对待九王爷更是尊敬有加,姐姐此话有欠妥实。”穆芷兰也跟着连忙说。


    九王爷放下手中的茶杯,他清冷的目光看向穆清歌问:“本王也想听听你为何这样说?”


    穆清歌微微嘟起唇畔说:“清歌,清歌只是那么随口一说,清歌不知道姨娘会吓成这样,可是丞相爹爹跟清歌说过,越是心虚的人才会这样啊,姨娘莫非你就像是丞相爹爹说的那样心虚了吗?”如此天真的语气,都让人看不出来她是故意的。


    “”三姨娘只差气的站起来活活掐死穆清歌。


    九王爷看了眼穆清歌,连自己都没有注意自己眼底带着笑意,他原本只是向来证实自己的想法,却没有想到这个穆清歌居然如此有趣,真是不枉此行啊。


    风吟看到三姨娘的脸色怒了:“赵姨娘莫非你刚才真的是这样想的?”


    “不,妾身不敢,九王爷明鉴啊,妾身身为相府管事姨娘怎么可能不失分寸这样想,清歌,你莫要冤枉姨娘。”


    “你说谎。”穆清歌指着三姨娘说,“小叔叔,云姨跟清歌说过,小孩子是不能说谎的,姨娘都长这么大了还说谎,肯定是不对的。”


    穆芷兰抬头看向穆清歌,她一向痴傻连话都不怎么说,今日怎么就说出这样的话来了,莫非可是看着穆清歌的傻样也不像是装的。


    三姨娘听到穆清歌这样说,两眼一翻直接气晕了过去。


    “娘,娘。”穆芷兰连忙扶住三姨娘倒下的身体,原本是想要让人叫大夫,可是九王爷再次,而母亲又先前不敬九王爷,还不知道九王爷要如何处置她们母女呢。


    九王爷缓缓的站了起来扫了眼地上的母女,看着昏迷过去的三姨娘眼中闪现一丝冷意,离开之际走近穆清歌,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语气说:“小丫头,你倒是会利用本王,给本王记着。”


    ...


 第5章:谪仙半夏


    九王爷离开之后,相府立刻就乱了,穆芷兰让人将三姨娘抬回房间。


    “哼,穆清歌这个贱人以为有九王爷撑腰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吗?嫡女又如何?老爷根本就不在乎有没有这个女儿。”三姨娘醒来之后冷哼道。


    穆芷兰看着母亲狰狞的面容什么话都没有说,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九王爷居然会为穆清歌说话,他们之间从前也不曾有过任何交集啊。


    三姨娘拉着穆芷兰的手认真谨慎的说:“兰儿,你一定更要记住我们女人生来不易,一定要紧紧抓住强势的男人,你一定更要抓住四皇子,这样我们才能扬眉吐气,虽说九王爷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那只是皇上在世的时候,如今朝野上下唯以四皇子为尊,你可一定要紧紧的抓住四皇子。”


    穆芷兰点点头。


    九王府。


    九王爷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打着书桌,眉目俊秀绝伦。


    风吟说:“爷,已经调查出来了,对您下手的人的确是慕容复派出的人。”


    九王爷敲打桌子的手指微微停顿,微微抬眸一双好看到过分的眼睛里盛着暴怒,“慕容一族?太后?”语气阴森,让人不寒而栗。


    “恐怕我们这位太后娘娘是以为除掉爷,他们慕容一族就可以在朝中站稳脚步了。”风影阴冷的说。


    九王爷勾起一丝冷笑,“那些人呢?”


    “刺杀爷的人已经给全部抓住了,就等着爷的发落。”


    “将他们的脑袋全部割下来送到慕容复府中去,就说是本王送给他的谢礼。”


    “是。”


    风影继续说:“王爷让我们查的另一件事情,却始终都查不出来,那个出现在小巷里面的人到底是谁毫无音讯。”


    “不用查了,本王大致知道是谁了。”九王爷唇畔微微挑起。


    风吟跟着九王爷多年,只要他一个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说:“爷觉得是穆清歌?难怪呢,难怪爷居然会去丞相府还帮了穆大小姐一把,原来是怀疑她就是那晚救您的人,可是穆清歌是一个十足的傻子啊,虽说今天她看起来的确有几分奇怪,但是她刚遭遇四皇子拒婚,而且脑袋又受了伤,那几天可是一直都待在相府里面,怎么都不可能是她吧。”


    九王爷皱着眉头,那晚那个女人看起来是会医术的,而穆清歌


    风影想了想于是说:“爷,属下记得爷说过那个女子是会医术的,而且是男装示人,最近皇城倒是出现了这样一号人物,有人说他医术无双,就连死人就能医活,一手银针无所不能,而且见过他的人都说此人有着风华绝代的面貌。”


    “谁?”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但是他没医治好一个人都会留下两个字。”


    “哪两个字?”


    “半夏。”


    半夏?莫非这就是她的名字?


    “大家都称呼他为‘谪仙半夏’,短短几天的时间就已经是名扬天下的神医了。”风吟说起这个人的时候眼中带着三分敬意。


    “有没有人知道她住在哪里?”


    “没有人知道,不过大家都知道找到‘万花楼’的老鸨留下令他满意的价钱,他自然会亲自登门救治。”谁都没有想到这个谪仙半夏居然会在青楼留下自己的印记,自从谪仙半夏留下这样的口信,有着不少人为了一睹谪仙半夏的容颜而夜夜留宿万花楼。


    九王爷手指缓慢的敲打着桌子,这个谪仙半夏究竟会不会是穆清歌呢?


    “爷是怀疑这个半夏就是穆大小姐吧,既然这样属下倒是有个办法。”


    九王爷抬眸看向风吟。


    而如今这个人人称颂的谪仙半夏就坐在万花楼包厢之中,只见她一袭白袍乌发竖起,手持折扇,风度翩翩,只要一个眼神就有女子奋不顾身的想要冲上去。


    而这位谪仙半夏就是相府大小姐穆清歌,任谁都没有想到相府那个痴傻的大小姐会是大名鼎鼎的谪仙半夏。


    “公子,有人出了大价钱让你前往九王府救治一个病人。”万花楼老鸨玟姨将桌子上锦盒打开,只见金灿灿一片的,玟姨笑道:“这一千两便是定金,待公子救治好病人,还有两千俩的金子。”


    玟姨非常敬重穆清歌,若不是她出手相救,玟姨早就归西了,也因此穆清歌会在万花楼这种青楼留下一个居住的地方。


    穆清歌惊讶的看着玟姨,手中的折扇掉落在桌子上都不知道,九王府?凤绝尘?莫非这么快凤绝尘就怀疑她的身份了?


    不可能啊,就算凤绝尘看出穆清歌是故意装傻,也绝对看不出她易容,穆清歌皱紧眉头,除非他不过是想要将自己引过去,但是如果不去他更加怀疑自己就是穆清歌,所以才不敢现身。


    “公子,公子?”玟姨见他一直都没有动,于是叫道。


    “啊哦,我知道了。”穆清歌反应过来,她不可以不去,但是去了也很有可能会暴露身份。


    晚上,穆清歌还是准时到达九王府门口,看着这雄伟宏观的大门就知道里面定然也是非凡的,风吟知道穆清歌这个时间会来所以一直都等候在这里,见到一袭白衣的穆清歌,风吟上前道:“阁下便是谪仙半夏?”


    “正是。”穆清歌挑眉颔首。


    “半夏公子这边请。”风吟已经偷偷的打量了她,公子怎么会觉得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人会是相府的那个傻乎乎的大小姐呢?


    风吟将穆清歌带到九王爷的房间之后便出去了,然后和暗处的风影都退开,因为爷已经下了命令,不管里面有什么声音都不得进去。


    穆清歌踏进房间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她得稳住,尽量忽略心里那种慌慌的感觉,穆清歌握紧手中的折扇,全身都警戒着。


    “怎么?来见本王让你如此紧张?”后面两个字加重语气让人听了显得尤为暧昧。


    穆清歌猛地转身看着那边坐着人,刚刚她进来的时候明明没有看到那边有人,这个人居然能够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出现在她的后面,穆清歌掩饰眼底的震撼,长大嘴巴,“你你你”


    ...


 第6章:本王要你


    凤绝尘缓缓站起来,看着穆清歌惊呆了的样子唇畔勾起笑道:“见到本王你居然这么开心,都说不出话了。”既然你要装,那么本王就陪着你一起装,他倒是要看看她能装到什么程度。


    穆清歌第一个反应就是跑,凤绝尘刷的一下就已经阻了穆清歌路,“要去哪里?”


    穆清歌嘻嘻哈哈笑了笑说:“没去哪里啊,我只是想要到处看看。”该死的,这下一定要装到底。


    凤绝尘看着穆清歌的样子,笑的几分清冷却又显得那么残忍,“你说本王该如何报答你那日救命之恩呢?”救命之恩四个字有些咬牙切齿。


    穆清歌后退几步,笑着摆摆手道:“我娘说过做了好事就不该到处张扬,我们是心照不宣心照不宣啊。”


    凤绝尘一步一步前进,直到将穆清歌逼得退无可退,穆清歌对上他危险的双目,她听说过凤绝尘的武功极为高强,硬来肯定是不行的,“那个,我说九王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那夜若非我用银针封住了你的穴道,你早就死了,你说对不对?”


    “我拿你那些银票也就是你给我的报酬啊,虽说是少了点,但是我也没有因此而找上你啊,你说这件就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还不行吗?”穆清歌嬉皮笑脸的说着。


    凤绝尘看着她讨好的笑颜,那样明媚却又不觉得刺眼,她虽然带着讨好,可是双眸清澈狡黠,她恐怕不知道出卖自己的正是这一双眼睛,容貌是可以改变的,但是眼睛是无法改变的,“你觉得你那样本王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该死的,就知道你会追究,穆清歌早已经想好了说词,于是振振有词说:“九王爷,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当日那样做实在是情非得已啊,我将你的衣服弄好实则是为了给你通通风风,这样的话你的身体才能健康强壮,毒才能解得快。”


    “”凤绝尘绝倒!恐怕这话也只有穆清歌能够说出来吧。


    穆清歌继续说:“其实你不用特意的谢我,我这个人一向都很喜欢做好事的,如果你非要谢我的话,随便给我几千两几万两就好了,我不会嫌弃的。”


    “”凤绝尘差点喷血,这倒是哪里跑来的人啊,“你唬弄人的本事倒是不小。”这要是别人还真有可能被她轻易的唬弄过去,不过可惜遇到的是他,“拿了本王的东西,摸了本王的身子,碰了本王的肌肤,你觉得就这样算了吗?”


    “那九王爷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呢?当然如果是要赔银子,那是绝对没有滴。”穆清歌耸耸肩。


    凤绝尘一把扣住穆清歌的手臂,“本王要你负责。”


    若是碰到别的女子恐怕都要高兴的尖叫昏过去了,只可惜我们的大小姐穆清歌只是翻翻白眼,一口气没忍住说:“九王爷,麻烦你不要夸大其词好不好?我那叫摸你,碰你吗?”她明明就是直接搜东西嘛,“我是医大夫,我碰过的病人多的是了,难不成我都要对他们负责任?”


    穆清歌话音刚落就感觉身边围绕着寒气,她猛地一抬头对上一双深不见底幽黑的眸光,让人不寒而栗,这一刻她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似乎被人狠狠的掐住,窒息的感觉让穆清歌忍不住缩缩脖子。


    凤绝尘扣住穆清歌精致如玉一般的下巴,细腻的肌肤弹指可破,“女人,本王告诉你,你若是以后再碰别的男人一下,我就将你的手给打断,再将那个男人千刀万剐。”


    明明他的话看起来那么似玩笑,可是那认真的神情,嘴角那残忍的笑意,让穆清歌全身都颤了一下,她穆清歌从来没有从骨子里害怕过一个男人,不过这个男人真的太危险了,不过,纵然穆清歌怕的要死,她也绝对不会表现出来。


    穆清歌双手微微抬起搭在凤绝尘的脖颈上,“九王爷,你可千万不要这样说,这样会让我觉得,你已经爱上了我。”穆清歌凑到凤绝尘的耳垂边,低声细语的说着。


    凤绝尘只觉得耳朵发热,她温湿的气息就在耳边,柔软的唇似乎还触碰到了他的耳垂,凤绝尘的心在那一刻似乎被什么触摸了一样颤了颤,似乎想要更多,他一把扣住穆清歌的腰身让她紧紧地贴着自己,前所未有的感觉让凤绝尘觉得新鲜,觉得恐惧却又不愿放开。


    “爱?在本王的心里从来没有这个字,本王只有要和不要,你本王要。”凤绝尘霸道的宣誓着,扣住穆清歌的后脑对准他盼望已久的红唇狠狠的撕咬了下去,温厚的唇缠绵着她柔软的双唇,迫不及待的顶开了她的双唇勾着她的丁香小舌一起。


    穆清歌也不反抗,反而双手向着凤绝尘的胸膛抚摸而去,她是大夫她很清楚哪些地方能够引起男人的冲动,而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穆清歌怎么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也会用上美人计。


    两具年轻的身体缠缠绵绵,凤绝尘将她困在自己和墙壁之间,一手扣住她的后脑,一手从她纤细的腰间缓缓向上似乎想要从她的领口进去,那细腻的肌肤让他放不开手,特别是她的双手在自己身上引火,一股热火直冲而下,让他渐渐忘掉一切,只想要将这个女人压在身下撕碎。


    穆清歌挑开他的衣服,略带冰凉的手向着他光裸的胸膛一直蔓延而下,让凤绝尘的身体激动的颤了颤,突然之间,凤绝尘觉得背后被针扎了一下,糟糕,他又上当了。


    凤绝尘倒下的时候脑袋之中闪现这句话,身体的热度还没有消散而去,他不能开口说话,只能用一双愤怒的光眸瞪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女人。


    穆清歌慢条斯理整理自己被他弄得零乱的衣服,“哟,九王爷,你怎么突然就倒下了,莫非你哪方面不行?”嘴里还故意带刺的说着,声音充满着愉快的语气,显然对自己做法很满意。


    凤绝尘暗自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将穆清歌身上的银针都清楚干净,他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哭着求饶。


    ...


 第7章:穆清歌,你莫要太过分


    “九王爷,你可千万不要这样看着人家,人家心里怕怕的。”穆清歌说着作势柔弱的拍拍自己的胸口,她蹲下身子,“不给你一点厉害瞧瞧,你还真当小爷怕你啊。”


    穆清歌摸着自己的下巴打量着凤绝尘,到底该怎么样对付他呢,这可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机会啊,当然要好好的整整这个九王爷,让她瞧瞧自己的厉害,凤绝尘看着穆清歌眼中的算计,顿时心颤颤啊


    “哈哈,终于想到了。”穆清歌打了一个响指,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一样。


    凤绝尘心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隔天清晨。


    风吟和风影来到门口叫王爷起床,可是喊了半天都没有回,难道出了什么事?风吟和风影对视一眼之后立刻推开门,结果见到毕生让他们想到就忍不住发笑的情景。


    他们伟大无比的九王爷凤绝尘被人挂了起来,全身上下仅留下单薄的裹裤,而且光裸的胸膛还画着一只大大的王八,脸上也用毛笔画着两只小王八,一边一个,不多不少,特别是额头那三个线简直就是一个好,特别是他们王爷的脸色是那个铁青啊。


    风吟和风影的脸色堪称经典中的经典啊。


    “哈哈哈哈”然后九王爷的房间里面就传出爆笑的声音,震耳欲聋。


    翌日丞相府。


    “哈哈哈”穆清歌站在相府后花园处哈哈大笑,一手捂着已经笑疼的肚子,笑的眼泪都飞出来了,只要一想到凤绝尘的属下看到那个经典的场面,穆清歌还是忍不住捧腹大笑,想他凤绝尘的一世英名啊,这下子恐怕还不知道在哪里悔得肠子都青了吧。


    谁叫你怀疑我,既然如此自然要给你一点好看,消除你的疑虑。


    “姐姐?”穆芷兰听到笑声缓缓走过去,看到穆清歌灿烂如娇花一样的笑颜心中的警钟敲响,“姐姐这样开心,莫非是因为四皇子来府中了?姐姐若是相见四皇子,妹妹可以让他立刻过来。”


    穆清歌收起笑声,回身看着走来的娇羞美人,难怪人家四皇子被皇后娘娘禁足三个月之后一出来就是来探望她,这样的大美人单是看着就是赏心悦目,只可惜是个蛇蝎美人。


    “四皇子因为姐姐而被皇后娘娘禁足,想来四皇子也因为这样而怪罪姐姐,不过姐姐莫要担心,有妹妹在,四皇子不会将姐姐怎样的。”言语中带着笑意,一句话证明了自己在四皇子心目中的地位,又提起了穆清歌被休弃的伤心事,不得不说穆芷兰还真是会一语双关啊。


    穆清歌歪着头看着穆芷兰什么话都没有说,穆芷兰紧了紧拳头,这个样子就像是拳头打在棉花上一样。


    穆芷兰就不相信穆清歌这么沉得住气,眼见着某个身影已经出现,于是凑近穆清歌轻柔的说:“姐姐,妹妹知道你很喜欢四皇子,但是感情这种事是两情相悦的,姐姐莫要强求,妹妹相信姐姐一定会找到有缘人的。”


    穆芷兰拉着穆清歌的手臂以别人听不到的声音说:“不过姐姐依妹妹看,姐姐这辈子恐怕都找不到有缘人,毕竟天下有谁愿意娶一个还没有过门就被休弃的破鞋呢。”


    穆清歌皱了一下眉头,“你”穆清歌刚说一个字,穆芷兰就故意抓着她的手做出她甩开穆芷兰的动作,穆芷兰倒在地上痛呼出声。


    “兰儿。”原本站在那里看着她们姐妹说话的四皇子猛地跑了过来,心疼的扶起穆芷兰的身子,“兰儿,你没事吧?”


    穆芷兰委屈的摇摇头,四皇子看着面前的穆清歌怒斥道:“穆清歌,我不喜欢你,我休了你,那是我的事情,你要是有什么直接冲我来,不要伤害兰儿。”


    穆芷兰拉着四皇子的手,委委屈屈的说:“四皇子,不要这样说,姐姐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太伤心了。”


    穆清歌嘴角不动神色的勾起,好吧,既然你要装,那就看看谁才是奥斯卡影后吧,“没,不是清歌,不是清歌推得妹妹,是妹妹自己摔倒的。”


    穆芷兰听到穆清歌的话半眯起眼睛,“姐姐就算再不喜欢妹妹,也不能这样平白无故的冤枉妹妹啊。”


    “穆清歌,你给本皇子住嘴,本皇子亲眼所见怎会有假,兰儿善良怎么可能诬陷你,反而是你这个傻子一直都针对着兰儿,穆清歌,本皇子告诉你,兰儿是未来的四皇子妃,你最好给本皇子放尊重一点,还有就算天下女子都死绝了,我凤月冥也绝对不会看你一眼。”


    穆清歌只觉得心口疼痛难耐,她似乎再次感到那个女子的悲痛绝望的心里,纵然已经离去,可是听到心爱的男人说这样话,心口还是忍不住疼痛,穆清歌抬眸冷冷的看着四皇子,四皇子的声音戛然而止,他从来没有见过穆清歌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穆芷兰自然看到了穆清歌的眼神,皱了一下眉头,果然如此,她今日会如此就是为了看看穆清歌是真疯还是假疯,“四皇子你千万不要这样说,姐姐永远都是我的姐姐,姐姐,这事情是因我而起,还请姐姐不要怪罪于四皇子,只要姐姐不生气,姐姐让妹妹做什么都可以。”


    穆清歌收起眼中的冷光,一笑而过说:“既然妹妹这样说了,那清歌,清歌让你去吃屎,妹妹你去不去啊?”原本带着戾气的话被穆清歌用天真稚嫩的语气说出,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姐姐你”


    “穆清歌你莫要太过分。”四皇子双手紧握。


    “是妹妹说我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现在清歌提出这么小小的一个要求都不可以?妹妹也太没有诚意啊。”穆清歌笑笑,眼底带着暗讽。


    “我”穆芷兰默默的垂下脑袋流泪。


    四皇子低头看着身边的穆芷兰,脸上的泪痕未干,如此美人带泪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兰儿,你不必怕她,有本皇子在任何人都伤害不了你,穆清歌你马上给本皇子跪下向兰儿道歉。”


    ...


 第8章:七皇子


    穆清歌暗自翻了个白眼,“四皇子,清歌是相府的大小姐,妹妹是二小姐,应该是妹妹向清歌跪下才对,这是云姨说的嫡庶有别。”


    “你”四皇子抬起手对着穆清歌就要打下去。


    “哟,这里这么热闹啊。”一个男子从树上飞身而下,他身着一袭白衣,手持玉扇,俊美绝伦的脸庞让人看了便无法忘怀,“四哥,你可是皇子身份,莫非也要学着那些市井之徒英雄救美?”


    “七弟,你怎么在这里?”四皇子放下手脸色一沉,他来到这里这么久了,居然都没有发现他就在树上。


    “若非四哥不是被美人误了心神怎么会不知道弟弟就在这里呢。”七皇子淡淡一笑。


    原来这个就是七皇子,七皇子是众位皇子之中最有势力最有资格登上皇位的,丝毫不差于四皇子,而且母亲越贵妃在宫中可谓是盛宠,穆清歌看着七皇子,这个男人看似花花公子一个,实则深不可测,眼底的幽暗让人看不清楚。


    “芷兰见过七皇子。”穆芷兰温柔的说着,膝盖微屈,她眼眸看了眼还傻站在那里的穆清歌,果然是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而别人也只会看到她穆芷兰温雅有礼。


    七皇子扫了一眼穆芷兰,“二小姐免礼,本皇子可不敢去扶二小姐,要不然摔倒了还要冤枉到本皇子的头上。”七皇子略有所指的说着。


    穆芷兰脸色大变,四皇子怒道:“七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穆清歌侧目看向七皇子,笑道:“你说对,刚才妹妹就是自己摔倒了还冤枉清歌,你为清歌说话,你也是好人。”穆清歌对着七皇子竖起大拇指。


    七皇子看着穆清歌傻兮兮的样子,用折扇掩饰住嘴角的笑意。


    “你”四皇子正要评理。


    穆芷兰连忙拉住四皇子的胳膊,委委屈屈的摇摇头说:“四皇子,七皇子,一切都是芷兰的不对,姐姐不喜欢芷兰,怪芷兰都是芷兰应该受的,四皇子,切莫为了芷兰而伤了您和七皇子之间的兄弟情义啊。”


    “兰儿。”四皇子双目含情的看着穆芷兰,这才是他的皇子妃,温柔识得大体,比穆清歌这个楞傻子好太多了。


    七皇子看着穆芷兰的样子暗讽一笑,这种女人也只有他这个四哥才会喜欢,就这点把戏,还看不透。


    “妹妹这话错了,清歌虽然不喜欢妹妹,但是也不会伤害妹妹的,妹妹刚刚明明是自己摔倒的,这位好心肠的哥哥都说了,至于妹妹刚才说的,清歌怪你,可是清歌为什么要怪你啊?”


    穆芷兰被问的一直白脸,七皇子好心相告:“因为二小姐以为你不喜欢她,是因为你被我四哥休弃,而四哥自然也因为二小姐才休弃你的。”


    穆清歌匆忙摇摇手说:“不对不对,清歌不喜欢妹妹是因为妹妹做人太假,还会和姨娘一起欺负我,动不动就打清歌。”她话音一出,穆芷兰脸色苍白,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穆清歌会将这些事情都说出来。


    “姐姐,你,你就算再不喜欢妹妹,也不能这样说妹妹啊,你这样让妹妹以后如何做人?”穆芷兰双目含泪。


    “穆清歌,你休要胡言乱语。”四皇子指责道。


    “清歌才没有说谎呢。”穆清歌将自己的袖子给撩起来,上面都是被打的痕迹,两条原本雪白的手臂被交错的伤痕弄得惨不忍睹,“这些,这些都姨娘和妹妹弄出来的。”


    七皇子的扇子猛地合起,他见过恶毒的人却没有见过如此恶毒的人,暗地里都将人打成这样,外表却还装作圣母一样,四皇子瞪大眼睛看着穆清歌的手臂,然后又惊疑的看着穆芷兰。


    穆芷兰匆匆摇头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这是谁打的,你说出来妹妹一定要给你出气。”


    “二小姐刚才没听清楚吗?这可是你的杰作啊。”七皇子冷笑道。


    “不,芷兰不可能会对姐姐动手,四皇子,芷兰没有,芷兰绝对没有”说着委屈让人怜惜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


    “穆清歌,本皇子不知道你这些伤到底从何而来,但是本皇子知道这绝对不是兰儿做的,穆清歌,你若是再要胡说八道就被怪本皇子不念及你傻而将你问罪了。”


    穆清歌暗自叹口气,这个四皇子真是一个十足的大傻子,这样的人若是坐上皇位那也只能是一个被人愚弄的昏君,成不了气候。


    “四皇子不要说了,姐姐纵然百般不是,也是芷兰的姐姐,芷兰理应尊重。”穆芷兰眼中带着委屈,却又故作坚强。


    “兰儿,你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会被这个傻子蒙蔽,穆清歌,本皇子再次警告你的,若是你再欺负兰儿,本皇子一定会将你问罪。”


    “无聊。”穆清歌小声的说了声,然后转身便要走。


    “的确很无聊。”七皇子就在穆清歌的身边,自然听到了,她在自己面前已经不装了,这个女子非常聪明,她很早便看出自己已经看透了她的小把戏,他从腰间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穆清歌,“这个给你,抹在伤口处,过几日便能消失,女孩子身上不能有那么多伤痕。”


    穆清歌抬眸看向七皇子,除了云姨还是第一次有人用关心的语气对自己说话,穆清歌盈盈一笑接过小瓷瓶,“谢谢你呀,好心肠哥哥。”


    四皇子看着他们的样子心里有些别扭,特别是看到穆清歌对着七皇子笑的那样明媚,四皇子努力压制住内心的不适,转而温柔的看着穆芷兰,“兰儿,我送你回房。”


    “好。”


    穆清歌看着两大瘟神终于走了。


    “不如我带清歌小姐去一个地方?”


    穆清歌看向七皇子,见他不似开玩笑于是点点头道:“好。”


    ‘醉仙居’。


    这是皇城之中最大的酒楼,不少达官贵人都喜欢来这里显摆自己的家当,醉仙居分为三楼,一楼招待平民百姓,二楼则是招呼朝中显贵和贵公子们,三楼则是特地为了皇室中人准备的。


    就连这小小的酒楼都分为三六九等,更何况是人呢?


    ...


 第9章:遭遇调戏


    七皇子原本是要将穆清歌带至三楼,穆清歌却更加愿意坐在略微空旷的一楼,七皇子对此也无可奈何,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女子,这样的女子才更加能够引起他的注意。


    “醉仙居的酒菜可是皇城之中最好的,就连宫中的御膳也极少能够比得上,你一定喜欢。”七皇子笑道。


    穆清歌倒是更爱吃醉仙居的点心,看起来就很有食欲,她不似一般女子细嚼慢咽故作姿态,她双手齐开,样子看似狼吞虎咽却又显得富雅高贵,倒是有一番江湖儿女的爽快,让七皇子觉得赏心悦目。


    “四哥还真是错把珍珠当鱼目啊,不过这样也好,让本皇子有机会。”七皇子糊里糊涂冒出这样一句话。


    “你说什么?”穆清歌百忙之中抬问。


    七皇子笑着摇摇头道:“没什么。”


    穆清歌吃的也有八分饱了,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对着七皇子说:“来来,我们干一杯。”


    “好。”七皇子举起酒杯,和穆清歌碰杯饮下杯中之酒,“这么多年我还从未单独与女子饮酒呢,今日还真是痛快。”


    穆清歌摆手笑笑,“你以后若是想喝酒,都可以找我,我可是号称千杯不醉啊。”


    “好。”


    “哟,这是从哪里来的小美人啊。”原本想要上二楼的纨绔子弟却突然看到穆清歌的样子,转而向穆清歌而来,言语之中带着调戏,旁边不少人都纷纷让开点,看似谁都不愿意得罪这个纨绔子弟。


    穆清歌端起酒杯,这个人还真是没有欣赏的能力,她这张脸虽然不算丑,但是也算不上美人吧,顶多就是清秀佳人了,七皇子倒是看好戏一般坐在那里,他倒是要看看面对这样的场面,她如何解决。


    “小美人,喝酒呢?要不要陪着哥哥上去喝一杯啊。”想他宁少聪见过的美女也算是无数了,这个女人虽然长得不算美,但是这气质绝对是独一无二啊,单单是这一点就可以掩饰住她的相貌。


    穆清歌将酒杯放下,扫了一眼宁少聪说:“不好意思,我哥哥还没有出生,你想要当我哥哥,莫非是想要我将你打入娘胎?”


    “哈哈哈。”宁少聪哈哈大笑,“有趣,的确有趣啊,小美人说话还真是风趣啊,小爷我喜欢。”


    穆清歌笑着站起来,“小女子也的确很想陪着公子喝一杯,不过恐怕我这位好哥哥不会同意。”说着看向对面镇定自如的七皇子,穆清歌自然看到他眼底的戏谑,想看她怎么做,哼,不如你自己来吧。


    “谁,还敢跟爷争。”宁少聪看向七皇子,“你小子给爷滚出去,爷要和这位小美人好好谈谈心。”


    七皇子刷的一下合起手中的折扇,宁少聪指着七皇子怒道:“没听见爷的话是吗?给爷滚出去”他话音还没有落,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而七皇子面前已经站着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


    “哎哟。”宁少聪翻滚好几圈才被下人扶了起来,“还愣着干什么,给爷好好的教训他们。”


    宁少聪所带着的四五个属下立刻就冲了上去,只可惜还没有动作就被黑衣男子给撂倒了,穆清歌缓缓的坐了下来,这个黑衣男子的武功不错啊。


    宁少聪看着面前的黑衣男子,连连后退几步,“你们,你们可知道我是谁,我告诉你们若是得罪了我,你们都没有好果子吃,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


    “哦?倒是不知道你爹是哪位啊?”穆清歌抬眼看了眼七皇子,问。


    “我爹名头可大着呢,说出来吓死你们,那可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宁尚书。”宁少聪插着腰得意洋洋的说道。


    七皇子冷哼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宁丰,给我提鞋还不配,滚。”


    宁少聪当下知道自己踢到硬板了,立刻带着人屁股尿流的跑了。


    “黑曜下去吧。”七皇子对着黑衣男子说。


    “是。”黑衣男子立刻就消失在大家面前。


    “你的这位属下武功可是不得了啊。”穆清歌赞道。


    “本皇子倒是不知道原来清歌小姐如此大胆,面对这样纨绔子弟的调戏还能镇定自如,让本皇子着实佩服一番。”


    “七皇子秒赞,那是因为我知道七皇子一定会出手的,毕竟若是我出了什么事,七皇子也不好向相府交代。”


    “哈哈哈你果然是个有趣的女人。”


    傍晚丞相府。


    穆清歌刚回来便被管家带至大厅之中,而堂上坐着的人便是穆清歌回府至今都没有见过的丞相爹爹,三姨娘和穆芷兰站在穆源的身边。


    “这么晚你去哪里了?”穆源狠狠的拍着桌子,对于府中的事情他向来是不管不顾,对于两个女儿也从来都不过问,如今穆清歌却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穆清歌对于穆源没有多少好感,他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但是说到底如今穆清歌必须倚仗丞相府,“丞相爹爹为何如此生气,清歌心情不好,那个好心肠哥哥便带着清歌去喝酒了。”


    “什么好心肠哥哥?”穆源听得莫名其妙的。


    “爹,姐姐说的是七皇子。”穆芷兰淡淡的说着,她就是不知道怎么七皇子和九王爷都对穆清歌另眼相看。


    穆源皱了一下眉头,他虽然是朝廷命官但是一向不参与党争,怎么好好的四皇子七皇子就连九王爷都喜欢他的丞相府,“你身为女儿家却和男子出去喝酒?像什么话!”穆源板着脸说。


    “就是,而且你三个月前才被四皇子休弃,如今马上就搭上了七皇子,你这让我们丞相府的脸面往哪里放,老爷,你可要好好管教清歌,她这样任性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三姨娘恨不得老爷狠狠的责罚穆清歌,最好是将她赶出相府去。


    穆源看着穆清歌问:“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


    还好,她这个丞相爹爹也不算糊涂,不会听信别人的一言两语就将这个女儿问罪,穆清歌笑着走上去亲近的拉着穆源的胳膊说:“丞相爹爹,你别误会啊,清歌知道丞相爹爹这几个月都要忧心国事,其实清歌已经想到办法可以解决爹爹的烦事,今日恰好遇到了好心肠哥哥便和好心肠哥哥畅谈了一番。”


    ...


 第10章:指责


    “你一个傻子,你能有什么办法?”三姨娘嘲讽的说。


    “姨娘,所谓傻人有傻福,有时候傻人想的办法还是非常有用的。”


    三姨娘暗暗冷哼一声。


    穆源难得来了兴致,对于女儿的亲近虽然不便表现在脸上,但是眼底的冷意却是渐渐的褪去,看着女儿那双酷似爱妻的眼睛,穆源的心底也柔软了不少,“哦?你倒是说来听听。”


    三姨娘虽然她不知道穆清歌打的什么主意,但是她区区一个女子朝中的事情连所有大臣都解决不了,她能解决,她们就等着看穆源狠狠的训斥穆清歌。


    “清歌听说延河水灾已经好久了,延河旁边的居民都因此而死伤数万,其实清歌研究过,延河水灾是天灾也是**。”穆清歌细条慢理的分析着,穆源跟着点点头。


    “延河地带整整下了三天的暴雨,而原本延河的土地便是疏松的,如此一来便造成了泥石流,所以我们可以在延河上游地带植树造林,中游便退耕还湖,还可以建造堤坝,这样一来便可以解决延河的问题。”


    穆源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说法,一时间愣住了思虑着她的办法,而三姨娘没有听到穆源的声音,而她对于这些事情更是一窍不通,只觉得穆清歌说的好笑,当下嘲讽的笑道:“清歌啊,你不知道的话可不要乱说,延河的问题多少朝中大臣都解决不了,你说的什么植树造林,有什么用。”


    “姐姐,娘说得对,这些事情不是我们女儿家该关心,姐姐还是不要给爹增添无所谓的烦恼吧。”穆芷兰温柔的说着。


    穆清歌皱着眉头,放下伪装冷声的说:“妹妹此言差矣,什么叫不是我们女儿家关心的事情,如今延河水灾闹的如此严重,有多少无辜的百姓都丧命在那里,有多少孩子失去的父母,又有多少父母失去的孩子,我们虽然不能为延河的人分担痛苦,但是也不能时时刻刻只想着自己,妹妹在享受面前荣华富贵的时候可有想过延河的百姓们如今正在生死关头徘徊。”


    字字句句都是诛心,说的穆芷兰脸色惨白后退一步,穆源正要大喜却听到穆清歌指责穆芷兰的话,他正视着看着自己的这个大女儿,原本痴傻的大女儿如今不止聪明伶俐更有着为天下苍生着想的心,难不成这些年都是清歌装出来的,不,清歌自小便傻,那么小的孩子怎么都不可能装成那样,莫非这就是大智若愚。


    “姐姐,我,我不是”穆芷兰说着说着却说不下去,委屈的眼泪流下来。


    “清歌你莫要这样指责兰儿,她这样也是为了你好,延河百姓的事情我们自然日夜忧心,可是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三姨娘指责道,一双眼眸瞪着穆清歌,先前兰儿说她装傻,她还不相信呢,如今看来这个穆清歌的确是装傻。


    穆清歌沉声说:“姨娘说的是,纵然如此,难道我们不可以想办法吗?爹爹甚为南楚的丞相,我们身为爹爹的女儿,自然要为爹爹,为天下百姓分忧,怎可一心只想着自己。”


    “歌儿说的对,这才是我的女儿。”穆源笑道,“你们母女以后要多学着歌儿,就算不能为我分忧,不能为天下人分忧,你们母女也不要因为芝麻大小的事情就来找我。”


    三姨娘脸色一白,“老爷,清歌从小便傻,这样的办法肯定不是她想出来的,清歌,你快告诉我们到底是谁告诉你的?是不是七皇子?”


    “姨娘,若是七皇子知道这个办法,早就告诉皇上了,怎么可能会告诉清歌呢。”


    三姨娘脸色越发不好:“老爷,如此看来清歌便是装傻,这可是欺君大罪啊。”


    穆源脸色一沉,三姨娘狰狞的看着穆清歌:“清歌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丞相爹爹,清歌没有装傻。”


    穆源看着酷似爱妻的双眼,伸手揉揉穆清歌的脑袋,“爹爹相信你。”


    “老爷”


    “住嘴,你平时欺负歌儿也就算了,如今连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若歌儿是装傻,你们这么多年都欺负她,她会一声不吭?你给我自己去反省反省。”


    三姨娘狠狠的咬住下唇,穆芷兰指甲泛白,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父亲会这样说她们,没有想到父亲居然会帮着穆清歌。


    三姨娘将房里的东西都给砸了,“那个贱蹄子,有什么本事,凭什么得到老爷的宠爱,她居然装傻,装了这么多年,穆清歌,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娘。”穆芷兰拉住三姨娘的手,将她拉着坐下来,给她倒了一杯茶说:“娘,您别生气,这样下去也是于事无补的,现在爹喜欢她,我们就不能轻易的动她。”


    “娘不甘心啊。”三姨娘脸色狰狞,“兰儿,你什么都比穆清歌好,凭什么,凭什么你爹从来不正眼看你一眼,如今却对她那样好。”


    穆芷兰眼眸黯淡,大家都说相府二小姐极受宠爱,可是又有几个人知道她有时候好几天都见不到爹一面,而且她长这么大爹从来都没有抱过她,她事事都要争做第一,就是想要爹有朝一日于她为荣,能够让爹知道她的本事,而如今穆清歌却能得到父爱,凭什么,她什么都不会,不过就是会哄骗爹。


    “娘您别说了。”穆芷兰垂下脑袋低落的说。


    三姨娘握住女儿的手,心疼的看着女儿,“兰儿,你也别伤心,老爷这个人极爱面子,穆清歌当众被四皇子拒婚,他虽然没有表露出不满,但是他心里是极为介意的,只要我们想办法让穆清歌当众丢脸,你爹就一定会厌恶穆清歌。”


    穆芷兰听了抬起头,眼睛忽而一亮说:“娘你说的没错,再过一个月就是宫中宴会了,到时候女儿一定想办法让她当众出丑。”


    三姨娘点点头,穆芷兰这一点跟她极为像,就是要抓住敌人的痛脚然后往死里踩。


    穆清歌回到落叶居的时候看到云姨正在挑选衣服,穆清歌走过去问:“云姨,发生什么事了?”看着桌子上她的衣服,零零散散也就几件比较素净的,大户人家的丫鬟的衣服都比这精致。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篇幅限制,仅能分享这么多】

【看全文请关注本公众号在后台私我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