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谈谈写字,谈谈那一代人的气质(一) 功课

人民艺术收藏网2018-06-25 10:13:14

 编者说:100年之前的人,读书写字,读的是修身做人之书,写的是端端正正的毛笔字。而现在,读的什么书,写的什么字?修身做人之书在浮躁的浪潮中恐怕已是渐渐遗忘,不难理解,书法自然已成了技术的竞技场。


那一代的,更早一代人的气质,是现在这个时代没有的,也是最需要的。不独一个人,而是一个时代。写字,养正修心才是书法人的一生的功课。


俞振飞

书法重要的是“真”


俞振飞(1902年7月15日—1993年7月17日),京剧、昆曲小生。名远威,字涤盫,号箴非,江苏松江人。生于苏州义巷。出生在昆曲世家,父俞粟庐为著名昆曲唱家,自成“俞派”。

俞振飞书法之风格,似应与其表演艺术联系进行,中国古代有文如其人、字如其人之说,就王羲之《兰亭集序》之飘逸、颜真卿《祭侄文》之沉郁、柳公权《玄秘塔》之方正诸例而言,确实如此。按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理论,表演艺术家本人为第一自我,角色为第二自我,《太白醉写》中俞振飞之第二自我为李白,其书法艺术当然蕴含李白之豪迈与狂放。然而,当唐玄宗之面,虽处于醉而未醒之状况,亦应有所收敛,不可能用狂草也。

程砚秋,马连良,俞振飞,梅兰芳  珠联合璧

俞振飞书

书法说到底重要的是“真”。俞振飞的父亲俞宗海在家信中写道:“廉夫能刻苦用功,方得成一代传人……尔年尚少,尤可力学。而问学一道,惟认定一真字,万古不磨。道也者,道此也;学也者,学此也。然真字反面即假字。一涉于假,一任他百般能事,终须一败涂地。”

俞振飞既然将《太白醉写》演成经典,其书法再也无法确保董其昌书法原来的风格,有意无意之间,吸收进了李白的豪迈与狂放。称之为俞体或俞派,均无不可。

看俞振飞先生的手札分明是学宋人行草,有苏轼味道。过去的艺人都是文化人,一身书卷气,哪像现在啊的腕儿啊,一身的绯闻。

袁寒云

书妙人奇,书如其人也!

袁克文,字豹岑,别署寒云(1890-1931年),是民国时期的诗词家、书法家。他豪爽大度、风流倜傥、天质聪颖、才华横溢,与张伯驹、溥侗、张学良等三人被时人誉为“民国四公子”。袁克文生活在从皇权政治到民权政治过渡的政治剧烈变动时期,其思想观念与当时的社会环境很不协调,造就了他个性鲜明的处世风格,而这种个性鲜明的处世风格,直接影响了他的书法艺术风格。人们常说“诗言志”“歌抒怀”,又说“书如其人”。这说明了一个规律性的东西,那就是文化产品反映创作者的性格特点,文化产品的艺术内涵往往反映创作者的思想内涵。袁克文的书法艺术也能说明这一点。


到处吆朋唤友,恣肆旷达、玩世不恭的处世风格在书法作品中自然地流露出来。其中较为明显的两片书法,赠弟子的书法“读书宜求实,处世当自虚”,其章法取势开张,结体则是内宫宽博,用笔恣肆,给人以豁达大度的感觉(见图)。



为名坤伶章遏云所书“醉醒悲乐”四字,其篆法无意雕饰,朴实无华,给人以旷达率真的乐趣(见图)。



袁克文写字喜欢美女抬纸侍候,悬空写字,以致于香墨淋漓,笔画流淌串连,让在场人开怀大笑。他写大字,以纸铺地大笔挥洒,写小楷日记则床头点划,顺势而为,书写方式造成的奇趣让观者称妙。这些特质也是他优伶为友、青帮做大、“下九流”为伍的时代别类性格的反映,所以我们说袁克文的书法是感人的书法,是让人开怀一笑的书法,是具有生命活力的文字,也是其性情和当时心态的写照。

这片手稿疏密自然,潇洒自如,疏密自然,气韵一气呵成。流畅而不失稳重,一幅行家里手的随意之态凸现纸上,足见其行草书功力。(见图)

作为书法,楷贵沉稳厚重,草贵潇洒率意,隶贵柔中寓刚,篆贵圆劲苍朴。袁克文做到了,而且做的精到,实乃书法大家也。作为名人,他为人能够兰芥一室,宽容博爱,真情实意待人;而处事则无心仕途,淡名忘利,个性鲜明,风流倜傥,实乃真人也!

书妙人奇,书如其人也!


方尔谦

“联圣”之誉,首先是“联”


方尔谦(1871―1936)字地山,又字无隅,别署大方,江苏江都(今扬州)人。与弟泽山,文坛斋名,世称“二方”。雅好集藏文物,尤以古泉为多。书法挻峭,有山林气。擅制联语,出口成章。曾任袁世凯家庭教师,袁克文曾从问业。反袁称帝  16岁以精研蒙古史提选拨贡生。无意仕进,于光绪十五年(1889)出门远游,就馆授徒谋生。后任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教授。精于文史,美于鉴藏,长于考据,书法挺峭,尤善制联,有“联圣”之誉

方尔谦佯狂玩世,文酒风流,声色追逐,他刻有一印:“文字多于语言,饮食少于男女。”其一生典型的旧式文人生活,本不足为训。不过,他一生无论嬉笑怒骂,抑或轻佻诙谐,仍不失为一个磊落方正的诚笃君子。方尔谦虽与袁世凯关系非常密切,而始终坚决反对袁世凯称帝。他死于“九一八”以后,临终犹以“王师北定中原”为念,表现出正直爱国的知识分子情怀。

方地山一生,无论是嘻笑怒骂,佯狂放荡,抑或是轻佻诙谐,不修边幅,其实都只是其人生被扭曲后所折射出来的一种镜像,从骨子里看,他仍不失为一个磊落方正的诚笃君子。这正如他在家书中所述及的一首词中所写的那样:“归所梦江都,乞籴谁输,年来大事不糊涂……”

张伯驹

不以书显的书家,谦淡出尘的士人


张伯驹一生醉心于古代文物,致力于收藏字画名迹,从30岁开始收藏中国古代书画,当初仅为爱好,曾买下中国传世最古墨迹——西晋陆机《平复帖》、传世最古画迹隋展子虔《游春图》、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上阳台贴》等等,经他手蓄藏的中国历代顶级书画名迹见诸其著作《丛碧书画录》者便有118件之多,被称为“天下第一藏”。

张伯驹《墨梅图》

张伯驹书法

我们这里欣赏到的是张伯驹所书的的《临江仙》行书笺(见上图)。此作系纸本,书写时间不详,凡8行,共71字,纵28厘米,横18厘米。

作为不以书显的书家,张伯驹的书法表现的更多是一种深厚古典学识与谦淡出尘的士人风神,这便如同他在收藏上的慧眼识珠一般。刘熙载有云:“一代之书,莫不肖乎一代之人与文者。”张伯驹于书事之外,精擅词理,并有专集付梓,此作可能是和友人的唱和之作。正是在这种轻松自然的状态下,才使此作格外赏心悦目。

从此作看来,张伯驹作字喜抢锋入纸以增气势,虽是小字,亦同样使人感受到力实腕沉之貌。至若使转的灵动自如,则是通过笔势的映带、自然而然地传承出现的轻重、欹侧来反映的,这些非是时下大谈“创作”的书法作者们所能达到的。

结体中的大量留白与空灵的气格,可谓为张伯驹书法的“招牌”。如作品第二行的“白”字,第三行的“阴”、“影”二字,第四行的“楚”字及第五行的“风”字,这些字的留白之处,乍一看,几近脱节,然细思量,却是趣味无穷。


书法本是一种造型艺术,张伯驹在当时保守的审美环境中,能将帖系的行书写成此等模样,无疑为时下帖系书风的追随者们提供了很好的借鉴途径。


徐生翁

书法的“变格”,真正意义上的“丑书”


徐生翁(1875~1964),早年姓李,名徐,号生翁。中年以李生翁书署,晚年始复姓徐,仍号生翁。浙江绍兴人。曾任浙江省文史馆馆员。一生以鬻书画为生,生活清寒而狷介自适,数十年足不出绍兴,不求闻达,以布衣终天年。书法精楷、隶,由颜真卿入手,上溯晋魏汉秦,尤得力于北朝碑版,并主张用书外功夫充实书艺,所作古朴无华而有奇逸矫纵之气,时人号为“孩儿体”。能篆刻、绘画,风格一如其书。

这封书信直接谈到钱,但很淡然。“惟生物高涨,维持绝拮据。予收入因高物价大受困难。二哥每日补贴四五十万元,总不够开支。绍地米价每石680000元,皂每半块15000元,菜1800元一斤,鸭蛋每个1500元,麻油每斤19600元。阿赖胃口已好,要抱不肯停坐,人极乖。汝一切要谨慎。父字十月三十日。”

徐生翁绘画

站在现代书法史上来看,徐生翁的书法又有何成就? 姜寿田认为,在“丑书”的现代实践方面,徐生翁无疑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开拓者。他的“丑书”在20世纪后20年产生了引动潮流的巨大影响,从而使徐生翁成为对20世纪中国书法影响最大的人物之一。仅对当代书法的审美影响而言,徐生翁似已远远超过沈尹默。

徐生翁的书法主要基于碑学,这几乎是他所处的时代的书家的共同选择。但从观念上来说,徐生翁对帖学采取了自觉地抵制和批判立场。从他上述的自述练汉隶20余年那段亦可见。特别是清代以来,碑学审美接受和阐释很大程度上受傅山“宁丑毋媚,宁拙毋巧,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的“四宁四毋”而影响,因而,“丑拙”被认做碑学的主体审美特征。姜寿田进一步分析,邓石如、何绍基、赵之谦、康有为、吴昌硕乃至张裕钊、杨守敬、李瑞清、曾熙,都没有在创作中真正追寻“丑”的审美趣味。而徐生翁却在“丑书”的取得了突破性的实践。具体而言,徐生翁的“丑书”,姜寿田指出,是一种孤峭幽冷、争折奇崛的审美格调。相对于清代碑学,这种书法无疑是一种“变格”,也是真正意义上的“丑书”。

其书法风格如何,其学生沈定庵颇有独到见解。沈定庵指出,徐生翁兼工四体,隶书写来极空灵,又极舒展,初看似觉平淡,实则平中显奇,气韵不凡;行楷取法北魏和六朝墓志造像,力厚骨劲,气苍韵永,潇洒飘逸,静穆可观,与碑学书家的粗犷习气分道扬镳。他还进一步指出,徐生翁的行草有篆书笔意,集分隶之变,笔处处转,又处处留,时方时圆,具体而微,变幻莫测,空灵飘逸中又显得迟涩,古朴,使两种不同的感受得到和谐的统一;用笔以隶书的方法作篆,提起按倒,富于变化,丰富了篆书的用笔。结体呈扁方而圆转,古拙而有奇趣。梅墨生则总结认为,徐生翁书法以特殊的点画(近似于钉头木橛型)、结构(近似于不规则的魔方式样)、章法(如磁石吸沙)陈述着强烈的稚拙、憨朴、厚劲、生辣、野逸、奇崛的种种动人意绪,构成了强悍的生命节律的美。

在“丑书”的现代实践方面,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开拓者。从徐生翁自述其书法自造意来看,他把对“生活”与“自然”这个“大造化”的取值,看得远远重要于泛常的艺术传统。他还直言,徐生翁的书法是没有“传统”的“传统”,没有“理法”的“理法”,不仅是“自我”的“自我”。他力争于开拓一种“传统”的新规野,他期于建构一种新异奇崛的“自我”,但不失于传统精神作底蕴。

徐生翁书法

那一代人的很多缺点,现在也有。但是他们的优点,我们一个也没有。书法家不纯粹是书法家,才是真的书法家。当文化被革,出现了断裂,所以在这个腐臭的大环境中,屌丝逆袭,于是可悲的事情发生了。我们看到今天的一些文化学者大师,其貌丑陋,其行可鄙,一幅幅谄媚的样子

以前的社会风气尊重这种人格,因主流仍推崇传统文化,一旦既不为官方推崇,又不为民间尊重,从人性趋利避害来看,独善其身之难超乎想象。凡人没有喝风屙烟的本事,必定为口腹自役;除非对孤独耐受能力超强,大环境也难以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