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夏行龙庄湾

雪峰文化研究会2019-01-11 03:59:17

  ↑点击上方"雪峰文化研究会"关注我们 

·雪峰山文化· 

 

龙庄湾,是一幅山水画;龙庄湾,是一首英雄的歌;龙庄湾,是一处避暑胜地;龙庄湾,是一个幸福家园。——柴棚题记

 

夏行龙庄湾

 

邓宏顺 张家和 姜庆华

 

(一)刘家湖上水云画

 

/邓宏顺

  

如果在高空鸟瞰雪峰山区,它一定酷似一座青玉雕琢的千皱万褶的巨花,而龙庄湾就是一片花瓣尖上晶莹的露珠。

朝着白云走,朝着蓝天走,朝着有猕猴桃和金银花香的山顶走,朝着高山上亮丽的民房走,在一千二百米海拔线上的龙庄湾乡刘家湖水库边上,我们从一直爬山的车里刚一走出,带着高原上狂野性格的风就马上拎起我们的衣摆,抖干我们的汗水。盛夏的高温煎熬和突然扑面而来的清风,使我们带着感恩的心开始寻找风的源头。眼前是水的世界,走下一个小码头,浮光耀金的水面使我们看到风是从水面上生起然后在水面上轻盈地来去。掬一捧云影下的清水,凉意顺着筋骨走遍全身,细如竹叶的小鱼像是被清风吹来,像是被云影迷惑,它们成团结队朝着我们围拢来亲吻我们汗味的指尖,而当我们的眼睛注视它们时,它们又弹闪开去游离我们,它们这种动作的重复、敏捷和优柔,使我们想起少儿天真的舞蹈。

坐下来,从小鱼的脊背平平地望过去,目之所及全是接天连云的水面,阳光碎成金片撒满湖面,风和日丽的湖边衔远山,映松竹,随着山势肥瘦而形成的曲线里包容着千变万化又浩浩荡荡的水面。当我们的游船开始在山的疏密间穿行时,我们的视线跟着激起的水浪读到了开始起舞弄影的藤蔓和竹尖。忽然抬头远望,我们惊异于自己正深深地驶入水面云画的世界!浓淡有序的云层仿佛是五色香墨的精心所绘,从山头上缓缓浮起,从水面上栩栩升起,从蓝天上轻轻地飘起……看正面气势奔腾的云团好像龙腾虎跃的秦汉砖画;看左边,长飘短带的云群就如魏晋时期自由而不无放浪的贤人雅聚;再看右方,如堆如垒的云山像是隋、唐略显丰腴的女人摇扇纳凉的姿态;而身后细细长长的云丝又如宋人的瘦山和瘦水;截取近处相看,如元代大山大水和壮马,而极目远眺,又如明、清山水的清丽和繁复……尤其让人着迷的是,天云和它在水里的倩影于山和水的切线处相衔无间,如果没有红红绿绿的钓鱼人蹲在水湄边等待收获,我们简直分不清谁是谁的模仿,谁是谁的身影,哪儿是云及其影子的切线。云和它的倒影一样的大小,一样的高矮,一样的颜色,一样的真实,一样的美丽!

在喀纳斯湖和天池,我也没有见过这样美丽而富有生命灵动的云画。或许雪峰山上一千二百米海拔的湖上正好有尽情造形的高山雾,正好有让云霞起舞的高山风,也正好有让云彩有了丰富衬色的高山景。在船上游览,以至于我们不知是人在画中走还是画在人前行。当红衣姑娘坐一叶扁舟撑篙而来又摇桨而去,在极远处的白房子下消失得小如一粒红豆时,我们更感到湖面的辽阔、宁静与亲和;尤其傍晚时湖中的天鹅不知从哪儿的水湄起飞,划一道横过天空的弧线,用翅膀扇动出两行流动的圆点,那也正成了我们说不完、道不尽的遐想与惊喜……



(二)龙吟青山铸忠魂

 

/张家和


从龙潭盆地起步,宽敞的柏油马路左拐右转,盘旋而上,直抵青山、白云、蓝天链接处。那里就是龙庄湾,一个龙吟青山、虎啸丛林的地方。

 

龙庄湾很高,海拔过千,最低处1120米,最高峰凉风界1614米。山下烈日炎炎,山上清风习习,天然的清凉世界。站在龙庄湾山顶上朝下看,“担不尽的龙潭”脸盆大个地方,车如蚁蝼,人无踪影,高楼大厦既像火柴盒子,又像儿童积木玩具,横七竖八地陈列一地。

龙庄湾距县城百余公里,人口不到全县总人口的百分之一。“天意怜幽草”“造化钟神秀”。看不上眼的弹丸之地,鲜为人知的穷乡僻壤,往往藏龙卧虎,常常奇迹发生。起伏起宕的奇峰险岭,既是龙潭的天然屏障,更是溆浦的“南大门”,独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龙庄湾虎踞龙盘,地重千秋。慈禧太后感恩戴德,近代历史刮目相看,日本军人不寒而栗。

鹅形山,高不过二、三十米的小山丘,青松挺拔,芳草萋萋。清末正一品建威将军张德朝和他的诘封五品衔的兄长葬于此。张德朝生于清道光二十年。这一年鸦片战争爆发,中华民族的百年耻辱从这一年开始。当时的龙庄湾,听不到远在东南沿海的隆隆炮声,闻不到鸦片味十足的战场硝烟,但山河破碎、丧国辱权的奇辱大耻,让包括龙庄湾人在内的中华儿女奔走呼号,痛心疾首。

时势造就英雄,英雄顺应时势。出身寒门的张德朝或许从记事的那一天起,丧国之耻就烙在他的心灵深处。他从小习武,一对近百斤重的石锤舞得风生水起,一身轻功飞檐走壁,如履平地。稍长后投身湘军,从兵勇到百总到千总,成为湘军的一名下级军官。1900年,八国联军兵临城下,慈禧太后垂垂老已,带着光绪及皇室成员“仓皇北顾”,联军一路追杀,慈禧一筹莫展,担心老命也难保全。危难之际,张德朝率一千多湖湘儿郎组成的“劲字营”河北宣化退敌,慈禧太后那颗七上八下的心获得了慰藉,命悬一线的光绪皇帝及皇室成员化险为夷。感动得老泪横流的慈禧太后召见张德朝,先诰授正二品武显将军,未几晋封正一品建威将军,提督记号,赐匾一块,加军功三级,特意将他的名字由张定聚改为张德朝,意即率兵求驾,有德在朝。此后,他统一十三省兵马护驾,跨马提刀于山西娘子关前。然而大清的气数已尽,回天无力。当辱权丧国的《辛丑条约》签订的消息传来时,张德朝悲愤难抑。自古将军沙场死,从来豪杰作鬼雄。刚年过花甲的他以身许国,吞金而死。死后魂归故里,长眠鹅形山上。

张德朝之后,龙庄湾再没出过人物。老乡指点迷津,说葬张德朝兄弟的山远看像一只低头吸水的天鹅,流淌在我们身边的这条小溪原从小山脚下流过,后来小溪改道,天鹅断水,人物出不来了。是也非也,信与不信皆可。张德朝身为封建官吏,护慈禧太后之驾虽不值得大书特书,但国难当头,挺身而出,以雪峰儿女的刚烈血性阻敌于阵前,体现了可歌可泣的民族气节与家国情怀。龙庄湾藏龙,张德朝就是龙,冲锋陷阵的厮杀呐喊之声,就是龙之长吟。

张德朝走了,但青山依旧龙吟。1945年,雪峰会战打响,龙庄湾境内的青山界成为了会战中的龙潭战役主战场之一。

青山界,海拔1400米,是邵阳、洞口通向龙潭、溆浦的必经之路,是居高临下、以逸待劳的天然关隘。当地老乡介绍,上个世纪七十年代,青山界还保持着旧时模样,店铺面面相视,青石板大道从中穿过。湘西自古匪患猖獗,扼住“凹”字形的青山界等于锁住了咽喉要道。那时,青石板路上南来北往的商贩成群结队,土匪在此越货打劫,青山界成了让人心惊胆颤的“关羊”之地。上了年纪的老人指着仅存的几栋破屋:这屋子曾经“关”过“羊”。如今虽已人去屋空,门破窗损,也依然一丝寒气逼人。青山界之战就在这几十米长的“凹”字形山口打响。

1945416黄昏,日军饭岛部率先占领了青山界,国军10019师、63师为夺取这一战略要地激战13个昼夜,直到19日黎明,青山界才被国军牢牢控制。这一仗,800多日军尸陈荒野,国军400余人或亡或伤。19师师长杨荫赋诗以纪:八年侵华枉徒劳,得失那有血债高。流尽扶桑孤寡泪,可怜枯骨顶鸿毛。青山界上的反复拉锯,近在咫尺的龙潭让日军可望而不可及,饭岛部与133109联队互为犄角的战场态势始终未能形成,这为国军全歼龙潭小黄沙一线的日军赢得了时间。

战争结束后,军民清扫战场,收殓双方阵亡遗体。青山界南侧的碉堡群下,用花岗石砌就的大墓,安葬着中国阵亡将士的遗骨残赅,战死的日本军人也葬于此,前者称烈士墓,后者称“倭寇冢”。他们,生前死后都在青山界上较量。

“志坚身歼千秋碧血昭日月,功成人远万古浩气壮山河”。这是100军军长李天霞的题联。为了表彰为国捐躯的阵亡将士,修建了“陆军第一百军抗日阵亡将士陵园”,老百姓称“忠诚庙”。蒋介石亲题“浩气长存”,李天霞亲撰碑文。可惜1958年“大跃进”的狂热,陵园六角亭、纪念塔、胜利门等建筑设施概不复存。19953月,龙庄湾乡党委、政府通过民众集资,开裂坍塌的大墓得以修复。

七十年过去了,青山界上溢红叠翠,云淡风轻。英烈墓前,“功成人远”四个字总在我的心头萦绕,它准确地概括了先烈为国家、为民族舍生忘死的献身精神和家国情怀,寄托着历史的缅怀与哀思。他们没有留下姓名,年轻的生命交给了抗击外来侵略的枪林弹雨,交给了壮丽的异乡山河,今天的我们才得以尽情地享受和平与安宁。也许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从来就是军人的最后归宿。 

沉思遐想中,蝉歌四起,彩蝶飞舞,那是唱给英雄的赞歌吗?那是为跳给忠魂的舞蹈吗?我想是的,一定是的!无论是张德朝或战死的抗日英烈,气壮山河的他们,都无愧于民族英雄的崇高称号,无愧于龙庄湾的明山秀水。

 

(三)满山遍野花果香

 

/姜庆华

 

第一次将龙庄湾乡称为“花海药乡”,是龙潭文化名人韩赛君先生。20多年前,韩先生写龙潭新八景,花海药乡龙庄湾名列其中。以诗为证:“仲夏日丽呈七彩,药乡姐妹乐开怀。银花如海涌香波,纤手似剪搭歌台”。

第一次总结龙庄湾乡种植金银花致富典型经验的正是笔者。34年前,寒冬腊月,大雪封山,笔者奉命前往龙庄湾乡进马江村,采访黄埔毕业、解甲归田、行医为生、种花致富的“中国万元户”王匡华老先生。时任县委书记杨远标看完材料,大为赞赏,欣然轻车前往,夜宿农家,并送王老先生对联一幅:“种植千般获金宝,经营百业有奔头”,横批是时任怀化地委书记吴彦凡后来来添加的,叫“小康人家”。此后,龙庄湾种金银花的经验在全县全地区推广,慢慢地声名远播,发展成为“中国金银花之乡”。

这次夏行龙庄湾,正值银花采摘的季节。乡党委书记李修艳介绍,银花含苞欲放,采摘恰到好处。龙庄湾的金银花产量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前些年花农受到市场波动影响,今年市场行情开始好转。笔者心里一喜,脑海里想起一条毛主席语录和一条古训。“坚持数年,必有好处。”“滴水穿石,不仅因为持之以恒,而且因为目标始终如一”。同行的宏顺先生说:“人勤地肥,有付出就必然有回报。”同行的孙克先生侃侃而谈:“龙庄湾农民群众的辛劳与执着加上创新是致富的三大秘诀。”

行走在环山公路上,摘花姑娘迎面而来,背着花篓,哼着歌曲,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高高山上飘彩霞,彩霞里面有我家,我家栽种金银花,清香可口上等茶。”……民歌仙子金珊珊甜美的《金银花》之歌在当地姑娘们口中唱出,更加悦耳,令人陶醉。同行的女诗人柴棚也学唱起来,只是把歌词改了两句:“金银花幸福的花,山里姑娘乐开花。”

在支部书记硕儒的客栈,我们品尝了沁人心脾的金银花茶,清香美味,难以言表。这位支书讲起了药王李时珍《本草纲目》对金银花的详尽记载,有清热解毒、美容养颜、消除疲劳等十余种药用功效,让我们不得不钦佩这位农村党支书的好记性。

满山遍野的猕猴桃更加让人垂涎欲滴。难怪当代神农袁隆平院士对龙庄湾乡猕猴桃赞赏有嘉,挥毫题词:“翠玉猕猴桃是一个很有开发价值的新品种。”散文家张家和说:袁隆平是世界级顶尖科学家,不会随意给一个水果品种题词下定语。猕猴桃正是富含人体所需的氨基酸和多种维生素,具有防癌治癌的特殊功能,果肉嫩,香味浓,甜度高,不愧为“果中之王”。同行的怀化市人大代表李春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全国劳模章诗成,这位乡土科学家,在凉风界上,培育出翠玉牌猕猴桃品种,致富一方百姓,这种创新与奉献精神,确实值得好好学习。等到猕猴桃采摘文化艺术节,我会带春华秋实合作社的朋友们来分享龙庄湾人丰收的喜悦。”

今年龙庄湾的猕猴桃长势喜人,丰收在望。一山山,一岗岗,一排排,一行行,一串串,一叶一果,硕果累累。触景生情,情出诗文。笔者对乡党委书记和乡长说,既然周末假日来到避暑胜地、花果之乡,为雪峰旅游公司考察旅游资源,也不能白吃白喝白玩,除了按中央“八项规定”办理以外,还得有所交代。于是乎,每人都写下了吉祥祝福的话语。笔者在文友与乡亲们的鼓励下,借着落日的余辉,留下三幅毛笔字:“龙庄湾猕猴桃,天下第一妙品”;“青山界上埋忠骨,龙庄湾里湾藏龙”;“仙桃圆圆,山里人家美梦圆,山道弯弯,白云深处展画卷。”算是自费送给龙庄湾人民群众的广告语的宣传口号。

我们相约,这次夏行龙庄湾,秋天再行龙庄湾。《怀化日报》资深记者张晓宁与我们有约,等到仙桃成熟,秋高气爽,与八方来客同观猕猴桃采摘盛况,那将是另一番迷人醉人的景象。

编 辑:柴棚

微信号:xuefengwenhua

电话:18075560056

邮 箱:xuefengyanjiu@sina.com

411930688@qq.com

QQ群:91930787

 

雪峰特色/雪峰风格/雪峰气派/雪峰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