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秦观的泡妞日志

轻嗅书香2019-01-10 14:39:38

说秦观之前,让我先绕个圈子,舒活一下筋骨,抖擞抖擞精神。

拜中国式教育所赐,多年来我们都以为文化精英就等于道德精英,那些文学大师们、科学家们、政治家们一个个都高大全、真善美,谁要是告诉我们一点点他们的负面新闻,都会把我们这些纯洁的人儿吓哭的。

很傻很天真如我者,用这种价值观来指导我的生活,刚走入社会就上了一大当。刚教书时我的指导老师是学校副校长,读中国书颇多,毛笔字写得不错,喜卖弄。算半个文艺青年的我对师傅佩服极了,觉得文化人高尚、纯洁、不食人间烟火。殊不知,面对逐渐成长的我他竟不顾师徒情分,痛下杀手,毁我前途,逼我出走。种种细节,此不赘述,说来都是泪啊!

不过感谢我人生中碰到的第一个大大的小人,让我从思维定式中走了出来。莫斯科不相信眼泪,从此,波波也不相信偶像了。我用邪恶的眼光打量那些名人、伟人、文化人,竟然发现了他们耀眼光环下的阴暗。谁说的“世界上并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呵呵,我就有这样的一双眼睛,发现了圣人身上的凡俗之美。

比如,爱迪生是个不择手段的奸商,为赚钱使尽阴招,欲将竞争对手置于死地;居里夫人在丈夫死后不久即变身小三,插足比她小5岁的科学家郎之万的家庭,闹得满城风雨;说“知识就是力量”的培根其实是个贪官,任内阁大臣时因受贿被弹劾落马;四岁能让梨的孔融,最后因不孝罪名被杀;清代文化大师袁枚,除了经常举办海天盛宴,还是个双性恋、师生恋、恋童癖达人;生活大师李渔写了《肉蒲团》,流氓程度让《金瓶梅》汗颜……偶买噶!偶买噶!再例举下去,意志不坚定者,价值观都要被颠覆了。打住吧。

呵呵呵,铺垫了那么多的文字,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说我的偶像秦观的坏话了!耶!(再加个剪刀手!)

我的偶像秦少游最牛叉的地方,就是竟然敢于公开将他的泡妞日志发表在他粉丝众多、点击率上千万的新浪博客上,不仅如此,他还将其中很多内容谱成歌曲,进行推广,而这些歌曲一经发表,立马就能登上北宋流行歌曲排行榜。

少游的歌曲让粉丝们疯狂。一些歌姬倡优从中发现了与自己有关的蛛丝马迹,兴奋异常,到处宣扬“这是写给我的!这是写给我的!”不知是因为自己被少游哥哥泡过而自豪,还是因为自己留名歌史而兴奋?惹得那些想与少游哥哥发生点暧昧而不得女人无比的羡慕嫉妒恨。男粉丝们的情况稍好些,他们一边唱着少游的歌,一边通过想象还原歌曲意境,满足自己的无比向往的渴望,一边恨自己的语文老师没教好自己的语文——泡妞也是需要文化的。而那些尚在中小学上学的男孩子从中获得了正能量,将毛主席语录篡改了一下,刻在了课桌上: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学好语文!语文老师见之狂喜——终于不用搞题海战术和使用强奸式教学法了。为此,秦观同志还被教育部评为当年度学生励志榜样。秦少游一时风光无俩。

 

胃口已经掉足,各位先擦擦口水,让波波为你解读几篇秦少游泡妞日志,以解你渴。

 

《满庭芳》: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为方便语文程度较低的同志能方便的读懂歌曲内容,我会将每首词都翻译为口水话版,以满足人民群众基本的文化需求。

口水话版:会稽山上,云朵淡淡的像是水墨画中轻抹上去的一半;越州城外,衰草连天,无穷无际。城门楼上的号角声,时断时续。在北归的客船上,与歌妓举杯共饮,聊以话别。回首多少男女间情事,此刻已化作缕缕烟云散失而去。眼前夕阳西下,万点寒鸦点缀着天空,一弯流水围绕着孤村。

悲伤之际又有柔情蜜意,心神恍惚下,解开腰间的系带,取下香囊。徒然赢得青楼中薄情的名声罢了。此一去,不知何时重逢?离别的泪水沾湿了衣襟与袖口。正是伤心悲情的时候,城已不见,万家灯火已起,天色已入黄昏。

少游哥哥要走了(必须走,远方有无限风景等着他呢),为报答青楼女子多日的款待,特写此临别赠言。少游哥哥是不舍的,因为这里曾有“多少蓬莱旧事”令他销魂;然而,此际也是“销魂”的,你看,“香囊暗解,罗带轻分”,惹人遐思。在依依不舍中的黯然中,他以貌似无辜的辩白,傲娇地表现了自己在青楼界打拼出来的口碑——当朝最红嫖客舍我其谁!下次的光临惠顾的愿望和渴望,被他艺术地转化成了相思——“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哄得那些真情难得的女子洒下不少感动之泪。

少游哥哥因此词赢得“山抹微云秦学士”的光荣称号,以致同门师兄黄庭坚酸溜溜地劝他不要将才情浪费在欢场上,少游哥哥听了颇为不爽。

 

《水龙吟》:小楼连苑横空,下窥绣毂雕鞍骤。朱帘半卷,单衣初试,清明时候。破暖轻风,弄晴微雨,欲无还有。卖花声过尽,斜阳院落;红成阵,飞鸳

玉佩丁东别后。怅佳期、参差难又。名利锁,天还知道,和天也瘦。花下重门,柳边深巷,不堪回首。念多情、但有当时皓月,向人依旧。

口水话版:那园林边的小楼横空而立,从上看下面是华美的车马奔驰而过。半卷起红色帘子,刚试完单衣,已是清明时节了。一会儿微雨一会儿晴,刚转暖又吹来微微的凉风,气候变化不定。卖花声已经全过去了,夕阳西下,院内花落如雨,飘洒在井台上(为用对称的砖石砌的井台)。

自从和她分别后(玉佩为玉雕的装饰品,挂在衣带上,丁东为玉佩互相碰撞时的声音),阻碍重重,再也不能相见,使人多么惆怅。我为名利而漂流他方,老天如果知道我心中的思念之苦,也会为我而消瘦。想起她住的地方,在柳树边深深的巷中,花丛里那一道道门户,真使人不堪回首。多情的只有明月,它和当初一样,同时照着分在两地的我和她。

    这是写给蔡州的营妓楼婉的,她字东玉。少游哥哥很贴心,将她的名字嵌进词中,“小楼连苑横空”,“玉佩丁东别后”。楼姑娘肯定很感动,少游哥哥将他擅长的离别相思写得如此情深意长,恨不得像月亮一样天天,不,应该是天天晚上,陪在她身边。可恨“名缰利锁”分开了他们。且慢,东玉姑娘且慢伤心,让智商恢复出厂设置,你会发现,少游哥哥心里,“名缰利锁”好像更重要啊!不然,他怎会忍心舍你而去?我不是挑拨离间,我很实诚的。

 

《南歌子》:玉漏迢迢尽,银潢淡淡横。梦回宿酒末全醒,已被邻鸡催起怕天明。

   臂上妆犹在,襟间泪尚盈。水边灯火渐人行,天外一钩残月带三星。

口水话版:黎明时分,夜漏将尽,漫漫长夜即将过去,天亮前银河逐渐暗淡西斜。清晨被邻鸡催醒时,宿酒尚未全醒,朦胧中听到漏声迢递、看到银河西斜,真的是害怕天亮了,就要分别。

     衣臂上染有昨夜留下的脂粉,衣襟上落满了昨夜伤别的泪水。水边沙上,早起的行人已经三三两两地打着灯笼火把在匆匆赶路,天宇之上,繁星已经隐没,只有一钩残月带着三星寂寥地点缀着这黎明时分的苍窘,照映着早行的人们。

怎么又是黯然销魂的离别?少游哥哥还有别的手段吗?写写春宵一刻,不是更有卖点,更能吸引眼球吗?不过,少游哥哥还是含蓄的,“臂上妆犹在”是很富想象张力的细节哦!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少游哥哥又玩了一次文字游戏。这首词是写给名妓陶心儿的,你看,“天外一钩残月带三星”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天上写着一个字儿,那就是“心”字儿吗?(这里请用大张伟唱“天上飘来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的节奏)这些女子真好哄啊,不用玩魔术,不用聊星座,不用看手相,打个字谜就OK啦。列位不懂了吧,少游哥哥何许人也?用得着费那么大劲儿吗?你可知道,当时的青楼女子私底下正在进行被秦观宠幸的竞赛呢。谁能被写进少游哥哥的词里,谁就能在年度妓女风头榜上风光一把。少游哥哥呢,伺候好了,我就玩个文字游戏,编点相思情浓,她好我也好。

 

《虞美人》: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数。乱山深处水萦洄,可惜一枝如画、为谁开。

 轻寒细雨情何限,不道春难管。为君沈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

口水话版:天上碧桃露滋养,不同俗卉与凡花。乱山之中,萦水之畔,可惜一支如画为谁开?

   清寒细雨显柔情,怎奈春光短暂,美景将逝。为君酣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分人断肠。

这首词散发出浓浓的梦口水气味。少游哥哥参加了一次高官举办的高档聚会,主人让宠姬碧桃来劝酒。面对这天仙般的美女,少游哥哥觉得自己以前喜欢的那些女子简直俗不可耐,自己过去的审美趣味居然那样低级,跟赵本山有一拼了,于是无比伤心惭愧。这绝世美人,净化了少游哥哥的灵魂,提升了少游哥哥的审美境界,重塑了少游哥哥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这次宴会成为少游哥哥游戏人生的转折点。

不过,少游哥哥又为碧桃姑娘而惋惜,而抱不平。说“乱山深处水萦洄,可惜一枝如画、为谁开”,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妈的,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你看,什么心理?

碧桃姑娘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春光短暂,美景将逝”,你不是来劝酒的吗?我喝我喝!“为君酣醉又何妨”,来劝我吧!来劝我吧!只为与你多一点相处的时间!

可怜的少游哥哥哟!

 

《赠女冠畅师》:瞳人剪水腰如束,一幅乌纱裹寒玉。飘然自有姑射姿,回看粉黛皆尘俗。雾合云窗人莫窥,门前车马任东西。礼罢晓坛春日静,落红满地乳鸦啼。

口水话版:畅师的眼睛明亮如秋水,纤腰细如束素帛,头上一幅青布道巾,包裹着犹如冰肌玉骨的美人。她翩翩仪态就仿佛藐姑射山上神仙的姿容,回头再看人间粉黛都像尘土般庸俗。她清幽的住处云雾缭绕有如仙境,别人轻易看不见她;门前游春公子车水马龙,但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早晨她做完斋戒功课后即显得心境安宁,纵然在这样的春日里,落红满地,乳鸦鸣啭,她也始终不为所动,真诚奉道。

读此诗,我有三大疑惑。一是少游哥哥怎么知道“乌纱”中裹的是“寒玉”,他的眼睛能透视?或者如鲁迅先生说的“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ÍÍÍ,立刻想到ÍÍÍ,立刻想到ÍÍ,立刻想到ÍÍ,立刻想到ÍÍÍ”(为净化空气,此处省去先生说的不雅之词若干),那也太那个了。其二,少游哥哥大力描写畅师的美貌,又说她对从她门前经过的豪车上的高富帅无动于衷,一心向道,青春交给了大道。这话是欣赏佩服,还是觉得暴殄天物?其三,少游哥哥的着眼点可疑,人家是端庄肃然的道姑,应当是望之而生敬畏,而少游哥哥却看到了美艳,这双眼是受怎样的一颗心驱使啊!

无往而不胜的少游哥哥,此番大概遗憾不已吧。我看见少游哥哥背过脸去,悄悄擦了擦嘴角。

 

    《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口水话版:纤薄的云彩在天空中变幻多端,天上的流星传递着相思的愁怨,遥远无垠的银河今夜我悄悄渡过。在秋风白露的七夕相会,就胜过尘世间那些长相厮守却貌合神离的夫妻。

共诉相思,柔情似水,短暂的相会如梦如幻,分别之时不忍去看那鹊桥路。只要两情至死不渝,又何必贪求卿卿我我的朝欢暮乐呢。

这首诗曾入选高中语文课本,对此,我困惑过——一向担心诲淫诲盗的教材编写者怎么一时糊涂了?

教材编写者误解了吧。他们大概认为,少游哥哥在宣扬社会主义的爱情观。爱情就是爱情,它无关物质,只有精神;它无关荷尔蒙,只有感情;它拒绝卿卿我我的资产阶级低级趣味,它充满团结紧张的无产阶级高尚情操。

我觉得,这样解读是反人性的。牛郎织女是异类,他们不能代表全人类大多数人对异地恋的没信心。

看过前面的词,你应该知道,少游哥哥总在深情款款的说“拜拜”。这首词创新了说“拜拜”的语气和腔调,从而获得了诗意境界的大幅度提升,以致于带来了大众的误解——原来少游哥哥不是游戏,不是始乱终弃,他更看重精神层面的爱恋,肉体神马的都是浮云!

这还是我们熟悉的少游哥哥吗?我用有只眼球玻璃体有点混浊的双眼仔细打量了一下少游哥哥,我笑了。真不愧是北宋朝的“千古伤心人”啊!少游哥哥凭借扮演“千古伤心人”角色,取得了“情场东方不败”的光辉业绩,真不是盖的!穷则变,变则通。你想啊,天下女子哪里都一样?总有那么一些人,想据少游哥哥为己有,而这大大阻碍了少游哥哥的泡妞事业,如何脱身呢?少游哥哥充分发挥了他混迹青楼多年积攒的聪明才智,将与《西游记》比肩的、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著名肥皂剧《天仙配》拿来说事儿,又将源自西方的“精神恋爱”或称“柏拉图式的爱情”移植到宋词之中,不仅开了一代之先河,又更新了北宋人民的爱情观,一举摆脱了纠缠,轻轻松松又上了烟花之路。你看,少游哥哥只不过玩了一回概念,唬得那些没看过西方心理学的青楼女子一愣一愣的,生怕思想上配不上少游哥哥,只好做洒脱大方、时髦潮流状,以示自己境界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列位看官,波波在此肃清一下少游哥哥的流毒哈。爱情观应该是这样的吧:爱一个人,给他(她)的最好礼物不是钞票,不是钻石,而是时间;因为只有时间才是一个人能掌握的最有限的资源,时间就是生命,你连命都给他(她),这才是爱。所以,手牵手走遍万水千山,才是爱的本质,而不是“又岂在朝朝暮暮”这种屁话。你用这个去说服你爱的人吧。说服不了咋办?分呗,他(她)都不珍惜你的生命,你就别犯贱了。呵呵!

 

以上分析了少游哥哥的几首诗词,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希望广大群众在我的启发下,发扬自主探究学习的精神,继续挖掘少游哥哥泡妞日志中的丰富内容,用批判的眼光审视它们,从而提升自己的辨别力和抗诱惑能力,最好能大幅度提升自己的语文素养,那就善莫大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