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连载丨《犇:刘济荣谈艺录》(五)

梅州市林风眠研究会2022-05-12 10:17:06


三、叶浅予


“相比于大画,小品画的艺术价值往往更高”


        韩:您在广州美术学院任教的时候,又被送往中央美术学院进修,师承叶浅予、蒋兆和两位大师。能讲一下这个机缘是如何到来的吗?

        刘:中央美术学院(以下简称央美)国画系有一个进修名额,每年只有一个,非常宝贵。1962 年9 月,最终经过严格挑选,我顺利进入央美上课。当然,如果没有关山

月的举荐与同意,我也去不了。

        韩:当时的研修班是不是像现在这样独立成班?现在,中央美术学院、清华美术学院、艺术研究院等北京各大院校都有名目繁多的研修班,都是由当下知名画家担任老师,学费不菲。

        刘:我们那时的进修和现在是完全两种概念。当时,进修生没有独立成班,而是插入全日制的本科班,和大学生一起学习。我当时插入的班级是四年级,班里有七八名本科生,著名画家马振声、朱理存就在此列。


1980年刘济荣在藻鉴堂与叶浅予和一群人物画家合照


        韩:进修的课程是怎么设置的?

        刘:有诗词课、文艺理论课、中国人物画写生与创作课等,还有很多讲座,都是名家开讲,规格相当高。我虽然当时已经做了老师,但仍是抱着谦卑的心态去学习,认认真真地做一个乖学生,因为这个机会太难得了。

        韩:叶浅予与蒋兆和两位先生的课程是怎么安排的?

        刘:当时,叶浅予老师是国画系的系主任,他给我们上中国人物画写生与创作这门课,课程主要在上半学期,每周一到周六,但不是每天都来。而蒋兆和老师的课都在下半学期。在这之前,我都没有见过两位老师,但知道他们都是大艺术家,因此,刚听课的时候,还是非常兴奋的。


叶浅予赠送刘济荣的作品


        韩:叶浅予老师是怎么讲课的?授课有何特点?

        刘:叶老师讲课非常认真严肃。他的艺术理念是切合中国传统的,注重默写,不希望作品中出现明暗对比,而仅仅是用线条表现人物的神态与动作。

        韩:除了上课,您和叶浅予先生课下接触的机会多不多?在生活中他是怎样一个人?

        刘:也是经常接触的,去过老师家串门。犹记得第一次去叶老师家的时候,他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做事一丝不苟的人。但是他对学生特别好,说话很风趣,性格很可爱很直爽。结业后,我常去北京,自然也都要去看望叶老师。每次去老师家,我都会买些水果。有一次他就对我说“不要在北京买水果嘛,要吃南方的木瓜与杨桃”。此后,我再从广州去北京,我都会买一些杨桃、木瓜之类的南方水果给老师带去。


叶浅予赠送刘济荣的作品


        韩:,是著名演员,您是不是也经常见她?

        刘:电影《渔光曲》的主角便是她来演的。我小时候看过这部电影,印象中她非常美。我首次到叶老师家的时候,,电影中的印象完全消失了,也许是人到中老年变化就大了。

        韩:,还有没有再见过叶老师?

        刘:1980 年,,叶浅予也参加了,我们两个月内常见面。1982 年,叶浅予来广州美术学院讲学,在广州共待了半个月。当时叶老师年事已高,我就和叶老师住在一起照顾他。有一天早上,我和叶老师在美院校园散步,看着绿意盎然的景色,他就对我不停感慨“南方太美了,有多少东西可以画啊”。我则没有感觉,因为这些景色太司空见惯了,就对老师说“看不到”。叶老师则“教训”我:“在平凡中发现不平凡,是艺术家的本事,也是最大的责任。”我由此颇受启发。


中南美专国画专业五学生与老师合影,前排左段吉璋、中张肇铭、右汤清海,后排左冯宝城、中侯中鸣、右刘济荣


        韩:叶老师在广州还留下什么有趣的故事?

        刘:十香园是岭南画派的重要历史遗迹,我就陪着叶老师前去观赏,他到了之后颇为不满,“破破烂烂的,实在太可惜了”。回来后,他就直接找到关山月老师,希望关老师想办法找人把十香园“搞起来”。为了修建十香园,他还题了词,精神非常难能可贵。

        韩:叶先生还有哪些事情让您非常感动?

        刘:,国家赔给叶浅予2 万多元,。但叶先生将这笔款项全部捐给了中央美院国画系。而我们缺的往往不是钱,而是那份大度与悲悯。

        韩:来广州的时候,他已步入晚年,也是坚持画画吧?

        刘:他那么老了,仍是坚持画速写,那种勤奋让很多年轻人都汗颜不已。在我看来,叶先生最了不起的一点是,画速写坚持到生命终止。

        韩:叶浅予先生擅长小品画的创作,而您就在1982 年左右的时间在广州美术学院开了一门新课程“小品创作课”,是不是与叶先生有很大的关系?

        刘:的确有很大的关系。叶老师不是在课程方面给我实际的指导,而是一些谈话启发了我对小品画的重视。在央美进修的时候,他带来大批的小品画供我们临摹。“小品很大”。他常对我们说,“千万别小看小品画”,相比于大画,小品画的艺术价值往往更高,因为更能反映人的性灵与才情。

        韩:用笔墨表现富于动态的舞蹈人物,是叶浅予中国画创作的显著特色。他在创作上有何特点?

        刘:他以速写为切入点,敏感地捕捉运动中的舞蹈形象,并充分发挥线条所具有的形式美,着以鲜艳的色彩。你看他的舞蹈人物,画出了舞者骨子里的动感,那种美是内在的,不只是外在的动态本身。也就是说,他既重写形,更重写神。如寥寥数笔的《贵妃醉酒》,他只用少数的几根线条就画出了表演者的准确动态。《梅兰芳》《陈砚秋》和《盖叫天》等都成功地再现了几位京剧老前辈的风貌。虽然都是戏装舞台造型,但又好像是这些艺术大师的肖像。


叶浅予赠送刘济荣的作品


        韩:对此,著名画家徐悲鸿曾给予高度评价:“浅予之国画—如其速写人物,同样熟练;故彼于曲直两形体均无困难,择善择要,捕捉撷取,毫不避忌,此在国画上如此高手,五百年来,仅有仇十洲、吴友如两人而已,故浅予在艺术上之成就,诚非同小可也。”

        刘:徐悲鸿还说过,如果有10 个叶浅予,中国的文艺复兴就到来了。叶浅予在艺术上的造诣和中国艺术界的地位可见一斑。


1963 年刘济荣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同学在历史博物馆前合影


        韩:但是,我们也看到学界对叶浅予的批评,认为他的画非基于国学根基,文化修养不足。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观点?

        刘:其实,叶浅予是很看重艺术的文化根底的。他是排斥西方的造型体系的,而是想着如何回归传统的。比如,他就曾批评美院的学生不应该学外语,而是要学古汉语。

虽然他的话有一点偏激,但也是真知灼见。我还曾向叶先生求教,从创作角度讲,现在中国人物画色彩关系的处理都是从西洋的油画、水彩画中汲取元素,而中国画系教学该如何应对,必须唯西方马首是瞻吗?叶先生爽快地说:“可以从敦煌壁画中学习。”所以,你去看叶先生的绘画,灿烂、鲜艳却又协调的色彩,有鲜明的民族特色与个性,都是从敦煌壁画中学过来的。


四、蒋兆和


“人物画写生,关键在于对人物行情、

里表、主次、虚实之认识”


        韩:蒋兆和先生是怎样上课的?

        刘:蒋先生爱讲理论,总是不厌其烦地将自己的艺术理念传授给学生。他上课太有耐心了,如果你不懂一个事情,他会站在你旁边苦口婆心讲上半天,直到你理解为止。

        韩:蒋先生上课的时候擅长示范教学吗?

        刘:老师做示范教学,必须有很大的本事才行。蒋先生也擅长示范教学的,他的造型那个准啊,对整体的把握程度啊,实在让人叹服不已。有一次,他在课堂上请来一位藏族老头做模特,就从眼睛画起,一直画到脚,一张四尺整纸的画面,他画了足足三个小时。画面非常完整,整体性特别强。我们一般人画人物写生,往往要先起个稿,确定一个大致结构,而蒋先生却不,而是从局部开始,不打草稿依然能控制整体,非常了不起。第二天,模特还没有走,我就依着蒋先生的同一个角度,同样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依同样的手法画了一遍,受益匪浅。

        韩:他对您有没有特殊的照顾?您和他私下交往的时间多不多?

        刘:他倒没有给我特殊的照顾,对于学生他都是一视同仁。蒋老师很严肃,不怎么开玩笑,我和叶浅予走得更近一些。但蒋老师人品很好,做人很正。

        韩:您最后一次见蒋兆和先生是什么时候?

        刘:1980 年,我和杨之光老师一起去北京看望蒋先生,他当时已经躺在病床上了,但仍给我们讲了很多人物画教学与创作的理论,这种精神实在让人感动。

        韩:叶浅予与蒋兆和先生在艺术理念及教学方法上有何差异,有没有相抵牾的地方?对您又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刘:他们两个的艺术观念和手法都不一样,叶浅予比较讲究骨法用笔;而蒋兆和则是将西洋素描融入骨法用笔。结果这位老师上课,讲了一套自己的理念和方法,那位老师上课,又讲了一套完全不同的理念和方法,两者之间有一些差异,甚至是互相抵触的。

        韩:面对这样的矛盾,您自己又是如何应对的?

        刘:幸好我也有了一定的创作经验,于是心里想着,不管观念法一样不一样,先学了再说,最重要的是心理上不要背包袱。这个问题可能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会碰到的问题—要不就是过于模仿老师,要不就是完全放弃老师的东西。这种急躁的心态放不下,

那就什么也学不进去了。其实,要先吸收老师的经验和方法,最好是吸收多家多法,再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自己。所以说不能过度模仿,也不能急于求成,要厚积薄发。

        韩:蒋兆和与叶浅予艺术的差异性该怎样区分?

        刘:蒋先生的造型精准,反映现实很深刻,特别适合大题材创作。而叶先生的艺术,相对来说就轻巧一些。他的艺术看似简单,但掌握起来十分不易。就教学而言,蒋先生的那一套容易出效果。其实,我学他们两位,也都不是艺术面貌一下子有了改观,而是经过长时间的摸索与体会,以及长期的艺术实践,将他们的思想慢慢融入我

的笔下。


蒋兆和《流民图》


        韩:学界一般认为,在中国现代人物画领域,徐悲鸿是开拓者,蒋兆和是发展者。具体来说,他是怎样发展的?

        刘:他批评了“素描为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的片面性,提出“国画以白描为基础”,“用线去勾勒具体物象的结构”,即“骨法用笔”,“以笔墨的轻重曲直、浓淡虚实以体现物象的质感和量感”。同时,为了更好地掌握表现现实生活的能力,“必须在素描中吸取某些为国画专业所容的现代科学的因素”,使之与囯画水墨技法相沟通。为此,他抓住“以形写神”这一根本精神,反复思考,从实践经验中提炼出水墨人物画的造型规律。

        韩:陈传席曾批评,蒋兆和画中表现出来的主要是技术性,而文化修养不足。他的理由是,徐悲鸿的国学基础深厚,出口能成诗,书法也精通,又留过学。而蒋兆和自言“从未上过学堂”,从他题画的文字看来,学问也是不太深的。您如何看蒋兆和先生的文化修养?

        刘:蒋先生的文章写得不错的,也不能否定他这种自学成才。他形成了独树一帜的个人风格,有着凝重醇厚的笔墨技巧,线条与皴法独特。他的人物画创作达到了游刃有余的地步,发展了前人的成果,并启示了一批批的后来者,影响了好几代人,刘大为、马振声、王子武等,都是从这里来的。蒋先生不愧为人物画的一代宗师。

        韩:您的创作也的确受到他很大的影响。

        刘:我有一幅写生作品,就专门抄录了蒋先生的一段讲义:“中国人物画写生,关键在于对人物行情、里表、主次、虚实之认识,达到主动表达对象之能力。对笔墨应用,写意画务求概括、简练之方法,以少胜多,求得艺术效果。”

        韩:蒋兆和的《流民图》,从作品本身看,无疑是鸿篇巨作,但也引起了很大争议。据陈传席的考证,。因此,。对此,您怎么看?

        刘:。看似蒋兆和对日本人没有反抗精神,但暴露现实其实是一种反抗,绵里藏针式的反抗。他是对下层人对民族饱含深情的爱国主义画家,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暴行。

        韩:如果用简短的一两句话评价蒋兆和,您会怎么说?

        刘:就人物画创作与美学体系的构建而言,他是继徐悲鸿之后影响最大的艺术家。我们评论艺术家的成就,有时候一张画就够了。一张《流民图》能让蒋兆和名垂青史,这就够了。

        韩:您在北京进修的时候,还曾与哪些老师交好?当时李可染、李苦禅等前辈都在中央美院任教,和他们认识吗?

        刘:我和李苦禅接触不多,进修期间见过几次面,他似乎一直都很开朗,离很远都能听到他的笑声。他在隔壁班上课,这个班的学生高我一级。有一天,我路过他的教室,见他一个人在,就主动走过去跟他打招呼,我说:“我是从广东来的,在这里进修人物画,就在隔壁班,一直很欣赏您的艺术,能否向您求一张画?”李老笑呵呵地应承下来。我原以为他会改日再给我,想不到他立马铺纸作画,在一个六尺三开的纸上画了一幅花鸟,题名“鸟语花香”,上款有写“刘济荣同志”。所以,你看这些老一辈艺术家,都是非常随意,没有一点架子。




作者 | 韩帮文

来源 | 【蚂蚁组】微信公众号,版权归原单位或作者所有,特此感谢。




拒绝遗忘 追求历史的真实

梅州市林风眠研究会


简 介

  梅州市林风眠研究会是由梅州市热爱或从事文化艺术研究等方面组成的人员或单位自愿结成的学术性、地方性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业务主管单位是梅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英文:Lin Fengmian Research Association of Meizhou,缩写:LFMRA。

  研究会宗旨:联结社会各界有识之士,传承和弘扬林风眠艺术思想和精神;开展林风眠研究;推动林风眠艺术宣传与发展;搭建林风眠艺术交流发展平台,为文化梅州建设作出贡献。


会    徽

        梅州市林风眠研究会会徽图案由梅花、毛笔、油画笔三种元素共同组成,梅花寓意林风眠先生是广东梅州人,梅花外形为表现其跌宕起伏的一生,而将中国毛笔和西方油画笔两者衔接摆放,则寓意为林风眠先生所倡导和实践的“中西融合”艺术理念。


官    网


林风眠艺术研究网

www.linfengmian.cn

公众号:LFM-ART

联系方式

电话:13823843233

微信:13823843233

邮箱:8284721@qq.com

官网:www.linfengmian.cn

点击拨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