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你说看到极光就会幸福,隔壁的北欧皮皮虾笑了

fafagraphy2020-12-12 11:16:38

有些梦想看似遥不可及,但同时又简单得可怕。博主的很多梦想说白了就是去一个地方亲眼看看其实已经在网上浏览过无数遍的风景。


这些梦想中的一个由来已久得俗,叫去北欧看极光。前两年随着本轮极光活跃期接近尾声,网上催游的帖子每到下半年就比比皆是,但穷上班狗一条,没魄力去物价高昂的北欧看星星看月亮。直到今年,终于没能再抵挡住不去要再等十年的威逼利诱,颤抖着拿出所有积蓄走起。


除非你觉得自带运气爆棚属性,不然为了增加看到极光的几率,最好选择不止一个地方待上一周


博主这次选择了两个观察点:冰岛和瑞典北部小城Abisko,共计5晚。选择冰岛,是因为哪怕没看到极光,这个国家极致的地质风貌也足够让人不会带着遗憾离开;选择Abisko,是因为这个小城几乎没有灯光干扰,而且靠近湖边,出门就有可能看到,不用额外报极光团,也算是省了笔开销。


最后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冰岛的天气比英国还多变,两分钟内可以发生晴天、阴天、下雨、下冰雹(抽在脸上非常疼!)甚至下雪。这也是为什么当地人常说:如果不喜欢现在的天气,就在原地等上5分钟。跟团的三天多雨多云,据团里的皮皮虾们说只在其中一晚看到过极光,不是太强烈。


不过庆幸是先去的冰岛,因为去过这个地方以后,人不自觉地感到知足,好像哪怕之后看不到心心念念的极光也不会带着遗憾回家。就这样带着一颗虔诚的平常心,花了一天多的时间从冰岛首都Reykjavik辗转到了Abisko。


路上的一天是美妙的铺垫


这次搭乘的是SAS北欧航空,Reykjavik起飞,Copenhagen转机,到达Stockholm Arlanda机场,再从Arlanda站直接坐火车前往Abisko Ostra站。


转机时才意识到自己近视散光有多严重,看花了屏幕上的登机口走到了通关的地方,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把护照登机牌递了上去,海关姐姐一眼就看出走错了地方,然鹅隔壁窗口的哥们竟然没发觉不对劲,已经准备让爸爸摁指纹盖离境戳了。可见不是所有海关都靠谱啊!?


飞机正在跑道上滑行准备起飞,突然有部不明车辆靠近,上来就给飞机一顿洗刷刷,定睛一看是在喷除冰防冰剂,喷完的地方在升天时会变成绿色,之后又会恢复成白色,伪理科生看得很high。?




次日在火车上醒来,发现外面已是一片冰天雪地。


列车就像是一根游走在棉纱糖里的调羹。?


南方狗顿时进入发颠模式,从上铺滚下来跑到过道上痴汉状盯着窗外,晨光洒在雪地上闪烁着细腻的光芒,仿佛洒落一地的钻石。?


朝霞把这片洁白的土地晕染成静谧的粉色,大自然的少女心在这里炸裂!?

[为什么传上来那么糊Orz]


-20°C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火车晚点1个多小时以后终于到达Abisko,在此安利瑞典国铁app:SJ(支持英语),它会孜孜不倦地更新给你列车的所有信息,提醒还有多久到站,再也不怕错过车上广播。


打开车门的第一下,感觉就像打开冰箱冷冻室般酸爽!踏出车门,厚厚的积雪已经深不见底,需要动用洪荒之力才能拖动行李箱。 


房子都快陷进去啦。


Abisko是个非常迷你的小城,但有两个火车站,一个是Abisko Ostra,还有一个叫Abisko Turiststation,两个车站相隔不太远,步行过去半小时。这个城市的房屋屈指可数,旅馆更是少得可怜,所以务必尽早下手。


这边大多是家庭开设的民宿,基本都配有厨房,非常适合去超市买菜回来自己做,毕竟也是没看到路上有什么餐馆,只有民宿边上停着一辆「爱心帮帮车」,里面有个不苟言笑的阿加西会变出汉堡、肉丸和宫保鸡丁,对,宫保鸡丁。这里的瑞典小哥还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失敬失敬。


即便之后又吃过N顿肉丸,还是觉得这里的最好吃。因为,窗外的美景也秀色可餐!


填饱肚子,加厚浑身上下的衣物,准备出门踩点Torneträsk湖,以便晚上去看极光。然鹅,刚走五分钟,围巾上就开始结霜,被两双羊毛袜包裹的脚趾失去了知觉,接着鼻孔和睫毛上开始结冰,最后露在外面的头发丝儿变成了白发。


原来这才叫零下20度,和零下15度在天坛上喝西北风的感觉还是两码事啊!                     

Torneträsk湖在这样的低温下早已冻成了一大罐八喜,午后和煦的阳光像一瓶香槟洒在绵延雪白的山脉上,如梦如醉。?


从Abisko Ostra步行去Abisko Turiststation的一条普通小路活脱脱就是纳尼亚世界。路上没人没车,全世界安静得只剩下踩在雪里发出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Abisko Turiststation STF旅馆里的室外平台也很适合晚上看极光,不过看凳子上厚厚的积雪,可能实在太冷,少人问津。


下午4点多,夜幕降临,天空化成一片渐变的紫粉色,整个世界又少女了。


极光留给有准备的人


能否看到极光主要取决于三点:天时、地利、出息。


天时:极光一般在晚上10点到次日凌晨2点出没在少云或晴天的黑夜。

地利:高纬度地区,远离灯光干扰的地方。

出息:当然还得看极光本身的强度范围够不够出息


这方面的预测网站和app有很多,通过分布在北极圈附近的监测点,实时更新每天每小时极光强度范围的kp值等数据,kp值从0到9,数字越大,强度和范围越大。


从下面这张图就可以很直观地看到,当kp值处于1以下的时候,恐怕只有北极熊和企鹅才能看到微弱光芒;3的时候,就能覆盖到瑞典北部地区;达到9的时候,那简直是绿光普照,南欧人民都能开心地戴上绿帽纸!


前面说到下午的时候室外就只有零下20度,晚上更是冷得要上天。考虑再三,博主还是没有勇气半夜在天寒地冻的湖边召唤SSR,最终决定蹲在房间里守候极光。


一旦确定了点位,就紧锣密鼓地开始对着窗户搭建摄影棚。因为隔着玻璃,客厅里还有盏执着地亮着强光的紧急出口灯,即便拉紧窗帘还是透得出房间里的反光。最后发现黑不隆咚的小卧室才是正解,有一块深色地毯正好能盖住容易引起反光的白色衣橱,还有两个高度刚好的抽屉柜,堪称完美!


使劲把玻璃擦擦干净。


老天爷可能也被这份刻骨铭心的没出息还想看到的精神所打动,晚上10点不到就开始上演极光大秀!当时天上好像出现了一坨白色的东西,博主眉头一紧,感觉事情并不简单,不明觉厉地赶紧摁下快门。


经过漫长而提心吊胆的曝光,一抹绿色赫然出现在镜头里。原来这!就!是!极!光!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肉眼可以看到这坨光束忽闪忽闪地舒展着、舞动着、变幻着形状,最后慢慢变淡,完成一次亮相。 




一旦得到就害怕失去,生怕开一个小差就错过下一场,接下去的两小时,恨不得眼睛可以一直睁着不用眨。 


晚上10-11点期间,极光的出现频率比较高,每隔10分钟就会出现一次,每次刷屏3-10分钟,最长的一次有差不多半小时。到了晚上11点以后就不那么频繁了,但次日凌晨爆发的一次强度很高,用肉眼就能看到漫天的强光在快速移动,像一支很粗的荧光笔在划重点。


一直等到凌晨1点,再也没有极光出现,知足收工!


摄影小白也能拍极光


虽然博主没有高级的摄影器材,也不可能拍出大神们那样牛掰的照片,但既来之还是要努力拍出尽可能好看的照片不是!如果你有同样的诉求,那么只要跟着下面几步照做,包你get至少及格的极光大片。 


博主的设备有且仅有:

1/ 索尼微单α6000(有手动调节光圈快门的入门级微单都能基本胜任)

2/ 16-50mm F/3.5-5.6的标配镜头SELP1650

3/ 55-210mm F/4.5-6.3的中长焦镜头SEL55210

4/ 小三脚架

5/ 一块备用电池

6/ 16G内存卡



* 如果在室外拍,除了自己先保好暖,另外还得注意:

1/ 最好能有快门线,免受冻手之苦。

2/ 电池多备几块,长时间低温下耗电特别快。

3/ 三脚架用有份量的东西压住,防止被风吹动。

4/ 手电筒。


包你会傻瓜设置步骤:

1/ 把中长焦镜头(因为在室内离得比较远,如果在室外可以用标配镜头,有大光圈广角镜头更嗲)装上相机,检查镜头是否干净。 


2/ 打开相机,调节各种参数和设定。 

拍摄模式:M手动曝光档。

光圈Av:调到最大,也就是F值调到最小F4.5。

* 如果在室外拍,可以用标配镜头调到F3.5,更高级的广角大光圈镜头可以调到F2.8。

快门速度Tv:8-30秒长时间曝光。

对焦模式:AF-A自动,或MF手动对焦至无穷远(在室内用MF老是糊,可能更适合在室外满天星空下用?)。

ISO感光度:800-3200,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调节。

保存格式:RAW(未经处理压缩的源文件,能原汁原味地记录相机拍摄到的照片信息,这样一旦有不当心拍垮掉的还可以进行后期补救)。


如果在室外拍,调成延时拍摄,更好防抖。


3/ 把相机装上三脚架,调节到适当的高度和角度,前景可以配上湖泊、山坡、树林、小木屋等等,衬托出极光的玄妙。 


4/ 夜幕降临后做一下testing,调整至自己最满意的设置。 


5/ 最后正式拍的时候,还是要根据当下极光和环境的变化灵活调节参数!


比如这一晚有月亮,而且有大片雪景,环境亮度相对较高,感光度就不必设得太高,不然拍出来天很亮,没有黑夜的感觉,而且更容易产生噪点。同样的道理,当极光本身就很亮的时候,也不必一味追求太长时间曝光。


比如下面这两张,感光度和光圈大小一样的情况下,左边是13秒快门,右边是8秒快门,右边效果就比左边要更清晰。


极光的移动速度非常快,而相机需要的曝光时间又很长,所以拍完一张要马不停蹄地摁快门拍下一张。尽可能多地捕捉到极光的各种运动轨迹和姿态。 


当我们在看极光时,我们在想什么 


在极光面前,人类永远心存好奇。事实上,极光在很多古老文化里有各种各样的传说,被我们当成看一次就能幸福一辈子的极光,在其他人看来并非如此。


古挪威人觉得这是有人在天上尬舞(不许笑)。不少原住民认为极光预示着坏天气要来了。爱斯基摩人对极光尤其敬畏,觉得那是鬼神在召唤亡灵上天,有时伴着极光会出现类似哨声一样的声响,则被认为是天上的灵魂想和地球上的人说话。因此,拿极光开玩笑是大不敬,他们在极光出现时甚至会有一定的仪式来表达敬意。


我在看极光的时候,伴着睡梦中妈妈的呼吸声和想看但时不时睡着的爸爸的呼噜声。妈妈虽然没搞懂这是在等着看什么,但白天一直跟我念叨,心诚则灵肯定看得到,搞得我心里也谜之笃定。


现在还没验证这场跨越千山万水看到的极光是否真的能带来一辈子的幸福,但在那时那刻,我心里确实闪烁过一股幸福的暖流,因为没挨冻就看到了极光(就是这么实在)可以和最重要的人在一起拥有这份经历,感谢他们带我来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有无限多美好的事物值得去探索。但同时,我又非常失落,因为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全力以赴做这件事,这些如梦似幻的画面可能只是安慰我回到现实的时候别那么难过?


第二天下午,我搭上去斯德哥尔摩的火车。隔壁车厢是一只瑞典皮皮虾和一只韩国皮皮虾,只听瑞典皮皮虾说:“最近是中国春节放假,专程来看极光的中国皮皮虾可不少呢,因为在中国,皮皮虾们觉得看到极光就会幸福。”韩国皮皮虾说:“真的吗?”


中国皮皮虾笑了。




祝假后抑郁综合症的上班狗病友们

早发现早治疗

旅游诚可贵 工作价更高


感谢关注关注就会(祝你)幸福的

微信公众号fafagraph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