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挡不住别人说你的嘴,但可以在心里织一张有力量的网

初心少儿阅读2020-02-13 16:46:22

关注初心阅读

每天读点有用、有趣、有态度的育儿干货

这是我从朋友那里听说的,那天孩子班主任打电话给她,告诉她孩子和别的孩子玩的时候,因为别的孩子说她的孩子是“胆小鬼”。她的孩子就哭了,其实也不只是这一次,只要别人一说点她的孩子不好的事情,她的孩子就哭,她当时第一反应就是立马道歉,然后告诉老师,她儿子的确有点“说不起”,总是容易哭。班主任是这么回复她的,你的儿子没有错,你不需要道歉,但是我们需要共同努力,让孩子明白,别人的评价不能定义他,遇到不喜欢的评价,他有权利说不。


说到这,她停了下来,然后问我,,我的道歉,你能理解吗?


我完全能理解,还非常有共鸣。我记得自己小时候是班级里最瘦小的,而且头还很大,小学一年级时班级里好几个同学看到我就会唱,“大头,大头,下雨不愁”,唱完后还会指着我说,大头好可笑,走路都不稳。


我当时特别不喜欢,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经常涨红脸半天,拼命忍着不哭。然后等着放学回家,第一时间和妈妈说。没想到她第一反应是,你同学和你开玩笑的,我们做人要大气一点,别做“爱哭鬼”。


我至今还记得自己整个一年级是我最不开心的,当时一心就等着期末可以换班级,可以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但如果现在让我回想,最最坏的结果是,之后我似乎再也不愿意和母亲说自己的事情了,之后的初中高中大学都没有过。每次她问起,我都是淡淡地说,“蛮好的”。

谈到“霸凌”,很多家长想到的都是动手打人,其实很多时候语言的霸凌更伤人。我们每个人仔细回想自己的成长经历,肯定都有被起绰号,因为衣服难看、长相身材等而被嘲笑孤立,我也相信,很多父母都像我的妈妈一样,觉得并没有什么啊,干吗大惊小怪,做人要大气。这个是我们非常典型的教育价值观。


自己当了母亲后,我发现孩子就像是荧光笔,把我们父母的优点缺点全部清晰地划了出来。很多被评价不大气、说不起的孩子,归根到底父母也许就是这样。我的母亲就是一个非常在意他人说法的人,记忆里有时邻居一句无心的话都能让她回味好几天,反复在家里叨叨。


我现在特别能理解她当时对我这么说,因为她自己意识到这样活着很累,所她希望我可以不要像她这样,希望我可以改变。但是她没有意识到的是,改变不只是喊口号,改变需要我们和孩子一起建立一个全新看待事物的角度,需要父母帮助孩子滋生出内心的力量。

这就不禁让我想到我的一位同事曾经分享的一个故事。有一天她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坚持要穿一双粉红蕾丝边的女式鞋子上幼儿园。我相信大部分家长遇到这个情况肯定会告诉孩子,“这样穿你是娘娘腔,去学校要被同学老师笑的”。


这样的情况挺普遍的吧,但仔细琢磨这句话背后我们传递给孩子的就是单一价值观,“因为别人要说你,所以你不能做”。


同事没这么做,她和儿子说,“嗯,你可以穿这双鞋去幼儿园,但大部分男孩都不穿这样粉红色的鞋子,如果你的同学们笑你,你会怎么办呢?” 这个4岁多的男孩对妈妈说,“没事啊,我会告诉他们,这只是一双鞋子而已,又不代表我的性格”。


这样的男孩是不是很大气?一定是的,但我相信这样的男孩一定不是父母一味地说“别在意,要大气”可以养成的。


我们应该如何去引导孩子?


不要使用批判性语言


这其中第一条原则就是对事不对人。娘娘腔、很淘气、不听话、没礼貌、没见过世面,很多时候我们在育儿过程中就是会不假思索地使用这样的评判性语言。


我们现在越来越多地理解了这样“贴标签”不利于孩子成长,其实细究下去,这样的批判性语言也是在反复传递给孩子一个单一的价值观,“和我标准不一样的就是错的”。


长久以往,孩子的观念里就只有绝对简单的“对或者错”,于是他们的价值观就变成了“和他人不一样,就是我的错”,于是他们就会很在意他人的说法。同事那个4岁男孩所说的,“我穿的鞋子只是和你们不同,这没有对错”。一个真正大气的人,是需要理解,很多事情并没有对错,只是不同。当一个孩子越早可以理解这点,就越能直面他人的评价。



可以随时说“不”的家庭氛围


敢于对这些评价说“不”,归根到底就是这个孩子对于自己的认可有多大。很多时候,我们都爱用“听话”来表扬孩子,我经常看到很多父母挂在嘴上的就是,“你要听爸爸妈妈的话”,但却从未真正让孩子明白,父母希望你这么做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这样成长起来的孩子就会有一个概念的混淆,听话等同于听“某个人/某群人”的话,而不是因为我认可这个道理所以我遵守。


试想,一个孩子在家这样最安全的环境下,都没被给予机会思考“我可以不同意吗?我为什么不同意?”,都没被赋予勇气去说“不”,那走上社会,遇到不那么熟的人,他怎么能有这样的能力和底气去反驳呢?




同理心倾听


越想养出一个“大气”的孩子,就越要把孩子的事当回事。同理心聆听给了孩子一个复盘的机会,当孩子愿意复述整件事,他自己其实在选择“面对”这个痛苦,然后他在尝试用自己的逻辑理解这件事。


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仅让孩子感受到他们任何情绪都是被接纳的,家是安全的倾诉地方。更关键的是过程中简单的启发式提问“如果再发生,你可以怎么做呢?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呢?我们可以如何避免呢?”,都是我们用自己的智慧去启发他们找到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


有时,的确是会出现孩子“大惊小怪”的情况,但这个过程是孩子自己打开了这个心结,那他接下来也就更明白自己界限在哪里了,更重要的是,亲子关系更紧密了。



大气不是假装不在意,真正的大气就是发自内心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别人说的不能定义我,我可以非常有力量地告诉他人,我不喜欢你这么评价我!


挡不住别人说你的嘴,但我们都可以在心里织一张有力量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