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读者来信 · @大树 @黄语蝶

互相吹捧文学社2018-04-28 07:45:54


@



在林间

雨后的小径。无时无刻不在忐忑。

树林与树林的交往,也是

过分的小心。我们都在害怕:

  会无心伤害到什么……

 

那些摔倒的人,会不会不再爬起?

那些稚嫩的鸟窝,会不会变成废墟?

就像在这林间,曾有一些幼花被我认识,

也有一些落红被我清除。

 

一晃而逝的多年。我们的走,

仍然是: 一对虫蚁的移动

——再快,也快不过时间。

 

时间。怎么消耗,都不算漫长。

再次步测这树林,已是

步测我们自己:

生老病死,纳于分毫。

 

而这分毫,无人知晓……



孔雀羽

午后。光与绿色交织,流淌,

并闪烁。你会认为: 这是树顶

迷人的修辞。发动机鸟翼,在树冠中

拂转。绿色摇晃,如低语,如忍耐。

风中。无数狭隘而晶莹的帆,

像一群慢跑者

扇风的手掌。隐约间,可以窥见

匿名的野果和高傲的蜂巢

在叶间徘徊。你的唇,站在枝蔓之外,

话题瞬间推远,沉沉的飞絮。

这纯粹的螺旋,气息中有未知的金属:

异界者、乞丐和码头上弓着背生活的

重体力开始。在你的声音中,慢慢地磨刀

我欲阻止。右手的边界按住你

抖颤的同情。(也是: 锋利的同情!)

但,语言的祠堂,要如何胜过

宗教的古老?乌云。从阴影的皮肤上,

簌簌地滚落。我。靠近——

比显微镜还要细心的思想,企图捍卫

你眸中的闪烁。大提琴

抵着忧悒的镜面演奏幻想:

哲学的音符,应该沉入

你的潜意识: 你的明亮的湖。

而后颈过快地平静,使许多灰色的词

在这里消弥。该如何用往事的眼睛

聆听命运——这只盲目的隧道

将通向哪里?

集体主义的回答,没有出现。

擅于冲锋的蝉,退至无奈

构成的

低音区。而当脚下觅食的虫蚁

爬过鞋子的大陆,我们又不得不称赞

成为其优点的双足。

这高额的、隐忍的生活,充满了

年龄的辣酒与加速度衰竭的梦境。

我的鼻尖停靠在:你

肿胀的耳垂与摩羯座之间。

“远处的孔雀,似乎发现了我们,

孤僻的脚趾始终没有抬起。”

你突然拉起我的手,去寻找孔雀羽。

一支蓝色的发簪。在欢乐的中途,

树木间隐藏的、无数轻松的水罐

都歪着头,等待着轻风

扔出可靠的钻石。


评:大树多是轻快,活泼的小诗,充满了对自然的欣赏,对生活细节的体察入微,更偏于静态的古典美,但诗是文学的先锋,如果可以试图扩展诗意的范围与容量,敢于去偏僻处探索,一定会有令人惊喜的高蹈。


大树,原名孙胜,95年生于江苏淮安。

作品散见《诗刊》《作品》《星星》《草堂》《美文》《雨花·中国作家研究》等刊物。曾获得杨牧诗歌奖青少年诗人奖、淬剑诗歌奖等诗歌奖项。



@



   一条,出走回家还是离家出走的路上

今天暴雨。不敢看向人们,怕被发现我正

慌忙找东西,来堵住喉头

连绵的浪

“就这袋橘子。”老板娘递过来,手很白

灯光在她身上很干燥

但从不曾为。水果店。雨棚外。我所有的影子。

停留

 

真沮丧,一会会儿也没有呢

只好退回我的路,继续走下去。继续为灯和

我眼神的闪躲

感到羞愧感到每次落地,都在洞的边缘

摇摇欲坠。跌落的姿势是那么像伞啊

坏掉一样飞速旋转。同样坏掉的还有躲在伞面上

许多个掉进黑夜的梵高

我捏紧

他们在黄昏发出的尖叫。平静地路过第

三条。打烊了的街道

 

住在窗户里

的人们是值得羡慕的。拥有

吊顶灯、热浪般的厨房和木盆,拥有开着电视

等他们回家的人。过家家多开心呀

羡慕得我在第四条街道

开始剥橘子

像一直以来人们对我那样,层层剥开。

剥开花了所有努力

长好的颜色。露出更真诚,更柔软,更不具攻击性

的血肉

 

“暴雨天和橘子一样好。”我安慰自己

几十年的清洗、几十年的剥皮,最终会跳出一个

完整的人来

是那样在社会上合格的、上进的、具有规律性的人啊

我努力

努力咽下一瓤又一瓤橘子。努力堵住连绵的浪

堵住

我对人们

黑色的向往 



   你是那么容易冷却啊

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着 不像其他所有人

一开始就做好了返回的准备

没有特别牵挂的人 也

没有情绪在隐忍

感到失去 从肩胛骨侵入

行走 打招呼 停下抚摸一棵树 穿过人群

都只是骨架来去空荡荡 

 

你是那么容易冷却啊当听见

轨道设定成功一颗钢珠发射它反复

撞击管道的沉闷它

麻木躲开流动的网它上了

一列客满的火车却发现其他钢珠也套着玻璃管

里盛满泪水它舔了下自己的发现尝起来

像被按压在轨道前的

一个黄昏

它不想叫自己15087078号坐在必须坐的位置在

二十年前被送上轨道

它要下车了哦  像礼貌的客人一样道别 

 

你是那么容易冷却啊当听见

这个睡前故事

发生在三十八度的天 密闭的大街 

当听见

我问你 是否躺进坟墓像蜷缩在母亲子宫是否

闭眼之后会作为人类最后一幅

骨架在博物馆陈列是否

真诚像睡眠我可以安心做落叶是否闭上眼

就是风吹起来极其浪荡的荒野

是否那时就不再

是工厂悄悄冷掉的

小小钢珠 

 

当听见我说 「嘿你知道吗」

「街上天黑了」我甚至没有火把照亮来往的脸

也许唯一的羁绊就在我们都

是同一个洞的穿行者「你」

被上帝「该」

像贴纸一样撕下「回」

扔在「家」

四下空无的万神殿「了」


评:雨蝶的诗有着散文般的句式,细致的景物,私人的经验,恰当的想象,读起来行若流水,有种沉吟低语之感,有很强的辨识性。部分词句尚可斟酌,如《一条,出走回家还是离家出走的路上》中梵高的比喻,以及倒数第二节,橘子意象的出现是否突兀。


黄语蝶,95后本科在读。

一个在动物与神之间摇摇摆摆的存在,愿望是大家都开心。曾获第七届包商银行杯优秀奖,诗歌散见于《中国诗歌》《山东诗人》《90后诗选》。


征稿启事:


投稿邮箱

wxcz2017@163.com


邮件名称

诗歌传销+标题+姓名

如:诗评+再别康桥+张三


附件内容

个人简介+诗歌评论/原创诗歌


投稿作品将逐一回复  还有机会得到专业赞美

我们在此等候  期待为您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