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学习书法,这13个方面你要心中有数

毛笔书法频道2018-12-02 08:33:06


阅读本文前,请先点击上面蓝色字体,再点关注。完全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互动微信号:2677315117,还可以拉进书法微信群,与更多老师交流学习

1、书法学习需要时间的保证。虽然书法讲究悟性、天赋,这些先天的东西其实个人都差不了多少,最终还是落实到比耐心,比时间的投入上。耐心就是要做好长时间默默无闻的准备,深刻领会书法的精神,要对书法有感觉,或者说要“来电”。这个需要很多时间的投入,去不断的领会的。


 2、学书法要深入传统,只有深入传统,真正领会了传统的精神,才会深切爱上书法。传统对于当代来说,不是枯涸的,它的资源仍然新鲜、活泼。对于传统的挖掘程度和理解的不同,可以开出不同的书法走向。


 3、清代的碑学运动,传统的说法都认为在帖学系统之外建立了另外一个不同的审美世界。其实,碑学虽然讲究奇趣、古趣,他们的格调和品质仍然是在传统之中的,可以说仍然符合传统文人书法的审美的。我们看清末民初的碑学大家,如康有为、沈曾植、于右任等等,他们的书法突破了传统帖学,但是格调和品质仍然依归传统。我相信,书法同绘画一样,绘画强调所描绘对象的品格的塑造。比如说画松,就要具备松的品格。这个都是客观的对象所具有的基本品质。书法也是一样,我们写的汉字,每个字也都具有基本的品质,书法也是要把这种品质展现出来。而现代的一些学碑的书法家,认为奇趣就是变形,于是书法的取法对象走向民间化便成了众向所趋。这种对形式感的过分强调,其实是完全损害了书法的核心精神,即现代的书法丢掉了格调和品质。

 

4、书法的正脉乃是魏晋以来到明清书法名家构成的巨大的谱系。就是帖学系统,包括帖学的笔法以及帖学所崇尚的审美价值,即格调和品质。但是帖学在宋以后为什么衰弱了呢?具体原因有很多。


其一:范本的差异性太大。刻帖的流行一方面扩大书法群体,而一方面也引起了诸多误会和混乱。刻帖的不断翻刻,离原本会越来越远,后人学刻帖,难免有雾里看花的遗憾。这个是资料的限制,而我们现在的信息时代,完全可以突破古人资料匮乏的尴尬局面,这个可以说是我们学书法的有利条件。


其二:宋以后楷书的意识太强,可以说深刻影响了行草书的创作和审美。从唐代开始,中国的文字就在走规范化道路,这个大概和印刷术有关系。唐之前,文本的流传都是靠手工抄写来完成,对于每个阅读者来说,每一个文字都是新鲜的、不同的。但是在唐以后,印刷术的流行,带来了美术字在印刷行业的大量运用。美术字就是规范字,如宋体,虽然刻工的不同会让规范字有所差异,但是总体来说,规范字确立了一个标准的书体形式。对于阅读者来说,天天接触的就是这些一模一样的标准形式,这种规范字的阅读,深刻影响了书法家对于书法创作的理解。这些规范的字体会逐渐在阅读者的心里造成一种心理定势——字的某种写法就是完美的,字的笔画安排符合某种规范就是完美的,等等等等。而这些心理定势在魏晋人那里根本没有。魏晋时代的书法远绍汉代。汉代到魏晋这几百年中,成熟的书体不是楷书,而是草书。也就是说,魏晋人学书法,面对的是一个成熟的草书系统,而不是如宋以后,面对的是一个成熟的唐楷系统。这样差距就出来了。草书对于楷书来说,更加自由开放,从草书化到行书,行书必定具有草书的品格。


所谓古法,就是一套从草书中化出来的笔法系统。而宋以后,学书先学楷书的做法成了书法的常识,也可以说是偏见。我们一开始就被灌输规范化的审美。这种审美的最终结果就是馆阁体的出现。明清的帖学笼罩在馆阁体的阴影之下,奄奄一息。帖学的最后一位大家就是明代的董其昌。但是,我们看到董的书法结构平正(正是楷书影响的结果),笔法单调。唯一出色的就是墨法和格调。而到了清代,更没有帖学大家。对于我们来说,困难也许更大。我们面对的是极其规范的阅读文字,同时离魏晋时代有千年的距离。这些都给我们领会古法造成了困难。


 5、那么如何领会古法呢?最重要的是资料一定要丰富。这个可以说是我们的优势。比如说,学习唐楷,必须废除清代对唐楷的歪曲。我们可以参看日本流传下来的诸多书法作品。比如说日本空海和尚的作品中更多的保留了颜真卿的笔法;在嵯峨天皇的书迹中,我们看到了经典的欧阳询笔法,比欧书《千字文》要活泼的多、精彩的多。这些书迹对于我们理解唐人的笔法有着重要的意义。又比如说《兰亭序》,冯承素的摹本现在流传最广,大家对《兰亭序》的误解也最深。冯的摹本解体固然潇洒,但是毕竟是钩摹出来的,不是写出来的,露锋太多,显得尖刻和做作。有些笔画明显是违反运笔规律的,是假的笔画。学习《兰亭》如果不能认识到这一点,那就很麻烦。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禇遂良、虞世南的临本远比冯摹本和定武本重要。尤其是禇遂良的临本,值得好好研究。因为它是书写的结果,保留了更多唐人的笔法。虽然结构风神不如冯本潇洒,但是线条更真实。


 6、学书法一定要占有丰富的资料,可以互相比勘。我们占据的资料多于古人,这个是我们时代的优势。但是,我们的资料更多的是印刷品,于是问题又来了。印刷品说到底还是二手资料,虽然比刻帖要好的多,但是对于理解古人书法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差距。所以要看真迹,这个非常重要。多比勘资料,多观摩真迹,我们就能发现原来被我们深刻误解的东西。比如说《伯远帖》,我们看印刷品觉得非常精彩。但是上次我去上博参观的时候,发现《伯远帖》的线条居然这么软弱,这个让我很吃惊。

 

7、接下来讲书法学习问题。要学好书法需要全面的训练,最基本的就是技巧的训练和积累。技巧说到底就是练笔性。这个需要手的灵活性和控制笔锋的能力。所谓全面的技巧训练,就是要拓宽手的敏感度。书法经过历史的积累,技巧非常多。但是真正能被书法家吸收和运用的也不过十多种。但是对于学习者来说,要扩大技巧训练的范围,不要局限于几种技巧的训练。广泛的接触、涉猎,最终找到适合自己生理和心理的技巧。而真正丰富的技巧在二王的书法体系中得到最全面的保留。


 8、五种书体各有各的技巧要求,或多或少。论技巧的变化、复杂和难度,行草的技巧要求更多,也更难。但这个不是说技法相对简单的篆、隶、楷不重要。相反,这些静态书法的研习对于我们掌握动态书法(行、草)有着重要的意义。林散之先生是当代草书大家,他成功的基础是隶书。老先生每天悬腕写隶书,慢悠悠的。这种对笔的控制力和稳定性的学习对他的草书影响巨大。而相反,我们看到现代的一些书家,专好写草书,线条打滑,留不住笔,明显是静态书法的功力不够。所以说,技巧的训练要全面。五种书体的学习可以同时展开。即把静态书法和动态书法的学习结合起来。学会每种书体用不同的状态书写。美院那边还有一种方法,同样的一个内容,用同一种书体,尝试用不同的状态来表达,这种训练难度更高,但也更有效。


 9、技巧和人文。记得前几年,国美和南艺的书法教学有过争论。在国美一方,讲究完全解剖技巧,“逼真模仿”,这种精微训练见效快。而南艺讲究长远的修为,见效慢。当然,对于我们来说,完全可以结合两种学习的方法。首先,学习书法一定要学会运用理性剖析作品。国美的方法很适合。其次要对书法作品保持新鲜感。如果一件书法作品换不起你的感觉,一是作品肯定没有深度,二是你自己缺少深度。比如对于二王尺牍,需要经常产生新意,就是新鲜感,才能不断深入。王字可以说大有文章可做。最后,当技巧掌握到一定程度,必然要加强人文、品格等等方面的修养。

 

10、学书法对于整个书法史发展脉络要有清晰的把握。我们之所以说晋、唐是中国书法史上的两座高峰,就是因为书写在那个时候保持了最自由、最本真的状态。前面说过,印刷术带来的美术规范字对宋以后的书写产生了重大影响。在晋、唐时代,书法家的书写思维和现代人完全不一样。我们学传统,尤其是学宋以前的书法,就是要打破自己对文字的“意象”,就是说要突破深藏在自己潜意识中的规范的美术字审美定势。如果我们带着这种潜意识去欣赏晋、唐人的作品,会发现很多奇怪的地方,也就是说超出了我们想象之外。这些奇怪的地方对于古人来说是顺理成章的,对我们来说却是不可理解的。原因就是我们被固定的规范框住了。学习传统,尤其是学习宋以前的传统,说到底就是要打破原来的思路、规范(打破单一的美术字结构),如此才能真正理解古人。


 11、“逼真临摹”非常重要,就是要达到伪造的地步。很多人以为临摹只要抓住大概,他们自称是书法的“气韵”、“神”等等。其实,所有的气韵神采都是建立在笔墨的基础上的。如果笔墨无法达到或者接近古人,大谈“遗形取神”等等都是空洞无物的。所以,在临摹的开始,要无条件的服从古人。要抓住古代作品中丰富多彩的差异性来临摹。比如说,对于一些奇异的结构,很多人会认为是偶然的效果,不必在意。其实这些偶然也透露了一种必然。我建议都要临,临的越像越好。也许一开始觉得很难,难就对了,那是因为我们日常的规矩、定势在作怪。我们总是想把古人的作品在临摹中套入自己的规范体系中。这样就麻烦了。你越是重复,规范就越牢固。到最后,临摹只是加深了自己的偏见,而没有突破。精细临摹古人作品就是要突破我们被美术字深刻影响的规范意识。


 12、二王的书法体系笔墨要素更完善。从中可以学到非常多的东西。说二王是中国书法的源头,是有道理的。深刻理解了二王,再学其以后的东西,会有“一览众山小”的畅快感。


 13、要掌握“八面出锋”的运笔方法,就是要加强用笔的丰富性、灵活性。切忌笔锋偏在一边,这样字容易薄;也要忌讳把笔当作刷子一样使用,那会让线条变得单调乏味。


每个字值百万——米芾《研山铭》

释文:

    研山铭。五色水,浮昆仑。潭在顶,出黑云。挂龙怪,烁电痕。下震霆,泽厚坤。极变化,阖道门。宝晋山前轩书。

    这恐怕是有史以来最昂贵的汉字———一幅39个字的古代书帖《研山铭》,创出2999万元人民币的中国书画拍卖全球最高价。一字将近百万元! 

    这恐怕是有史以来最独特的拍卖———参加竞拍者仅一家,拍卖师喊价仅一次,一呼即应,一应即定,十秒钟里成交。

    这恐怕是有史以来第一件国家专设经费抢救的流散国宝———《研山铭》流去国外两百年后,成为我国今年所设“重点文物征集专项经费”购回的首件文物。

    一卷三绝!《研山铭》骤成海内热点。 

   “天下第一难书”

    写《研山铭》这人简直是个“疯子”,就如同全世界所有天才那样。

    他明明是北宋人,却偏偏喜欢穿着唐代衣帽招摇过市。他为了要别人一幅王羲之的字,居然不惜以死相胁,“大呼,据船舷欲坠”。他爱石成痴,曾向块大石“口称'石丈’,著朝服持笏便拜”。他觅得一块可做墨池研磨的山形小石“砚山”后,竟爱不释手到“抱之眠三日”的地步……他的外号,叫“米颠”。他的大名,叫米芾。

    不过,千年书坛尽人皆知的《研山铭》能价值千万,并不因这些。

    其珍,珍在它是中国书法顶级宗师的代表作。米芾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并称“宋四家”,是开宗立派的书法大家。五千年来,此等人物屈指可数,也就王羲之、王献之、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颜真卿、张旭、柳公权、怀素、米芾、赵孟兆页等寥寥十数人。其中,米芾又以笔法“八面出锋”极尽变化,最难写又最能抒发个性,卓然独树一帜。苏轼就曾由衷推崇米芾当与书圣王羲之“并行”。而米芾仅存在世的几幅作品中,《研山铭》被认为最具代表性,号称堪与“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并提,是“天下第一难书”。

    其珍,珍在它震烁古今的书法艺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长沈鹏告诉记者,《研山铭》字字珠玑、笔笔难书,他最为推崇“下震霆”的“震”字一撇:陡然一笔细如蚕丝又稳如磐石,险绝笔法登峰造极。“有人说是败笔,我看恰是妙在巅毫。正如打乒乓的擦边球,又像足球弹在门框上再进网,妙不可言!就像孔子论人生最高境界———既'从心所欲’,又'不逾矩’。” 

    其珍,还珍在它是“海归”———收藏它的日本某私人博物馆因经济困顿而出售,而我散落海外的绝品多藏各国国立博物馆,此类良机恐难再有。

    所以,《研山铭》身价当非寻常!

   “天价”细思量

    但具体到2999万元,是高了、低了,还是恰如其分? 

   “合算!”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单国强,举出了此前中国书画拍卖最高价的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宋徽宗在绘画史的地位,不如米芾在书法史的地位,而且有专家疑那幅画为伪作。它都拍了2530万元,一致公认为真品的《研山铭》,价格当然应更高。再看行情,大连万达曾不惜出价4000万元,志在必得。”

    中国文物学会理事赵榆也说:“2999万元看似高,只不过历代书法大家名作几乎从未拍卖过,否则,就不会由《研山铭》今天再来创天价。”

    不过,也有业内人认为“天价”有炒作之嫌。据悉,国内有人在一年前曾与上门来荐的《研山铭》物主洽谈过回购之事,而今听说已以2999万元成交,震得一愣一愣。

  “但不管怎样,《研山铭》回归,是国家在抢救流散文物。这个意义,怎么肯定都不为过。”故宫博物院院长朱诚如说。

    一梦两百年

    那已是个千年之谜,究竟,《研山铭》如何孤悬海外。“铭”上,一代代收藏者的印章,直至清雍正成都知府于腾戛然而止,一漂东瀛两百年。启功先生慨然长叹:见不到《研山铭》,死不瞑目!

    据承拍《研山铭》的拍卖公司介绍:今年春,日本那家博物馆有意出售《研山铭》,几位外籍华人买下后,交来拍卖,希望藉此将之永留国内。国家文物局得悉情况,由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此“铭”后,依法采用“非常手段”———定向拍卖,指定国有文物收藏单位优先购得《研山铭》。国之瑰宝不可失。由于中国法律规定,境外拍品参与国内竞拍,如被境外人员拍得,均可携带出境。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就这样再度飘零海外。因此就有法定的“定向拍卖”,已知张先的《十咏图》、阎立本的《孔子弟子像》等国宝级文物,就藉以“定居”国内。

    但《研山铭》的独家竞拍、一口成交现象,据称前所未闻。还是拍卖公司揭了秘:“其实,大连万达和米芾故乡湖北襄阳市原本都要竞拍,得知国家有意后,便主动弃权了。国宝回'国’,适得其所。”

    国宝当归国

   《研山铭》回国绝对算一个里程碑。

    曾记否,上世纪四十年代,国已不国,一介书生张伯驹竟是卖掉住宅倾其所有,购回了流失海外的中国现存最早山水画《游春图》,捐给国家。

    曾记否,国力尚艰的上世纪五十年代,是国家总理亲自关怀,重金购回《中秋帖》、《五牛图》等大批遗珍绝品。

    而今,开天辟地头一遭,国家设立专项经费抢救流散文物,确然是“国家兴旺发达的体现,保护历史文化的壮举”。       

  “专项”回购第一幅,这是开始。故宫博物院“米芾《研山铭》特展”大字醒目:“我国有数以百万件的珍贵文物流落世界各地。”中国书协出版委员会秘书长刘恒告诉记者:“王羲之的《丧乱帖》,柳公权的《金刚经》,智永的《真草千字文》,我最早书帖集成《淳化阁帖》……中华名帖,三分之一还在国外。”

    这不是一种国家专项经费独力能胜,刚颁布的《文物法》有新规:公民可以从拍卖企业购买文物,可以相互交换转让文物。国宝归国在盛世,共襄盛举正当时。

    米芾《研山帖》,行书墨迹。在明代张丑的《真迹目录初集》、《清河书画表》和清代吴其贞的《吴氏书画记》中都有记载,据推创作于1101年至1102年间,作品沉雄苍劲、挥洒纵横,是米芾晚年代表作之一。专家研究说,作品早年曾入藏宋代内府,后一直为民间文人雅士珍藏。上个世纪20年代被日本一家博物馆收购而东渡扶桑。

  《研山铭》共计39个字,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书画鉴定专家对此帖的评价为:“下笔挥洒纵横,跌宕多姿,不受前人成法的羁勒,抒发性情天趣,在他的大字墨迹中,应推为上品。”也正因为如此,这件墨宝一露面就引起众多书画家、收藏家的关注,热切期待能让它返回祖国。

  国家文物局获此信息后,依法组织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和有关专家对这件作品进行了鉴定评估,专家们一致认为确属米芾真迹,具有极高艺术、历史价值,应尽最大努力避免再次流散境外。据此,国家文物局经批准,使用专项经费,依法通过定向拍卖方式竞买了这件《研山铭》。

精品小楷,抄经专用小楷推荐:

试写视频

顾客反馈:

识别二维码购买: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立即抢购笔,如有疑问,也可直接微信2677315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