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用笔八面出锋,用墨五色兼施——书法家陈加林:最爱草书

书法家园2018-08-25 07:24:04


用笔八面出锋,用墨五色兼施

书法家陈加林:最爱草书




“用笔八面出锋,用墨五色兼施”,著名书法家戴明贤老师这样评价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草书委员会秘书长、贵州省文联副主席陈加林。艺术评论家们则认为,陈加林行草中总流露出随意挥洒、信笔所为、结构精准的特点。他强调线条的丰富多样,灵动率意,古人所谓八面出锋,在他书法作品中随处可见。本期,我们走进陈加林的工作室,与这位睿智、真诚、执着、豁达的艺术家畅谈他的艺术经历。


最有人气的工作室

作为贵州省文联副主席,陈加林在单位的工作室显得过于“小气”,10多个平方的房间,放置一张大的书案后,剩下的空间,还要放椅子,茶几,书柜,以及不断创作的书画作品,工作室就显得局促逼仄。

“小是小了点,但也没觉得不方便,一样的写写画画,有感觉,有想法,就能随时拿起手中的笔,去写,去画,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单位,此生能用手中的笔真诚的表达自己,是很幸福的。”

也许正是因为陈加林这种对待事物的豁达,让他的工作室常常人气爆棚,各路朋友不请自来,舞文弄墨,聊天喝茶。

采访的当天,我们约了9点半在工作室见,落座后,就剩一把椅子空着。不一会儿,便有朋友来拜访,来人是陈加林高中的老同学。在老同学眼中,陈加林是当年风靡学校的“校草”,写字、画画、弹琴、诗歌样样都来,而且侠肝义胆,朋友众多。

老同学话音未落,又进来两位朋友,没了凳子,陈加林只好笑着说“你们自己招呼自己哈,我这儿有点忙。”朋友们似乎也不介意,自顾自拿杯子泡了茶,站到书案边上,拿起毛笔自己画了起来。停笔的片刻,还不忘给我们也加点水。

“这可不算哪样,以前我在安顺,家里有一个不到10平米的房间专门给我写字画画,经常是挤都挤不下,有一次人太多,床都给坐断了。”说起自己的朋友缘,陈加林无不骄傲地说。

陈加林广交朋友,但却并非没有选择,用他的话来说,“我喜欢和有见识的朋友在一起”,这也让他在与朋友们的相处中汲取营养,内化于心,形成了他自己独有的能、智、才、情,知、识、学、养。





字是敲门砖

“字是敲门砖。” 这句话对陈加林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

“那个时代,对写一手好字的人,有一种崇拜。认为字写得好的人,做的事也好,做人也好。”回忆当年从艺的初衷,理由似乎特别简单。

陈加林并非出身书法世家,他的“启蒙教师”是父母买来的印刷体字帖、学校的黑板报、街道墙报的美术字……“中午不吃饭写墙报,得到了美术老师的公开表扬;一个小人提着颜料,在墙上挥毫泼墨,引来路人的围观和赞赏。”陈加林说,这种因赏识带来的成就感,成为自己书法之路的一块基石。

少年时的陈加林觉得,会写字、写好字的自己应该成为艺术家。为此,考大学前还进修了素描与油画。只是,他最终还是遵从父母选择,考入贵州大学农学院植物保护专业。

“事实上,进入大学,我才开始临写真正的字帖—《汉碑大观》,探索笔墨的可能性;读宗白华的《美学的散步》,体味书法的艺术美,开始敬畏它的一笔一划。”  虽然没有进入梦想的艺术专业,但陈加林并没有停止书写。大四那年,他的书法作品入选了全国大学生书法大赛,当时,该大赛获奖的还有现贵州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包俊宜、现任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鲍贤伦等。谈及当时的年少成名,豪爽的陈加林幽默“自黑”:“这就是一种艺术虚荣”。他无法掩饰喜悦背后,是对书法天真而单纯的热爱。

毕业后,陈加林分配回到安顺,进入农业局,成为植物保护站的一名工作人员。除了日常的田间植物调查外,更多的时间,他选择了潜心的写字画画。很多朋友对他那段在安顺猛攻书法的记忆深刻。“早上跑步后,便开始一天的临帖,早上写,中午写,晚上写,365天,理性地规定每天必须写。去他家中,经常是里屋外屋一地宣纸,满是湿漉漉的字画,连下脚的空隙都没有。”

1985年,中国书协、河南书协在郑州举办了首届“国际书法大展”,从杂志上看到征稿启示的陈加林,挑选了6幅作品寄往参赛。两个多月的等待后,一封信寄到了23岁的陈加林的手里,他的一幅隶书作品被选为入展作品,并入集《国际书法作品精选集》。随着安顺有个年轻书法家入展国际书法展的消息不胫而走,1988年,安顺西秀区文联成立,陈加林获邀作为副主席参与了成立工作。凭着对书法的悟性与执著,昔日的书法少年陈加林,终成功敲开了艺术界的大门。





四十是一道槛

2002年,年届四十的陈加林调入贵州省书法家协会,创作进入高峰期。2003年,入展首届中国敦煌国际书法艺术节全国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2007年入选“首届中国书坛兰亭雅集42人展”;2008年至2010年连续三年被中国书法家协会评为年度先进个人;2012年作品巨制入选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三名工程”(名家、名作、名篇)作品,被中国美术馆特邀展出……

“古人云,四十而不惑,我觉得四十是一道门槛。”陈加林说,自己年轻时的书法没有逃出对形式美的追求,像“化了妆的美人”,对于书法“大朴不雕”的追求是在四十岁之后,也正在这个年纪对“书法技与道的分别有了顿悟”。

而这个顿悟来源于他身边的两个良师益友。

“一个是音乐家朋友,他从来没有系统地学过正规的音乐理论,却很有音乐的天分和灵感,每种乐器一上手,很快便有模有音,曲子特别感性。在我看,他身上的气质更接近艺术家,相比于他不受羁绊的音乐创作,自己那种严谨地书写,更像一个按部就搬装在套子中行走的“匠人”,异常呆板。这种差别,第一次让我对原来强化性训练的书写有了改变的想法。”

“另一个,则来自非常尊重的师长和“大朋友”——贵州老一辈书法家戴明贤的肺腑之言。他在看过我书写的一篇作品后,对我发问,街上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和一个素颜美少女,孰美?这一问不打紧,却委婉地点出了当时那幅作品存在的症结:水冲得很淡,特别想炫耀自己的书法技术。却忽视了书法艺术最基本的审美——返璞归真是艺术本真的规律。拙的东西往往见人性,朴拙是最耐看的。”

如今他的书法,做的是减法,既不回避书法的“匠意”的部分,但更看重对传统文脉的“通则灵”。“有了大量的临帖、反复摹写,长期训练,以及对文化、审美的感悟才能在艺术上突破所谓法度:文字规范的制约和技术规范的制约。真正做到“言由心生,画由心画”。



最爱草书

从每日早、中、晚“三练”雷打不动,到如今在注重书法形体结构的同时,有感而书,笔随心动,陈加林用了20年的时间,在对各种字体深入研习数年后,他坦言,自己最爱的是还是草书。

草书之难,难在草而不草,最难以把握的是洋溢着文人之气的草书意韵之美。动中寓静可谓草书的最高境界。草书依赖运动节奏及韵律散发出强烈的情感色彩,使其运动之态成为草书主要的外部形象特征,而其线质与有度的放意则更突出地表现作者的专业能力与内在修养。创作草书所需要的感性条件容易具备,挥洒中的理性控制则难于完备。由条件反射状态而速成的草书书写,不仅表现为笔墨在纸面上的自然流淌,更需要在宣泄中将作者的情性与心境表现得淋漓尽致,且不违背理性原则。在书写过程中的瞬息变化而产生的复杂性,不仅影响着作品的气息,作者的驾驭能力也同时决定着作品的质量。

作为中国书法家协会草书委员会秘书长,陈加林的草书就有着这种将形与神拿捏得恰到好处的流畅气韵。正如他自己所说,草书艺术不在其表而在精神,需要心领神会,方入妙境。一般说来,对一幅草书艺术作品的欣赏过程是这样的:最先“宏观”,欣赏全幅的整体气势,领略总的印象;然后“中观”,推敲全幅的结构美、章法美;最后“微观”,品味全幅用笔美、点划美、意境美。自远而近,由快渐慢,三者相辅相成,不宜或阙。


来源: 《贵州都市报》,记者:李屹、邬建玲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书法家园微店



中国书法家园   |  书法资讯抢先知晓

公众号名称:书法家园

微信公众号:shufadaquan

管理员微信:shufajiayuan8

官方网站:www.esh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