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李敖:毛笔字中品人格

书艺公社2021-11-23 10:41:28

 

我在节目里面跟大家谈过,我们中国人写字,是用毛笔来写字,可是真正的毛笔字,写很好的毛笔字并不容易,你别以为很多人都写毛笔字,我们也写毛笔字,就真能把它写得得心应手,那么好的,很难,所以我才说,有些人写得很成功的,他们的书法留下来,值得我们重视,尤其现在我们国家有钱了,这些古艺术品值得我们特别地重视。我所谓毛笔字很难写,我举个例子给大家看,大家念过一篇文章,叫做《祭妹文》,清朝有名的文学家袁枚,袁子才写的,可是袁子才虽然能够写很好的文章,写很好的诗,可是他的毛笔字很烂,大家看,这就是袁子才写的毛笔字,你不觉得很烂吗?看月江楼酒满衫,这衫字写得多难看,他的例子证明了毛笔字很难写。另外一个看起来丑丑的,这个人在清朝大名鼎鼎的人物,他的名字叫做龚定庵,他的毛笔字也写得很烂,后来他有某种地位以后,他家里养了很多丫环,每个丫环都会写很好的毛笔字,等于作为一个讽刺,一个反讽。


 我们再看,这是梁启超当时在在这个《饮冰室文集》里面,序里面所发表的字,这个毛笔字写得还不成熟,这就是我所说的,毛笔字在变化,可是后来的梁启超,经过魏碑的洗礼以后,写魏碑写得很成熟以后,他把它变化成楷书,我认为这个字写得是我最喜欢的,你看,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你看看他这种字,就是又收敛,又放纵,可是写得非常有力量,这是我最喜欢的梁启超的这个字。这也是梁启超的字,浮云心事谁能识,明月襟怀故自高,这个故自高改成我自高,可能更好一点。另外一个我佩服,我觉得字写得很成功的,梁启超以外,就是溥儒,溥心畲,这就是溥心畲,可是溥儒写的字,这个字是特别写圭峰碑的,这是在楷书里面最秀气的一种。这也是溥儒写的字,这也是圭峰碑,这都是溥心畲的字,我认为这毛笔字能写到这个境界,算是好的。在台湾的有一个日月潭,日月潭友一个教师会馆,那个碑是溥心畲写的,可以看出来溥心畲晚年以后,他的毛笔字写得是多么好。



我所以说毛笔字很难写,写不好,因为它不是容易写的一种字,有些人他爱写毛笔字,可是我告诉大家,他连怎么样拿毛笔都不会。请大家看这个手,看到没有,这是拿毛笔吗,拿毛笔这个手势吗?可是台湾整体的附庸风雅,我们可以看出来,这哪里是成群结队干的事嘛,台湾就干出来。看到没有,“总统府”前万人挥毫,展现文化之美,看到没有,有这种事情,万人挥毫。所以看到没有,这是台湾所谓的总统府前面,摆着桌子搞什么,这么多人在写毛笔字,每个人都在写,万人挥毫。所以在我李敖看起来,这不是写毛笔字,这是用带毛的笔写字,这不是毛笔字。你看这是什么?刘德华教写书法,刘德华能够写什么好字,他还交别人写书法?所以说,我觉得台湾很好玩,这些事情。大家再看到,这也就是壬午新年开笔大会,看到没有,还给纪念状,先生小姐参加这个“总统府”前广场举行的开笔大会,还给奖状。大家看看台湾这些官僚写的字,“外交部”部长钱复写的怀远新村,就外交部他们这个宿舍,这个大楼,这是什么字?这就是那种老式的那种柜台的账房写的字,丑的不得了,就这种字。



我曾经跟大家显摆过,大家看过我的钢笔字,我给大家看过,这是我当年写的,我在牢里写字的钢笔字,大家知道我的钢笔字一个特色,是用毛笔字的架构来写。大家注意这字不是一般人写的钢笔字,一般人写的钢笔字看起来很漂亮,那不是中国文字的架构,我是用中国文字的架构来写这个钢笔字的。这也是我写的这个,这就原子笔写的字,这是我在牢里写给我一个女朋友的,一个空中小姐的这个信。大家看这是我李敖写的字,大家看一段,不畏浮云遮望眼,自源生在最高层,这是王安石的自负,也是我的。我斗室独居,在坐牢,乏善可陈,无恶可作,大家注意这都是我写的文字,也是我写的,铅笔字复写出来的这么一张纸,可以看到我的一些字的架构。我给大家看过我的钢笔字,今天给大家看看我的原子笔写的字,我给大家看一看我的毛笔字,注意这个毛笔字,不是我用心写的,照着欧阳修的标准,不用心写的毛笔字,随意写的毛笔字,才是最好的毛笔字。我没有说最好,我是告诉大家,请大家看看李敖的毛笔字,看到没有,当我写这个阳明山上的时候,这就是我的日记,看到没有,下午三点二十后,上山看房—注意啊,这是我写的毛笔字—碰到张恒豪带路找房子,这就是我的毛笔字,大家看看,我没有说多少多好,可是告诉大家,这是一个知识分子所写的毛笔字,不是那种苦练,学柳公权,学颜鲁公,不是这样子,是有练过字,然后写出来是自己的字。



这是毛笔字,山居亦大不易,这就是我的这个毛笔字,这些都是小字。大家看这是我另外一种写法,就是写得比较尖锐一点,像李白的诗中,有许多“一醉累月轻王侯”—注意,这个字比刚才写得尖锐,用笔比较尖—“安能摧眉折腰侍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可见李白他的内心深处,是要冲决网罗的,请注意这个毛笔字,这是我另外的一种写法,就写得比较尖锐的。这又写得比较钝一点的字,看到没有,这是我的毛笔字,我给大家看看我的毛笔字,李敖颠倒众生,我的毛笔字,李敖快意恩仇录,我的毛笔字,我随便写的庞居士的这个字—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之所无。请大家注意我这个字都是这种架构,不是一般人写得出来的毛笔字。我给大家看看我在中学的时候,我的国文老师叫做鄢曾荫,他是湖北人,他给我写了一个东西:乡心新岁切,天畔独潸然,老至居人下,春归在客先,岭猿同旦暮,江柳共风烟,已似长沙付,从今又几年。这鄢曾荫,李敖世讲,属书。大家注意,这是些苏体字,写苏东坡的字,又写得非常秀气的苏体字,大家看他写的这个江柳两个字,这个柳树的柳字写得多漂亮,这个共字写得多漂亮,这个风字写得多漂亮,烟字多漂亮,客字多漂亮,春归的归字写得多漂亮,这春天的春字写得多漂亮。看到没有,我的国文老师可以写出这么漂亮的毛笔字,现代人有几个国文老师能够写出来这么好的字,不能说现代人不及格,不能这样讲,没有功夫写了,可是当年的人有这个功夫,那现代人,好比春字,大家特别看这个春字,这样写的,大家看现代人写的春字,这个字谁写的?这个字是我儿子写的,我的儿子十一岁时候写的字。

我就告诉大家,我们写毛笔字,是很难很难把它写好的,我讲的话好像在浇凉水,可是今天我拿出我的字给大家看,拿出我的老师给大家看,拿出我儿子写的一个字给大家看,好像在显摆,有人说写得不怎么样,我告诉大家,毛笔字写到这种程度,不得了了,为什么?第一个,他不俗气,俗气很怕的,一写成俗气的字,就没救了,就我说账房里记账的,记账先生掌柜的毛笔字一写出来,就没救了,所以我告诉大家,写字是一个本领。说到这里,我才告诉大家,中国人一直相信文格跟风格是有关系的,所以苏黄米蔡,为什么我们说蔡,明明是蔡京,可是大家说,蔡京是奸臣,字写得好,我们不欣赏,就改成蔡襄,所以苏黄米蔡,这两个说法,一个是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一个是苏轼、黄庭坚、米芾、蔡京,两个说法。

我给大家看这个资料,看到没有,是蒋介石死的时候,台中市的市长跟县长跪在这里念蒋介石的遗嘱。台湾独裁者,蒋介石死的时候,居然那么多人要为他下跪,这成什么体统,对皇帝也不过如此。看到没有,集体下跪,有头有脸集体下跪,成何体统?你是什么东西,我为你下跪?看到没有,蒋介石这个灵车走的时候,两边都是下跪,实在不成体统。所以呢,把蒋介石当什么总统蒋公陵寝,这是皇帝用的字眼,陵寝在台湾用,成何体统?什么民主,哪国的民主?骗人的!可是我们不要忘记一个人,这个人大家只要看看《鲁迅全集》就看到了,《鲁迅全集》的书信集里面,他给一个人叫台静农写信,大家看到没有,这么多信。这是二十五年,就是一九三六年八月二十三号一封,然后左一封右一封这么多的信写给了台静农,这一堆里面一共有四十二封信。

台静农什么人呢?是鲁迅手下的大将,他被国民党抓去了,被整得吓破了胆,他就脱离了鲁迅,后来阴错阳差到了台湾大学,做了中文系主任,整天干什么?写毛笔字、刻图章、喝酒、吃螃蟹,学术论文也写,我给他算过,每一天写十八个字,三十多年来每天写十八个个字,这是学者吗?可是我们可以原谅他,因为我们觉得他到台湾来心情不愉快,阴错阳差被国民党统治,可是有一点我不能原谅他,在蒋介石死了以后,他写了这个字,看到没有,这是台静农写的字,这是由魏碑转出来的字,大家往上看:总统蒋公,中庸要旨一则,以志追念,台静农—成什么话?人怎么可以变得这么无耻,怎么蒋介石死了以后,你写了一段蒋介石的话,用毛笔字写出来,下面写的是台静农,怎么可以这样子无耻,写得一手好的毛笔字,最后的用途是做了无耻的处理?你不写这段话你会死吗?你现在做了这么久的台湾大学的中文系主任,你继续吃你的螃蟹,刻你的图章算了吧,为什么最后用你的毛笔字写出这么无耻的东西出来,为什么?这就是我所说的,知识分子,我们要看他的风骨,这些小地方就看出来了。



我把话题扯得比较远了,今天把它收回来,告诉大家,就是我常说的四个字,不是迷信,文物有灵,什么叫做文物有灵?就是阴错阳差之间,这个东西会保留下来,像刚才大家看的,台静农写了蒋介石的字,谁都没有注意,我李敖会注意,我这注意的结果。我今天会有结论告诉大家,鲁迅手下的大将,最后当他在蒋介石面前低三下四的时候,我不晓得鲁迅作何感想,这就是我的结论。可是文物有灵,就这么一个东西被我看到了,我会在别人想不到的时候,台静农也自己地下无知的时候,他死掉了,想不到他写的这个字,被我用来作为一个样板,作为一个机会教育,告诉大家,第一,毛笔字是很难写的;第二,写毛笔字跟他的人格有关系,中国的传统说法一直是这样的说法。我们看到台静农能够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可是人格果然这样子不堪。中国这种传统的要求是正确的,没有好的人格,就没有好的风格,没有好的人格,写毛笔字我们是不敢领教的,虽然我看了蔡襄的字以后,还觉得太可惜了,蔡襄的字的确写得好。


来源: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