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首个无人机群战例简析:叙利亚战场蜂群初显锋芒

无人争锋2018-04-15 16:15:47

来源:无人机集群(UAVswarm),作者:猫君 泊松技术


导读

2018新年伊始,随着IS势力消减,俄罗斯大规律作战力量逐步撤离,政府军、各反对派、俄军、IS各方力量此消彼长,叙利亚战场局势进一步复杂化。值得注意到是,无人机集群首个实战案例出现在本年度的头一个星期,本文即综合各方消息,对此进行简要分析。


综合消息

2018年1月3日,俄罗斯《生意人报》首先报道:2017年12月31日,叙利亚反对派袭击俄罗斯在叙境内的赫梅米(Hmeymi)空军基地,造成至少7架俄罗斯飞机被摧毁,含4架苏-24、2架苏-35S、1架安-72以及1个弹药库,毙伤俄军10人。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的信息称,反对派武装使用大口径迫击炮执行了袭击任务。

1月4日,俄国防部发表声明,否认7架军机被毁,但承认这次袭击造成两名俄军人员死亡。俄认为,这些“捏造的信息”可能是西方对俄发动的信息战的一部分。

同日,互联网上曝光了一些疑似赫梅米姆空军基地俄国战机遭受摧毁的照片,其中包括破损的苏-24垂尾和机身的照片此前没有在任何场合出现过,另外一张则很可能是上次美军战斧巡航导弹攻击叙机场后的照片。对此,俄罗斯官方并未予以澄清,仍然坚称没有战机损失。

1月5日,叙利亚政府军阿萨德政权的情报机构宣称,31日对赫梅米基地的打击,来自于机场以北5公里处的布斯坦.阿巴沙地区。

彼时围绕元旦攻势的争论仍然在叙利亚局势关注圈中进行,而早在1月2日,一位阿萨德政府干部在社交媒体上贴出了一组赫梅米姆基地附近发现的简易无人机照片,旨在提醒己方部队重视这种新的攻击方式,图中可以看出较为完整的简易无人机机身和已经破损的IED战斗部。提供照片的用户拒绝提供落点的具体位置,担心反对派武装用以纠正坐标偏差。


1月6日凌晨,赫梅米姆基地附近平民称,基地遭到无人机群攻击,在其发布的一段半分钟的视频中可见多个空中低速目标,并可听见来自地面的轻武器和小口径防空火器连续射击的枪声,但并没有导弹发射的迹象。

Hmeimim Russian airbaseunder attack by armed drones.mp4

视频截图(来源网络)


其他来自赫梅米姆基地附近的消息来源称,在此轮打击中,俄罗斯驻军有一架Su-35战机和一部S-400防空导弹发射器被摧毁,但并未提供清晰的图片信息。

俄罗斯国防部发布消息称,1月6日凌晨驻叙利亚境内的俄军防空系统发现13个小型的空中目标接近俄罗斯军事设施,“9架无人机飞近赫梅米姆空军基地,另外3架飞近塔尔图斯港补给站”。俄军无线电技术部队成功控制了6架无人机。其中3架被降落在基地外的地面,另外3架则在降落期间坠毁,其余7架全部被昼夜执勤的铠甲-S型防空导弹系统击落“。

俄国防部还表示,1月6日凌晨俄军安全保障系统成功制止一起针对赫梅米姆空军基地和塔尔图斯补给站的恐袭企图。恐怖分子企图利用攻击无人机发起袭击,恐怖分子袭击俄罗斯驻叙利亚境内军事设施期间利用的新方法,只可能来自那些掌握先进卫星导航和远程遥控投送物品到指定地点技术的国家。俄国防部指出,恐怖分子使用的无人机装载的爆炸物,使用了外国制的引信,这些无人机经过解码之后 ,发现其出发地点距离目标超过50公里远 ,利用GPS卫星导航 。

随后公布的照片显示,6日袭击中使用的无人机群与早前在附近发现的机型类似。

1月11日,俄罗斯官方公布了一些详细的照片,俄总参谋部无人机使用体系建设与发展局局长诺维科夫表示,每个无人机携带了10枚炸弹,每枚炸弹重约400克。而炸弹中的爆炸物为PETN (季戊四醇四硝酸酯,威力超过黑索今),诺维科夫在莫斯科对媒体表示,通过对俘获的无人机进行研究后可得出结论,这些无人机水准很高,不可能是通过家庭式作坊生产的,而操控这些无人机的专家也曾在无人机生产、使用国受过专门培训。


简要分析

首先分析赫梅米基地地形,该基地为俄罗斯驻叙利亚唯一的空军基地,位于叙利亚西北部海滨,西距海岸3公里,周边为平原地形,以东20公里有海拔1300米的阿拉维山脉与阿勒颇战区阻隔。目前叙利亚大部分地区已经由阿萨德政府军占领,反对派武装被压缩到多个分散地区顽抗,赫梅米基地距离最近反对派武装据点尚有近百公里远。

赫梅米基地为俄罗斯在叙利亚最主要基地,占地面积近5平方公里,周边为人口密集农业区,缺乏山地丛林,难以隐蔽作战。针对12月31日的打击,最初推测的迫击炮打击的说法,很难自洽。

叙利亚战场常见的82mm、120mm迫击炮典型重量在50~80和200~300公斤,弹重5和15公斤,射程3~5和5~6公里,82迫勉强可以人力推拽,120迫只能车辆牵引,组织对机场范围目标有效攻击至少需要一个炮兵连和相应炮兵侦察、观通手段。对于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来说,组织8~10辆车队在敌后人口密集地区机动至非预设阵地再进行装备展开、诸元装订、作战、撤离,这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对任务,尤其是82迫,几乎相当于抵近到敌人眼皮底下发动攻击,很难想象俄叙核心基地的战时警戒水平下会有这样的机会。

在1月4日公布的受袭图像资料中,比较可信的有如下几张Su-24垂尾等处破损的照片,从受损情况看,不像迫击炮弹的威力(典型的120迫弹装药5公斤,毁伤半径30米),更像是非制式IED装置的爆炸效果。

结合1月2日基地附近政府军官员发现的若干小型无人机及后续的无人机集群攻击事件,有理由猜测12月31日的袭击是由无人机集群完成的,并很有可能给俄军造成了一些损失。很大程度上这种新颖的作战方式使俄军多少有些措手不及。

尽管针对赫梅米基地的几次无人机袭击来自何人尚无官方定论,但反对派组织自由阿拉维运动已经认领该科目,其宣称自己发动了无人机集群打击,目的是胁迫俄罗斯实力离开叙利亚。而俄罗斯方面给出的信息则显得十分含糊并夹带不少私货,在俄罗斯国防部1月8日的声明中,先是暗示这几次无人机集群打击技术先进,背后一定存在拥有先进技术的国家支持,矛头指向以色列和美国;1月9日,俄罗斯国家媒体又援引俄罗斯国防部一名匿名人士的话称,攻击发生时,美国一架P-8A飞机正在靠近赫迈米姆基地和塔尔图基地的地中海东部飞行。“这是一个离奇的巧合,在无人机攻击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设施时,美国一架’波塞冬‘侦察机在地中海上空7000米的高度持续飞行了4个多小时。“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塔斯社:“对系统进行编程,以控制无人机并投放GPS制导弹药需要在发达国家完成工程研究。此外,并非每个人都有能力使用太空监视数据来计算确切的坐标。我们再次强调,恐怖分子直到最近并不具备这种能力。“但专业人士并不认同该观点。

根据已公开的无人机及残骸照片,这几次袭击所采用的无人机为木质混合结构汽油动力固定翼无人机,机身为激光切割胶合板、机翼材质为轻木,尾梁等承重结构为铝合金方管,大量使用胶带粘接;动力为化油器两冲程风冷汽油机;战斗部为榴弹及RPG弹头改造的IED,部分为了提高毁伤效果增加了钢珠作为预置破片;带有GPS导航的自由驾驶仪。注意到这些无人机未装备摄像头,应该是完全采用GPS航迹点规划航路自主飞行,依靠Google Earth上提取的坐标点确定目标。

综合来看,此次无人机集群估计技术水平较低,所采用的全部零配件和原材料均可在市场上买到,廉价的低端航模零配件加上粗糙度手工活即可在短时间内完成一个粗劣但确实拥有足够打击能力的无人机集群作战系统,而且价钱极其便宜。

虽然俄罗斯官方声明中给出了一个完美的反无人机集群作战的成功案例,7架被铠甲-S击落、6架被电子战系统干扰、接管并迫降,但综合各方消息来看,实际情况可能并不乐观。

俄在赫梅米姆基地部署的防空部署为S-400外围远程防御、铠甲-S弹炮结合系统近防(铠甲-S弹炮结合防空系统,单车价格1500万美元,采用的9M335导弹单发价格25万美元),同时还有一个营级电子战分队部署在附近,装备一套机动化电子对抗系统,俗称停车场(该系统主要用于保护地面目标和小型目标免遭敌机轰炸或导弹进攻,能同时压制来自任意方向、飞行高度在30米到3万米之间的50架飞机和直升机的侧视雷达、引导雷达、低空飞行保障雷达及空对地火控雷达,因为停在哪里都是几十辆车,所以得名“停车场”)。

作为典型的现代要地防空部署方案,在面对一个极其粗糙的小型简易版无人机集群的打击时,仍然显得力不从心。从反制效果来看,俄军似乎没有采用大范围GPS阻塞式干扰的方式,否则不会有如此多的无人机飞抵弹炮结合系统的射程,从夜间开火的视频来看,雷达系统已经对目标来袭给出了预警,防空火炮开火打击(对手有意选择夜间攻击、降低目视可能性)。如果如俄军宣称的那样利用电子战手段接管迫降6架无人机,击落7架,那么电子战的作战效能尚不足50%,其余突防飞机需要靠铠甲-S的30mm高炮(最大射程4000米)对付。考虑到1~3日在基地附近不断被发现的坠落无人机,我们甚至可以怀疑,俄军ECM手段根本没有效果,所谓击落的6架飞机是因为自身可靠性问题坠落或GPS误差、引信失效等原因自行着陆。

真实的故事很可能是这样的,叙利亚自由军中的航模爱好者和无人机工程师,在公开市场采购原材料加工制造无人机,依托Google Earth影像确定目标坐标,装订到无人机飞控航迹终点,采用现成小型弹药改造成IED战斗部,以集群方式从几十公里外起飞执行打击任务。2017年12月31日的集群打击给俄军造成了相当损失并一度制造了不小的混乱,以致误认为遭到迫击炮袭击,但也暴露了简易无人机可靠性不足、制导手段单一、精度差等弱点,并在随后几天里陆续发现飞行中坠落的失效无人机;与此同时,俄军相应调整应对预案,加强了针对低慢小航空器的雷达警戒,并开始部署ECM反制手段,并在随后的1月5、6日的后续打击中取得了部分战果,同时叙利亚反对派存货耗尽停止打击。

作为历史上首个无人机集群作战的案例,相关方对此均予以相当的重视。五角大楼发言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看到过,伊斯兰国组织武装分子使用的这种技术。这些设备和技术在公开市场上可以轻易获取到,这是我们担心的理由"。自7年前叙利亚战争伊始,无人机技术即逐渐被交战多方运用,早期多采用大疆为代表的多旋翼无人机执行战场侦察任务,实现简易空中ISR和低成本态势感知;直到3年前开始采用大疆携带小型弹药FPV遥控空投战术,最大的战果是IS极端武装在代尔祖尔用多旋翼无人机袭击一个临时堆满弹药的体育场,造成政府军上万吨弹药的损失,该战例虽然有一定偶然性,但也说明在低烈度战争中低成本无人机的潜在价值;本次战例,非正规武装已经进化到使用固定翼无人机并采用集群战术实现了一个玩具版的低空突防和饱和打击实战案例,虽然具体战果有待确认,但仍然展示了无人机集群技术的巨大潜力,同时,也给未来的要地防空带来了巨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