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别杀骑士团长

思想本身就是犯罪2020-03-25 16:44:28

照例,给读不下去的人放歌解解乏

      

出道选择题吧,三个选项的选择题,绝无拖沓


  A.别杀骑士团长

  B.《刺杀骑士团长》读后感

  C.我眼中的村上春树与创作

 

 各取所需不要客气,正确答案那种东西当然是不存在的


                                    方天瑞

 

  今年是村上先生的第四个年头——这是极为文艺的说法,总之现在我还不怎么学得来这种文艺的说法。换做诚实质朴一点的语句——我读了村上先生的四本小说和若干杂文,按出版先后如下:

《且听风吟》、《挪威的森林》、《1Q84》、再来就是刚读完的《刺杀骑士团长》

这其中除了《且听风吟》来回看过多次,剩余的几乎没有读过两次的印象。

至于《村上朝日堂的卷土重来》、《当我们跑步时应该谈些什么》等等实在就无法算到小说里,想必是类似于杂文和议论之间的东西,自然不能和小说创作混为一谈。

17年的年尾开始预定,到18年的年初迫不及待的拿上手读,再到三天内把两本厚厚的两册读完。第一次等预售书的经历,而且一切都来的不可思议又充满阅读的激情。

谈论自己看过什么书是本无什么意义的,主要想说自己的看书的体质(如果世界上存在这样的东西),绝非那种对一个特定作家迷得不行之类,也不是专门的学者,能把字字句句都吃得如光盘一样通透,甚至有些书, 过往云烟,看过以后不记得作者名字的事情怕也是有那么几次的。于是乎,之于村上先生,我不算狂热的粉丝,倒是归为读完后不可能忘记作者名字那一类,更为准确。

作为读了一些书,又接受了中国优质教育的文化人,我当然不能做那种能一口气能说出很多骂人脏词的青年(什么时候说过当然也不会承认),看过几篇书评,觉得都不能算称心如意,那我自己来写一篇好了,一如吃了不如意的食物,那自己去做一盘好了。但我既不是一个专业的书评写手,也不是一个能烹调出美味食物的人,我从何说起呢?且从内心的直白感受罢!

书一旦阅读到了一定的数量,同样的文字风格有时候变得不如初读那样有趣,特别是对“还未过世”的作家,毕竟,有位作家说过——活着的作家一文不值”。于是乎这求知的感觉就越发强烈,几乎是钉子一般毫不留情面的凿进心里,作者在拿笔的时候会在意什么?想表达什么?究竟是想通过隐喻亦或是字面的意思反映一种什么样的现象?一幅场景下来,什么也不想表达的情况也不是没有?

怀着这样强烈好奇去看别人的作品,不遗脑细胞余力的去揣测,恐怕也是阅读欣赏的乐趣之一,因为就文字本身,是有被无限解读的魅力所在的如果要说的话,这份对未知的好奇像极了小时候玩的球形立体塑料迷宫,而阅读者的心理活动,像极了迷宫里的小钢珠,在自己的心窝子里撞来撞去,总碰到一些壁垒和难处,于是很难找到想要的出

就像画画这个工作一样,实际怎么画画,也就是说关于画画应有的专业知识,技巧手法,作为一个旁人,是一概不知或者说是难入其门的,但单单想着,画家挥舞自己的双手(或是单手也不知道)就从一片空白上建立起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是颜料的集合,线条的汇聚。此外,创作者的精神力量也会时隐时现的从画里透露出来。什么时候完成?似乎全取决于画家自己的想法,这是一件少见的,除了自己本身的因素以外什么人也干涉不了的事情。画家即便在空白的画布上只留下一条或者几条粗线,或者说以各种颜料和技法将画布满满的铺陈起来,然后就一股脑投到发行方那儿去,想必有他不明摆着说出来的理由。总之,创作者,什么类型的创作者都好,一旦认为作品创作好了,就绝不再多余的去添上几处笔画。

画画和写作,乍一眼看过去,没什么实际的联系,就算说是两种不同种类的东西也不算过分,但创作者某一部分的心理活动,大抵是一样的,我乐意且自豪的称这种心理活动“创作情愫”。作为有一些不起眼、不入格的小作品的我,或多或少也能体会到一些名为“创作情愫”的玩意儿,这诚然不是自我炫耀和装腔作势,而是想,可以就“创作情愫”的概念说些什么。经历过社会检验(姑且这么说)诸如,销售量、评价、奖项之类的云云。村上先生的作品,无疑有它的价值。那么就《刺杀骑士团长》来说,村上先生在这部作品里加入了“创作情愫”是无可厚非的,就其格局和情节,这种情愫又独立于其他的作品,怀带着不让人轻易揣测得清楚的“创作情愫”,留白也好,繁复也好,隐喻也好,就必然随着这份情愫,有它相对应的意义,至于这些线条和着色,是否正中读者胃口,想必是留有余地,可以另当别论的。

就我的立场,一如我上文所说,我绝非那种喜欢一个作家喜欢得要命的人,所以我多多少少能看出些东西来。《刺杀骑士团长》,我相信,或者说我以为,本是村上先生写给有资格看的人的小说,他把一切秘密和隐喻放在了字里行间和鲜明突出的角色里。村上先生有自己的立场,无论如何,说是噱头也好,炒作也罢,倘若换个立场,他要否定自己某些不存好意的同胞,要背负着类似于叛徒的东西做强烈的内心的挣扎,这些东西,作为桥另一边的我们,立场这边的我们,自然无从知晓。

单从这点看,我想村上先生也是个值得尊重的人了。但不料,出版物因为传播,不料落在一群坏人手里,坏人怎么定义的呢?坏人肯定要做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坏人也常常带以伤害别人的不尊重去指手画脚,所以坏人就要有恶评(就世界上为什么总是有这类无理取闹的人也是可以写上一篇的)。想必村上先生看到这些评价也很困扰

  行文到这,对自己说了什么仍是一头雾水,似乎就标题而言,《刺杀骑士团长》的读后感一点也没体现出来。文字这茬子事情,固然没有好与不好的定论,似乎只有喜欢与不喜欢,所以对于这篇看似读后感的东西,自己终究是满意的。于是,想要好好保存自己这种理解的方式,为什么不愿去评论?因为就“读书体质”而言,并非是喜欢去评价的人,且保持这种阅读的原始好奇和个人理解,对待作为骑士团长的村上先生好了。

借用村上先生的语句(因为读得很快,几乎是预售拿到手就读完了,手边也没有带上《刺杀骑士团长》,记忆有些模糊应该是情有可原的事情。大抵在第二快结尾时可以找到这样的句子。)

“只要世界上某个角落存在这样的作品,仅仅这点就足够了

厚颜借用一句莫言先生早些时候在《丰乳肥臀》作序的句子

“哪怕世界上只有一个读者,我也要写下去。”

怀着这种坚定的情愫,“只有一个读者即便这个人是自己”的作家,想必不会太差。

亦如上了年纪还要纸笔在书桌前的村上先生。

诚心的,真挚的,希望大家别杀骑士团长,至少在更好的骑士公之于世之前。

 

微信搜公众号------思想本身就是犯罪,上方篮字关注,我真的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