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看日本妹子跳劲舞,场面果然劲爆!

襄阳晓得2018-12-07 09:00:06

第一章 毁婚大作战

南滨海岸,是全C国商业贸易来往最频繁的沿海城市。

而在这个偌大的沿海城市中,一共分为四大家族相互鼎立成为掎角之势。

排在首位的自然是当之无愧以珠宝贸易声名鹊起的龙家,其次是做茶道生意的纪家及房地产商业的唐家、娱乐影视文化的许家。

然而,在今日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

七月十八号,七夕前夕,英皇酒店此刻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今日是龙王长子,龙家太子爷龙景琛与许家唯一千金许若涵的订婚典礼!

不过……

这订婚礼虽然热闹,可是从男女主角一出场,大家就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虽然新娘许若涵那张美艳的脸笑的璨若桃花,但龙景琛却全程都是板着脸的。

底下都在纷纷猜测龙家大少是不是对这桩婚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而龙景琛的父亲龙佑廷怕婚礼出现变故,赶紧让司仪上去。

“各位来宾大家好,欢迎参加龙家太子爷龙景琛与许氏千金的订婚礼,现在我宣布,订婚礼正式开始!”

啪啪啪,底下一片看似很和谐的掌声。

“大家都知道,一段感情永远都是相爱容易相守难,如今在这样幸福甜蜜的时刻我们大家的心情都是非常激动的,我想在座肯定也都是如此,毕竟这样郎才女貌的一对绝对是天作之合,这谁会不答应他们两个订婚相爱在一起呢?!”

“我不答应!”

原本只是简单客套一下走个过场,可谁想到就在这时婚礼大门被人推开,一个带着黑框大眼镜,一张暗黄色脸庞的女生猛地冲了进来。

“龙景琛是我的未婚夫,他不能跟别的女人订婚!我不答应!”

唐小诺的出现令在场所有人一片哗然,而站在高台之上的“新娘”更是一脸不可置信。

她看向龙景琛,却发现男人竟饶有兴趣的看着前方的唐小诺,穿着一身洁白婚纱的许若涵暗暗地握紧了双手。

几秒不到的时间,龙佑廷作为龙景琛的父亲首当其冲的站了出来:“你是谁?!”

“我是龙少的女人!我怀孕了,他不能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唐小诺昂着下巴指着自己的肚子,一副真真的表情,龙佑廷立即回头看向自己的儿子,仿若是在求证。

他知道龙景琛不同意这桩家族联姻,却没想到他真的敢在订婚典礼上摆这样一出!

“景琛?!”

“爸,她说的没错,她叫唐小诺,是我的女人。”

龙景琛嘴角噙着一抹优雅迷人的微笑缓缓走到唐小诺身边,说话的空档一只手就势搂住了她的纤腰,唐小妞暗暗地瞪了他一眼。

啊喂!妈妈说过不经得女生同意就动手动脚的男人都是臭流氓!

臭流氓,快放开!

“景琛,你知道你再说什么么?!”

听到自己儿子竟直截了当的承认,龙老爷子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背过去。

他指着云淡风轻的龙景琛想要骂却好像骂不出口,这时一直坐在他旁边的一位美艳女人赶紧站了起来,看起来年纪跟二十四岁的龙大少差不多,但一身暗紫色旗袍却显得成熟性感。

“佑廷,消消气,别气坏自己的身体。”

看着自己再婚的小娇妻,龙佑廷现在只想两眼一闭晕过去,毕竟现在这一幕太丢人了,而许家的人也都站了起来,他们非常不满的看着龙景琛,不管怎么说他们许家也是四大家族之一,今天这样一幕,把他们许家的里子面子全丢了!

“阿琛!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许若涵惨白着脸,提着洁白奢华的婚纱一步步颤颤巍巍的朝着龙景琛走过去,唐小诺站在身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这样的表情感觉真的像是自己抢了她的男人,做了第三者!

然而!!

他喵的,这男人昨天跟她谈交易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他说他跟许若涵压根没任何感情,这所谓的订婚礼都是两家父母一手操办,可现在看来,人家许小姐分明很喜欢他嘛!

“是,她说的都是真的。她是我的女人,而且,她已经怀孕快一个月了。”

看看,龙大少就是龙大少!

就算在现在这种时刻依旧是面无表情淡定自若。

偷偷地看了一眼龙景琛的侧脸,这种狗血的剧情他却一点都演绎不出渣男的味道。

唉!果然这个社会是看颜值的啊!

许姑娘哭丧着脸,一边说一边捂着耳朵不断摇头,“我不信,不,我不信!”

唐小诺目瞪口呆到有一种自己像是在看琼瑶剧的感觉。

“景琛哥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我们两家从小就订了娃娃亲的,你不可以这样对我的……”

许若涵说着就想扑到男人怀里,唐小诺都已经准备好了给她让道,但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龙景琛猛地将身旁的女孩一把拽入怀里,另一只手捧住她的后脑勺薄唇压了下去——

嗷!

什么情况?!

一秒不到的时间,蜻蜓点水一样便放开了唐小诺,但男人依旧是一只手勾着她的纤腰把她圈在自己怀里,好像完全不觉得她这张脸倒胃口。

许若涵简直要妒忌的发狂了。

怎么可能?!

龙哥哥竟然喜欢一个长的跟丑八怪一样的女人?!

打死她也不相信!

而龙景琛好像不愿跟她再继续纠缠下去,丢下一句轻轻的抱歉之后便云淡风轻地搂着唐小诺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

“魂淡!”

无视订婚礼堂内此刻的风云四起,龙景琛搂着唐小诺刚一出礼堂大门,只见一记小粉拳凶悍威猛的朝着他正脸袭来,幸好龙大少反应力快,及时的接住了迎面而来的拳头。

“你犯病了?!”

“王八蛋你才犯病了呢!你这个披着羊皮的狼!!”

唐小诺此刻恨不得双脚都能使上劲儿。

啊啊啊!王八蛋!王八蛋!!竟然敢占她便宜!

老娘的初吻啊!

她跟左禹峰谈了一年的恋爱都还没有互相KISS过,如今却被他横空夺走,真是越想越是生气!

龙景琛冷哼一声松开她的拳头,凉凉的盯着她:“你不想要钱了?”

“魂淡!我卖脸不卖身!”

“我也没有让你卖身。”

“那你刚刚为什么亲我?!我们昨天的合约交易里并没有这一条吧?!”

唐小诺说完低头就在包里翻啊翻,最终翻出一张白色的A4纸。

纤细的手指狠狠地指着:“你给我看清楚了,上面明确的写着不准不经过对方同意做任何亲密接触!”

如果不是因为昨天‘碰瓷’不小心碰到龙景琛这个马屁股反被他要挟,她也不至于这么悲催的为了二十万丢了自己的“清白名声”!

呜呜,这年头,赚钱不易啊!

“没错,但那是只限于我。”男人一如既往的淡定自若。

“?!”

唐小诺仔细瞪眼一看,抓狂了。

“龙景琛!我要跟你打架!来吧,我们打一架吧!”

对方轻飘飘的扔出几个字,唐小诺瞬间斯巴达了。

嗷嗷嗷!

混蛋王八蛋臭流氓变态色狼神经病!

“你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二十万减半。”

龙景琛很讨厌对面这个丑女人此刻看他的目光。

啧,他刚刚亲她那一下也是逼不得已!不然谁愿意吻这样一张看起来跟四十岁阿姨的欧巴桑脸?他也很倒胃口好不好?!

唐小诺冷哼一声,暗暗地吸了一口气。

行,为了钱先忍气吞声一会儿!等她拿到钱,看她不打爆这该死的家伙!

“这是我的银行卡!把钱给我打到这个卡上!”

她将自己的银行卡抽出来塞到龙景琛手里,可龙大少连看都没看,直接拿出自己限量版手机修长的手指在上面点了几下,嗯,唐小诺这边的二手破手机也响了。

男人看着那八年之旧堪比老古董的手机有些震惊。

这女人竟然现在还在用那么老的手机……?!

真是个奇葩。。

“唔,十万?!还有十万呢?!”

不是昨天说好了只要今天陪他来演一场毁婚的戏就给她二十万么?!

难道这家伙想临时变卦?!

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男人,不行!她刚刚损失了初吻!要是这个男人敢变卦,她肯定会打爆他的!!!

“另外十万等我确定解除婚约之后再打给你。”

卧槽!

奸商!

唐童鞋怒不可遏的指着男人的鼻子:“亏你还是龙家大少爷,竟然说话不算话欺负劳动人民公产阶级!”

公产阶级?

“你?一个骗子?”

“我勒了个去!说谁骗子呢?!”

“碰瓷的难道不等于骗子么?”

龙景琛看着唐小诺冷笑。

要不是昨天事出紧急他也不会想到找一个碰瓷的来演戏。

不过……

正因为这女的长的不怎么得,所以他才选中了她。

万一是一个美女,或者说算一个还凑合的女生,到时候龙家的人信以为真真的让他把人家娶回来怎么办?

啧,腹黑的龙大少简直把一切都策划的棒棒哒!

第二章 原来不过谎言一场

唐小诺看着龙景琛不断的抓狂,嗷嗷嗷,什么就污蔑她是碰瓷的?!他知道她碰瓷的原因跟理由么?!真是的!她最讨厌什么都不知道就乱给别人扣帽子的人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帮这个该死的臭男人演完戏后竟然不给她剩下的十万块!那十万块是救命钱啊!

她要跟这家伙拼了!

但就在唐小诺撸袖子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小诺,我奶奶要不行了,这段时间我都在医院陪着她大概会很忙,所以抱歉可能没办法陪你了。

这条短信,是男友左禹峰发来的。

见此情况,唐小妞赶紧收起手机匆匆往外跑,龙景琛望着风风火火的女人只觉得她莽撞到无可救药,突然唐小诺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他:“我告诉你,那十万块你二十四小时之内必须得打到我卡上,否则我跟你没完!”

哟西,还要跟他没完?

冷笑一声,男人正要开口回答,可前面的女生却像是屁股着了火似得撒腿就跑很快就没了人影……

啧,这丑女人哪里像是舞蹈生?分明是体育生好么?!

男人冷笑一声,摇摇头正要准备离开,突然婚礼堂大门被人打开……

“景琛!”

因为心心念念男友奶奶生命安全,唐小诺一路风驰电掣,匆匆赶到医院可是却并没有找到左禹峰,于是赶紧又去了左家。

现任男友左禹峰跟她是在高三即将毕业认识的。

当时她跟闺蜜夏萤火正在食堂吃饭,谁知道突然一个高高帅帅的男孩子拿着一束红玫瑰来跟她告白。那是唐小诺十八年来第一次有一个男生跟自己告白,再加上他当时是学校校草,人也挺好,于是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交往。

没想到这一交往就是一年。

高考毕业,后来左禹峰考上了全A市最好的一所财经大学,而她却因为没有钱交付学费只能暗自放弃上大学的机会,现在一直在各种兼职一边供自己生活,一边也帮衬着点原本家境也不富裕的左禹峰。

可谁想到左禹峰突然说他奶奶查出了胃癌,因为要做手术,十天之内必须得凑够八万块。

唐小诺当时也是没办法了才想到‘重操旧业’——碰瓷!

不过,好在现在钱凑够了!而且还有多余的!

叮叮叮。

使劲狂摁门铃,差不多三四分钟之后,里面才传出男子慵懒的声音:“谁啊?”

“禹峰哥,是我!”

里面顿时响起一阵叮叮咣咣的躁动,唐小诺觉得挺奇怪,都已经这个点了,左禹峰总不会还在家里睡觉吧?

难道,是借酒消愁喝醉了?

这令她忍不住更担心了。

“禹峰哥!”

在自己各种乱七八糟的猜测中,门好不容易开了,但人家却抵着门好像并不打算让她进去。

他上身就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衣,看起来人也是一脸倦容,不过倒是红光满面的。

“小诺,怎么,有事吗?”

左禹峰一脸温柔笑意的看着唐小诺,眼底的厌恶稍纵即逝。

哦了一声唐小诺赶紧把手机拿出来:“禹峰哥,我知道奶奶马上就要做手术了,我这里有十万块,刚好够奶奶滴手术费,你先拿去吧!”

对面的人听到此话非常吃惊,张着嘴巴楞了好几秒:“十万?!”

“是啊!”

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奶奶人很好,对我也很好,现在人命关天我不能见死不救。”

唐童鞋是个非常重情义的女人!

而男人一听到十万顿时感觉双腿都有些发软,他一勾唇角,激动地抱住唐小诺低下头就要吻她,但却被躲开了。

“禹峰哥,我先把钱转给你吧,奶奶滴病不能耽误!”

对于这样的拒绝左禹峰似乎司空见惯,反正他们谈了一年的恋爱顶多她也只是让自己拉下小手,说什么接吻跟第一次都是要留到最美好的时候。

一想到他就觉得搞笑,但现在既然唐小诺这女人手中有钱,不管她现在身上有多少点让自己不满意的,最起码得先把她手中的十万块拿过来!

自认温柔的展开一抹笑颜,正要报银行卡号,这时门内却响起一道慵懒的女声:“禹峰,是谁啊?”

男人笑容满面的脸龟裂了!

而唐小诺正准备转账的手遽是一怔。

她怎么觉得……房间里那道女音好耳熟?

正当她猜测的时候,房门被里面的女人推开了,只穿了黑色蕾丝性感睡衣的唐雅柔笑吟吟的一手勾着男人的脖子,另一只手还冲自己挥了挥,像是在打招呼。

瞬间,唐小诺只觉得有一道雷光从上而下的劈中了自己!

怎么会是这个女人?

唐雅柔!

她的堂姐……!

不可置信的看向尴尬在原地的左禹峰,却又仔细的辨出了唐雅柔脖子上的吻痕。

这……

难道还不能说明一切么?

啪的挥起手朝着左禹峰的脸就扇了过去,“人渣!!”

左禹峰怎么可以这样?!

他出轨就算了,竟然还是在奶奶生病的时候?!

越想越不解气,还想再甩渣男一巴掌,但这一次却被成功接住了手并且甩在一旁。

好吧,既然已经撕破脸了,那他也不要再装腔作势了!

“唐小诺,你打了我一巴掌就算了,还想打我第二次?!”

“左禹峰,你是人么?!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而且,还是跟唐雅柔!!!

唐小诺气愤的瞪着眼睛看着他,是人是狗,好像在这一瞬间什么都看清了!

左禹峰看了一眼妩媚的唐雅柔,年轻帅气的脸冷冷一笑:“我怎么不是人了?唐小诺,你自己说说,在学校里你就是公认的丑女,我左禹峰放下身段跟你谈恋爱已经一年了吧?可是你让我碰过你哪?就连接个吻你都推三推四?!说好听点这是我作为男朋友应有的福利,难听一点吻你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你看看你那张脸?还有那双死鱼眼跟黑框眼镜!看着就让人倒胃口!”

“所以,这就是你出轨的理由?”

左禹峰搂住身材火辣、面容姣好的唐雅柔:“对,这就是我的理由!我受够你了!”

看着一脸义正严词的渣男,这一瞬间她只觉得心掉到了北冰洋,冷的浑身都在哆嗦。

母亲跟师父都说过,男人一旦得到你就不会再珍惜你,他们都是看重皮相的。

她以为左禹峰是一个例外,却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深吸一口气。

好!

不就是个男人,抢走就抢走吧!

反正……

唐雅柔这般出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唐小诺转身离开,她不想再留在这看这对狗男女的模样,可左渣渣见她要走却急了,赶紧追上去拦住她:“等下,十万块呢?!”

卧槽!

真是恨不得现在把这男人的皮给扒了!

见过无赖的没见过这么无赖的!

“你刚刚自己也说了我奶奶对你不错,再加上你唐小诺跟我左禹峰恋爱似乎也都是一直占着便宜没吃亏吧?这样吧,我要的也不多,你把八万块医药费付了吧。”

唐小诺怒极反笑。

她算看清楚面前这张脸了。

“我占你便宜了?左禹峰,你真不要脸!我们每次吃饭都他么的是AA!还有,圣诞我生日的时候你也就送了我一个地摊十块钱的卡子,除了这些还有么?!哦,至于这病钱,你不是已经傍上唐雅柔大腿了吗?你找她要吧!”

一口气说完见左禹峰依旧怒目而视不肯放她离开,唐小诺忍住打人的冲动,翻出包包里的零钱包,把里面的钢镚全都一把砸到对方的俊脸上:“左禹峰,从此以后我唐小诺跟你一刀两断再也不见!”

自从把二十多个钢镚甩到左禹峰的脸上之后,唐小诺就坐车径直回到自己租住的出租屋。

大字型的躺倒在床,坚持了一路的眼泪还是没忍住夺眶而出。

满脑子里都是回放着左禹峰指着她的鼻尖骂的那些话——

“唐小诺,你以为你算老几?!如果当初不是我跟我朋友打了赌必须追你还得恋爱一年以上,你以为劳资稀罕你?你长的比捡垃圾的欧巴桑还要老,让我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越想越是生气,唐小诺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跑去卫生间大约半个小时,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上了一身淡紫色睡衣,原本扎起的马尾也被放了下来,乌黑的一席秀发垂在腰后仿若瀑布。

而她的脸,发生了惊奇的变化。

原本非常暗黄色还带着明显雀斑的脸突然一下子变得极其白皙水嫩,更不要说什么雀斑,脸上就连毛孔也是隐形的感觉。

唯独,她的单眼皮死鱼眼,看起来还是很违和。

女孩冷笑一声,对着镜子又将眼皮上的透明贴撕下来,瞬间单眼皮死鱼眼变成双眼皮大电眼。

水灵灵的眼眸像是会说话,美的不可方物。

如果不是这些年师父周而复始地嘱咐她隐藏自己的这张脸,她也不会把自己画成这样。

可她自从把自己画成这么丑之后,也与此同时看透了很多人心。

难怪萤火说rou体是情绪的开端!

“唐小诺,你丫有点骨气!面对个渣男,他不值得你再牵挂他!”

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低声告诫自己,说完之后,心情好像也跟着好多了。深吸一口气重新躺回到床上,一开始完全没有睡意,但随着时间滴答滴答,她迷迷糊糊的便也睡熟过去……

第三章 她也是唐家小姐

“小诺,来,过来……”

“左禹峰?!我们不是分手了吗?!你要干吗?!”

“分手?呵呵,我跟你交往了一年你他么的连个嘴都没让我亲过,劳资今天是来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的!”

“啊!左禹峰你王八蛋!”

晨光熹微,早晨七点,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唐小诺从自己的木板小床惊慌失措地坐了起来。

她的脸跟后背全湿了,汗水粘腻腻的裹在身上很不舒服。

大口大口的呼吸,好像刚刚是做恶梦了……而那个噩梦让她差点没呼吸过来闷死自己。

怎么会梦到左禹峰呢?而且竟然他还敢在梦里强暴自己!!

越想越是生气,这时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小诺,现在都几点了?老板说你再不来咖啡店他就开除你了!”

“天啦噜!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死党夏萤火的电话吓坏了唐小诺,生怕赶不上咖啡店早班,匆匆忙忙的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盛着黄色液体的小瓶子在脸上涂涂抹抹,大约五分钟之后原本白皙清秀的小脸又变成了一张四十多岁阿姨般的沉暗面孔。

简单的换上一身T恤短裤就要往外跑,但刚一开门,突然,迎面看到前方街道驶来的一辆黑色宾利,唐小诺的脚步瞬间怔在门口。

她租的这个地方是全A市最出名的贫民窟,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宾利车出现?

又仔细的观察了下那辆黑色宾利,猛地发现它的车身上有一个黑鹰标志,瞳孔瞬间放大,下意识的转身就往反方向跑。

糟糕,是唐家的人!

然而……

唐童鞋拔腿刚跑,对方那群人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并且早早就看到了她。

“二小姐。”

唐家的老管家高德站在她的身后,声音绵长的止住了她的脚步。

郁闷的捂脸ing……她刚刚应该速度再快一点就好了!

算了算了,自认倒霉吧!谁让她一出门就跟这群人撞了个正着!

放下双手,唐小诺转身笑吟吟的看着唐家老管家高德:“高管家,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

高德隐藏住脸上的厌恶,将公文包里的一张红色请柬拿了出来。

“二小姐,我是来送东西的。”

接过去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喜帖!

唐雅柔与左禹峰八月七号的订婚礼……

狗男女要订婚了?这么快?!

身子有一瞬是僵直的,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努力的扬起笑脸。

“哦,我知道了,你们还有事么?没就请回吧,我要上班去了。”

高德肯定是唐雅柔派来刺激她的!但越是这样,她越不能在这些人面前表现她的脆弱。

“对不起唐二小姐,我这次来还有一个使命。”高德冷笑一声,摇摇头。

卧槽,没完了?!将近十年时间他们都未曾来找过自己,如今又是几个意思?

忍着怒气,想看他到底还有什么花招,唐小诺凉凉的挑眉:“嗯?”

“老爷让我带您过去。”

“为什么?”女生的眼睛里满满都是防备。

“老爷只说让我带您回去。唐小姐,毕竟您是唐家的二小姐,请不要让我们这些做下属的为难。”

高德虽然说自己是下属,可脸上的表情却非常轻狂傲慢。

唐小诺咬牙不说话。

她作为唐家二小姐,这个是她抹杀不了的事实,可是她却非常痛恨自己是唐家人!

如果她不是唐家人,她母亲也不会死,她父亲也不会出车祸!唐家老头子唐耀华虽然名义上是她的爷爷,可是从十年之前父亲出了那场车祸之后,他们就已经不要自己跟母亲了!

十年了,他们什么时候管过自己?‘

就连母亲生病,自己去找唐家要钱,他们可曾给过一分?

唐小诺是活活看着自己母亲因为没钱而病死的。

那个场面她永远都不会忘。

高德见她握紧双手,十分倔强又厌恶的表情就知道她不会轻易回唐家,但这时又想到了老爷嘱咐的话,便悠悠地开口道:“对了,二小姐,老爷说了,家里还有您父母遗留的一件东西,如果您不回去的话老爷便做主将它处理了。”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威胁!

唐小诺深吸一口气。

行,他们有种!

她父母遗留的东西是吗?

呵,她倒是要看看他们到底要玩什么花样出来!

“好,我跟你们回去。”

……

唐家。

金碧辉煌的唐家处处都彰显着显赫奢华,唐小诺足足五年的时间都没有再来过这里,可今日重新踏入唐家,心境却跟十年之前截然不同。

随着高德穿过旋庭小院来到偌大客厅,唐家的人几乎都在。

“老爷,二小姐回来了。”

唐耀华是唐家的主事者,也是现在整个唐家的顶梁柱,而坐在他旁边的是唐耀华的大儿子唐志明,抡起辈来算是唐小诺的叔叔,手边的是他的二婚娇妻周雪茉以及他们的女儿唐雅柔。

“呀,小诺?!你真的是小诺么?”

周雪茉一脸吃惊的捂着嘴看着唐小诺尖叫,好像活脱脱被她给吓到了似得。

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素净甚至洗的有些发白的衣服,恍然又像是想到什么摸了摸自己的脸。

哦,他们大概是被自己这张脸吓到了吧?

也是。

自己父母当年可是绝世无双的郎才女貌,如今他们的女儿却“长”成这般……好像跟各个俊男美女的唐家的确格格不入。

唐雅柔冲周雪茉使了个眼色,优雅的浅笑:“小妈,这的确是小诺,千真万确。”

周雪茉用染着豆蔻红的手指轻轻的打了下自己的嘴巴,“哎哟,看我这话怎么说的,十年过去没想到小诺变成这样,是我太大惊小怪了!”

唐家的人似乎各个都是话里有话,而且看着面色虽然和睦可亲但有一种绵里藏针的感觉。

唐小诺心中暗自冷笑,但对上唐耀华虽已年老却依旧锐利的眼眸,心里忍不住还是一震。

“我父母的遗物呢?我是来领东西的。”

她其实很讨厌呆在这里,哪怕是一秒钟的功夫都觉得让她窒息。

唐老爷对于自己这个已经差不多五年没有再见的孙女好像很不满意,一直是皱着眉的,如今见她急着要走的模样,当即气愤的拍了一下旁边的红木茶几:“唐小诺,你放肆!你怎么一点都不懂礼仪?回到唐家连人都不喊的么?”

“小诺,快喊爷爷啊。”

唐雅柔像是知心好姐姐的模样,站起来欲拉她的手,却被敏捷的躲开了。

小诺暗自翻了个白眼:“我说了,我只是来拿我父母的遗物的,可不是来参加什么认亲大会的。”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自己叫回来,但是几年时光过去,她可不是原先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了。

如今,爸爸不在,妈妈也走了,师父告诉过她,要想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过的好就不能太心慈手软,包括唐家这些人。

看着一个个都是跟你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实际上对你可能比陌路人还不如。

唐老爷被唐小诺的态度似乎给刺激到了,一脸怒火中烧:“唐小诺,你妈妈怎么把你教育成这样!”

说着就要动起手来。

唐耀华年轻的时候是军官,而且脾气很暴躁,唐志明见要出事了赶紧拦住自己父亲。

“小诺!你怎么一回来就气爷爷啊?这一次我们喊你回来的确是有你父母的遗物要给你,但我们给你可以啊,你总得尽一尽孙女的孝心是不是?”

唐志明的意思是想要拿到东西就先得乖乖留下来。

唐小诺皱眉。

从十年之前他们就已经不再让她进唐家家门了,如今这么热情……她总觉得有些猫腻。

摸了摸鼻子:“我父母的遗物在哪?”

“在书房那摆着呢,是一个楠木匣子,晚饭之后,你再去取,如何?”

唐志明说完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周雪茉不情不愿的走到她身旁:“小诺,你就听你叔叔的,你爷爷马上就要八十大寿了,如今叫你回来也是想一家人聚一聚,没别的意思。”

唐家的人各个说的都很好听。

唐耀华冷哼一声:“就按你叔叔说的,等晚上吃完饭你再去取东西!”

说完他就不再看唐小诺了,好像是被她给气着了拄着拐杖直接上楼回书房了,唐雅柔为了显示自己的孝顺也匆忙跟了上去。

而且在她临走之前还对唐小诺得意的笑了下。

哎哟喂,这是挑衅么?

唐小妞没理会她,因为自己正在心里暗自猜测唐家的目地,这时周雪茉则拉着她的手往楼上走:“来,小诺,你五年没有回来了肯定对这都陌生了吧?走,我带你去你父母的房间看看,他们的房间每天佣人可都在打扫呢。”

被生拉硬拽的拽到了二楼的一处偏房。

一打开门,的确是窗明几净没什么尘土,可是里面但凡贵重点的家具却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一张双人床跟一张桌子一把椅子,看起来实在寒酸。

唐小诺虽然十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唐家,但是十岁之前可都一直住在这,她怎么会不记得父母房间的格局?

第四章 想把她嫁出去

唐小诺虽然十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唐家,但是十岁之前可都一直住在这,她怎么会不记得父母房间的格局?

但想想也并不奇怪。

父母离开了,他们肯定也把她父母的东西都瓜分走了。

回头看着周雪茉,她掩饰住冷漠的笑意道:“好,我留到晚上吃饭,但现在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一听她留了下来,对方仿若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好好好,那你先在这里待会儿,我不打扰你!”周雪茉的反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热忱。

唐小诺在房间转了个圈,来到窗台可以看到下面一株高大的玉兰树。

十年过去,它还依旧傲然挺立。

而唐家似乎也只有它能够带给自己一点熟悉感了。

深吸一口气,唐小诺闭上眼睛,现在心情五味杂陈的,但过了一会儿,她就强迫自己从这种低沉的情绪里走出来。

“他们肯定是有事在瞒着我,不行,我不能再向以前一样那么被动!”

握了握小粉拳,她打定主意,必须得先搜集点有利消息。

最起码得先知道她父母的遗物究竟在哪个地方,然后就是他们为什么把自己喊来唐家!

大概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唐小诺凭借自己脑海里的记忆,顺着走廊一路往下,最终正确无误的找到了唐耀华的书房。

环顾四周,确定无人,她猫着腰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耳朵贴在门上,而且为了怕自己的呼吸会引起里面人的警觉,自己还特地屏住了呼吸。

她跟师父有练过,最起码可以屏三分钟。

于是,集中精神静静地听着里面的动静——

“爷爷,您岁数都这么大了,可别被唐小诺几句话就给气着了,多不值当啊!”

是唐雅柔的声音!

唐雅柔好像正在宽慰唐耀华,但与此同时也在悄悄的说着唐小诺的坏话。

“雅柔,还是你懂事!唐小诺真的是不能跟你比!”

“爷爷,您就别夸我了,这次喊小诺回来最关键的是让她回到唐家,安心承认自己是唐家的孙女,所以我们能忍就忍。”

“雅柔,我倒是没什么,只是怕这样会委屈你。毕竟按理来说,你才是最适合沈公子的,可你偏偏却看上了那个左禹峰!”

“爷爷!虽然禹峰现在没有钱,但是他真的很聪明,爷爷您相信我,他一定是一支潜力股,而沈公子他们家虽说自小跟我们唐家有过娃娃亲之约,但当时可也没说是我必须得嫁给沈少荣嘛!”

唐小诺隔着门板这么一听,好嘛,总算明白唐家的人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呵呵哒,原来是因为唐雅柔要跟左禹峰那个渣男结婚,而她之前又许了一个沈家,为了怕人家怪罪如今把她这个遗忘了不知多少年的二孙女叫回来充当唐家人嫁过去!

好啊!

真是一招好棋!

她听说过沈家!

沈家二十年前是做香水生意发的家,名利地位也只在四大家族之下而已,他们分明是得罪不起又怕会错失这么个联姻绝佳机会这才把她偷梁换柱的嫁过去!

唐小诺气的浑身发抖。

不行,不能让他们得逞!

她机灵的转了转眼珠,终于想到一个对策。

悄悄的伸进衣服内衬的“百宝袋”,只见一颗黑色的小钢珠出现在掌心,唐小诺左顾右盼,最后对准一层下面一个桌上的欧式珐琅瓶稳准狠的击过去——

嘭!

OK!

打中了!

唐童鞋得意的勾着唇躲到旁边的卫生间里,只听到没过三秒在书房的唐耀华跟唐雅柔就冲了出来。

她刚刚可是用自己的火眼金睛验证过了,那瓶子少说也得八位数以上,如今碎了唐老爷能不心疼嘛?

悄悄的计量了下时间,轻手轻脚的拉开门,毛茸茸的小脑袋一探,嗯,人都在底下了!

灵动的身影跟猫儿似得一溜烟钻进书房。

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唐耀华这老头子的书房还跟以前没什么变化。

唐小诺来到书桌前,她打算找到父母的遗物就撒腿走人,但她却在翻找的过程中发现唐耀华桌子上摆着的一张相片。

好像是全家福,但上面并没有她父母以及自己。

倒是唐耀华跟唐雅柔他们一家人笑的非常灿烂。

心里突然有些小堵塞,但她尽量忽略掉这样的感觉,左翻翻右翻翻,她就不信找不到了!

师父说过,这天底下根本就没有她唐小诺找不到的东西!

果不其然!

不到一分钟,终于在一个书柜里找到了唐耀华他们所说的楠木匣子。

只是,抱起这楠木匣子的时候,她恍然觉得这匣子格外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似得,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唉,不管怎么说这都是父母的遗物,对她至关重要!

唐小诺将巴掌大的匣子塞进T恤里,估摸着唐耀华他们该上来了,赶紧跑到窗台那边。

两层楼的高度,不到七米,对她来说轻轻松!

一只手抓住窗棂,身子迅速往下一跃再松手。

OK!逃出来了!!!

看着身后乳白色的欧式建筑,唐小诺的眼睛里充满光亮。

呵,想让她代替唐雅柔嫁过去?想得美!

揣着父母遗留的匣子,唐小诺一路狂奔却并未选择回自己租住的小破屋,而是随便找了一个小旅馆。

因为,她估计唐家人既然想让她代替唐雅柔出嫁,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所以,自己坐在床上抱着匣子想了好久,现在打不打开这匣子不是关键,最主要的是她怎么先逃离唐家那些跟猛兽一样的追捕。

最后……她眼前一亮,想到了一个人!

唐小诺可还没忘记龙大少龙景琛还有十万块没打给她!

拨通了之前偷偷复制龙大少的电话号码简明扼要的说了这件事,一开始还怕龙景琛不认账,可没想到对方不但一口答应而且还说直接见面给现金。

这个可真是合她的心意!

她就怕唐家那些人顺藤摸瓜从银行方面找到她,如今有现金拿,她别提多开心了。

于是,唐小诺将父母的遗物藏好之后就匆匆打了一辆车来到龙景琛所说的地址。

只是……

到了目的地之后,她忽然发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啊!

巍峨高耸犹若宫殿一般的哥特式建筑,还有中心花园跟欧式喷泉,只是用肉眼估算最起码得有个六百平米以上。

嘤嘤嘤,这里好像是龙家啊?!

唐小诺下了出租车本能的神经紧张起来,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到哪了?”

“我……我在门口。”

“站着别动,我让人去接你。”

三分钟之后,唐小诺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咦,是你啊?!”

“来,跟我过来。”

森迪将唐小诺从后门带进龙宅的三楼,打开了一扇黑色的房门,径直一推。

房间里面很昏暗,似乎没有开灯,唐小诺本身又有夜盲症,一个没留神直接扑哧一声朝着前方扑了过去——

“嗷!”

“蠢女人,起来!”

像是压到谁了!

唐小诺挣扎着想起来,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得正要起来,手一软,扑哧她又扑了回去!

而且这一次……

她郁闷了!!

她的唇好像吻到了另外一张唇!!

唐小诺是被龙景琛气不可遏的推开的。

男人满脸阴森的伸手打开了房灯,这下子终于看清了……

“你!!”唐小妞后知后觉的捂住嘴。

天啦噜,她刚刚该不是吻了龙景琛吧?!

男人冷冽的看着她,似乎随时就要把她的小命取走似得,唐小诺生怕性命不保赶紧道:“刚刚我不是故意的!如果不是你不开灯,我也不会被绊还扑到了你……”

唐小诺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发现龙大少的整张脸黑的都快下雨了。

龙景琛环起双手,冷笑:“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

呵,她以为他稀罕吻一个丑女?!

“唔……”

唐小诺转着眼睛看看天花板又看看地板就是没回答他。

实在不想跟这个蠢女人再耽搁了!

嗤笑一声,男人从琉璃柜台上取了一个银色铝制箱,哐当一声扔向唐小诺。

呀,好险!

幸好自己手疾眼快,不然差一点就破相了!!

“这是?!”

“自己打开看。”

唐小诺打开箱子一看,眼睛都直了。

钱!红刺刺的钱!

而且,肯定不止十万啊这里!

她目测过去,这么多钱得有五十万以上,可很快她就冷静了。

“你为什么给我这么多钱?”

这些人完全超出了他未付的十万。

这男人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

唐小诺默默地放下箱子,非常警惕的看着他。

这男人在A市可是出了名的腹黑冷血,跟这样的人做交易,她必须得小心小心再小心!

“看来你的智商还有救。”

男人说了一句听起来有些刻薄的话。

唐小诺撇嘴,只见龙大少又从台上取出一个黑色文件夹,这次依旧是要用扔的,但自己却及时走了过去:“龙大少,不麻烦你了!”

按照他那个扔法,她不是被砸胸就是破相!还不如自己来拿!

龙景琛冷笑一声,把东西丢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