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在线作家】简恒章.少年之殇

在线作家2022-01-13 14:25:21

         1976年,我十五岁,在鄂西大山深处杉树坪中学念高中。

         那年月穷得叮当响,在学生食堂我每餐打四两锯沫似的苞谷面饭与念初中的七弟平分,共享五分一勺的黄菜汤度命。 那时的教育根本没有正宗而规范的课本,大多时间为背铺盖卷儿扛红旗学解放军下乡支农。即使上课,不是老师在前面吹泡,就是指定一个学生念報。“念報的念報,打闹的打闹。下课铃一响,学生挤破灶。”这是当时教育情形和饥饿状况的打油诗。无论红旗扛到哪里支农务农,。因为里面多少有几篇值得一嚼的现代文和古文。

        我们家极穷,父母加八个儿子,一家十口,常因久口粮款,粮食分了用麻袋装在生产队仓库里,不准背走。常常凑齐欠款时,被扣压在仓库的苞谷和麻袋被老鼠啄个精光。母亲就长长咽咽地悲哀痛哭。母亲的哭声锥心泣血!她说:“只怪我把你们生多了,养不活,把你们害苦了!”母亲哭,我们八个儿子像一群小牲畜儿,团团围住母亲,也伤心地痛哭!哭得好伤心!加之,,常常日被监督劳动,夜戴高帽、脖吊石头、跪高板凳、批斗挨打。在那荒唐之极的恐怖岁月,我们一家人、,人见人躲、人见人逃。

        饥饿和恐怖榨出的哭声,是非经历者永远无法体感的。

        我爱写毛笔字,但买不起纸笔墨。就趁富家杀年猪时,悄悄在地上捡一撮猎毛或羊毛带回家,用细竹筒儿扎成毛笔,用水在青砖上写字。写了干、干了写,如此周而复始循序渐进,不花半分钱,收效却很大。

        无论下村支农,还是在校园,我都极度珍惜那份难得的宝贵的喘息的时光,总爱独自扎在校园后面山坡上桐树林里嚼那几篇古文和现代文。

       一个深冬的早上,饥饿把我困在一株桐树下,我顿觉心慌、耳嗡、眼黑、头晕,四肢软瘫无力,处于半昏迷状态。“怎么啦?简恒章?”我吃力地睁开眼,见是公社教育组干事别远志先生,他认识我,教育组与我们高中男生宿舍一墙之隔。而且,在一次“父子革命、划清界线”全校大会上,我发言,别远志认识并了解了我的处境。我有气无力说出一个“饿”字。别远志把我背到他床上,赶紧冲了一杯糖水喂给我喝。那时白糖严格要计划。尔后,别远志又跑到“街”上唯一的小吃店,买了七根油条,用白糖开水泡了给我吃。那可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吃油条!  躺在别远志床上,我百感丛集感慨万端涕泪滂沱。

        校园里,,学生老师都歧视我、视我为瘟神。一些学生常常戴上自制的篾高帽,学我父亲挨斗的样子让我看。而别远志先生,一个堂堂的公社教育组干事,竟这样关心我,对我而言,简直是一种难得的亲情。

图来自网络

         没过多久,教育风向陡转。别远志先生把我叫到他宿舍,欣然告诉我:“国家马上恢复高考制,见你平时颇用功的、作文也写得不错,祝你明年高考榜上有名,为公社争光!”我沉重地低下头,说:!”“你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人,只要考上分数线,一切我负责!”别远志先生的亲切关心和鼓励,如巨大的春雷,炸醒了我。

         那时,在我小小的单纯的心间,公社教育组干事就是大官儿,就是神秘的了不起的人,这颗吉星居然降到我头上。没有正规教材。别远志先生把他五十年代读书的语数政史地书统统给我,我在药瓶儿制作的小煤油灯下苦读半年,但1977年高考,我名落孙山。

         1978年,我正式成为生产队劳动力,日生产、夜复习,参加高考。三分之差落榜。

         恢复高考两年,公社高考上线,仍是空白。

          别远志先生打定主意,在湖南钻了一套高考复习资料,送到我家中。那年月极落后,。别远志先生极力鼓励我、再添一把劲、再烧一把火。

       1979年,即国家恢复高考第三年,我顺利考取了师范,填补了公社恢复高考以后的空缺。

         别远志先生简直高兴得不得了,忙着给我办理政审等一切录取材料。  然而,他遇到了天大难题。他找当时分管教育的公社副书记万能言签意见、盖公章时,被万能言坚决拒绝。理由是:。  当时,别远志先生亲自带上我跑手续,我亲历目睹了这人生刻骨铭心的一切。别远志先生大发雷霆与万能言较量。"扳着泥门坎狠"的万能言不签字,更谈不上盖公章(他当时同时是党办主任)。万般无奈,别远志先生带着我跑县文教科和县政府。最后,万能言的个人行为被县里公正无私善良的领导击倒。

         1979年金秋,我的人生发生逆转。

         四十年后的今天,别远志先生已逝多年。

         我无法忘却一个有天地良心、一个天地鉴心的善良人一一别远志先生!他使我即将饿死即将枯死即将少年之殇的生命起死回生!

                                                     写于2018年3月19日夏阳河。

作者简介:简恒章,男,1959年10月,湖北兴山人,中共党员、中级记者职称、湖北宜昌市作协会员。20年前于《人民文学》、湖北作协《新作家》、《芳草》文学、江苏《三角洲文学》、《三峡文学》等刊发表小说散文数十篇并获奖入集。。多篇散文被广西民族出版社、中国文学出版社和中国文联出版社入集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