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她跨越三万六千公里,只为给女儿熬一碗药汤

知心小贝2018-10-10 14:41:19


知心小贝 :  十万追梦人的知心朋友



文:金小贝



1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徐莺瑞,67岁,一个普普通通的台湾女人,生平第一次出国。

不会说英文,不会说西班牙语,怀揣着一包中药,独自一人飞行整整三天,三万六千公里。

从台南飞至桃园机场,接着搭乘足足十二小时的班机,从台北飞往美国。

再次,从美国飞五个多小时到达中美洲的转运中心---萨尔瓦多,然后才能从萨尔瓦多乘机飞至目的地---哥斯达黎加。

她曾在拥挤的异国人群中狂奔摔倒,曾在午夜机场冰冷的坐椅上蜷缩,曾在飞机上因晕机而呕吐不止,曾被机检人员当成贩毒人员,也曾在恍惚的人流中举着救命的纸条卑躬屈膝······


深夜11点24分,她挎着黑色的背包,背包上贴有一张用透明胶带层层缠绕的A4纸,上面用中文写着“徐莺瑞”三个字。

这些从萨尔瓦多飞到洛杉矶的乘客,几乎都是拉丁美洲人。他们根本不懂中文。

她等待了许久,临近午夜12点,终于找到了救星。一位黑头发的男人驻足她的身前,低头端详她手里的纸条:“我要在洛杉矶出境,有朋友在那儿接我。”

其实,在这张快揉烂的纸条上,还有另外两行中文,每行中文下面都用荧光笔打了横线,方便阅读。

第一行中文:“我要到哥斯达黎加看女儿,请问是在这里转机吗?”

下面,是两行稍微细小的文字,分别是英语和西班牙语。

第二行中文:“我要去领行李,能不能带我去?谢谢!”

接着,同样又是英文和西班牙语的翻译。

这一切,不过只是想亲眼看看自己几年没见的女儿,给刚刚生产的女儿熬一碗滋补汤。

2

我想起了我的母亲。

那年我十五岁,上初三。外边是大雪纷飞,冰溜子在屋檐下寒气逼人。屋内,我们姊妹三个正和父亲一起准备除夕的晚餐。

门开了。母亲披着满身雪花走进屋子,卸下背上红蓝相间的编织袋,开心的笑容像温暖的阳光照亮贫瘠的屋子:

“袜子全部卖光了!”

那年冬天,母亲到临县的小商品批发市场,批发来一大包袜子。

她从一个走街串巷的外乡人那里发现了一个挣钱门道:写数字换袜子。

每到一个村庄,她就招呼一群庄稼人,让他们在一张纸上写数字,从某个数写到某个数,如果全部写对,就免费送给他四双袜子,如果写错,就得花十元钱买下这四双袜子。

农村人觉得很容易,就都跃跃欲试。结果能写正确的寥寥无几。不是写重复,就是少写了数字。

他们很爽快地掏钱买下袜子。那个冬天,母亲挣了八百三十六元钱,是我们姊妹三个春期的学费。

除夕之夜,我们全家坐在一起,一边吃饺子,一边听母亲眉飞色舞地讲她的所见所闻,她的得意,她的小计谋。

谁也没有注意到母亲那被风雪打湿的黄球鞋,双颊被寒霜烙上的冻疮。

若干年后,每每想到这一幕,我的心就开始疼。

3

网友小飒告诉我,每次跟妈妈聊起小时候的事,妈妈总能说得兴高采烈。

虽然很多事已经听过几十次,但每次妈妈都能不厌其烦地说个不停。

那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妈妈总会记得关于孩子的每一个瞬间:

曾经的糗事、曾经的同学、曾经的经历。

母亲,就是孩子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就像一个微友在朋友圈里发的一张她和妈妈的聊天截图:


在澳洲读书待了很多年,妈妈仍然清楚地记得女儿离去时是几点。

4

还记得今年春节刷屏的那篇文章吗?

有一种爱,叫妈妈的后备箱。

每次过年回家,带回的都比带去的多。那些装满了后备箱的馒头、大米、柴鸡蛋、香油、糕点、酸菜、蘑菇,都是妈妈的牵挂。


每次回到家,妈妈总会问我:“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有人曾经调侃:有一种饿,叫妈妈觉得你饿。有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

当我们终于长大成人,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时候,妈妈的爱就是那背包里从来没有打开的手织毛衣。

当我们终于为人父母,柴米油盐焦头烂额的时候,妈妈的爱就是电话里那句“我很好,别担心”的谎言。

5

出嫁几年的小曲只要一回到娘家,就变成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小姐。

她心安理得地躺在沙发上,吃着妈妈给她做的小辣卷。

妈妈在厨房里进进出出,一会儿端出来一碗鸡汤,一会儿捧出来一碟酱芸豆。

她也很想帮妈妈干活,却总被妈妈按在床上。

知道她因剖腹产落下了后遗症,一干活那节腰椎就开始钻心地疼。只有平躺下来,才会舒服一点。

妈妈说:“在婆家,你是妻子,是母亲,在妈妈这儿,你永远是我的女儿。”

那一刻,她想起了在家拖地时婆婆和丈夫那熟视无睹的脸。

6

曾经看过这样一个段子:

三八节那天,丈夫回家对妻子说:“你好好准备一下,做一顿好吃的,我和孩子给你过节。”

妻子悲愤地说:“这特么到底是谁的节日?”

这个故事让人好笑又好气。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所有的节日,都是母亲的劳动节。

有人说,母亲决定一个家的温度。

所有儿女的岁月静好,都是母亲在替我们负重前行。

那独自飞行的三万六千公里,那寒冷冬日里的走街串巷,那几乎装不下的后备箱,都是母爱耀眼的星河。

三八节,让我们对全天下的母亲说一声:

“妈妈,你辛苦了!”


--end--



金小贝,80后老女孩,偶尔文艺,偶尔犀利。一个教书匠,半个文化人。


个人公号:知心小贝(ID:zhixinxiaob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