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十年生日

MegAgedTwenty2019-06-12 11:48:47

自己的生日其实那么重要,是闲来无事所以来写写,

好用文字堆砌虚伪的仪式感。



十二岁:那段时间一直住在绵竹乡下大爷家避灾。农历五月初一,在大爷家的院子空地里,傍晚一张小方桌,一个蛋糕,五个人,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我,生日快乐歌,吹蜡烛,许愿,很简单。傍晚的风吹过院子里的橘子树,印象中应该是个凉爽的晚上。

 

十三岁:孝感镇永华饭店里,一张大圆桌,一桌子的好菜,一桌的人,爸爸妈妈,饭店的员工还有我。爸爸妈妈送了我一个超难看的大鹏展翅的玻璃笔筒。平时很凶的厨师叔叔,在饭店旁边的文具小杂货铺买了旋转音乐木质小熊笔筒给我。小丽姐姐送了我本子,扉页上是笔记拙劣的朴素真诚的祝福。大姐那个时候从大连回四川没多久,那天姐姐给我通了电话,开口就是温柔的生日快乐歌。姐姐回四川时,给我带了一双天美意的内增高运动鞋,一套粉红色的芭比套装,一个美羊羊大玩偶,一盒德芙桃红色包装的心型巧克力,一盒榴莲。

 

十四岁:请初中时期的几个女孩子们吃肯德基。肯德基的广播:“祝李*彤小朋友生日快乐”。去了德阳那个老旧却万年不衰的地下电玩城耍。

 

十五岁:和一群好朋友去东湖山巡山。那天礼物在我手上堆起来比我的头都高。用我的小巧的紫色三星相机拍了好多照。当时芳心明许某熊姓男子,朋友们起哄让我表演了歌舞《三只小熊》。

 

十六岁:好落寞的小蛋糕,好落寞的小方桌,好温暖的一家三口。

 

十七岁:绵阳中学,中午的教室,三两个脸盆,两锅打包的六月雪干锅,一群年少的朋友,一黑板的祝福,一个G的视频祝福和照片(到现在还在某婷的单反里没发给我)。有趣的是那天我哭了,更有趣的是他们以为是他们没给我留鸭脚板吃,我争嘴哭了。还有更有趣的是,某某误吮了某某啃过的骨头,十分津津有味。晚上八人寝的内衣party少了一人。

 

十八岁:全班女生的内衣party,和一个比我小但那一年恰好生日同日的女生一起过的。我穿的是红色吊带,胸部罩着蛋糕的盒子,那天晚上在笑什么已经忘了。那个女生送了一件请全班同学用五颜六色的荧光笔写的祝福的白体恤给我。很特别。在国历的生日和五个朋友吃了饭。悄悄地请了其中三位女生,两个男生自掏腰包,不过估计他女友告诉他真相了。我爸爸笑话我抠门。

 

十九岁:高考结束,我们毕业了。邀请了一群初中高中的朋友到我们景区山庄玩。初中朋友(有两个是我喜欢过的男孩子)送了鲜花和巧克力,以此来满足我早早透露给罗谋的少女心。中午一桌饭菜,下午玩桌游,啃鸡脚。晚上妈妈和舅妈生火为我们烤了一只鸡一只兔。篝火旁,大家嬉笑,黄狗跟我勾肩搭背,舅妈后来煞有介事地悄悄问我,“那个男生是不是你男朋友?”晚上,喝啤酒吃烧烤,玩真心话大冒险。初中男孩和高中男孩差点亲上了,我给喜欢的男孩打了电话,让他祝我生日快乐……晚上大家住在山庄里,白天去转山敲钟。

 

二十岁:上大学了。上完大一的最后一节Java课,请室友去一家韩餐厅,大家席地而坐,喝着米酒,她们好像忘记给我买蛋糕了。

 

二十一岁:KTV的生日布置房里。室友用心地定了丑兮兮的小黄人蛋糕。叫外卖请大家吃烧烤,悄悄咪咪地各种隐藏地下去把烧烤取到包间里。

 

二十二岁:现在到了。搞笑的是我们寝的辣鸡猫和辣鸡狗居然跑来准点祝我生日快乐。哈哈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