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房租每月一百块的低端生活

小美的国2018-11-07 15:36:43


             撰文:淮南非非  插画:小美

半瓶人头马XO

小梅说要给我做碗粉丝羊血汤,她前脚刚走,我就咚咚地跑下楼,叫上一辆三轮,跑了。

夜色洇染开来。有人在放烟花,一朵一朵,美丽地绽放着,高兴地庆祝千禧年春节的到来。我要乘今夜的火车,从南阳赶到西安,向高大胖报到。 大胖是我的小学同学,在南方发了一笔横财后,就跑到西安办了一个娱乐周刊。电话里,他把胸脯拍得嗵嗵响:来我这儿跑广告吧,我保证你发财!

广播里放着昆曲,绵软幽长,竟是我无比喜欢的《林冲夜奔》!

小站里等车的不多,几个民工坐在蛇皮袋子上打拖拉机,两个情侣搂抱着取暖,想到相识5年的小梅,我心里有点酸。


    高大胖说给我接风洗尘,弄得我激动了一路。出了站台,我东张西望,也没有看见他的鬼影子,接人的纸牌上是一些陌生的名字。

    高总去陪客人喝酒了!你有何贵干?大胖的老婆冷冷道,她粗哑的声音和她媚媚的身材一点也不成比例。

    起来,猪头!喝喝这个!一瓶洋酒咚地砸醒了我,高大胖的肥脸在我眼前晃悠。这是一瓶美国的原装货,人头马XO,不过,只剩下一小半!他从酒店回来,剩下的口水是犒劳我的。它清楚地把我们之间的身份明确下来。

刘晓庆跑医院泌尿广告

    老蒋穿着三角短裤,披着一床碎花毯子,在打电话。我说都十点了,你怎么还不上班呀?老蒋不耐烦道:“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打完电话,老蒋说:“猪头,高总交代了,让你跟我。我们的客户主要集中在泌尿科。这两天我们主要的任务有两个:一、冒充性病患者,给客户不停地打电话,要打一枪换一个地点,同一部电话绝对不能打两次,说话要吞吞吐吐,欲语还羞,但绝不能露怯、结巴,否则,客户就会起疑心;二、要鼓动你的外地朋友,冒充病患者打长途电话,这样客户才对我们周刊的广告效果有信心,才会主动上钩,我们才能赚到钞票。”

    当天,老蒋一共打了80多个电话,他以假乱真,分别模仿了18岁的高二女生,39岁的女老板,难度之大,令人咋舌。我觉得他真是一个天才的配音演员。不去动画片配音,真是天杀英才。

半个月了,我竟没有拉到一单广告,有些医院跑了数次,医生也记不住我的名字。请教老蒋,老蒋说:“你的名字起得不对,谁知你猪头是谁?哥们儿,你得起一个有特点的名字,你去过一次,医生就一辈子也忘不掉你!”说罢他扔出一张片子,晕!竟是:蒋中正!这几个名字,你选一个好啦!老蒋说。看着刘易斯刘文彩刘德华刘晓庆几个名字,我觉得刘德华长得比较帅,就选下了。老蒋抽了一口烟道:选这个绝对错不了!我一看,妈呀,他圈了个刘晓庆,就脱口而出,这个是女人的名字呀。他瞟了我一眼,就说:“傻逼,添一个字,不就结了?”于是,我的名片就成了:刘晓庆(男)。这个名字真的好使,不到一个月,西安市几乎所有的泌尿科医生,见我第二次,就笑了起来:大明星来了!

我的业务量多了起来,可有些款子根本收不上来。尤其是一个姓马的医生。我一讨债,他就干叫:你们报纸一点儿效果也没有啦,付什么款嘛。高大胖不听我的解释,月底就把我的工资停了。 老蒋再次出山,他找到了马医生,从屁股后拔出一把磨得闪亮的匕首,哐,一下扎到诊断桌上,怒道:我兄弟没饭吃了,你看着办吧!第二天,马医生就把4000块广告费送到了报社。

三个月后,高大胖对我说:猪头,我觉得你不够狡猾,人也不够狠,说白了,跑广告就两个词:骗子+流氓!你去做发行吧。

 

何勇头上的包有大也有小

西安市被划为四个部分,我负责西北片,从此开始了我的送报生活。

老蒋说:猪头,你骑我的车吧。看到那张丑八怪自行车,我的嘴都歪了:把上的抛光全掉了,后轮子的外胎裂了几道大口子,露出了红色的内胎,骑起来,嘎叽嘎叽直响,像一只饥饿的耗子。看我犹豫的表情,老蒋补充道:别看它破,但骑着安全,不怕丢。

老蒋的话不久就应验了。几天后,我骑着这把破车,到了火车站,突然跳出一个戴红袖箍的执勤来,他劈手拽住车笼头,大声道:找死吧,你!交罚款,30块!我心一慌,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内胎爆了个粉身碎骨,外胎也爆了,把那个执勤吓了一跳!

我口袋没钱,这把车最多值20块,现在又爆了胎,你要想扣下,我就不要了。我说。

    这把车因烂得福,一分钱未罚。换了内外胎,竟耗费我人民币35元。

很快,我就把老蒋的烂车淘汰了,在土门黑市买了一把八成新的车子,100块!看我高兴的样子,老蒋冷笑着说:猪头,走着瞧吧。

    为了纪念这段送报生活,我在这把车的车座内侧贴了一张创可贴,上面抄着摇滚歌手何勇的四句歌词。有回外出办事儿,这把车真的被人偷了。

    嘎叽嘎叽,我又骑上老蒋丢人的烂车。

一天,老蒋推着一把车,冲我嚷:兄弟,瞧我买的帅车,80块呐!”

我围着车子左看右看,最后,在车座内侧撕下了一块创可贴来,我抄的那四句歌词还在上面:

头上的包,

有大也有小,

有的是人敲,

有的是自找。

     王菲谢霆锋搞了姐弟恋两千年

    小梅嘟着脸,像一个铁面法官在读一本《烹饪大全》。想到一个中文大本居然应聘高大胖的厨子,我就想笑。小梅气呼呼地说:“我再怎么糟糕,也比你一个超龄报童强呀。”

    那个女厨手艺不错,只是不太讲究卫生,令高大胖大为恼火。小梅的到来让女厨紧张起来,半夜睡觉,她假装做恶梦,老蹬小梅。高大胖考评的几道菜中居然有粉丝羊血汤!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我想:有戏了。中午开饭时,竟然没有特色菜:粉丝羊血汤,其它几个菜也做得泛泛。看着大胖越拉越长的脸,我就知道:小梅这次彻底完了!

    原来一大早,小梅就出发了,扫荡了附近所有的菜场,竟没有搜到粉丝。回来时,日已过午,无奈鸡飞狗跳,忙中出错,其它几个菜也做得一塌糊涂。

    高大胖又开始教训我了。小梅怒道:“猪头,明天看我的!”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背着250份报纸出发了。一个小时后,电话里她美得邪乎地说:“哇噻!一个小时不到,基本搞定,我们在西北大学门口汇合吧! ”

远远的,我就看见了小梅:她前胸后背别着大副的谢霆锋海报,用北方垮妞的调调吼道:“都来瞧呀,都来看,王菲搞了姐弟恋哪!”一群大学生哄抢着看报纸呢。小梅一边喝着汉斯2000,一边瞎喷:“猪头,我到村口一打听,都说小寨地盘好,西大也不错,我就挥车南去,在小寨路口,就碰到一个小贩,一次性搞定200份!然后在西大门口搞定剩下的50份喽。 ”我苦笑着说:“猪,那是别人的地盘呀!多少钱一份?”

“管它谁的地盘,一块钱一份喽!”小梅不以为然道。

   “ 你才是猪呵,高大胖给我们的底价是一块二!我们一共赔了50块!这还不算你打的费。而且,过两天,肯定有人告我们的黑状。”

    第二天,高大胖旁敲侧击地说:“有人在跨片子卖报,想搞乱市场。这种情况很不好。”

房租每月一百块的低端生活

周末,我们四处租房。天黑了,也没有租到小梅满意的房子,无论多好的房子,她总能挑出一堆毛病。拐进一个黑暗的小巷子,一股淡淡的苦花香随风飘来,小梅忽然道:“就是这里了!”

我们在一个四合院前停下来。门前有棵泡桐花树,树上开满了白亮亮的花朵,像寒夜的星星!找到房东,恰好有一个房客退房。空房里有一张笨拙的木头床,房东老太太说:“如果你们用,这个就给你们留下!租金一月100元,一次交三个月。你们不要的话,我就给别人了!”不管我怎样踩小梅的脚,小梅还是眼疾手快地把票子塞给老太:“三个月就三个月。大娘,我们今晚就搬过来。”


    第二天,我就发现了这间房子的五个缺陷:第一、窗子上没有铁条护栏,有歹人就可以破窗而入(还好,我们没有贵重物品)。第二、墙刷得很粗糙,风一吹,就下雪般地落石灰(我这个南方人可以体会下雪的滋味了)。第三.夜里睡觉时,那张木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原来一根床腿坏掉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夜夜狂欢呢)。第四.院子里居然没有厕所,每天一大早,小梅就得去公厕门口排队,涮马桶(自作自受)。第五.夜里一直有耗子在竹棚上咣咣的跑操,气得小梅向上乱丢高跟鞋,有次竟然打中大胖的那瓶子洋酒,差点摔破了瓶子(那是耻辱,我一直供着这瓶酒)。

    但小梅还是舍不得那棵泡桐花树。女人的思维混乱起来,神仙也害怕呀。

    由于日子紧巴,我们也吵架,一听到小梅哭,我就郁闷撞墙,久而久之,墙上撞出几个大窝来。半年后,搬家时,让狡猾的老太发现了,扣了行李,好说歹说,掏了50块才得以放行。

无我茶会老板朱庆阳录用了我

    听说我要辞职,高大胖看着天花板说:“本来,我想提拔你,可是你受不了考验。”我想,去你MD的考验吧。

    在一张报屁股上,我看到一个招聘启示:《今早报》现招记者若干,广告业务员若干,有工作经验者优先。我想,新闻,我想都不敢想了,广告业务,凑合吧。招聘表格,选项多多,只用打勾,就OK了。3分钟后,我就骑车回窝了。

    次日一早,我就接到了电话:你被录用了!请于上午9点来报社报到!

    广告经理翻遍了资料,也没找到我的表格。就说,你去隔壁的文体部看看吧。我的表格果然躺在文体部主任朱庆阳(现为西安半坡艺术村店无我茶会老板、《白鹿原 黑娃演义》体验剧场经理、北京上造集团艺术总监)的手里。原来,我鬼使神差地划了文体记者的选项。这只能归功于老天爷头上长眼,有意让我吃这碗饭。

    带着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我热情工作着。很快,我失望了,这与传说中的记者生活天上人间!实习期间,我只拿到每月300块的工钱。

著名作家、西影厂编剧张敏伸出了右手

小梅告诉我邻院方新村土著、著名作家、西安电影制片厂的编剧张敏要来看我时,我的心像初恋一样砰砰砰巨跳。

小梅问:“老师,你看看猪头能不能吃这碗饭?”

    张编剧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地说:“把你们写得最拿手的文字选一篇给我看!”他从我的半箱子手稿里随便挑了一篇,看了几分钟后,就用红笔画了一道杠杠问:“会划分主谓宾吗?”我的头一下大了。我想,我彻底完蛋了!然后,他慢悠悠地说:“取一支毛笔来,我要给你写一句话,够你一生享用,我用字简洁,字字命中要害!” 

 

看到那句“板凳要坐十年冷”,我总算活了过来。我觉得,他只是说我还不够勤奋。然后,我们就喝酒。喝到第5瓶时,小梅又忍不住问:“老师,你看,猪头这样下去,几年能成?”

张编剧伸出了右手,五个手指伸得直直的,我暗想,妈呀,这是五年呀?接着,张编剧又慢慢地伸出左手,五个手指也是直直的。

随身携带的毛主席青年像

    2000年最后一天,我们头儿调戏了我。他极严肃地说:“猪头,《今早报》文体部要精减人员,因此你的实习期再延长两月。”我想,这分明是调戏人嘛。我不想被人调戏,因此我只能接受:失业!城里四处是人,喜气洋洋的人们又开始迎接新年了。

上了城墙,夜色弥漫开来。烟花,一朵一朵,在城墙上美丽地绽放。有人在吹埙。音色苍凉浑厚。有个老头儿在城墙上卖埙。圆孔,椭圆状,朱红颜色,我就买了一个,呜呜吹了起来,忽然砰的裂成两片,我的心情坏透了。


出租屋的门头挂着两个红灯笼。卧室里贴了一张青年毛主席蓝色像,两边各挂了一长串红辣椒。粗粗的龙凤烛光下,小梅笑盈盈地看着我:“哥呀,我们都同居3年了,今天美美地喝上一场,然后拜堂成亲吧。 ”  

我俩头碰头拜了天地,我取过那半瓶象征着羞辱的洋酒,倒了两大杯,然后混着汉斯2000,和小梅一饮而尽。我们的眼睛红红的,有泪水从彼此的眼里溢出。

最后,我用一块创可贴粘住了“人头马”三个字,取毛笔在上面写下了两个字:幽默”。

这样,人头马XO”变成了幽默XO”。后来的事儿,我都记不起来了,因为我和小梅喝完一件啤酒,都醉了。 第二天,张敏编剧打来了电话,他说:“你们那篇合写的文章《西部匈奴夜舞刀》我给大作家高建群看了,他帮你们推荐到《喜剧世界》。主编丁斯很喜欢你们的文章,他们还缺一个文字编辑,你们想不想去一个人上班?

从此,我就开始了四年的《喜剧世界》文字编辑的生活。

我们终于可以租得起每月220元的两室一厅单元楼房了。


          编辑:美妈


   
小美的国是美好、温情的国,也是温暖、明亮的国。在这个国家,爸爸是国王,妈妈是母后,孩子是快乐无忧的小公主。

  国王和母后终将老去,但他们的爱将陪伴小公主勇敢前行,希望能在美好的国度相遇更加美好的人们……

扫以下二维码期待与你相遇


在美好的国度相遇更加美好的你 

   相遇热线:

       电话:18571631818  QQ:779503078(淮南栀子) 

电话15802708109  QQ:2059112(淮南非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