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灵异故事:一个人作恶太多恶报还会作用在下一代身上-僵尸王

僵尸王2018-04-15 15:03:19

  我们农村人都深信不疑,如果一个人作恶太多,死后即便做了鬼也要下油锅炸上七七四十九天,恶报还会作用在下一代身上!这话我以前不信,但是现在,我的种种经历让我不得不信!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事情要从那个闹革命的特殊年代说起。

  爷爷在乐亭县被打击成了臭老九。有人通风报信,说是天一亮爷爷就会被抓去批斗,于是他连夜带着奶奶和我爸、我妈从乐亭县逃了出来,打算逃回老家。结果路上遇到了暴风雪,一家人又冷又饿,刚进山我妈就不行了,也不知道怎么的,一直喊饿。

  那时候我妈刚好怀着我。

  凑巧的是,这时候刚好走到一座破败的大寺前,那时候大寺都被砸了,美其名曰打到一切牛鬼蛇神。

  我爷就带着一家人躲进了这个破败的大寺里,之后他看到前面山坡上有亮光,说那里有人家,他去找点吃的。

  那时候我妈一阵阵出虚汗,很明显就是低血糖,再不吃东西就真的危险了。我爸要跟着去,我爷说不用,你留两个女人在这里,出点事可怎么办?我爷那时候五十多岁,也算是身强力壮,拿着一把尖刀就出去了。我奶吓得直喊,说人家要是不给吃的,你可不能杀人啊!

  我爷哼了一声,说逼急眼了,人该杀也要杀。

  结果我爷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血,肩上扛着一个扒了皮的动物,我奶问那是什么,我爷说是小山羊崽子,我奶说我看不像,怎么就得像是狐狸崽子啊!

  我爷这时候喊了我奶,说:你管是山羊还是狐狸,给你吃你就吃好了。

  就这样在这个破庙里,我爷将这只狐狸崽子烤了,然后就让我妈吃。我妈吃了整整一只狐狸,真的是狼吞虎咽。吃完了之后,顿时就精力充沛,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我奶说:狐狸崽子不能吃,会遭到报应的。

  我爷哼了一声说:不吃的话,我的孙子就要保不住了。桂琴的身体也撑不住了,会一尸两命。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然而,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一家的报应竟真的来了!

  第二天,天一亮我们就踩着雪继续出发,路上遇到了人家,弄了些吃的,傍晚的时候回到了老家张家沟。

  老家信息闭塞,而且思想单纯,大家根本就不去想爷爷为什么好好的县城不待,为啥回来了。爷爷说在县城没有工作了,回老家种地来了。大家就信了。

  由于爷爷有文化,能写毛笔字,会算账,所以得到了大队的重用,当上了村里的会计。生活也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我妈的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了,眼看就要生我的时候,有一天晚上突然就来了一个拎着油灯的孩子,长得尖下巴,眼睛又细又长,在脸上吊着。进来就伸手要吃的,我爷脾气大,喊了句:“现在哪里有吃的给你,快走快走,我家马上就要添人加口,自家吃的都不够呢。”

  但是我奶一看这孩子就觉得不对劲,进了里屋抓了一把花生就塞到了这孩子的口袋里,这孩子得到了花生,转身就跑了。

  三天过后,我妈难产,接生婆喊着要送我妈去医院,我爷哼了一声说,去医院,哪里有钱啊,生个孩子还要去医院,这不是败家吗?你看谁家女人生孩子还要去医院这么麻烦,让她使劲,一使劲就生出来了。

  接生婆喊着,如果再不去医院,就要死人了。

  我妈一直从白天熬到了深夜,已经没有力气了。

  偏偏这时候,那个尖下巴,吊眼睛的孩子拎着煤油灯又来了,嘻嘻笑着就往屋子里闯,爷爷看到他就拎着他的耳朵给扔出去了,一边关门一边说: “谁家孩子这么淘气,没看到这里要死要活的吗?”

  我爸这时候给我也跪下了,说: “爸,你就让我送桂琴去医院吧,再不去真的就会死人了。”

  我奶急眼了,说不要管你爸了,大不了卖了我的金镯子。我爷说卖金镯子,你不要命了?那是在走资本主义道路,会连累全家的。

  也就是这时候,孩子生下来了,结果当接生婆抱着孩子出来的时候,我爷接过去就吓了一跳。发现这孩子竟然和外面那个尖下巴吊眼睛的孩子模样是一样的。

  我爷出了大门,没有找到那个拎着油灯的孩子,但是那盏油灯却挂在了我家门前的一棵枣树上。

  我爷拎着油灯回来的时候脸色非常差。说了三个字:“草他妈!”

  我奶顿时就大哭了起来,说: “张虎生,这都是你造的孽啊,这孩子根本就不是咱家的种,这是狐狸的种啊!我说不让你们吃狐狸,现在有报应了吧!这是狐狸种啊!”

  我爷这时候瞪圆了眼睛,脑袋上布满了青筋。他就用双手将我举了起来,看样子就要把我摔死。我爸死死抱住了我爷的胳膊,喊着爸,不要这样啊!

  接生婆看情况吓坏了,转身就跑掉了。很快,接生婆将村里的张三爷带来了,这时候我爸和我爷正撕吧呢,我妈也跑了出来,和我奶抱在一起哭。

  张三爷喊了句:“张虎生你住手,这孩子不全是狐狸的种,难道你没看出来,他身上没有尾巴吗?”

  我爷这才慢慢放下我来,哀叹一声,将我递给了我爸。

  张三爷是阴阳先生,由于建国后不许动物成精,不许有鬼,更不许看风水,所以现在没有什么名气了,但是解放前名气大的很,据说京城的大官修陵都是来找张三爷给看风水,寻龙脉,点福穴。

  张三爷当场让我爷杀了一只公鸡,然后用公鸡血画了一张符,用酒火点了,符水给我灌了下去,说:剩下的就看他的造化了,能熬过二十五就什么事都没了。

  奶奶拉着张三爷的手,说这娃以后就没事了吗?

  张三爷回头扫了一眼我爹怀里的我,又回过头摇摇头,重重叹了口气,只说了一个字:难!

  后来我慢慢长大,样子逐渐变得正常了。但是看小时候照片,完全就和我不是一个人。但我从来就没有把这件事往迷信里去想,总觉得是男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吧。

  我今年就是二十四,离着熬过二十五,就差一年了。想不到,还真的就出事了。

  大学毕业后呢,我为了离家里近,就在本市的一家化妆品公司工作,家里也凑钱在市里给我买了一套50多平米的小房子。为了还房贷,我做事也是很辛苦的。

  不知道怎么搞的,最近我的右眼皮总是跳,晚上会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醒了就感觉扛了一晚上大包一样累的不行。

  一开始我以为是工作太紧张导致的,我就请了假打算好好休息下,但没有任何的改善。

  奇怪的是做梦的时候无比清醒,知道自己是在做梦,醒来之后,又想不起来做了什么梦了。

  祸不单行,我这边快被梦折磨的快要疯掉的时候,家里来电话了。

  我妈有很严重的糖尿病,我爸打来电话说病情加重了,急需一笔医药费,但我手头也没啥钱,这两天正为了钱的事情犯愁睡不着觉。

  晚上不睡,白天头疼的厉害,中午饭也没吃,我吞了五片安眠药倒在了床上,结果就梦到我捡了很多钱,走一路捡一路的钱,多的都没地方放了。

  醒了我还清晰的记得这个梦,就觉得自己是被钱逼疯了。

  结果我出门的时候,刚开门,一低头发现有个黑色塑料袋,我以为是对门大妈丢的垃圾,便踢了一脚,结果这么一踢,直接从里面踢出一沓钱来。

  看看四下无人,我观察了下,发现里面全是红艳艳的百元大钞。我一弯腰就捡起来缩回到了屋子里,心都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了。我数了下,一共四沓子,应该是四万。

  拿着这笔钱,手里都是汗,浑身直哆嗦。如果这四万块钱给妈打过去,她的医药费的确是有着落了。

  可是这钱用黑塑料袋装着,想必这些钱的主人也不是啥有钱的畜生。我这良心又过意不去,另外我又担心,是不是有什么隐藏的摄像头啊!这是一个整人的电视节目还是什么?或者这是假币,有人故意在等着看我笑话吗?

  一时之间什么怪想法都出来了。

  我出去站在小区楼梯间四处查看,没有看到摄像头。然后我随机从钱里面抽了几张去小区外的ATM机上,存了进去,一次就成功了。我这才意识到,我是真的捡钱了。

  但我还是不敢乱动这笔钱,既盼着有人来这里找这笔钱,又盼着没有人来找,就这样,我矛盾地在家里等了三天。这个休假成了我这辈子最蛋疼的日子。

  正好母亲那边医药费也到了缴的时候,我一咬牙,昧着良心把这笔钱打了过去。

  结果这笔钱打过去之后,我的梦变得更加的离奇了。

  当天晚上,我梦到领导把我叫去了办公室里,笑着说要给我升职。

  第二天刚好到了上班的时间,我也没多想,升职这种事情我打死都不敢考虑,毕竟我才入职不到半年的时间,业绩也没啥突出的地方,无缘无故的上头不会提拔我。

  结果到了下午的时候,我们副总把我叫到了办公室,说要升我为物流部的经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的,不由得我不胡思乱想。我说李总,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你给我升职,那老孙去干嘛了?

  李总说,老孙被解雇了。

  因为我们这个部门是新组建的,除了老孙我就是资历最老的了,而老孙如今被开了,所以我就理所当然的被提拔为经理了。这真的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接着,李总让我好好干,说做得好了,公司后面还会给我继续升职加薪。

  我呆呆地点点头,脑子里却一团乱麻了。当我坐到了经理的办公桌后,往后一靠,心里竟然有了一丝丝的不安。

  心想我这梦也太准了吧?

  一开始捡钱是巧合的话,那升职这事呢?也是巧合?

  整整一天,我都在想这件事,最后上网查了查周公解梦,也没查出个缘由来。

  最后索性便不去想了,捡钱、升职这不都是别人幻想的好事儿吗?我这就叫美梦成真,怎么想都应该高兴才对。

  接下来我做的一个梦,却让我再也坐不住了!因为梦里的我,竟然一脸严肃,笔直地站在地上,正慢慢往自己身上套寿衣!

  我在梦里用力挣扎,这么一挣扎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梦见给自己穿寿衣,这太吓人了吧!

  我被这些梦弄得精疲力尽,也懒得去想了,心说这会先去公司,等下了班再说别的。

  说是上班,可那个梦却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尤其是我穿寿衣时,那副一本正经的面孔,更是让我觉得心里发冷。

  搞的一整天我都不在状态,工作的时候更是心不在焉。

  我上班的时候,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琢磨了一下这个事情,我极力愿意相信这些梦和现实只是巧合,但理智告诉我,不是那么回事。

  这事儿不能轻视,要在以往我做这么个梦,或许不会当回事,关键之前做的那俩梦都应验了,再加上寿衣这东西,本来就邪性,确实要多多注意。

  我以前小时候,隔壁的王大爷死之前就经常做噩梦,一开始他就没当回事,结果下地干活的时候死在了地里,尸体被蛆虫吃的不成样子才被找到,法医说是被雷劈死的。村里人都说那是凶兆,那么我这些梦是不是凶兆呢?

  当天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

  这一次,我竟然梦到我死了!上吊死的!我一个人吊在吊灯上,身上穿着一身很华丽的寿衣。脸色煞白,舌头伸出来很长,真的很恐怖。

  我直接从梦中惊醒,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会儿天还没亮,刚刚三点,可刚才那梦,却让我再也睡不着了。我开始想这个梦,人怎么可能看到自己吊在吊灯上死了呢?

  冲了个澡之后,我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开始安慰自己。

  前天虽然梦到自己穿了寿衣,可事实上我却没穿,说不准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之前两个应验的梦,多半是巧合。

  因为起的早,所以我特地去小区外面买了早餐。卖早餐的就是跟我一个小区的张大妈。

  吃完之后,我打了招呼正准备离开,却听到张大妈沉声说:“小飞,你最近回家不要太晚,没事就别出门了。”

  我一愣:“怎么了?”

  张大妈挥了挥手:“你不知道吗?就是你对门602的陈大爷,昨天晚上自杀了啊,上吊死的,听说他自杀的时候还穿着寿衣,我可听说了,这吊死鬼怨气重,你……”


  我脑子轰然一炸,张大妈后面说的话,我却一句都没听进去,脑子里只盘旋着‘上吊自杀’,‘穿着寿衣’几个字,这情景,不就跟我梦里的情形一模一样吗?

  我听到了张大妈这么说,我班都不上了,直接就转身回家,到了六楼我去敲陈大爷家的门,开门的是陈大爷的老伴儿李大妈,她看到我之后指着我说:凶手,一定是你害了我家老陈啊!

  我说:阿姨你不能血口喷人啊!

  老陈的闺女这时候出来了,把她妈拽了回去,出来后对我说:“不好意思啊,我爸的死对我妈刺激很大,她非说是因为她偷偷拿了你的快递,然后你报复她然后害死了我爸。”

  我说:什么快递?

  老陈闺女说:真的不好意思啊,我妈这人喜欢贪小便宜,昨天早上一出门就看到你家门口有个黑色塑料袋的包裹,挂在门把手上了。她偷偷拿回家了,结果昨晚上,我爸就上吊了。

  没等我说话,老李的闺女说:多少钱我会赔给你的,你放心。等我把我爸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就谈赔偿的事情。你买寿衣,估计家里也是有老人吧。

  我听了后顿时脑袋嗡嗡响,应付了两声之后,我就回家了。

  很明显,和那四万块钱一样,有人往我家门口放了一套寿衣。但是这寿衣没有穿在我的身上,而是被对面老李的老伴儿给偷回家去了。

  结果可想而知,一定是老李把寿衣套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上吊死了。

  问题就显而易见了,有人要害我。要不是有对门陈大爷的老伴儿,估计现在吊在屋子里的人就是我了吧。

  越想我越害怕,白天还好,到了晚上可就睡不着了,将门反锁了之后缩在被窝里搜关于死神的事情,但还是搜不出来。到了半夜的时候,我突然就听到楼道里有声音,好像是有人在拍对面的门。

  我就从门镜往外看了下,发现对面的门前并没有人,但是那门确实在啪啪啪的响着。我心说难道是对门的人想出来却出不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有人从里面拍门,这还是头一次见到。

  我慢慢开了门,这一打开就觉得一阵冷风呼地一下从我的脸上吹了过去,我顿时就打了个哆嗦。再看对面602的门,门上贴着一张手掌大的黄纸,这纸上画着一个丑陋的小人。

  这门被人从里面拍的一颤一颤的,那黄纸也跟着一抖一抖的。我奓着胆子喊了句:“小陈,是你吗?到底怎么了?”

  我以为是陈大爷的闺女在拍门,难道门锁坏了?

  里面突然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小飞啊,帮我打开门,我要出去透透气啊!”

  我一听顿时就毛了,这,这不是陈大爷的声音吗?

  此时,他拍门的声音更大了,那扇门被他拍的都快掉下来一样,而且频率越来越高,似乎拍的整栋楼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我被聒得捂住了耳朵的时候,这敲门声突然就停了,接着门开了一条缝,这门就开始一关,一开,一关,一开,一关,……,门锁卡卡地不停地响着。

  随着频率越来越快,门开始不停地抖了起来,发出了可怕的啪啦啪啦的声音。

  这可把我吓坏了。我一步步后退,接着就听门后陈大爷喊了句:“小飞,帮我开下门,屋子里太闷了。小飞,小飞,小飞……”

  猛地,一只苍老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死死地抓着门扇的边缘。他不停地喊我的名字,我听得是心烦意乱,脾气就要像火山一样爆发的时候,他不喊了。

  “小飞啊,能帮我打开门吗?”陈大爷的声音猛地放缓,门也不晃了。

  我小时候在村子里就见过农村多病的妇女被黄狼子、狐狸附身,这种事很难用科学解释。

  上了年纪的人说过,要是遇到鬼,只要顺着鬼一些就不会出什么大事。我还记得隔壁的郭小四被死去的一个女人缠上了。

  这女人活着的时候被赵小四弄大了肚子,但是找小四是有老婆的,不承认这件事。这个女人没脸见人,上吊自杀后就埋在了村南的梨树行下,有一天郭小四从那里过,回来就不行了,他坐在炕上吃饭,对他媳妇儿说炕沿上坐着一个大辫子的女人,长得那叫一个俊,不停地埋怨自己的媳妇儿长得丑。他对着炕沿唱道:你活着跟了赵小四,死后来找我郭小四,哎呀哎嗨呦!

  那时候村里上了年纪的人去了,念叨念叨,鬼让做什么就顺着做些什么,大概一小时之后,郭小四就好了。第二天村长带着人去梨树行,将女人的棺材打开了,女人尸体竟然长了一身的白毛。将尸体一把火烧了,郭小四大病一场过后,就没事了。

  有了这个经验,我就打算顺着这陈大爷,把门给他打开。我说:“陈大爷,我这就把门给你打开,你别着急啊!”

  我过去直接一伸手就拉住了对面的门把手,直接一拉开,顿时一双手伸出来,直接就掐住了我的脖子,但是我看到的脸却不是陈大爷的,而是陈大爷的老伴儿李大妈的。李大妈表情狰狞,用力掐着我的脖子。不论我怎么挣扎,都没办法摆脱李大妈的手。我拳打脚踢在李大妈的身上,就像是打到了一块木头。

  很快,我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是傍晚了,陈大爷的闺女在我的床边陪着我,她说李大妈被送去了精神病医院,实在是对不起我。看到我没事,她就放心了。我坐起来,觉得头非常的疼不停地揉。小陈给我扔下了三千块钱就去接孩子放学,而我此时在想,昨晚我明明听到的是陈大爷的声音啊!

  电话突然响了,吓我一跳,是我爸打来的。我爸平时不给我打电话,打电话就是有正事。我爸说我妈梦到我出车祸了,让我打电话问问你的情况。我说没事,不过最近发生了很诡异的事情。

  我把事情和我爸说了一遍,我爸说你不要耽误了,快点回来。看来是出了大事了,报应还是找上门了。

  我从来就没有迷信过这些,但是我爸说的又是那么的认真。我不得不谨慎地问道:“爸你说什么呢!什么报应啊?”

  “你回来吧,回来再说。”

  我立即收拾收拾东西就回家了,我妈这时候还在医院,我说先去医院看看我妈。我爸不同意,说你妈一直病病殃殃,你也不能一直就陪着你妈啊!他见我一面就匆匆去了医院伺候我妈去了,让我去了我奶那里。说我奶有事对我说。

  我走进我奶家里的时候,看到我奶正跪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把香在烧。进去后二话没说,先让我跪下,我跪在旁边之后,我奶将一把香分成两份,递给我一份。

  我看到在前面的神台上供奉的是一个盒子和一盏油灯,我从小就记得这个盒子,问:奶奶,盒子里到底是什么?

  奶奶这时候带着我给这个盒子磕了三个头,然后站了起来,说:这都是你爷爷造的孽啊!

  奶奶带着我回了她的屋子里,让我脱了鞋上炕,她说:终于找上门了,也该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你了。

  我奶往后一靠,慢慢地靠在了被摞上,她闭着眼睛,突然笑了一声,说道:“小飞啊,你还记得前院的张三爷吗?那可是个老神仙。”

  我说:“记得!”

  我奶这时候睁开眼说道:“张三爷说过,你要是有度不过去的劫难,可以去找他的师弟黄大圣!他有办法救你。据说这黄大圣是个养鬼的高手!现在的社会不兴这个了,民国时候的小姐们,都在自己的闺房养小鬼的。”

  接着,奶奶给我讲了那个关于我爷爷带着他们从乐亭县城逃回家的故事。一边讲,奶奶一边叹气,总说都是我爷造的孽。

  ……

  ---------------------------------------

  张三爷在三年前就去世了,我爷比张三爷死的还要早三年。我妈生下我之后,身体就一直很不好,不是这里有病就是那里有病,村里人从三年前就说我妈活不过冬,但是我妈就是这样一年年的熬过来了。

  我家发生的这些事情,我奶也拿不准是不是和吃狐狸崽子的事情有关,她更拿不准到底我是不是狐狸的崽子借我妈的肚子出来的妖精。后来一直念叨说,这都是报应啊!

  我问我奶,那供奉的盒子里是什么的时候,我奶说:你拿走吧,那就是那狐狸崽子的骨头和那盏油灯。我一直留着这副骨头,安稳下来之后每天都要膜拜两次。张三爷活着的时候说过,如果你遇到什么事情,就把这两样东西交给你,说这是你的真身和引路灯,能保你渡过难关。

  我奶说道:“去吧,带上这两样东西,去找黄大圣。黄大圣是九州殡仪馆外面的永春寿衣店的店主,希望他还活着能帮到你。”

  要知道,我可是一个上了大学的人,我奶突然和我说这个,我一时半会儿还真的难以接受。但是这些天的事情,又让我不得不接受这些鬼怪的事情。

  但是问题来了,如果我真的是那个拎着煤油灯的孩子,是谁要害我呢?

  我奶说:不管是谁要害你,总之,你先去把那盒子和油灯拿来吧。

  我过去将盒子和油灯搬了过来,放在了炕桌上,我奶在对面,看着我笑笑说:打开吧。

  说着,她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一边抽一边笑着看着我,然后伸出手来,手心里抓着一把钥匙,接着,手一翻,钥匙放在了桌子上。

  我拿过来打开了上面的锁,然后掀开了这个盒子,看到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一副动物的骨头,要不是我奶说了狐狸崽子的话,我还真的看不出来这是一只狐狸,也许我会当做一只狗吧。

  我说:奶奶,这骨头有什么用?

  奶奶说:张三爷就是这么说的,至于这骨头有什么用,我就不知道了。

  ……

  天快黑的时候我爸来电话,让我立即找个车去县医院,说我妈要不行了。我到了县医院的时候,我妈已经奄奄一息。她拉住我的手说不想死,我安慰她说不会死的。

  我妈是在凌晨五点去世的,用我爸的话说,这就是她的命。当初吃了狐狸崽子之后,就种下了因,现在就是不得善终的果。

  办完了我妈的葬礼,我就回到了城市,说心里话,我妈的去世对我的打击还是很大的。由于长时间没有去上班,公司早就让人顶替了我的位子,说白了,我失业了。

  此时我也没有什么心情去找工作,此时最关键的是我要搞清楚谁要害我才行。我有预感,还会有事情要发生的,而我之所以会做那些梦,绝对不是凶兆,那是对我的一种预警。

  晚上,我坐在屋子里,看着床头柜上的盒子,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我在想,要害死我的人会是谁呢?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鬼怪的存在吗?

  不管是谁,我知道,要害我的人一定还会来找我的。我甚至觉得,他们已经开始新一轮的行动了。我也许还会做梦。不管做什么梦,第二天我必须去找黄大圣了。


  我在这天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发现,油灯亮了。

  这盏油灯在我睡觉之前就放在了我的床头上,我坐起来的时候,顺手就把煤油灯给拎了起来。我发现,这油灯里的光似乎不是火,而是一个发光的气体,在里面不停地跳动着。

  这里面难道是磷火吗?我试图用科学的方法解开这个谜团,但是我最终还是失败了。

  我从厕所出来后,把这灯放在了床头柜上,这灯慢慢地熄灭了。我重新倒在床上在胡思乱想中睡去。

  结果在梦里,我梦到了自己满口鲜血地在啃噬一个小男孩的尸体。早上我醒了的时候,浑身没有了力气,又像是去扛了一晚上大包似的。

  当我擦去了额头的冷汗的时候,猛地又发现,那盒子自己打开了。

  我下了床再次站到了那盒子面前,结合我做的梦来看,难道这个梦预示着自己会吃掉剩下的这一具小狐狸的骸骨吗?

  我伸手合上了盖子,然后坐在了床上继续想着这个梦。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我就下楼了,在小区外打车直奔九州殡仪馆。出租车司机诧异地看着我,说天没亮你去殡仪馆做什么,那地方邪得很啊!

  我一手抱着个盒子,一手拎着油灯,这样子非常的诡异。甭说司机看我灵异,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很灵异,我说:“司机,我出双倍价钱,你能不能带我过去?”

  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司机犹豫了一下,发动了汽车。我到了九州殡仪馆的时候天刚亮,但突然就起了雾。

  我付了钱之后下了车,看着司机开车走了,于是我开始在殡仪馆门前转悠,结果在马路上走了一会儿,并没有看到有什么永春寿衣店,倒是看到了一堆堆的纸灰。

  我心说这大雾真的太大了,我干脆在这里等一下雾散了再说吧,结果雾还没散,一辆出租车再次停到了殡仪馆门前,接着司机下车了,我一看是刚才的那个司机,心说不会是找我来了吧,难道我给的是假钱?

  我凑过去说:“师傅,你咋又回来了?”

  司机的脸色灰白,他哆哆嗦嗦点了一支烟,说:“妈的,碰上鬼打墙了,我一路往回走,没有拐弯啊,结果又回到这里了。以后给再多钱也不能来这鬼地方了。”

  他递给我一支烟,给我点上了,说道:“看来这雾不散,我是出不去了。”

  我抽了一口烟,和出租车司机互相壮胆,我们站在一起聊天,他问我来这里做什么,我就问他知不知道附近有个永春寿衣店。他一听一拍巴掌很激动地说:“你找永春寿衣店啊,早就搬走了。这殡仪馆领导的亲戚在里面开了寿衣店,然后打着个什么旗号,就把门前的寿衣店全清理了,现在永春寿衣店搬去了郊区的大槐树镇上,你要是早说去找永春寿衣店,我们这时候已经到了。”

  话音刚落,就起了风,顿时这雾就淡了很多。司机说上车吧,我们走。我上了车之后,司机一脚油就开了出去,我往回看看,殡仪馆的楼房隐隐约约在大雾中矗立着,很是诡异。

  我到了大槐树镇的时候是上午八点,司机把我放在了永春寿衣店的门前。

  寿衣店旁边就是永春棺材铺,现在流行火葬,但还是有人会偷偷土葬的,所以这棺材铺的生意应该还是不错。从名字就看得出,和寿衣店是一家。

  太阳出来了,雾也就全散了,很快寿衣店就开了门,开门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伙子,他打开门看到我的第一眼就说:“哥哥,你是来为自己买寿衣的吗?你活不过三天了。”

  “你胡说什么?”我喊了句。

  “我没胡说,你活不过三天了。”他坚持地说道。

  我说:“我来找黄大圣的。是张家沟的张三爷让我来这里找黄大圣的。”

  “你找爷爷啊!”他说完又关了门在门内嘟囔了一句:“快死的人找谁也没用。”

  我心说这孩子难道真的看出什么了吗?顿时心里就开始七上八下。

  再次打开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个杂毛老头子,他穿了一身军大衣,看到我之后没有开口说话,先笑了。说道:“我说今天一早醒来就心神不宁的,还有一只山鹰撞到了玻璃上,撞碎了自己的头。想不到这么快,你这个倒霉鬼就来了。”

  说完,一伸手反抓着一个鸡毛掸子,到了我的身旁,啪啪啪朝着我的后背用力抽打了三下,说:“去去晦气,走吧,进屋吧。”

  我这时候说道:“黄爷爷,你在我后背上打什么呢?”

  “没什么,你不要乱想。”他笑了下。

  但是我看得出,他撒谎了,我后背上一定是有什么东西的。我突然觉得浑身发冷,难道我后背上一直就趴着一个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

  进去之后,黄大圣就关了棺材铺的门,并且告诉了那个孩子,谁敲门都不要开,就说今天不做生意了。那个孩子应了一声,没有说什么,而是靠在了一堆纸人旁边去摆弄手机了。

  黄大圣把我带到了后院,到了门前让我在这里抽根烟,然后他先进去,拿了一碗黄色的液体出来,我闻了一下,味道有些骚气。黄大圣说:“喝了。”

  我说:“这是什么?我怎么觉得是尿啊?”

  他没有继续说话,而是死死地很严肃地盯着我。

  我接过来,一口气喝了。黄大圣这才说:“你猜对了,这真的是尿,你见到外面的孩子了吗?就是他的尿。他和你一样,是有仙根的。”

  我一听就觉得恶心,一弯腰就开始吐,结果我吐出来的竟然是一口口的黑色的液体,这些黑色的液体里,竟然有一条条的蠕动的寄生虫,这可把我吓坏了。

  吐完了之后,黄大圣用草木灰盖上了,然后全都揣进了煤盆里,和煤炭混在一起填到了炉子里烧了。他说:“你把那盒子和油灯放下吧,我会帮你的。对了,我师兄张三说过你的身世吗?”

  我说知道一些,于是我把奶奶说的故事又和黄大圣说了一遍。

  这老头听了之后点点头说:“我知道了,要害你的不是人,也不是仙家,而是鬼。这真身感应到了你的危险,一直在给你报警。对了,你知道狐黄白柳灰这五大仙吗?狐狸,黄狼,刺猬,蛇和老鼠。而你,就是狐仙流落在人间的孩子。我家黄历就是黄仙的孩子。五大仙经常会被人请来驱鬼,所以,厉鬼就会想法设法害死五大仙在人间的孩子,一方面是报仇,另一方面是警告五大仙,不要参与他们的事情。这也是千年的矛盾了。”

  我听的云里雾里的,这些我真的不关心,我只是想知道怎么办。黄大圣说到最后,说道:“既然是恶鬼要害你,那么我就给你找一个鬼媳妇吧,让鬼和鬼交涉,总会有办法解决问题的。”

  我很难理解鬼媳妇这件事,心说这算是配阴婚吗?当晚,黄大圣就用红纸布置了一个婚礼,新郎是我,新娘是一只母鸡。这让我觉得像是一个笑话。但是我又不敢反对,来之前奶奶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不要任性。

  我和母鸡拜天地之后进了洞房,这只鸡就被摆在了桌子上,我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结果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的那盏灯是亮着的。

  那盏灯就放在桌子上,而在灯的后面,坐着一个穿着婚纱的女子。这女子鸭蛋圆的脸,大大的眼睛,一笑俩酒窝,她一笑说:“你这么快就醒了啊!我还以为你醒不了呢。”

  我坐起来的时候,很清醒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说心里话,以前的梦实在是太不美好的,想不到今天能做一个这么美的梦,梦里的新娘子竟然这么的漂亮。

  她看着我说:“小飞,你看什么呢你?”

  我说:“你真漂亮。”

  “黄大仙能让我们在一起,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我叫秦素,你叫我素素就行了。”她看着我一笑,说:“小飞,黄大仙说你遇到了难处,你告诉我,我试着帮你解决。”

  于是我坐到了桌子前面,和秦素说了我这些天的事情。她听了之后点点头,站了起来,说:“我这就去调查一下,看看是谁要害你。对了,你的真身也该归位了,有了真身,你就有了预知危险的能力了,你会安全很多。最关键的是,……”

  她没有把这句话说完,而是笑笑后转过身就走了,我本来不想让她这么离开的,但是张嘴一喊出来的时候,梦就醒了。我突然就坐了起来,呼出一口气喃喃道:“秦素,好听的名字,好漂亮的女子,好真实的一个梦啊!”

  这时候,我看到桌子上有一个香囊,我过去打开一看,里面有两个纸条。

  第一个纸条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名字:秦素。后面是她的生辰八字,最后身份补充说明,写的是张小飞之妻!

  第二个纸条写的是我的名字,我的生辰八字,最后是秦素之夫!

  这下我全部搞明白了,黄大圣真的就给我找了一个鬼妻子,那场阴魂配的还是很成功的。我推开门就出去了,结果当我看到黄大圣的时候,他已经倒在了床上,他看着我说:“小飞啊,我快不行了。一辈子泄露天机太多,报应上身了。”

  此时,我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吸黄大圣的血一样,他的身体迅速的干瘪了下去。

  黄大圣说:“帮我照顾好黄历,还有,你俩千万不要去隔壁的棺材铺,明白吗?尤其是晚上,不能去,因为,因为……”

  说到这里,黄大圣喘息了起来。

  那个十二三岁的黄历在一旁点点头说:“爷爷,我会听话的。我绝对不会去的,我会听哥哥的话的。”

  黄大圣这时候张开嘴不停地喘气,脸开始塌陷,脸上长出了老人斑来。大概也就是十几秒的时间里,黄大圣的身体竟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穿在身上的衣服塌陷了下去。他呼出了最后一口气,嘴里哼了一声后,头一歪就死了。


后续请加,W-X-公!众!号:JSW_NC 回复关键字(惊魂)

后续请加,W-X-公!众!号:僵尸王 回复关键字(惊魂


看恐怖故事恐怖漫画-每天18点30锁定僵尸王公众号

僵尸王wx公众号:JSW_NC

搜索(僵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