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三十四·爱情买卖

黑本子2018-04-06 17:45:25

黑本子
只聊鬼神,莫谈苍生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三十四·爱情买卖


作者:本子君|

设计:麻瓜终结者|

 

沉雁坊外,三个金色大字“沉雁坊”挂在门头,整个沉雁坊的外部装饰俱是粉色的砖瓦。

这里客人很多,很多第一次来到暗市的人,都会把沉雁坊列作必来之处。

松明溪第一个跑进了沉雁坊。

大堂其实不大,有一个前台,站在前台那里的是一个妙龄少女,虽然她也戴着面纱,却能看出是个女孩儿。

所有客人会排队到这前台,前台的少女会跟来客说上几句,然后给对方一个木牌,然后客人拿着这木牌便可以从一旁上楼。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少女问面前的松明溪。

“听说这里可以买到美丽?”

“不仅仅是美丽,我们沉雁坊的生意涵盖几百项,在我们这儿几乎没有买不到的东西。”少女的口气很自信。

“没有买不到的东西?爱情也能买到?”松明溪身旁的颖芙闻到。

“钱到位,货到位。”少女指了指自己前台桌上的一块木匾,木匾上有一行金字:钱到位,货到位。

“那我想买爱情。”颖芙认真地说。

松明溪有些惊讶地看了颖芙一眼,九爷似乎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

 

“哦?”那少女有些轻蔑地看了颖芙一眼,犹豫了一下,拿出了一张木牌递给了颖芙。“怕你买不起啊,算了,来的都是客。”

木牌上写着一行文字:月季·丁。

“这是?”松明溪问。

“走吧,这是2楼的门牌号。”九爷在身后小声说道。

众人从一旁的楼梯来到2层,沉雁坊的2层很大,数不清有多少个房间,在2层楼梯处,又有一个接待少女,她看了颖芙手中的木牌,给众人指了下方向。

月季·丁所在的房间,门上刻着月季花,在这个房间旁边,也都是一些门上刻着月季的房子。颖芙走在前面,推开了月季·丁的房门。


“欢迎。”一个声音传来,屋子里坐着一个女人,她没有戴面纱,看样子她应该是人类,模样是中年女子。屋子里散发着浓郁的月季花香,这女人坐在一张檀木桌边,对面有一把椅子。

“沉雁坊的规矩你们懂吧?陪同者不能进屋。”那女人对九爷等人说道。

“到底是谁要来买东西?”女人又追问了一下。

“是我。”颖芙刚要走上前去,却被九爷一把拉住。

“记住,在暗市,一旦交易达成是不能反悔了,如果只是询价则没关系,所以不要轻易同意交易。”九爷盯着颖芙的眼睛说道。

“嗯,我先问问看,反正我也没钱的,哈哈哈哈。”颖芙笑了一下。

“如果……如果真有想买的,就买吧。”九爷将自己的元数小本塞到了颖芙的手中。

“这……”

“快去吧,每一个木牌只有一小段的买卖时间,拖久了咱们就又要去排队了。”九爷轻轻推了颖芙一把,颖芙进入了月季·丁房间。

 

“哟?现在缝隙之城也真是越来越不景气了,灵力这么弱的人类都能成为沉雁坊的客人了。”那女人有些嘲讽地说道。

颖芙坐了下来。

“我……我想问问怎样才能买到爱情?”

“爱情?哎呦呦!这是多少年没听到的需求了,哈哈哈哈。”那女人笑了起来。

“怎么?这屋子不是卖爱情的?”

“月季屋是卖爱情的?哈哈哈哈,真是笑话,只不过沉雁坊会把最贵重的商品交给月季谱系的店员来交易,像爱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你以为是街头随便可以买到的煎饼果子?虽然不是什么精贵的法器,却也是昂贵的商品呢。”那女人盯着颖芙看了好久。“只不过,来这缝隙之城暗市的人们,很少会买爱情罢了。”

“为什么呢?”颖芙不解地问。

“哎呦呦!我说小姑娘啊,你可能是太年轻了,爱情这种东西,哈哈哈哈,其实并不存在啊。”女人大笑起来。


“怎么可能?爱情不存在?不可能的,爱情是存在的。”颖芙不以为然地说道。

“哦?那你说说什么是爱情?”

“遇到喜欢的人会心跳,会呼吸急促,会整天魂牵梦绕地思念对方,会无时不刻地牵挂对方,而那个自己喜欢的人,也深深地爱着自己,这就是爱情。”颖芙说道。

“哈哈哈哈,我也真是在这沉雁坊干久了,能听到这么朴实的话啊,你真可爱啊客人大人。”

女人又笑了。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这些其实都是你的肉身对你的欺骗,心跳也好,呼吸急促也好,这些都只是幻觉,这世间真的没有你所谓的爱情,爱情是不存在的。不过是人类这具肉身特有的一种幻觉,你知道么,许许多多的人,当他们死去的时候,也就是脱离了人类这具肉身的时候,会发现曾经那些所谓深爱的人和事情,自己竟然全然提不起兴趣了。”

“为什么呢?”

“因为那些其实不过是业力的一种反应,你在万千人中,对一个人突然就很喜欢,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这其实是上一世或者之前某世的因果,因果造成了业力,业力在这一世表现为你所谓的爱情。好比水可以有液态、固态、气态等等状态,对吧?这是你们人类所谓科学的说法吧?那你告诉我,什么是水呢?或者说,世间有那种叫做水的东西么?”

 

“可是,当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我的心中感觉是真实存在的啊!”

“好,就按照你说的,爱情是真实存在的,那么,你得到爱情又能怎样呢?”女人好奇地问。

“会幸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真是100年来我听过的最有趣的笑话了。孩子啊,你仔细想想你身边的所有人,真的有人因为得到爱情而幸福了么?可能会有几个月、几年的快乐吧?但是又有哪两个人可以一生一世互相深爱呢?我也曾经是人类,我完全明白你所谓的爱情是什么,在我曾经是人的时候,我也曾深深爱过别人,但当我有一天脱离了人类肉身束缚后,我看到了本质。”

“什么本质?”

“那个我当时深深爱着的男人,在更上一世时救过我,更上一世,我是一只鹿,他是猎人,他没有射杀我,而是救了受伤的我,于是在我为人的那一世,我来报恩。那是爱情么?其实那本质只是报恩这业力牵引啊!”

 

“不对!不对!那缘分呢?缘分总是有的吧?”颖芙有些激动起来了。

“缘分就是业力,茫茫人海中为什么你会认识到那个你所谓的爱人呢?那是业力啊孩子,世间万物,你看看别的动物有爱情么?老鼠有爱情么?蚂蚁有爱情么?猫有爱情么?没有啊,为什么呢?因为世间本无爱情,爱情只是人类自己对业力的一种解读而已啊。”

“不对!人类比动物高级,人类有智慧,所以人类有爱情啊!”

“哈哈哈哈,永远别觉得你是人,就比别的生物高级,因为可能某一世你就是一只蚂蚁,一只蚊子,一棵树,一只老鼠而已啊。”

颖芙脸上泛起红晕,因为激动,她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罢了,说了这么多没用的,其实不符合我一个商人的身份了,我不过是好心劝你,毕竟我为人时被所谓的爱情深深刺伤了,但如果你依然想获得那所谓的爱情,我自然也是可以卖给你的。”

 

“你不是说没有爱情么?又怎么卖给我?!”

“业力存在啊,你想买一个叫做爱情的东西,我明明知道那东西其实叫业力,只好把业力卖给你,只是告诉你那东西有一个叫做爱情的名字。”

“不管怎样,我是想买爱情的。”

“钱到位,货到位。”女人淡淡地笑了一下。

“多少钱?多少钱才能买到爱情?”

“看你想买什么样的了,你先说说你的具体需求,我来算算价格。”


“我希望得到一份一生一世不分离的爱情,我希望我爱他他也爱我,我希望我们能够一路扶持着走下去,互相爱惜。”颖芙说道。

“还有呢?”

“希望……希望能帅一点,太丑的不太能接受,希望性格温柔一些,然后……然后还希望是个有趣的人,希望很有男人气概……嗯,还希望能懂艺术,最好是懂绘画和音乐的,当然希望他身材很好……如果脸……脸能有一些像那个明星L就好了……还希望他事业有成,比较富有,起码能给我们一份富足的生活,当然,我还希望他很懂女人的心,性格很成熟、稳重。”

“哈哈哈哈,真是悲哀的人类啊,算了,你是我客人,我不能再说一些跟生意无关的了。”只见女人拿出一个算盘仔细地算了起来。

“八万六千七百五十八元数。”女人算完了,冲颖芙笑笑。

“什么?!八万多元数?!”颖芙看了看九爷的小本子,显然这个价格是自己不能承受的,毕竟九爷还要用这些元数去实现他的梦想。

 

“嫌贵?我们沉雁坊可是从不砍价的。”

“那怎么办……”

“或者你把条件减少一些?这样或许能便宜许多。”

“那就把懂绘画音乐这条去除吧。”

“嗯,那就八万六千整。”

“……啊……那脸可以不像明星L呢?”

“八万一千三百二十八。”

“事业可以不是很成功,毕竟我可以跟他一起打拼。”

“七万六千五百四十九”

“也不用太有男人气概,温柔一些就好了。”

“六万五千四百五十。”

“……哎,那就不用那么帅气,只要不是太难看就成。”

“五万九千八百九十四。”

“不用太懂女人,性格太成熟也不用了……温柔一些就好。”

“四万八千八百六十二。”

“怎么还这么贵啊!”颖芙叹了口气。

“条件越少当然越便宜。”女人默默地看了颖芙一眼。

颖芙沉默了一会,思考了很久,她抬起头,看了那女人一眼:“如果,我是说如果,只要求这个人很爱我呢?”

女人拨了拨算盘:“七百五十二元数。”

 

“啥?”

“七百五十二元数。”

“只要七百多?!”颖芙有些惊讶。

“那加一个一生一世不分离呢?”颖芙又问。

“一千九百九十七元数。”

颖芙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小本子,她抿了抿嘴角,忽然她流下了眼泪。

女人只是安静地看着她。

“我就知道……大概我的命就是这样的吧,最后可能只是和这样一个不太优秀的人在一起了……”颖芙一直在流泪。

 

“怎么?孩子,你哭什么?”

“我不甘心。”颖芙抿着嘴角说道。

“人啊,有时候自作聪明,本无爱情,却偏偏要去寻找这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被爱其实你们世间最荣幸的事情,却还不懂得珍惜,能够被爱那是多大的幸福?有多少灵魂,一辈子都不可能遇到真正爱自己的,结果这儿还有一个瞎哭的傻丫头,哎,愚昧啊,人类!”女人叹了口气。

“那行吧……”颖芙将小本子递了过去:“我就买下,这份一千九百多的爱情吧。”

“你确定?暗市的交易,可是不能反悔的。”

“嗯。”颖芙认真地点了点头。

 

只见那女人接过小本子,拿起一根特殊的毛笔,在那本子上勾了一下,小本子上的数字发生了变化,减少了一千九百九十七个元数。然后一道温暖的光忽然撞进了颖芙的身体。女人将本子还给了颖芙。

“……总之,还是谢谢你,跟我说了这么多。”颖芙看了一眼那女人。

“祝你幸福,孩子。”女人淡淡地笑了一下。

颖芙起身准备离开,忽然那女人又开口说道:“或许有意外之喜呢,不要期待太多,有时候反而容易满足。”

颖芙回头看了眼那女人,女人笑了一下,颖芙也抹了抹眼泪,勉强地笑了一下。


黑衣风水师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一·一元师兄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二·云悠苑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三·松太爷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四·松明溪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五·黑罗旗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六·招财假山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七·严六郎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八·七人钉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九·一得师父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繁花刹那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一·黑棺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二·索二爷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三·乐荀荀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四·黑乌林巫术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五·傀儡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六·公主九爷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七·一得讲情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八·荣明之“劫”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九·第六餐馆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二十·云舒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二十一·反面术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二十二·德深上人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二十三·本无居士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二十四·云舒的题目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二十五·终极测试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二十六·三爷的抉择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二十七·六郎心殇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二十八·白罗新主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二十九·暗市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三十·D社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三十一·咦?仙不溜?!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三十二·缝隙之城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三十三·若无街


黑本子·夏门篇

黑本子·夏门篇·一个风水师的最后15天·总卷上

黑本子·夏门篇·一个风水师的最后15天·总卷下


巫山书院

黑本子·巫山书院·卷四十五·萌爱之泪(第一部终卷)


我和我的狐仙大人

我和我的狐仙大人·卷九【最终卷】


黑本子

只聊鬼神,莫谈苍生

黑本子

darkbookbyM

希望你们喜欢这个系列,感谢支持。

本子金句

爱情,是不存在的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