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一个弱女子的诘问 ——“胡笳十八拍”背后的故事

巫娜古琴2018-02-10 16:39:25



“蔡女昔造胡笳声,一弹一十有八拍。

胡人落泪沾边草,汉使断肠对客归。”


《胡笳十八拍》的悲凉旋律,讲述的是一个女人、一个母亲的辛酸往事,如大漠深处的滚滚黄沙,翻涌着茫茫无尽的悲哀。

 

天资聪颖,自幼诗琴两双绝


 蔡文姬名琰,既字文姬,又字明姬,她的父亲便是大名鼎鼎的汉代大儒蔡邕。


一个秋日的晚上,皓月当空,树影摇曳。蔡邕雅兴所致,点燃一炷清香,捧出一床七弦琴。这琴是蔡琶心爱的宝物,只见琴足有三尺六寸长,浑体朱漆斑斓,满布彩饰花纹,琴尾有焦痕,岳山旁还刻着两个小篆飞白文“焦尾”。


蔡邕调好琴弦,援手轻弹,琴声悠扬轻柔如黄莺出谷。坐在堂中写字的小姑娘蔡琰,顿时被这美妙的音韵所迷住,她放下毛笔,以手支颊,望着窗外的明月,全神贯注地静听,完全沉浸在这清远入心的琴声中。



 

突然,琴弦啪的一声。断了一根。蔡琰抬起头来对蔡邕说:“父亲,断的是第二弦吧?”

 

蔡邕低头一看,果然是第二根弦断了。他回头望望幼女,奇怪地想:这第二弦断了,她怎么知道呢?莫非是偶尔猜中的?他把断了的弦重新换好,接着弹起来,弹着弹着,他故意把第四根弦弄断,然后问女儿:“这回是第几弦断了呢?”静心听琴的蔡琰毫不迟疑地应声回答:“是第四根弦!”

 

蔡邕见女儿小小年纪就这样富有音乐才华,心里特别高兴。就用心地培养她。不但传授给她琴艺,还系统地教她音律知识和诗文写作。就是在这样文化气氛浓厚的家庭环境里,蔡琰在文学艺术方面具有了较高的修养和才能,诗文琴艺都颇不一般,成为东汉著名的音乐家和诗人,父女两人,享有父女音乐家和父女诗人之称。


 


飞来横祸,被俘匈奴十二载


可以说蔡文姬有一个幸福的童年,可惜时局的变化,打断了这种幸福。东汉朝廷的无能,导致羌胡番兵乘机掠掳中原一带,蔡文姬与许多被掳来的妇女,一齐被带到南匈奴。饱受番兵的凌辱和鞭答,一步一步走向渺茫不可知的未来,这年她二十三岁,这一去就是十二年。



在这十二年中,她嫁给了虎背熊腰的匈奴左贤王,饱尝了异族异乡异俗生活的痛苦。当然她也为左贤王生下两个儿子,大的叫阿迪拐,小的叫阿眉拐。她还学会了吹奏“胡笳”,学会了一些异族的语言。


一代绝世才女,在失去了父亲和丈夫后流落荒原,成为胡人之妻。这心境是可以想象得到的,当初细君与解忧嫁给乌孙国王,王昭君嫁给呼韩邪,总算是风风光光的占尽了身份,但由于是远适异域,产生出无限的凄凉,何况蔡文姬还是被掳掠的!



终究归汉, 恍惚于是悲是喜


曹操当上宰相,挟天子以令诸侯。得知早年的好友蔡邕之女蔡琰在匈奴,为报蔡邕的师恩,他立即派使者携黄金千两,白璧一双,要把蔡文姬赎回来,而两个年幼的儿子却不得不留在匈奴。这段史实,被后人称为“文姬归汉”。



蔡文姬多年被掳掠是痛苦的,现在一旦要结束十二年的异乡生活,离开和自己恩爱有加的左贤王和天真无邪的两个儿子,分不清是悲是喜,只觉得柔肠寸断,泪如雨下。在汉使的催促下,她在恍惚中登车而去,在车轮辚辚的转动中,十二年的生活感慨,点点滴滴从心中流出,从而留下了感动千古的《胡笳十八拍》。



“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天南海北?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

 

胡笳十八拍——这既是一个弱女子的诘问,更是一个弱女子的悲愤。

 



亲爱的琴友们,

巫娜古琴十分重视每一位的想法,

所以我们刚刚开通了文章评论功能,

希望大家互通有无,让巫娜古琴更有效的陪伴!


留下金口玉言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