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一座被遗忘的古城

宁远堡村2018-08-04 13:38:13




本刊注释:

《先有宁远堡,后有张家口》、《一座被遗忘的古城》两篇文章本刊曾经转载过,现在以作者原创的名义再重新刊出,以示对原作者的尊重。





在张家口市南郊10公里处,原来有一座美丽的古城堡。她位于清水河东侧,张宣公路西侧,该古城建于明朝永乐年间,其遗址就是现在的宁远堡村。据老人们讲:在没建成之前,只有一个小堡,也就是现在的小堡街,分为南小堡街和北小堡街,两条小堡街口各有一座小庙。南小堡街的庙位于现在的崔俊门口,叫大五道庙,另一座庙位于北小堡街,现阎果子铺大院的南院内。两座庙虽然不大,但建筑精致美观坚固。坐底石料,青砖墙。有檩,有梯。飞檐,插飞。内墙有精美的壁画,有小巧的门窗,做工很考究。过去死人后三天,死者家属到五道庙报庙(即当地人叫“接三”),报庙时烧香,点黄表纸敬神,望死者早日投生来世。

在建城前,小堡西街,也就是现在的中心大街是一条大沙河,由北向南流向东坊子路,当时村外还有“八仙渠”,“窑场渠”,后建城时把大沙河改道至城东外侧,就是现在的东沙河。在一九五八年大炼钢铁时,占宁远堡1300多亩地,把四条河流汇合到今天的东沙河。据老人们回忆,当时小堡街最老的住户都是真正种地农民,文化不高。一般都是半耕半读,在私塾学习三字经,百家姓,民贤集,教儿经之类的书籍,写字全用毛笔,会打算盘,从小练习三遍九,李二娘担水,凤凰双展翅等一切技法,一般家庭能记流水帐。因宁远土地浇通桥河水,全从口外流下的山水,每年只要发大水,浇灌两水旱涝丰收,五谷丰登。自古人民常说:通濠两岸,老宁二堡(老鸭庄,宁远堡),口外刮了地,口里唱大戏,以此感谢老天爷风调雨顺,年年丰收。

从明朝永乐年间开始建宁远堡古城,,古城面积为一里十三步,城墙有两层楼高,城墙宽5米左右,设有两个城门,即:东门叫寅宾门,南门叫宁远门,南城门现在遗址尚存,门洞仍然利用走路,门上方正中有石刻“宁远堡”三个苍劲的大字。两座城门都有瓮城,有观音殿,城门楼上建有“文昌阁”,在城门西墙内侧有石条台阶上文昌阁,门楼四边建有花栏墙,箭垛。文昌阁内有“书字爷”塑像,坐南朝北,头戴方斤帽,帽前有块方镜,据说能看到赐儿山的庙宇山景,名胜古迹。在文昌阁两面墙上色彩鲜艳的三皇五帝,柳叶遮羞等壁画,精致美观。南门瓮城内观音殿内的观音菩萨,招财童子,哼哈二将的塑像及壁画都毁于解放初期,城门楼及庙宇房屋毁于文革期间。

宁远古城东门坐西朝东,其翁城的门坐北朝南,当地的习俗是:办丧事,打发死人出东门,而南门为喜门,娶媳妇,聘闺女,中功名全走南门,图吉利,喜庆。整个宁远古城墙,门楼在1958年大跃进时代大炼钢铁是被拆毁,城砖全都建了小炼钢炉。建钢厂为给宁远村弥补损失,从钢厂引进自来水,村民在挖沟时东城门楼坍塌,当场造城村民高瑞,马五宝死亡,段某某重伤。

宁远城内庙宇非常齐全,大小庙宇20多座。除了南门文昌阁,观音殿外,进南门后的庙宇有:

1.  关老爷庙:位于南门内东侧。也就是南门楼上的文昌阁内供奉“文文昌”,城下关帝庙供奉“武文昌”,关老爷身穿绿色战袍,手拿一本“春秋”,正在观书,周仓手握青龙堰月刀在一旁站立。

2.  三官庙:位于南门内西城墙角,即现在的大水坑遗址北边,南横街最西头。三官即“三元大帝”,也就是天官,地官,水官,三官在民间十分显要,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与人们祸福荣辱息息相关。三官为尧,舜,禹。因此三人有创世之功,为万世君师,被封为三官大帝。

3.  阎王庙,位于现存的南横街西井棚西侧,庙内塑像有阎王爷,判官,牛头马面。四面墙上壁画内容为:做恶之人上刀山,下油锅,打入十八层地狱,有黑白无常叫差,拿生死簿,铁锁大链的小鬼等。

4.  泰山庙,奶奶庙:此两座庙只一墙之隔,都在城西南角“大水坑”东边上。泰山庙内供奉山神,有又称“东岳大帝”,他掌握人们的魂魄,生死,人间贵贱高下之分,禄科长短之事,十八地狱,六案簿籍,七十五司生死之期,驱瘟疫,管善恶等诸事,民间对泰山神特虔诚。奶奶庙内有塑像,戏台,每年庙会时非常热闹,唱戏,看戏,烧香许愿,送替身,求子拜神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每到夏季旁边大水坑内游泳的,洗衣服的很是红火。特别国民党101师后改为35军,师部就在当年张守先院,也就是现在段雨翻盖新房处,当时部队有戏班,就在奶奶庙戏台唱戏,而且经常唱,据老人们讲郭景云军纪严明,爱民如子,从不骚扰村民,有个小兵调戏一女子被知后在沙河用刀砍了,郭景云在解放北京时在新保安自杀身亡。解放后,破除迷信,把泥像拆掉扔到大水坑内,奶奶庙随之做了二片(第二生产队)饲养房(马号)。

从东城门进入城内的庙宇有:

5.  玉皇阁:位于北后街城墙,分上下两层楼,上为钟鼓楼,供奉玉皇大帝,楼下叫后庙,供奉玉皇大帝父母亲,表示玉帝至高无上却不忘父母养育之恩。在后庙发生过一件惨案,据老党员阎墩贵回忆,1946年张家口第一次解放后,在战略大转移,八路军南下撤退时,宁远堡有一位年轻的女共产党员叫李占梅,是老党员贾合珠介绍入党的,在村外高粱地里宣誓的,由于国民党有个叫“通奸会”组织的成员告密,国民党还乡团在八路军南下撤退后,李占梅被抓到后庙内严刑酷打,放回家后伤势严重,七天后死亡,此案至今没有得到昭雪平反。

6.  龙王庙:位于现在新村委会院内,在没拆东城门前一进堡内向右拐往北顺城墙朝里走,进山门就是龙王庙。正中间为正殿,两边各三间侧房,东西各有三间房,南边有戏台。文化大革命前60年代时宁远村唱戏一直就在龙王庙戏台上。该戏台很讲究,戏台中两边大梁画的一幅幅彩画,后台两侧各有一间侧房,用于存放服装,戏具及化妆。解放后,宁远小学占用龙王庙,戏台做为教师办公室,后小学校移至堡西张家大院。以后又被村里把龙王庙正殿做为磨面加工厂,1964年“四清”运动中,由工作队长李华生主持从探机厂买回机床成立了“宁远机械加工厂”。80年代后,加工厂迁至现在的市场大院,龙王庙后盖了村委会。龙王庙过去是农民祭祀求雨的庙宇,如遇久旱无雨,求龙王显灵,把龙王神像抬出来在烈日下暴晒,直到天降大雨为止。

7.  财神庙:位于旧村委会,即现在的“村民活动中心”院内。该庙有正殿三间,两面各有侧房一间,东西房各三间。财神庙建庙时间较短,文革前保存很完整。财神庙是“武家大院”,不知什么原因,由一个叫荆楚香的人买下盖了财神庙。当初荆楚香在姚家坊附近有八九百亩水地,家丁兴旺,书香门第。现如今后代在宣化,北京,天津都有,有的还当了大干部,当初为什么在宁远堡建财神庙仍然是个迷。财神在民间是吉祥神,一般人家做买卖,办企业都要供奉财神爷,所以财神庙经常香火旺盛。

在宁远堡内的大街小巷中还有很多小的庙宇如:

8.  马王庙:位于中心大街东侧,即现在的“合作医疗”门诊部的地方。庙宇是小巧的小门小院,马王爷是火神,又名光华大帝,三眼灵官,灵官马元帅。马王爷本是如来佛身边的“至妙吉祥”。因性如烈火,犯了天条,被罚下凡间投胎于马家,因生来是三只眼,民间供奉马王爷为了一年免去火灾,现存的马王爷巷仍在使用。

9.  狐神庙:位于现在菜籽铺北,有正房三间,供奉狐仙,庙南也有个小戏台,解放前后庙内存放着建宁远村后的历史档案。在改建民兵队部时拆除了戏台,焚烧了一切档案。文革期间让贫协组织又把宁远堡所以土地册烧掉,使宁远堡土地被分割占去不少,查无证据。

宁远堡城内除了以上所述大庙外,还有中心大街北头(北后街)正对南城门处有大五道庙一座,(村民王三林住过的地方)小五道庙一座,位于大街中间正对现在的南横街的北小堡街口,还有三官庙后面有一座小五道庙,龙王庙后面也有一座小五道庙,现在的阎家巷北面有一座,北后街西头有一座,总共各街巷大小五道庙8座,风格各异,有青砖旋的,有砖木结构的,都有油漆彩绘壁画,样式精美。解放后,随着政治运动,破旧立新,所有庙宇逐渐拆除,现已无痕迹。据老年人回忆,宁远堡龙王庙旁还有一座大寺庙,就是大雄宝殿,供奉佛主释迦牟尼如来佛。大寺庙不知毁于何时,据说是清末民初被毁,解放初期大寺庙遗址房屋做为女校,龙王庙做为小学校,狐神庙做为小学分校,现60岁以上村民都在这两座小学念过书。

宁远堡除古城内的庙宇外,在城外还有部分古庙建筑,如:

1.  弧姑庙:位于城东门外通壕渠沿上,有一间房大。当时的村公所规定:不管什么原因,凡本村死在外面的,尸体不能进村,一律暂时停放在庙内。

2.  九龙宫:也就叫石庙,遗址上现在京张铁路旁。原先有一条石庙路。整个建筑全部用的是石头,石墙,石顶,坚固结实。凡在石庙路附近种地的人,避雨时全往庙内跑,相传不管有多少人,庙虽小有多少人都能进去避雨。至于九龙宫建于何时,宁远堡有个传说,“先有九龙宫,后有宁远城”。“九龙宫”三个大字是用篆书体书写,好多老人都见过,该庙毁于学大寨时平整大农田。

3.  和尚坟:在京张铁路东,张宣公路西原有一座和尚坟,有两座石塔,一座圆形,一座方形。高有3到4米。相传是埋葬后庙内的和尚的坟地,是宁远堡附近的一大景观。
宁远古城内所有庙内都有和尚,庙院都有土地,庙内开销都靠出租土地的收租维持。

4.  阎家湾坟:在张宣公路东,火石窑山下,有一片宣化阎姓老坟,占地进百亩。宣化阎家是官宦大户,坟园内有神道,神道两旁有旗牌望柱,牌坊,对称的石人,石马,石羊,石龟。石龟背上驮着石碑,排列整齐,石刻精美。也是当时宁远堡附近的一大景观。在文革期间,由宣化造反派把坟园内的石刻砸烂,后来宁远堡平整了大农田,现已被驻军做为兵营占据。

宁远古城过去非常繁华。从南门进入中心大街后,沿街两旁全部都是商铺,古式建筑。青砖,蓝瓦。商铺门前铺有石沿条台阶两层,近一米高。农忙时,早晨打短工的坐在台阶上等待生意,做小买卖摆摊的,坐大街闲聊,说古论今,还有说戏文的,打把式卖艺的,拉洋片耍木偶的等等。尤其是逢年过节,商铺门口悬挂着自己扎的灯笼,形形色色,灯火辉煌。正月十五扭秧歌时道具,服装全部自备,整条大街小巷全部转完,有钱人家邀请进院扭,图个喜庆。

宁远堡在明朝建城后,龙关县衙门设在宁远堡。当时地方就在现在的郝忠,李华文等院内。建有九门,六院,大堂,二堂,家眷卧房,现在居住的王风汉院内有县太爷看戏的小戏台,最后的院是打更,衙役,做杂役等下人居住的地方。县衙大门口有上马石,整个建筑雄伟,美观,青砖,蓝瓦。雕刻马头装饰在屋脊上,该县衙遗址在中心大街东侧,现仍有部分建筑门楼雕刻遗存。

在解放前宁远堡有东西缸房,大缸房,就是酿酒业,酒类远销山西,内蒙等地,做豆腐的有武继文,大金鱼(即徐荣的父亲),做卤煮豆腐很有名气,另外还有木匠铺两个,即:阎木匠铺,杨木匠铺。在市内还有木业街的刘木匠铺,木匠手艺好的有阎富宝,刘吉,武登科,杨再全,武英,李俊的父亲,四队张富的父亲,这些老木匠艺人各有绝活,阎木匠阎富宝投犁,即耕地的木犁是一绝,刘木匠刘吉做的家具,在张家口一带都有名气。这些手艺现在都以失传。

解放前,宁远堡还有几处面铺,小堡街有王家面铺,南横街有姚家面铺,当时是买进小麦,莜麦进行加工出售。当时人们的主食主要是小米,莜面,糕。

当时的医疗条件落后,人们病后都吃中药,搞针灸,城内有几个针灸大夫,如:张国良(张守顺的爷爷)靠银针治疗疑难病症,手到病除,现传授给张守顺母亲,也有九十岁高龄。还有周浩,奶奶庙住的祁师傅,马王庙住的杨大夫(杨北节的父亲)都是小有名气的民间郎中。

因宁远堡城是古驿站,宣府路直通宁远,现该路已无踪迹。当时过往客商很多,宁远堡有车马大店两家,有许国富一家,有王长根一家。一家遗址在马王庙巷,一家在孙建信住过的房,即南城门西边上。

最有名气的画匠叫梁永,还有梁璞,手艺精湛,当时雕塑各庙塑像,彩绘,糊纸扎,扎墓童,做阴宅,阳宅,打路鬼,车,马等,还油刷,彩绘棺木,搞出的工艺品巧夺天工,惟妙惟肖,还有唱戏的官帽,道具都出自他们之手,现已基本失传,如梁永的绘画技艺,虽然后人梁子丰也能画画,做纸扎,但没得真传。

在业余生活中,村里人多数爱看戏,有的人对梨园行道颇有研究,对戏曲艺术颇有造诣,如:武安福,武登科,李旭,孙有富,张璞,郭子亮,张某某等都登台表演多年,尤其是有个艺名叫“莜面黑”的老艺人,由于唱功和架势,动作好,被聘为张北县剧团团长,落户到坝上。宁远村80岁以上老人多数人都会唱几句山西梆子剧。宁远村村大,人多,人才济济,各行各业的专业人才都有,除木匠,画匠外,还有细毛毛匠刘巨川,赶毡匠温玉珠,还有白义安捏的泥人,小巧玲珑让人见了爱不释手,除以上手艺人外,还有二片张守先精通日语,王继尧精通俄语,韩廷杰的硬笔书法都堪称一绝,但都带进了坟墓。

据史书记载,明太祖朱元璋称帝后下令奖励垦荒和实行屯田,朝廷承认老百姓开垦的土地有所有权,并免征三年的田赋,个别的永不征税,朱元璋还十分重视水利建设,下令凡是老百姓提出的有关水利建议,地方官必须上报,还指派工部大臣,凡坡,塘,堤,堰等可以蓄水,泄洪。防备旱涝的根据地势加以修治。估计老人们所说的捅开猪网河,困出柳河川,也就是那个朝代的事情。

宁远古城的传说很多,多年来辈辈相传:张家口郊区清水河两岸都是沼泽地带,叫做柳河川。历史上这里的人开垦种地,当时河水水面很宽阔,东至宣化县东望山,西望山,双庙一带,北至梅家营,项家营,王家寨一带,西至怀安县与山西省交界一带。据老人们讲:这里的人好汉种的是上岗地(河岸地),就指梅家营,项家营,东西望山,双庙附近,孬汉种的柳河川地(沼泽地),柳河川的地有时大水一冲便遭了灾,而上岗地旱涝保丰收。

传说项家营有个牛大王和龙王爷打赌说:“旱有河地(沼泽地),涝有坡地(上岗地),蛋子(冰雹)打了有山药(土豆),萝卜。十年不下雨,家存万担粮”。惹得龙王爷生了气,连降大雨把土地冲坏,把万担粮冲走,后牛大王的后人搬迁到宁远堡居住,现在宁远堡还有项家营牛姓人氏居住。

也不知那朝那代,柳河川有条猪网河通向京城,在宣化和下花园交界处捅开了猪网河,河水流出漏出了柳河川。清水河河道越来越窄,大片农田被开垦,而河两岸的上岗地变成了旱坡地,故人们传下了“种沼泽地的孬汉们弄好了,种上岗地的好汉弄倒了”的说法。

解放前宁远堡有两大伙房,一是沈忠经营的八顷地伙房,东西两个大院,有一个水井,一个磨坊,二是陈旺经营的三里边伙房,都是佃户租种地主土地,每年代收地租或给地主当长工住的地方。这两处伙房在文革前都有宁远堡的人居住,文革后拆除。宁远古城建成后,周围土地肥沃,旱涝保丰收,古城四周被大片的杏树园围绕,还有清澈的河水绕城流淌,人们不断的搬迁至宁远堡村。

宁远堡居住的几大姓氏的搬迁也有很多的传说。从宁远驿站建成后,因山西大移民迁至这里的有八大姓氏,即:郝,崔,王,阎,吴,李,史,段。最早之后陆续迁来。如:南姓家族,在没有来宁远堡前不姓南,在明朝末年是京城官宦家族,因犯事被满门抄斩,为逃命,从京城南门逃往宁远堡,后改姓南,在宁远堡居住几代置房,购地成为宁远堡的大户人家,又因是官宦家庭,文化素质较高,南家很多人教书育人,如南少云以前任过学校校长。

又如:张姓家族,以张壁为代表也就是现在张志政的父亲。据说张家原籍是崇礼县南窝铺人氏,祖上人去南山砍柴时捡到一个金八吊,下张家口换了现币,换现币的人说:“此金八吊应该是一对(两只),于是张家的人又到南山寻找,果然又找到一只,又换了现币。有了钱后,就来到宁远堡打听买地,置房,从城东门进城后在张永珍茶馆内打听买地,后经人介绍住在许国富店内,买下了地,置办了房屋。以前西城墙底的宁远小学就是张家大院,张家一共来了叔,伯三家,虽贫富不均,但都是书香门第,特别是张壁,对书法很有造诣,其毛笔字写的苍劲有力,在当地很受人们的崇拜。

宁远古城还有很多神奇的传说,古城很美丽,东有大沙河,西有大西渠,清澈的河水常流不断,河里还有小鱼游动。古城四周是大片的杏树园和菜园地。每当春暖花开时,白粉色的杏花竞相开放,把古城围在中间,风一吹,古城时隐时现,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古城在万花丛中尤如一幅美丽的图画,让人看了难以忘怀。相传,东沙河由于从口里东窑子沟,人头山等地下大雨,山洪暴发,洪水直泻而下,进入宁远东沙河和二道沙河(今机场西至马路东宿舍楼东侧)。在明朝末和清朝初有一年发大水,宁远堡被水淹,后来为预防洪水,把护城大堰用石头砌高,加宽。并在东,南二门外按上石柱水口,洪水来临往石柱水口处按上挡水木板。在那次发洪水前几天,有一个白胡子老头在大街上高喊:“卖枣梨,枣梨好”。当时人们并未在意,老头在大街上边喊边转了一阵后,出南城门化做一缕青烟消失的无影无踪。没过几天洪水淹了宁远堡。等洪水过后,人们才醒悟过来,认为是神仙点化让人民早离此地躲避灾难,这一传说代代相传至今。

还有一个传说就是护城的西大堰坡,坡边有一条土大堰俗称“土龙”。在很早以前有户人家娶了个媳妇极不孝顺公婆,经常虐待,打骂婆婆,被天神知道后派龙来抓她,被这个恶妇用裹脚的脏布抽了一下龙身,因沾上赃物回不了天庭,就爬在西大堰坡,当地善良的人们为其烧香,祷告,祈求天庭收回,由于天庭圣地不能沾染人间脏物,土龙只好留在人间,人们用席子将龙盖好后,就形成了一条土龙。老人们经常用这个传说教育人们百善孝为先,如不孝顺父母公婆,男人遭雷劈,女人遭龙抓。

在张宣公路东,宁远和流平寺村交界处有一座山,名叫黄罗(龙)山,山顶上有一大片黄金闪闪的细沙,每年立春后这片黄沙移到北山坡,立秋后又移到山南坡,太阳一照,黄金灿灿,山上的黄沙取之不尽。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这片黄沙还存在,50岁以上的人们都看见过,现在已在山上植树造林,黄沙也逐渐消退,这也是上世纪宁远堡的一大奇观。

宁远堡的风俗习惯也很独特:尤其是说话,带有独特的方言特点。一是说话的尾音都带一个“蛋”的发音;二是说话的结束语都带有重复的发音。邻村的人取笑宁远人说话的独特性,褒贬宁远人说:“你是那来蛋,俺是宁远蛋。背着甚,小米蛋,沉不沉,可以蛋,咋你说话尽带蛋,不由蛋”。假如你说话不带“蛋”字,绝不是真正的宁远人。说话是尾音重复,如:“这个小孩孩,东西不多一点点,地方不大一片片,小猫猫,小狗狗。都是毛虎虎,圆脸脸,胖墩墩,人们三个一群群,五个一伙伙”等等。这样的独特方言只限于宁远堡村,三里五村绝无此种方言土语。

宁远堡村从有人居住到今已有600多年历史,经明,清,民国到新中国,历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与双手建起的古城和古迹,积淀了独特的历史文化和风俗习惯,600年的历史长河,宁远古城见证了沧桑变迁,繁华与衰落。古老的传说与现实的激烈碰撞,名胜古迹没有毁于战争和自然灾害,而却毁于人类自己。这让亲眼目睹毁坏过程的老人们回忆起来真是惋惜痛心。一座百年古城和幢幢古老建筑,随着历史的前进而倒塌,宁远堡的历史已被埋葬在历史长河中,没有把祖先的东西留住,愧对祖先,愧对子孙后代。

因本人的文化有限,水平低。虽然祖籍几代生在宁远堡但都是世代务农。对宁远的历史地理还缺乏很多的知识,有很多的地方还不完整。希望宁远的村民和外地居住的广大民众朋友看了以后,有知道关于宁远堡的一些传说和发生在宁远堡的一些事情来信或打电话提供有关题材,以便加以修改和补充,使这一段历史和传说进一步加以完善,使人们在心中留下深刻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