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2017年第19届夏令营第2期8月3日图文欣赏

联翔语文读写专家2022-01-23 14:09:52

观·愁

秦若景  九年级镇江

就这样,远远看着他。

正如他的名字一样,他似乎也在观望。一身长襦衬着他高瘦的身躯,双眉微皱,下巴微昂,眉目间带着些许惆怅与迷茫,他的双眼望向远方,望向围墙外的世界,望向他所向往的世外桃源。

我想踏上他的鹊桥,飞星暗动,纤云弄巧,邂逅那一段胜却无数的爱情,但却被定为“不检之罪”;我想驻足于他的春景,荡漾小舟,乱红深处,静看那烟水里的余晖慢慢散落,却因名利缠身,尘缘相误,没有办法永远沉浸在这美好的仙境;我想登上他梦中的雕花楼,隐隐画屏,潺潺流水,抚摸那勾在窗角缀着珠宝的帘子,却因世俗的不解风情,让愁绪漫无空际的飘向远方。

命途多舛,他怎能不愁?呵,可又有谁知晓他意呢?人们只看他年少风流,纵马长歌,谁知那看似轻挑的外表,并不代表他那颗婉约敏感的心。在血雨腥风的仕途,面对立场不同的对手,他被一贬再贬。他失去了太多,得到的太少,心怀逸兴,却报国无门,唯有化愁为诗,看字里行间的风花雪月,却流着自己的泪,饮一壶似一江春水的烈酒。

他的愁,不似太白的抽刀断水,举杯消愁,也不似易安的销魂之愁,人比黄花瘦。他的愁,淡如兰香,不过于让我心酸,却让我醉于其中,不记来时路。他,秦少游,你可知道?愁于如春梦般的情愫,虽处风口浪尖,却成了无数卑微如尘土的女子的梦中情人;愁于自己的怀才不遇,却赢得了宋代许多大文豪的极力支持和鼓励;愁于整个世界的不美好,用笔写下一句句委婉柔和却又透着风骨的诗句,让世人沉醉于他清新中所散发的淡淡愁思。

远观他挺立的身躯,远观他心中剪不断的愁思,他坎坷的经历增添了他的愁,但他的愁却成就了他的整个人生。至少现在,他深情而不唐突,轻柔而不娇媚的婉约之愁,如一阵清风,在路上,赋我以勇气和安慰,伴随我无畏地翻山越岭。

爱他的词,爱他的人,爱他的才情,爱他的愁绪。随着他的目光望去,我看见了他梦寐以求,没有痛苦的桃花源。

我看见了,他的笑颜。


风骨

无锡七年级  徐嘉蔚

如果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光明,谁还会需要星星?现实无法给人万丈光明,我们只有怀着一颗谦卑的心,仰望不逝的风骨,才能日臻饱满,走向黎明。

自北宋以来,词坛婉约豪放竞妍,秦观是苏东坡的得意弟子,但他却没有沿袭老师的豪放风格,而是自成婉约一派,但他并没有忘记诗人坚定不移的风骨。无论是词人还是读者,对他,对他的风骨的欣赏完全超越凡俗。

如果说北宋是一个词的时代,那么,秦观就是这个时代的风骨;如果说婉约派是一个新的世界,那么,秦观就是这个世界的宗师;如果说风骨是一盏红烛,那么,秦观就是这一盏世界中的熊熊烈火。

秦观是一个多愁善感,有着鲜明个性的人。他是一个天才词人,有着天赋异禀的风骨,但秦观入了官场,追求的是一条科举进仕之路,希望以一身才华实现治国安邦、报效朝廷的人生抱负。可惜,一入侯门深似海,秦观的悲情人生也从此揭开……尽管秦观的才华十分出众,但他却不致力于科举,结果导致科场失利,两度名落孙山,心灰意冷,退居高邮家中,闭门谢客,但他的恩师却一再鼓励他,要有永不言败的傲傲风骨,勇往直前!秦观听后,满腔热血翻滚而来,重振信心,一心攻读,并写了“插架万轴兮星宿悬,口吟目披兮游圣贤”以表示自己的决心。因为他有着越战越勇的不言败的风骨,上天总会眷顾有准备的人,第三次,他,中了进士。

秦观晚年凄凉无比,被愁苦和眼泪融注了一生,一生漂泊,为情而歌。但他却有不可超越的铮铮风骨;站在文游台前,我们用心灵去触摸历史的皱纹,去了解一代风流才子的人生,去感知秦观的永不言弃的风骨,去为你痛,为你伤……

在人生中,仰望是一种姿态,一种追求,一种信念。追寻着古往今来的风骨,追寻永不消逝的风骨,希望纵然无法日行千里,但也有一番踏花归来马蹄香!

竹魂

吴雨澄  镇江七年级

烈阳似火,蝉鸣若嚎。

玉英欲睡,琼草似醉。

推开古风仍存的历史之门,穿过幽长静谧的羊肠小道,走进郑板桥的过去,却望梅兰竹菊映眼帘,但觉芳香傲骨入心房。

夜,似乎深了;灯,好似还亮着;那支饱经风霜的毛笔,似乎依然飞舞着,飞舞着。

您用《竹兰芳馨图》绘出您“香远益清”的境界,您用《竹石》道出您不屈的傲骨。您用一幅幅字幅写出您超人的毅力。

竹,是您的人,是您的魂。

我多么,多么希望,遇见您那虽瘦弱,而又气魄非凡的身躯,待夜幕降临之刻,与您共赏一院竹。

月下竹前,人心相印。蓦地,一个回眸,在朦胧的月光下,您的背影,与那竹相遇在一起,竟判若一人。竹,我们应该怎样赞美您呢?您“不蔓不枝”,无论风吹雨打,您的形象总是那么笔直,总屹立在世人心中。

不错,拥有牡丹魂之人荣华富贵,拥有菊魂之人顽强不屈,而拥有竹魂之人,总有一身傲骨。

烈日依旧,竹魂在我心中,在我的人生路上……

乐老师与施耐庵的感应

湖南高二  范玉琦

无数个夜晚,伴随着月光的灵动,108将齐聚水泊梁山。或许是无奈,或许是不屑,但轰轰烈烈之中,注定了一场跨越千里的对话。

一杯淡茶,把盏间,乐老师合上了《水浒》,两三页白纸,笔簌簌而下,老师写下了语文108将,与施耐庵一场跨越千年的对话就此开始了。

黑旋风李逵那舍身追随大哥的霸气,不正是老师所对的忠诚吗;九纹龙史进那招安前的离开,不正是老师所对的选择吗?若把语文比作梁山,那老师便是那施耐庵,《水浒》里施耐庵笔下的108将所向披靡,无往不利,而老师笔下的108将使我们位于白云之上,又见天地。

我佩服老师啊!千年之间,世间仅存一丝的灵气,虚无缥缈,老师却与施耐庵来了一场感应,一场跨越时空的感应!千丝万缕,天地灵气,汇聚老师笔尖,或聚拢,或发散。落笔时,迸发开来,笔停,风轻云淡,但那纸上的灵魂,有了一丝清芬。

我常拿着一本《水浒》跺步,妄想着追随老师的脚步,但我愚钝,我迷茫,我在那散乱的灵气中捞来捞去,到头还是一场空。

一句古话叫“再回京城日,画龙点睛时”。以时间积累灵感,还需感悟来升华,老师今日带我们在施耐庵墓前的三拜,好似那利刃,破我冰面一点,却让我以点破面!那跨越古今的108将就是那施老师的视野!就是那句“或许眼前充满各种苟且,但是学习,是为了诗和远方。”

一份感应,打破了时空的束缚,跨越千里,超越千年,在老师与施耐庵的心中回荡,但是老师把这段跨世纪的对话记录下来了,那就是108将,这份对话的高度在于天际,而我,却想偷偷懒,窃取了这份对话,让它带我遨游与白云之上,又见天地!

感应,源于感由心生。

清风

刘宇亮  泰州八年级

一素袍,一翠竹,一清风,一史诗。——题记

为官十年,两袖清风。当发生饥荒,百姓食不果腹,困苦不堪时,他下令,开粮库救民,并亲自监督,将粮食熬作粥发放给民众。而当他去官时,无数百姓自发为他送行,依依不舍他的离去。

当官上任时,他清贫俭朴;离官时,他依旧清贫。为官十年,官场的阴暗并没有让他染上任何歪风邪气。“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他对于外界诱惑的时的坚定不移,在当时混乱的洪流中独善其身。他的高洁,也让他的作品变得苍劲有力,流传千古。

清风正气,推动着时代的发展,也推动着历史的车轮,让它不会在时间的那条轴中陷入泥潭,停滞不前,而是向前不断发展。

踏入他——郑板桥的故居,一丝清风忽然吹过,吹过立于破岩中的翠竹,不被玷污的荷池,高大苍劲的古树,深邃幽静的长廊,贯穿整个故居,吹动一张牌匾“遗风千载”。

历史中,也不乏如竹那样坚韧不拔,“遗风千载”的人。施耐庵写下小说讽刺官府,李白面对排挤与黑暗毅然散发乘舟,游历山河,而秦观则用委婉的诗词来宣泄自己的不满……他们尽管受到被排挤陷害的痛苦,但他们为了唤醒时代的良知,甘愿忍受痛苦,无怨无悔。

清风依旧在吹拂,尽管它有时会十分微弱,但它从未沉默。

历史的洪流仍在涌动,遗落了无数人物,埋没了多少生灵。而那洪流中跃动的闪光——清风正气,则成了无数人此生不变的信仰。唯有那如竹般的正气永世长存!

“怪”

戴思语  镇江七年级

沿着青石板路漫步,迈进这红木门,伴着阵阵清风,一尊石像映入眼帘——身着长衫,手执折扇,气宇不凡,这便是世人称为“扬州八怪”之一的郑燮。

走在“郑燮”纪念馆,昏黄的灯光下,我慢慢走进了郑燮先生……

郑燮,又称郑板桥,清代著名文学家、书画家,其诗书画,世称“三绝”。而这“三绝”,每一“绝”都将郑板桥的“怪”展现得淋漓尽致。

郑板桥作诗,不按格律,不讲韵律,直抒胸臆。“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奈何奈何可奈何,奈何今日雨滂沱。”……他总是潇洒自如,大笔一挥,行云流水般,一首诗呈现在眼前,大大方方,那白话言毫不藏着掖着,却让你好似懂了而又漏了些什么一般,自然生趣,让人怕案叫绝。

郑板桥的书法,笔法怪异,甚是清奇。他的“六分半”书法,旁人一瞧,一副作品,字或大或小,或轻或重,或粗或细,或密或梳,如孩童的涂鸦,杂乱无章,但细细一看,却又倍显和谐,颇有味道。而板桥先生更怪的还不仅如此,在《竹石图》里,他好似“强迫症”一般,也不像《难得糊涂》中那样写得三三两两,却偏偏将字藏在竹石之间。这样不守成规,不拘一格,可不是个怪人!

如齐白石绘虾,徐悲鸿作马,板桥先生作画一生只绘兰、竹、石,而竹又是让他最喜的一个,世人不免将其与北宋文与可相比。文与可被人称“胸有成竹”,而郑板桥也不甘示弱,在数张《墨竹图》上用他特有的“六分半”体写道“文与可画竹胸有成竹,郑板桥画竹胸无成竹”,说是自嘲,不如说是板桥先生的倔强——我正是不如他的!

而更怪的便是他作画的态度。咏诗作画向来是文人墨客陶冶情操之举,而晚年的他却一反世俗,在家门口光明正大地给画明码标价:“大幅六两,中幅四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卖画是多么俗不可耐的举动,但在板桥身上,却不由让人觉得情有可原——人家可是个怪人!

漫步亭廊,两边挂满郑板桥的诗作,刚劲的字体间,我看见了板桥先生昂首挺立的样子,他的骄傲,他的自豪,他的狂妄都历历在目,都是如此与人相异,实在是“怪人”!

而他的“怪”,却怪得正直,怪得受人尊敬。在他做官期间的为人清廉,在当乌烟瘴气,浮云蔽日的官场,却又是何不“怪”?

回想,郑板桥的文学才华虽在八九岁时便崭露出来,但儿时的他,见证了生母与继母的相继离世;家道中落,生活拮据,父亲直接接手了对他的教育;父亲、儿子、妻子的逝世,对他的影响又是何等之大!教书遇灾年,卖画遭白眼,做官被罢免……接连的挫折,无尽的坎坷,郑板桥何以如苏轼那般豪放!怪,何尝不是对黑暗社会的呐喊,对苦难人生的无奈!

走出展馆,眼前又浮现了郑板桥的潇洒,他的怪,怪?是愤慨,是悲哀……

身临其境

林帅  福建六年级

一个城市,一种景色。兴化之美,美在其中。

走在街上,吹着清风。望着炎炎烈日,轻轻擦拭脸上的汗。这种感觉,真好!

未到此处时,殊不知郑板桥是何许人。听来怪舒服的,在脑海中,没多大印象。赏完此处,这个名字,在我心中如一粒轻石,落在水里,扬起一波涟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郑家大堂屋”即古板桥之旧址。绿树古屋,青竹嫩叶。踏入郑板桥房间,不免有些震惊,一个著名画家,房间却无繁华气息。朴实,简洁,就一个字“静”。床静,整整齐齐;桌静,挂着几只毛笔;风静,打在窗上,没有声音。

郑板桥好画竹,院里自然有竹。竹呈青绿色,很长,好似直插云霄。尽管烈日炎炎,它仍不肯弯下腰,挺直的站着,就像一名士兵,对百姓愿献出宝贵性命,对想伤害百姓的人却不屈不饶。

花园里有池塘,多许荷花点缀着。垂柳摆动着长发,随风摇摆,在水池里谱写出最美的乐章。池塘很绿,宛如一块翡翠。绿水荷花垂柳,形态各异,人间望见此景,难!

池塘旁长廊中,挂了些许文字赠言。文字仿佛一个小精灵,在纸上跳着属于自己的舞蹈,不同的精灵跳出不一样的分格,各有千秋,百看不厌。

一切都好像生仙境一般,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郑板桥好竹,同时也爱竹。竹子不媚权贵,平易近人,无私奉献,清正廉洁。清风轩旁柱子的对联令我印象深刻:树里灯行知客到,竹间烟起唤茶来。望着,我竟误入了诗的仙境:树荫里出现灯光,客人打着灯笼来了。喝茶的地方,是有竹的,提拔青翠。

家,永远的港湾。这个经历过团圆,分离,生死的家,却完全感受不到压抑。荷花,美丽如画;竹子,坚韧不拔;文字,深情厚谊。一个地方,一处美丽。

感受夏日,身临其境,真美!

林志  福建九年级

山不需高,有仙足矣;水不需深,有龙足矣;景不需美,有意足矣。

秦观的婉约,苏轼的豪放,汪曾祺的亲切,一位位文人们将他们的印记,留在了文游台这个平凡的地方。也借着文人们的各样情怀,平凡的文游台,散发出了不平凡光辉,成为了一个有意之地。

何为意?意是人们由心散发出的一种魅力,它也是人们文化修养的体现。文人雅士的意,能让平凡的事物变得不平凡,像是南阳的诸葛庐,西蜀的子云亭,又像是今日参观的文游台。他们本身并不美丽,但却因为有了文人意,他们变得美丽起来。百年,千年过去,当文人们已驾鹤西去,他们却仍承载着文人们的意,走向未来。千年后的我们,也只有通过他们,才能品味到古仁人之心。

高速发展的今天,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让我们渐渐忽略了意,而是去追求外表上的美丽,各类小鲜肉的出现,宣誓着,一个看“颜”的时代,正在悄然无息的到来。意,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

第一眼扫描到的美丽,远不如第二眼第三眼感应到的尊重。源于表面的美丽,也终将终于表面,时间的长河会慢慢地将这美丽冲去,留下的,会是源于心灵的意。秦观,苏东坡,虽样貌不出众,不能和“高颜值”挂上钩。但就是这些“低颜值”写出的文章,诗词,能够在千年后的今天,依旧绽放出灿烂的文化之后,为后人所深深铭记。这些文章,诗词中,含有着他们心中那美丽的意,这个意再诵读中,一次又一次冲击地冲击着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能够跨越时空,体会他们那时的情感。

但这些意,却在被我们遗忘,取而代之的是那些有着高颜值的电视剧,电影。它们比起文章,诗词来得更加有趣,可以说它们有着比文章诗词更好的形。可,它们没有的是文章,诗词中的精华――意。经典之所以能成为经典,是因为经典中含有意。唯有意,能经得起时间的打磨,成为经典。那些现在看上去是经典的电视剧,电影,再等几年,你且看它。

时光长河中,唯有以意为舟,才能驶向更远的地方。

山抹微云

于浩天  镇江八年级

“山抹微云,天连哀草。”雅俗共赏之句,源于秦观的《满庭芳》。只此一句,便显得有婉约之气。

由此可见,气是天地间的灵,而山抹微云便是一种久违的境界,但无气,也便无境,则何来界?

历代文人墨客,无不欣赏山、水、天、地,并个有个的气魄。文游台前,秦观之像虽显得瘦弱,但是,傲世的目光却透露着诗和远方。其词之中必有婉约之气,那种胜人一筹的境界,更是令人神往。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范仲淹一句豪情,气宇轩昂,为国家,宁可奉献自己。朱家“口岸”的自清先生,为民族之大义着想,放弃美国那虚假的施舍,却时,中国人因有气节,因从历史的阴影中站起。从郑板桥先生的事例中,“吃亏是福不是祸,难得糊涂不是错”的新境界。

“山抹微云”是一种何样的气?又是一种何样的境界?就我而言,它是一种委婉含蓄的气,一种为国为民的气,一种高人风范的气。

与其说山抹微云,更不如说是白云之上。如此生动之语,无不体现境界的意义,人生追求的终极目标。

气是境界的基础,而境界则是气的目的。倘若一个人,他耐得住寂寞,忍得住繁华,才能走出一片开阔的境界。

当一个人,站在白云之上,穿梭于时空之中时,便会看透本质,从迷惘到顿悟,终至恍然大悟后的返璞归真。

清竹

临沂七年纪  刘丰宁

    宜烟宜雨又宜风,耐寒坚韧内中空,千花万草凋落后,唯有绿竹依然青。——题记

郑板桥一生爱竹子,众所周知竹子的坚韧。在郑板桥的窗里外都有一株竹,在石缝中坚强的顶出而起由窗户的缝隙顽强的钻入了郑板桥的屋内,并坚强的存活了下来。

那是一种精神,是一种顽强的精神。正是因为这一点,郑板桥才对竹子欣赏有佳。他在竹子身上找到了灵魂的共鸣,找到了他一直在寻找的亮节骨风。

郑板桥在自己的诗中这样写道“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在这一首诗当中,字里行间便可流露出郑板桥对竹子的喜爱和欣赏,这是因为竹子天生就一种高风亮节的风骨这恰好是郑板桥对自己人生的一种至高的追求,在郑板桥伟岸的灵魂下,我显得是那么渺小。

郑板桥不仅是一位诗人更是一位画家,他的画多以兰石竹为主。他喜欢兰花的素雅;喜欢石头的端重;更喜欢竹子的坚韧不拔;这便是传说中的文人墨客。

能有这般品格,也只有竹子了。能有这般特征的,也只有竹子了。

那苍翠欲滴的竹海,那妙不可言的竹香,都重新定义了“竹子”在我心中的意义。同为人,郑板桥却可以活的如此清清白白,我感到无比的惭愧。我要像郑板桥一样严格要求自己,努力使自己变成一个品行端正的人。

 

 更多精彩图文,请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