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曹星原污蔑《千里江山图》跋可笑至极!这个帖子告诉你,国宝就是国宝,重器就是重器!

书法一瞬斋2021-08-02 13:48:51


上图钤印,是《千里江山图》卷后元代人李溥光 题跋时的用印。


你会发现这种印泥颜色,十分特殊,


当然这是一张真迹的局部实拍图像。实际上,整体扫描图像更能反映这种特殊颜色



上图取自13日《中国美术报》所刊曹星原的《<千里江山图>,你可以发现,


右边的李溥光印 同它左边的明末“蕉林秘玩”朱印是明明显显两种颜色,这两种颜色的出现对于真了解元明书画的人而言,多数时候就如同闭着眼睛大胆买入的信号一样


如果李溥光跋真如曹星原文章所言是“伪造”的,而且“粗劣”“丢人”和“让人生笑”,那它的印泥色,为什么要“伪”得那么考究呢?


这正是曹文妄傲无稽、昏聩无知之处。


昨日,我们通过书法一瞬斋发出了对曹文的批驳后,有关人士向我们投送了一批《千里江山图》跋的真迹实拍照片。本文开篇图例即为其一。


根据这批真迹局部实拍,李溥光跋手写无疑,精写无疑,一流无疑,而非曹文妄定的“双钩廓填”,以及恶毒攻击的“白白给元代书法丢人”。


下图,李溥光跋的单字图,红色箭头标识处欲留不留,这是正常的迟涩书写之法,正如其全篇风格一样,乃是模拟黄庭坚的写法而已



▲黄庭坚《寒食跋》


下图,红色标识,是入笔的毛笔锋芒,这样的精细部件,是“双钩廓填”可以表达的吗?再看黄色箭头所指,一个笔划之内,墨色层次如此分明,直可用变幻多彩形容,试问这是【填墨】可以制造的效果吗?



再者,看下图,红色箭头所指湿笔“霜花”灿烂,色彩富有层次,黄色箭头所示的未渗笔划清润透亮,匀净可爱,如此冲和粹美的气象被妄定“粗劣”的工艺钩填,不是诬陷中伤古人是什么呢?倒底是什么东西“丢人”和“令人生笑”呢?



曹文低俗之眼,妄傲恶毒之言而已。


当我们把视线投向蔡京的题跋,并听到曹星原亦将其定为“猥琐局促”“单钩填描”物时,我们只能仰天长啸,流下莫名心塞的鼻涕和泪水。


一位网友在昨日推文留言里如此评价《千里》卷上的蔡京跋,



姑不论蔡京是否天下第一,仅就这样的讨论方式,真正可谓有水准的书法评论。


书法,实际是一种汉字生产的“管理学”,一千多年前古人所谓“纸者阵也,笔者刀矟,墨者鍪甲,水砚者城池”,即以战备和战事管理生动地揭示了这一点。


同中国人的一切管理活动一样,“势力的权衡(动态平衡)”,是书法隐秘精华的一部分。


蔡京题跋以下图【政】字开始,你可以看到,该字左右两边的“部件的长势”,是呈现红色箭头发散,这让整字显示出一种人双手捧起物品的感觉



这种【捧】形字势在蔡京跋里十分常见,如紧接其下的【和】字



这效果蔡京制造或独有的吗?看下图,



上图字例,是随手取自于王羲之《圣教序》的,比对你会明了,《千里》此跋的书学素养到底如何


又如,下图字的上部部件(黄色箭头)斜拉倚靠,下部【皿】拼命右拉(红色箭头),整个字狠、准、稳



这也是标准的王羲之操作



上下势头错位,巧妙避开势力的对冲,这使得整字一团和气,神采奕奕



实际上,但凡有点起码的《圣教序》临习体会,在见到蔡京此跋,都会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而如果对《圣教序》有足够的认真,相信将会一眼识别出其深厚的大王功底。


蔡京此跋确实叫人叹服。


下图【三】字,整字都是“要倒下的”,因为它的三个横都是斜眺姿态,这令整字十分危险



但是,下图三个红色箭头才是它整字势力的排压位置,危险吗?简直安稳如山!



【三】在此间,范围很小,但是“份量”够大,【三】是个很小的字,这样操控无疑让小字也有“压舱石”一般的感受。这是一管霸气侧漏的“小钢炮这样在写的小字上就表现出这般势力权衡的可畏能耐,古来又有几人?世人多以奸臣称蔡京,大概人们都认为做“奸臣”简单到正常资质就可以的吧



蔡跋对于字势操控的水准可称炉火纯青、直入化境,以下图【其】字说明绝佳


你可以看到,两个仅仅是隔行的【其】字,竟表现出两种重心位置,左侧的字是在【框中】两横,而右边是在右身一竖



当然,你可以说这种操控技巧的源流在于王羲之,但是以蔡字的娴熟状况,你又何吝一赞




当然,曹星原如仅仅只是因无法理解到这个层面而发出蔡京跋是“单钩填描”,我们并不怪他,因为他的水准有可能正代表如今西方全地球都研究的艺术史家看待中国书法的平均水平


曹星原最不可原谅的地方在于,他不具备及格的书法审美能力就狂妄生论


比如,这样姿态绰约字样他居然视而不见



而实际上,这样的右身斜挑,左足健踏,明显带有欢快感的形象,正是她那篇文章中臭骂(“猥琐局促”)的【知】字的字效



关于这个【京】字,



曹星原这样说:


京字不但上大下小,而且那个竖勾畏畏缩缩,头重脚轻似乎在缩着腿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们无力再行反驳,除了给这个残损的字填上两个黑色箭头



蔡京跋里,有这样的字:


下图红色箭头,毛笔的牵拉有如摇橹,绕指的柔里有隐秘的雄强,



更有这样的字:逸笔飞出,一种纵浪大化,放浪形骸的畅达和无碍



这一些,在曹文中,尽皆成了“临摹勾描的伪款赝跋”,


全都成了只是“有蔡京的字的感觉”,


更成了17世纪中国最伟大的鉴藏家造假、欺骗皇帝的“罪证”,


即便300年后也要臭骂并行追究“无以葬身”的“欺君之罪”。


轻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