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人工智能高手闵万里: 当你有一天在广州开车,发现一路绿灯,不要惊奇

广州日报人物在线2018-11-18 16:25:40

安徽人闵万里,爱读鲁迅、写诗,唱歌,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也是一名数据科学家。

年近不惑的他,人生可清晰地分为三段:19岁前,他从大别山区腹地走进“神童”聚集的中科大92级少年班,并从数学物理本科双专业毕业。

35岁前,获得芝加哥大学物理硕士、统计学博士,在国际物理界殿堂级实验室费米实验室实习;4年前,作为国家“千人计划”的一员回国,担任阿里云首席人工智能科学家。

人的大脑有100亿个神经元,每人每天产生一百PB的海量数据。”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专访时,闵万里介绍,不同于目前人工智能领域火热的深度学习方向,他们的人工智能以大数据应用出发,走脑部智能研究的路径,通过云计算,应用到工业、城市、环境、航空、医疗等场景中。

当你有一天在广州开车,发现一路绿灯时不要很惊奇。”闵万里说,作为阿里云城市大脑的一个应用,广州的互联网+信号灯已走在全国前列。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丹阳

图/受访者提供

台风“帕卡”侵袭澳门后,受灾人数如何在最短时间内快速统计?白云机场的起降航班怎样进行客机位分配更有效率?广州天河路口的交通灯调配,怎么帮每个都市人节省时间,创造更多价值?

闵万里

1


用“大脑”解决现实痛点

解决生活中的这些“痛点”,正是万里和他的团队正在研究的事——从脑部神经网络最本质的状态,来研究人工智能。

花名“山景”博士的闵万里说,他早期的一篇论文中,曾通过脑电波研究人的睡眠状态。失眠的人或轻度睡眠的人,脑电波明显不同。如果能找到人脑一百亿个神经元中控制睡眠的脑区并刺激它,就有可能通过技术让人失眠。

台风过后,传统的人工计算受灾情况和位置,慢且不精准。而用摄像头+手机基站信号的强弱等数据来分析受损位置和影响人群,可能就只需要几秒钟。

同样的道理,把“大脑”带入工业。通过“工业大脑”对生产线上的数据进行分析,可以帮助企业增效节能。以一家轮胎企业为例,一个车间在使用“工业大脑”后,一年可节能上亿元。

以此类推,阿里云用在实际场景中的“大脑”系列,还包括城市大脑、环境大脑、医疗大脑、航空大脑等。

闵万里在阿里云办公楼前

2


在美16年回国重新“创业”

2013年5月4日,青年节,美国加州。当时在一家著名跨国公司工作的闵万里在斯坦福大学听了一场马云演讲。被马云做一家数据驱动公司的想法打动。

数据是人工智能的基础。按马云的说法,“新资源是数据,新技术方法是人工智能,两者将掀起一场新的产业革命”,而在世界上,中国庞大的网民资源是中国进行人工智能研究的数据优势。根据高盛最新的分析报告,阿里是世界上最大规模使用人工智能案例的公司之一。

同年9月,这个在美国待了16年的科学家,来到杭州阿里巴巴总部报到。随后,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也从硅谷搬到杭州。

刚开始,闵万里进入了阿里的电商部门。淘宝、天猫APP首页的个人购物推荐,就是他们的人工智能应用。2年后,闵万里又被调到了阿里云,团队从他一个人开始创业,到如今的几百人。

在牛刀小试了解决外卖“饿了么”的送餐路径、预测《我是歌手》名次的人工智能问题后,闵万里开始了他最感兴趣的人工智能“大脑”研究。

早在2009年,31岁的闵万里就以数据科学家的身份登上福布斯杂志。2011年,闵万里在IBM赫赫有名的“TJWatson”实验室工作时,就曾研究新加坡的智慧城市交通管理。当时,33岁的他所撰写的道路交通流预测研究,是在该领域被引用最多的公式。

因此,试点在广州和杭州萧山的“互联网+”信号灯,是闵万里非常熟悉的智慧交通领域。

回国4年,最让闵万里满意的还是“工业大脑”。因为工业互联网领域是“蓝海”,也是他此前没有接触,非常有成就感。

第一家试用“工业大脑”的是江苏一家光伏企业。以往产品的质量和生产线全靠老师傅判断,而用“工业大脑”后,生产线传感器上的数据被传输到云端,由数据来决定生产,保证了生产质量。上个月,这家企业的半年报数字十分漂亮。

而中国制造的痛点,就是怎样变成更好的中国“质”造。

闵万里

3


数据“极客”与性情中人

闵万里身边的同事,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戴金边圆眼镜,笑起来眼睛眯着、被大家亲切叫为博士的海归科学家,是国家“千人计划”一员。在闵万里看来,自己的数学公式和被引用的论文,就是他行走天下最好的凭证。

“人是一切数据的总和”,这是对技术追求极致的闵万里在多个场合提到的一句话。他甚至认为当技术到一定程度时,人类的情感和记忆会被当成数据存储或下载到虚拟世界中,这并非完全不可能。

回到国内,虽然不进行具体的建模工作,但他仍坚持每天提前1小时到办公室,进行宏观思考。他工作的内容也是逻辑化的思考:哪里有痛点、用什么技术解决、怎样推出产品。

在今年福布斯杂志公布的影响中国人工智能20人名单上,闵万里赫然在册。但闵万里并非高冷、难打交道的人。

虽然他13岁在全国数学竞赛获奖,14岁入读中科大少年班物理数学双专业,19岁前往美国芝加哥大学,费米国家实验室攻读物理硕士,博士毕业后又在出过5位诺贝尔奖得主的IBMTJWATSon实验室工作。

闵万里始终强调,文理综合才是一个人应有的素质。

从小学习数学的他,最推崇科学家是数学家高斯、喜欢读“交流电之父”尼古拉特斯拉的传记。但是他说,如果有时光穿梭,他想去见见为了爱情决斗英年早逝的法国天才数学家伽罗华,问问他为啥要接受那样的决斗。

因为,当年在中科大读书时,伽罗华的故事还被学校当成例子,让少年班同学们学习,防止早恋。

闵万里至今仍喜欢读鲁迅的文章,有空时练毛笔字、钢笔字,周末带着一家人去游山玩水时,也会写几首古体诗,歌以咏志。

虽然闵万里没看过《欢乐颂》这样的流行剧,但他和太太的相识就像剧里的奇点与安迪,颇为浪漫。

在美国的闵万里和在德国攻读日耳曼比较文学的太太,通过一家华人网站成为网友。两个人认识多年,互相看法、观点一致,却从未见面。

直到多年后,两人回国探亲时,才约到一起。而闵万里和太太在第二次见面时,就结婚了。

如今,闵万里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他7岁的大孩子已经显露出对数学的敏感与天赋。但闵万里对孩子们的要求则是:不参加数学竞赛,以兴趣为主放养。

  

对话

少年班非“神童班”

全靠勤奋与机制

广州日报:你从小接受的教育是怎样的?

闵万里:我的父亲是中学老师,母亲是家庭妇女,我有两个姐姐。家乡在大别山最中心地带,鄂渝皖三省交界处,先天没有好的教育条件,也没有幼儿园。大自然就是我最好的老师(笑),一个人走在山路上学,害怕时就唱歌壮胆。

我5岁上小学,相当于托儿班,中学是一所普通中学。现在回想起来,我最幸运的就是从小散养,完全按兴趣学习。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无论是读中学、大学,再到现在的科技探索,只有兴趣能让人有主动探索的精神与乐趣,远比刷二三十道题目更有用。因此那些名师名校、尖子班在我看来,有些欲速则不达。

广州日报:你是怎么对数学产生兴趣?

闵万里:在小学四五年级,数学老师就发现我对数学有不一样的思维方式,后来,他就有意识引导,推荐我去看数学联赛的题目。

那时候,我们看华罗庚杯的题目,是通过一本杂志《中学生数理化》,里面都是平时课堂学不到的东西。

我现在记忆犹新的是,在山区学校,《中学生数理化》一寄过来,同学们互相抢,有时把封面都抢破了,再用胶水粘上。我自己把杂志从头翻到尾,从尾翻到头,那真是对知识很饥渴的年代。

现在我感觉身边的小朋友条件太好了,但有时反而丧失了主动探索的精神。

广州日报:外界对中科大少年班的第一印象是“神童”,你怎么看?

闵万里:其实,每个人来到少年班,身上都有一点幸运的成分。上了92级少年班,我们发现周围都是普通人,没有“神童”,如果说聪明,我们少年班比其他人就稍微聪明了一点点。

每个人身上的共通点就是勤奋,当时课程特别紧,从周一到周六下午,都在上课。班上35个人,特点就是上学特别累,只能埋头苦学。

当时,宿舍晚上11时就停电关灯了。但学校有通宵的自习室,去这些自习室的都是少年班的人,只是级别不同。因为我们年纪小,别的大学生一眼就认出我们,有的还提意见。

现在回想,少年班的成功不是因为神童,而是办学机制。我们大学前三年可以不选专业,而是数学课就跟数学系学,物理课跟物理系学,对计算机感兴趣就上计算机课。

到了大三才选择专业,大四、大五才到专业课。这种机制给了我们充足的数理基础,也保证了兴趣。兴趣就是最好的老师。

广州日报:以前有一句话叫“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你的亲身体验是怎样的?

闵万里:在做人工智能研究时,很多问题不是深度学习,而是先梳理思路。看哪些问题是技术可解决的,哪些生活中的痛点是非技术因素导致的。对于技术的问题,使用哪些方法,是否有完美的数据来支撑。

这种逻辑思维方式要靠物理来训练,数学则提供了把技术做到极致的基础。两者的结合,基本大部分问题都可解。


ET大脑

在这项名为ET(ExtremeTechology,极致技术)大脑的研究应用中,通过大数据和云计算能力,让人工智能模拟人类大脑的功用,再应用到工业、城市管理、航天、医疗、农业、环境等领域,更好地让科技服务生活。

广州日报机动记者部出品

编辑:王丹阳

投稿、转载合作等请联系 gzrbjdjz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