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老公出轨,妻子彻夜未眠,第二天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正宁通2018-12-05 13:48:30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第一章 结婚纪念日

琴房中,悠扬的小提琴声持续响起。

一个纤瘦的年轻女子正站在窗边,微微闭着眼睛,沉浸在演奏之中。

苏柔穿着白色的长裙,夕阳的余晖恰好铺洒在她的身上,整个人就像是梦境中的仙子。

忽然,一断闹铃声打断了她。

苏柔匆匆忙忙的放下小提琴,望着手机屏幕上自己设置的那个“三周年纪念日”闹钟,她的唇角忍不住翻起甜蜜的微笑来。

“我今天先走了啊,有点事情。”苏柔冲着自己的闺蜜姜柳恬说道。

“哎哎哎,等下。“姜柳恬一把拉住了苏柔,将她拖进了化妆间,然后从自己包中翻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塞进了苏柔的手中,“先换上这个,再去。今天可是你们的三周年的结婚纪念日,这好像还是你们头一次过结婚纪念日吧,你还不打扮的漂亮一点?”

苏柔打开姜柳恬精心准备的礼物,当看清楚那是什么的时候,瞬间便羞红了脸。

“这,这不合适吧?我不要。”

竟然是――情趣内衣!

巴掌大的几块布料,细细的几根缎带,性感诱惑到极致。

光是看着就让人面红耳赤,她怎么穿?

“哎呀苏柔!我告诉你,男人可是都很吃这一套的,现在你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还不抓紧点?想想,浪漫烛光晚餐,就你们两个人,不发生点什么简直暴殄天物!我可告诉你,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啊!”

姜柳恬不由分说的,干脆直接将内衣装进了苏柔的包包中。

眼看着时间快要来不及了,苏柔没有办法,只能乖乖的抱着揣了情趣内衣的包包,在姜柳恬满意的注视中离开。

时针,慢慢指向了八点。

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

“小姐,您好,请问您现在需要点单吗?”服务生走过来,第三次询问她了。

苏柔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尴尬,抱歉的摆手,“不好意思,可能还要再等一会儿。”

服务生面露难色,“小姐,是这样的,我们餐厅的点餐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就要截止了,所以您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再等一会儿吧。”

服务生离开之后,苏柔低下头,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无力的将头靠在落地窗上,双眼黯淡茫然的看着外面城市的夜景。

就在苏柔即将心如死灰的那一刻,在餐厅的旋转门处,突然,餐厅中响起一阵小小的骚动,甚至有女人低低的尖叫声。

苏柔回过头去,便看到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一身手工剪裁的高档西装,领间系着一条烟灰色领带,男人有着一米八五的傲人身高,完美的身材俨然大卫雕像一般引人惊叹。而他的那一张脸,更是英俊的如同天神。

是薄慕爵。

苏柔的心脏猛的一跳,“慕爵,你来了。”

苏柔努力想要保持自己话语中的镇定,然而嗓音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着。

相较于女人的忐忑与激动,薄慕爵可就要冷淡的多了。

男人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连看都没有看苏柔一眼,随后便扬手招来了服务生,点了几样菜。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有些凝固。

他的气场很是强大,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吸引了周围很多人的目光,尤其是女人们,更是近乎狂热的盯着薄慕爵挪不开眼睛。


第二章 我们离婚吧

苏柔踌躇着,最终找了个话题打破沉寂。

“慕爵,最近是不是公司很忙啊?”苏柔小心翼翼的开口。

距离上一次薄慕爵回家,已经过了差不多快一个月了,而她,也整整一个月,没有见到他了,“工作辛苦,一定要多多注意身体蔼―”

“用不着你操心。”薄慕爵语气冰冷,剑眉轻轻蹙起,似乎根本就不想听见苏柔开口。

苏柔一怔,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望着薄慕爵面无表情的脸,最终选择了沉默。

毕竟,他能够来陪她一起吃顿饭,一起度过这个三周年纪念日,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小口品尝着美食,一边不时的偷偷望几眼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五官俊朗,棱角分明,整个人就像是天神般耀眼。

从苏柔遇见薄慕爵的第一眼起,她就深深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能够成为他的妻子,也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

“薄先生,抱歉,我来晚了。”忽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到了薄慕爵的面前。

薄慕爵淡淡的嗯了一声,冲着苏柔的方向抬了一下下巴。

一个很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苏小姐,这份文件,请您过目一下。”

沉甸甸的黑色文件夹,被摆在了苏柔的面前。

苏柔缓缓掀开――“离婚协议书”。

大脑中轰的一下子,苏柔几乎反应不过来自己看到了什么。

“这,这是什么意思?!”苏柔瞪大眼睛看着薄慕爵。

男人幽幽的点燃了一根香烟,修长的手指夹着细细的烟支,淡薄的烟雾将他的面容拉扯得有些看不真切,但是那冰冷的声音,却还是如同刀子一般。

“苏柔,我们离婚吧。”

苏柔握在手中的叉子一下子掉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声音,但是她就像是完全感觉不到一样,只是楞楞地盯着空荡荡的手。

律师在一旁,公事公办的开口,“薄先生已经许诺,二位离婚之后,只要您的要求不过分,薄先生都会满足你,当作是补偿。”

苏柔难以置信,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今天的这个浪漫的纪念日晚宴,薄慕爵之所以没有拒绝她一同进餐,原来是要在这个时候,提出跟她离婚!

这个三周年纪念日礼物,可真的是太“惊喜”了!

见苏柔久久的不说话,薄慕爵似乎是有些不悦,“苏柔,我们的婚姻,本来就是错误的。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作为离婚的补偿。”

“我想要你。”

薄慕爵冷笑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极大的笑话一样,“苏柔,你是真的忘了,还是假装不知道?当初你我结婚,是我们薄家不能失信于约,但是,这段婚姻的期限,只有三年。”

苏柔低下头,沉默不语。

男人从钱夹中抽出一张银行卡,推到苏柔面前,“说个数字,明天,钱就会全部打到这张卡上。”

薄慕爵出手,绝对不会是小数目。

苏柔僵硬地扯了一下唇角,露出苦涩的笑容,现在距离三年期限,还有三个月,准确的说,还剩九十九天。

九十九天,薄慕爵都这样迫不及待的想要驱逐她了吗?

缓缓的,她伸出手,拿起那张卡。

薄慕爵不疾不徐的抽着烟,律师很满意,以为苏柔为钱所动了,将签字笔一并递到了苏柔的面前,“苏小姐,请吧。”

谁知道下一秒,苏柔便将那张卡丢回到了薄慕爵的面前,“慕爵,我不要钱,我只想做你的妻子。我嫁给你三年,难道你还没有感受到我的心意吗?”


第三章 我爱的人不是你

苏柔有些激动,连带着声音都不由自主的提高了些。

薄慕爵眼睛微眯,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苏柔,我没有那么多耐心。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有三天时间,好好考虑考虑。 别忘了,”男人站起身来,高大的身影笼罩着苏柔显瘦的肩膀,语气冷漠而又疏离,“我爱的人,根本不是你。”

“慕爵……”

苏柔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男人冷酷的背影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

就像是被抽光了全部的气力一般,苏柔一下子倒在椅子上,薄慕爵的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的划过她的心脏。

她一直知道薄慕爵不满意这场婚姻,也一直在努力的让薄慕爵看到自己的好,但是这一切在这一刻,完全崩塌。

整整一夜,苏柔都握着那份离婚协议书,不曾合眼。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薄慕爵都没有再出现。

第四天傍晚,苏柔从乐团结束训练回家,刚刚打开家门,就感觉到了屋内的气氛不对。

原本偌大的空荡别墅,如今多了两个身影。

男人,是薄慕爵,而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位穿着白礼服裙的女子。

二人正在专注地交谈中,没有人注意到苏柔的到来。

“慕爵,其实你不用来接我的。”

“你刚回国,我不放心。”男人的语气虽然淡淡的,但是眼神中却是充满了温柔。

白允微微低下头,脸上写着甜蜜,白嫩的脸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染上了绯红,看上去更加明媚动人。

薄慕爵看白允这样,轻轻抬手,将女人揽进了自己的怀中,“允儿,你终于回国了。这三年,我真的很想你。”

苏柔浑身一震,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像是被浇了冰水一般,冷到了极致。

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白允?!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薄慕爵这么急着和她离婚,就是因为白允回国了,他要和白允在一起吗?

“慕爵……我也很想你……能再见到你,我真的……”白允说着,嗓间忍不住哽咽起来,明亮的晶眸中弥漫起淡淡的水汽,眼看便要有一行清泪滑下。

薄慕爵见此,温柔的用指腹抚上她的脸蛋,轻轻的擦拭掉她的泪痕。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白允稍稍仰起头来,准备亲吻薄慕爵,却不想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记声音响起。

“慕爵!”

白允听到这个声音,身子一顿,偏过头来,看清楚来人竟然是苏柔之后,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薄慕爵察觉到女人身体的僵硬,也跟着回转过头来。

剑眉猛的皱在一起,他的声音也冰冷到了极致,完全没有刚刚和白允说话时候的温柔,“你回来了。”

从男人股子中散发出来冷漠甚至是厌恶的气息,连他的幽深瞳眸中,也是写满了不悦。

很明显,他并不想看到苏柔的出现。

“慕爵……”苏柔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结婚三年,薄慕爵踏进这间别墅的次数,屈指可数。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却还带了别的女人……

白允有些尴尬的站起身来,对着苏柔抱歉地笑了笑,眼中却分明有着一闪而过的敌意。

“我的律师很快会和你联系的。”薄慕爵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冷淡的开口。

苏柔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薄慕爵是什么意思,而后突然明白,男人是在说离婚的事情。

苦笑一声,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摆脱她了么。


第四章 他深爱的女人

“慕爵,我什么都不要。”苏柔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

薄慕爵神色微微一动,随即开口,“苏柔,我对你没有任何感情,不要再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了。就算你什么也不要,我也不会因此对你有什么改观。”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有什么话,都和我的律师谈吧。”

眼看薄慕爵已经有写不耐烦,白允在一旁,慌忙顺了顺薄慕爵的肩,转而对苏柔开口,“苏小姐还没吃饭吧,正好,我做了意大利面,是慕爵最喜欢吃的海鲜味道,有什么事情,吃完饭再说吧?”

白允眉眼弯成月牙,跑进厨房,

小心翼翼的将意面放在餐桌上,然后又取出红酒来为薄慕爵倒上。

“允儿,你刚刚回国,舟车劳顿的,不是说了,让下人来做这些吗。”薄慕爵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看着白允的眼神,一点都没有面对苏柔时候的那种冰冷。

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苏柔的心,被狠狠的刺了一下。

“正好看见家里有材料,想着你以前最喜欢吃了,就忍不住做了嘛……”

女子的头发挽成简单的模样,露出纤细白皙的锁骨玉颈,她和薄慕爵说话的模样,俨然就像是一对恩爱的璧人。

而站在一旁的苏柔,倒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外人了。

“慕爵,这位是……白允小姐?”

苏柔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薄慕爵冷冷的打断了,“苏柔,这跟你,没有一点关系。”

倒是白允看气氛尴尬,主动开了口。

“我是白允,从小和慕爵一起长大的。苏小姐啊,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我刚刚回国,慕爵他放心不下司机来接我,所以就自己过来了,我在这边又没有住处……”

所以,她就来到了薄家别墅?

苏柔表面上强装镇定,但是心中已经是翻江倒海的痛楚。从她嫁给薄慕爵的第一天起,就知道薄慕爵有一个深爱的女人。

那个人,就是白允。

只不过,当年薄家长辈钦定了她和薄慕爵之间的婚姻之后,白允就离开了,整整好几年没有一丝音讯,而薄慕爵,也一直都在试图找到她……没想到,现在,她竟然回来了。

“不用跟她解释。”薄慕爵不咸不淡的开口,视线干脆转移到了自己面前的餐盘上,“允儿,吃饭吧,凉了味道就不那么好了。”

薄慕爵都发话了,白允冲着苏柔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唇角挂着轻巧而又甜蜜的笑意,继续享用着美食。

苏柔一个人孤伶伶的站在旁边,华丽的灯光打在她精致的妆容上,却显现不出一丝一毫的光彩。

周围不时有零零碎碎的目光指点在她身上,苏柔忍不住握起了拳头,指甲深深地嵌入肉中,然而比起手心的痛楚,心脏的痛,来得更加的猛烈。

“苏小姐要不要也坐下来吃一点吧?反正我做了很多,我们两个人怎么也吃不完,就这样扔掉实在是有些可惜呢。”

白允笑的温柔,可是在苏柔听来,字里行间都是“施舍”的嘲讽。

女人的直觉告诉苏柔,白允对她,绝对不会是表面上那样的充满善意。

“不用。”苏柔拒绝。

“对了,我听说苏小姐的小提琴拉的可好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听苏小姐演奏一曲?慕爵,可以吗?”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