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庄浪人物】泥土地上走出的书法家

云崖童姥2018-05-15 17:19:11


2013年,44岁的柳旭蔚先生做出了他一生最艰难而又大胆的决定——花重金进京拜师学艺!他要拜的师是全国知名书法大家王友谊先生。王友谊先生曾获中国书法领域最高奖——兰亭艺术奖。先生本来已关门不再收徒,但对旭蔚,碍于深厚交情实难推却,于是破天荒地又开了一次门。他要学艺的主阵地是中国书协培训中心导师工作室,导师是刘建丰和刘文华两位书法名家。可以说,一边是接受名家教诲悟道参化得大乘,一边是担忧年岁已高花费巨资寻苦恼。到底该做何种选择?他犹豫不决。对半生困守穷乡僻壤的他来说,前方是否如梦一般灿烂,他不得而知,但是他清楚,如果不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自己将只能成为庄子笔下那只困死于厄途的鱼。与其困死车辙之内不如曳尾于拼搏之中,如此这般,心中的艺术之花才不至于因得不到雨露甘霖而枯萎凋落!

柳旭蔚(左)与导师王友谊

道理他懂。问题在于,如麻一样纷乱的生活,仅靠“道理”是否就能解决?不惑之年拜师学艺,在艺术的道路上是否真能“不惑”?他走之后,家中妻儿生活能否顺畅?在他焦虑不安茫然无措的关键时刻,贤妻挺身而出,手捧资料振振有词:齐白石27岁正式学画,56岁突破自己转变画风后才声名大振;林散之75岁后书名初振……更何况你此次学艺,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家里的大哥、兄弟还有你周围的众多书友均会从中受益。贤妻的慷慨陈词和汉子一般的担当帮他解除了后顾之忧。

    于是他启程了,半是忧伤半是豪壮地启程了。“不才拜师向东去,唐僧取经自西还。”“欲求真经赴京畿,火车晚点意迷离。”“蜷曲天水对月华,别妻半日即思家。站台旅客如蚁动,启笈对帖理乱麻。”

 


柳旭蔚行草《陋室铭》

要想大成,必先清零。

第一节课,刘建丰、刘文华两位导师便给了他这样的道理。他似乎有些难以接受,自己近三十年的努力,竟然会成为前行路上的一大障碍!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然,这不是旭蔚当时的想法,如果他真这样想,岂不应了古人一句玩笑:“树上开花不开果,花到秋天变成果;花变果来多麻烦,不如当初就开果。”他没有这么糊涂,他只是迷惑了那么一小会,然后就明白导师的用意了——改掉以往种种不良习气,才能开始全新的书写。他是个善于反思总结的人,他马上想到了苏洵。苏洵27岁发愤为学,举进士不第,悉焚所写文章,闭户益读书,遂通六经、百家之说,下笔顷刻数千言。于是他提笔赋诗两首。

平谷随感

榴月学艺驰帝京,平谷赁居拜师宗。

今是昨非突解悟,有成仍需苦功夫。

学书有感

枝叶由来本芽成,彰显潜隐自不同。

骄阳荫浓寒落尽,简慢末梢冬后荣。

 与导师刘建丰

紧接着,两位导师要求他务必选准一体一家,深入研习,以点带面,而不是漫无目标无限扩大,“真草隶篆样样涉猎,苏黄米蔡家家习学”。一番苦思之后,他决定暂时放弃其他书体,专心致志研习篆书,从点画最为简单工致的邓石如小篆入手。选准了字帖,按照导师的方法和步骤认真读帖、临帖,他出奇地发现,自己短短几天所取得的进步远甚于平时在家摸索的一年。之后他又听取王友谊先生的建议,改学秦“石鼓文”。因为“石鼓文”介于“钟鼎文”与“秦小篆”之间,承上启下,是学习篆书的最佳范本。在这个过程中,他完全像个小学生,从偏旁、部首开始,一笔一画,像初学英语那样反反复复地练,数遍数十遍,甚至上百遍地强化演练,力求做到与原帖没有丝毫差异,达到熟练掌握、灵活运用的地步。他还反复观看所录导师讲解演示笔法的视频,细心观察其身法、手法和行笔细节以及节奏,一边效仿,一边感悟其理。

   这一年,由石鼓文到《圣教序》,他凝神静气,勤学苦练,潜心揣摩笔画的粗细长短、轻重虚实、转折方圆、欹侧向背、朝揖挪让,甚至体察帖上每一个字的感人之处。这一年,他始终坚守导师“细察分毫,体悟用情”的教诲,他取得了三十年来不曾有的进步。但这不是说,他已经完全领悟到了书法艺术的精妙。相反,这个时候,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地感到艺术之博大精深和自己之浅陋。他也更加强烈地意识到坚守传统之重要,他在《答小弟》中这样写道:“学书临帖贵精勤,下笔有由鉴古今。动辄创新写意辈,终是碌碌可怜人。”“退笔成山未足珍,临帖习字重古人。三年无闲思解悟,挥毫应变与日深。”

   在《学书感悟》中他这样写道:“修习数十年,得拜明师,受其教授,数月间竟不会写字,仿佛壮实小伙经历大手术,突然间行动受阻,卧床不起,令人相当痛苦。于是乎,我便想到,大的手术后,病人的意志力和情绪相当重要,有的人虽三年五载挣扎在死亡线上,却坚信自已最终会站立起来,咬牙在极度的痛苦中坚持调养,最后如愿以偿;有的人意志薄弱,压根没有上手术台的勇气,最终推日下山,疾病缠身一生;还有的逞一时之勇,但难以承受术后的痛苦,从而放弃生命。我只愿作前者。”

是的,他只愿做前者,他也只能做前者。于是原本计划一年的研习,便成了三年。


柳旭蔚楷书《将进酒》 

三年时间,弹指一挥间。对局外人来说,也许更快。对他又如何?他说,太快了,又太长了。这正是我预想的答案。其实,即便他和别人得出一致的结论,我想他与别人对“快”的理解也是迥然不同的。同样的“快”,在他的身上,其厚重绵密程度自然不同。也就是说,单位时间内,他付出的和得到的远胜于常人。

作家柳青说过一句话:“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我相信,这三年将是旭蔚先生“紧要处的几步”。

对他来说,这三年,眼界提高了,阅历丰富了,见识增长了。

   这三年,他全身心投入临习古人法帖当中,无暇也无心参展参赛,经导师强烈要求和推荐,他才拿出部分作品参展。那些被迫拿出的作品被选入中书协培训中心20132014优秀学员作品展和王友谊先生倡办的第六至第八届北京《上元雅集》;篆书、楷书作品也在北京美术馆展出,篆书作品被《美术家》刊登。

王友谊先生这样评价他:

结识旭蔚十几年,深知其为人真诚朴厚,对书法艺术追求孜孜不倦,矢志不渝。旭蔚的书法如他本人,温厚儒雅,有君子之风,观之可见深入传统而后的独特感悟。整体作品风格工而不俗,稳而不闷,既有书卷气又在平静中蕴含着悦动的灵气,作品中所表现的厚重与灵动之气源于对金文、石鼓及小篆的研习与临摹,且“以古为新”的观念自始至终贯穿于其学书的过程之中。对于篆、隶、楷、行、草诸体多有涉猎,也因此能不囿于一家风貌,而是广博众家、融会贯通,做到学古而不泥古,最终形成自家面貌。

柳旭蔚楷书《心经》

王友谊先生评价他“为人真诚朴厚,温厚儒雅,有君子之风”,我想但凡与旭蔚先生有深入交往的人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正是因为这一品格,他拥有了众多铁血丹心的挚友。尤其是在他开店经商的那些年,更是坚守“经商不营造孽利,业农恒念致富经”。曾有一些不义的书画贩子想以重金收买他的鉴赏眼光,为他们的赝品开绿灯,被他断然拒绝。据知情者说,2002年盛夏,他为一位收藏家挽回一万四千元的损失。凭着他的真诚朴厚,他将书画装裱生意由村庄做到了县城,日子也便一天一天红火起来。

他是一个清苦而命途坎坷的人,也是一个不懈奋斗从而受命运垂青的人。

19699月,他出生在甘肃庄浪县水洛乡一个名叫新光村的小村庄。13岁时,年仅48岁的父亲因病去世。他的父亲柳旺源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期县里非常活跃的文化人,20岁时入静宁县委宣传部参加工作,静宁县一分为二后,先后担任庄浪县文沟中学校长、广播站编辑等职。他很像苏轼,书画、医学样样俱佳。他的楷书结体端庄,点画爽劲,深得颜柳法度;草书开张潇洒,取法张旭、怀素,冠于当地,尤其是仿毛体惟妙惟肖,人见人爱。柳老先生言传身教,五个子女个个深受艺术熏陶。老大柳旭蓁已是平凉市市知名的书法家,现为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平凉市书协副主席,平凉市职工书协主席,全国金融系统书协理事;书法作品多次入选国家、省上大型展览,并频频获奖。老四柳旭茏现为胜利油田物探公司高级工程师,书法水平与旭蔚不分伯仲。父亲去世时,他们姐弟五人,年龄最大的只有17岁,年龄最小的还不满9岁。他们的母亲常年疾病缠身。在如此困顿的生活中,母亲依然承袭柳老先生的教育方式,经常责令姐弟五人趴在炕头、桌前,人手一笔,临写柳公权《玄秘塔碑》。这成了他们不幸时光中最大的亮色。

1989年,旭蔚高考落榜。外出打工一年,又回校复读。1992年,也就是旭蔚23岁时,母亲去世。他的三弟外出打工,四弟住校读书,高考再次落榜的他,只好孑然一身孤守空宅。此时,他的远在甘谷县的恩师李果先生雪中送炭,寄赠省上名人书画15幅(据旭蔚说仅收到了3幅,其余遭人拆封盗走)。当李果先生知道书画被盗之后,遂来信约旭蔚先生去他家。老先生家也不富裕,那时他们夫妇俱已年届七旬,两个孙了一个不满三岁,一个还在襁褓之中,一家六口人均土地不足半亩,儿子出外打工也挣不了几个钱,全家的生活开支全赖他走学卖字维系。但是李果老先生将五十套书法作品悉数赠予旭蔚。老先生悲天悯人面带戚色地说:“古人有言‘宁叫改朝换代,莫叫父母双亡’,你遭人生之大不幸,我只能这样帮你,你随缘以卖,聊度生活吧!”

李果先生何许人也?

李果先生,生于1921年,字铁吾,号十野。甘谷县城关镇杨场村人,原国民党西安骑兵学校少尉军官。14岁考入黄埔军校18期骑科,后又毕业于抗战时陆军大学。在军旅中,他曾拜师周伯敏门下,又亲受于右任先生指点。是我省知名的书法家和诗人。他的书法诸体皆善,尤喜作榜书及狂草书,展纸濡墨,下笔如飞,令人目不暇接。

这样一位大人物,又是如何看上旭蔚的呢?

据旭蔚先生回忆,1987年中秋节,他被县影剧院橱窗中的海报吸引,次日旷课去书法现场围观。刚巧遇到李果先生和人争持,原来先生受人央求题写软匾,在写“徳”字时,先生把“德”字“心”上一横省去,那人受人挑唆便以为是先生有意嘲讽祖上缺德,便不依不饶,非叫加上这一横不可。而李果据理力争,指斥挑唆者孤陋寡闻,吹毛求疵,宁可赔偿绸缎,也不更改这字。双方相持,气氛紧张。见此情形,旭蔚拿出书包中的《玄秘塔碑》,出示“徳”字的写法,证明李果先生所说不假。当事人这才气消道歉而退。

也许是旭蔚解围有功,李老便把年仅17岁的他让进室内,嘘寒问暖“考验”一番。李果先生见旭蔚憨厚诚朴,有书法功底,便收为徒弟,当场题赠书法作品一对:“胸中天地阔,常有渡人船。”至此之后,他们师徒二人情深似父子。

危难之时,受贵人援助,这算不算命运的另一种关照?

当然,友人的援助仅仅是援助而已,他永远不能替代自身的努力。天助自助者。在今后漫长的时光中,还要他自己去摆脱困境寻求蜕变。这一点,他很清楚。所以为了改变贫困面貌,也为了驱遣孤寂难熬的时光,他不放过任何能挣钱的正当途径,“既当村文书又兼社长,除了伺弄好十多亩山地,还利用晚间装裱字画、承写旌幛,给人刻印章,常常将一顿饭分两顿来吃,终日忙得晕头转向”。

 
与导师王文华

虽能写善画,但他的主要身份依然是一个庄稼人。也就是说,他要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播撒在泥土中,不管他愿不愿意。

他养了一头驴子,但凡耕种、驮载之类的重活,都得靠它。有时,人靠不住的活,偏偏牲口能。他还养了几只鸡与鹅,数量不多,但放开之后便是一院子,这边嘎嘎,那边咕咕,看上去很热闹,正好用以填补庭院的寂寞空旷。传说王羲之生性爱鹅,会稽有孤居姥养一鹅,善鸣,求市未能得,遂携亲友命驾就观。姥闻羲之将至,烹以待之,羲之叹息弥日。又说,有一道士,喜欢养鹅,王羲之前去观看,心里很是高兴,坚决要求买了这些鹅去。道士提出以王羲之抄写《道德经》为交换条件,王羲之欣然写毕,笼鹅而归,甚以为乐。不知道旭蔚养鹅是否也有这样的雅趣?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喂养家畜。然后是挑粪上山,有时浪漫一点,也许牵头毛驴,吼一曲“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但这样的情致并非常有,毕竟他牵的是驴不是马,而且挑担、牵驴的只有他一人。到了地里,扬掀翻土,他有时也能从中寻出乐子来。比如铁锨为笔土做纸,那么他干的就不是一件繁重单调的体力活,而是一件艺术创作了。只要心中有书法,何愁无笔墨?郑板桥不就是在被窝窝里创出“六分半书”的吗?吆喝着驴子耕种的时光,鞭子一甩就是佳句一双:“声喝耕驴惊山鸟,犂翻土浪闻泥香。”犁铧破土向前,水流一般哗哗而过,于他而言,好似最伟大的诗人写下的壮美诗行。

其实谁都知道,即便再豪放旷达的人也有沮丧的时候。他一个小小的农村青年,岂能例外?他曾在《驴铃铛》一文中写到当时的心境:“每每拖着疲惫的躯体走近家门口,却害怕打开门锁。走进空荡荡、黑落落的院落,望一眼满天的星斗,再看一看冰冷的锅灶,便禁不住黯然神伤,悲父母早逝,叹命运多舛,那种揪心的寂寥与孤独真是无法用文字描述。”你完全可以想象,一个人,一盏灯,一座庭院是什么情景!你也完全可以想象,雨打窗,风飘絮,烟熏火燎土炕头的生活会是一种什么心情!

对那样一段日子,他,钻了进去,坚守清贫寂寞;他又走了出来,放眼四海寰宇。几年之后,他成了他们村最优秀的青年书法家。县上的书法名流,诸如焦克敏、丁广学、王自通等前辈,对他也是关爱有加。他靠一笔过硬的柳体楷书在县书法界站稳了脚跟。20岁时,他的书法和篆刻作品就入选《平凉地区庆祝建国40周年作品精选》一书。也正是那一年他被吸纳进县青年书协,之后又被县书协吸纳为会员。再后来,诸多头衔也加之于身: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法家协会刻字委员会专业委员,平凉市第一届书法家协会理事、篆书委员会委员,平凉市青年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庄浪县第二届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第三届书协顾问。

一分耕耘,自然会有一分收获。自此之后,他的作品在省行业内部书画艺术作品展以及市县级书画展览中多次获得一、二等奖,在甘肃省师生书画印大赛中获优秀奖,在全国首届“现代篆刻艺术大奖赛”中获优秀奖,在甘肃省首届农民书画作品展中获书法优秀奖;入展甘肃第二届农民书画展,甘肃第四、五届中青展,甘肃首届与第二届“张芝奖”等。

 


柳旭蔚篆书作品

开启他幸福生活的,不是以上列举的诸多头衔,而是一个女人。

是的,一个女人。一个连同她的名字一样很平常的女人——王娟娟。

这一年,是1996年。他们举行了简朴的婚礼。从此,他告别了风飘絮、雨打窗的寂寞时光,从此他告别了冰锅冷灶的生活。

更为重要的是,从此她更加坚定了他献身书法艺术的决心。她为他营造了一个最宜于艺术创作的温馨的家园。这个家园旭蔚先生在《竹雨馆小记》一文中做了如下表述:每当旭日东升,紫气渐浮于明窗之上,我便开始潜心临帖、读印,偶尔兴酣,学抹几笔小品画。倘若兴味索然,要么倚窗伫立,观看南山景致以寄遐想,要么步出书斋,踱步于竹林之下,静听鸟鹊谈天。午间,或静心创作一两幅书法作品,或奋刀篆刻三五方印章,亦或约几个棋友对奕几盘,再或者煮几杯清茶与来客畅谈一晌。晚饭后,静听风铃铎铎,翠竹沙沙,值此万籁俱寂之时,遂遵循古人“无事此静坐,有福惟读书”,蜷伏案头,让娟娟的月儿在窗前伴读,间或写一些心得感悟,待到困顿时,上床即可入睡,一夜梦稳魂安。而今,由姐丈代理的生意红红火火,妻子操持的家务蒸蒸日上,我且乐得在喧嚣纷争的闹市寻得这所幽雅舒适的风水宝地,一缓积年的劳瘁,无忧无虑,读书习字,谈文论道,陶情冶性,不断充实自己,暂且享受这闲适人生带来的快乐和逍遥。为此,他还集古人诗词佳句,以抒雅怀,诗云:

春秋多佳日,虚怀与竹同。

此中有真意,往来无白丁。

逸兴壮思飞,读书见古人。

潇洒送日月,慷慨志犹存。

她似乎与理想中的红袖添香相距甚远,她也许不懂得什么举案齐眉。她只是信奉一个朴素的道理,艺术面前,理应虔诚。既然丈夫痴迷艺术,我就应该全力支持。这就是这个平常女子的人生哲学。大美至简。从此之后,他不再从事繁杂的家务活。两年之后,他的“柳旭蔚综艺服务社”在县城开业。他彻底走出泥土地,开始靠手艺吃饭。借此平台,他与全国各地的书画名家切磋交流。自1998年以来,他在“柳旭蔚综艺服务社”接待了张旭光、王友谊、李松、熊伯齐、崔松石、孙文铎、李晓军、张建会等三十多名实力派书画名家。他为人实在,没想着从中渔利,这些名家有感于斯,慷慨赠送书画,他因此有了一笔丰富的收藏。

她不仅承担了家中一切琐碎事务,而且主动帮助旭蔚裱画刻章。她在嫁给旭蔚先生之前,连毛笔都不会握,几年之后,她不仅写的一笔好字,而且刻章、装裱书画样样在行。2013年旭蔚面对进京拜师学艺的重大抉择,也是她一锤定音。人之一生,有一爱好,遇一知音,足矣!

 
柳旭蔚整理的家谱

让我们再回过头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书法的精义是什么?孙梦秋在《挥洒在毛泽东书法艺术的寥廓江天》一文中说:“是精神,书写者的精神。”可谓一语中的。西汉杨雄论书法,说:“书为心画。”心者,精神也。苏轼说:“书必有神、气、骨、血、肉,五者缺一,不成书也。”无论是“骨”“神”还是“气、血、肉”,毫无疑问都来自于书法家的精神、学养、性灵和节操。以此来评价,柳旭蔚近三十年的书法之路,体现的何尝不是一种书写者的精神!那种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超越于衣食之上的痴迷,以及他的爱人那种朴素而坚定的支持,何尝不是面对书法艺术时体现出的一种书写者的精神!书法家王永红说过一句话:“你没有看到蓝天,是你没有达到看蓝天的高度。”我想这句话可以当作柳旭蔚先生不惜重金进京拜师的精神支撑。虽然,他还不是一个眼界很开阔的人,也还不是一个书法修养极高的人,但是他知道,要看蓝天,就应该达到看蓝天的高度。即便做不了大鹏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也不做那嘲笑大鹏的蜩与学鸠。

面对即将结束的中书协培训,我问他感受,他说,太花钱了,但是又太值了。我知道,如果还有这样一次提升自我的抉择,他一定还会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