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百年林甸】“百年梦 泉乡魂”—乡愁·林甸记忆征文:旧物件背后跌宕起伏家族故事 3一纸契约隐匿百年林甸烟云

林甸之声2018-09-12 09:22:28

原创 2017-03-08 陈良 





旧物件背后跌宕起伏家族故事  一纸契约隐匿百年林甸烟云



林甸居民冯喜砚家中收藏了他父母1938年的结婚证,他觉得这结婚证可比现在的庄重多了。那时结婚证很大,和16开的纸差不多,图案为龙凤呈祥,除了新郎、新娘的名字外,主婚人、证婚人的姓名也都有,结婚时间、地点都写得很详细,结婚证背面印的则是注意事项。


上世纪50年代的结婚证,竖排,繁体字。设计十分漂亮,有花朵和小麦等农作物,寓意丰收,还有一对和平鸽,体现当时的“农业国”特点。刚刚破除了旧制度的新中国,结婚证正面印上婚姻自由四个大字,向青年男女倡导妇女解放,恋爱自由的新思想。



历史渊源:旧物件背后的故事,传递一份份最真挚的情感,再现一份份最珍贵的记忆。“林甸往事”平台这两年没有断过征集旧物件,力求通过与林甸人文历史发展相关的旧物件,一个茶缸、一枚纪念章,一个奖状,一张旧报纸,一张结婚证,或者一件衣物,或者其他,讲述林甸往事。上面两张图分别是1938年、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结婚证书,见证了那个年代的爱情。


相比这两张结婚证书,今天我们编辑的陈良老师所提供的这张契约,更是弥足珍贵。跨越百年烟云,泛黄破损的一纸契约,背后隐藏着如此跌宕起伏的家族故事,不由得浸润文字, 感受那年那月那往事。


一纸契约,百年烟云



2016年12月,翁子岩大哥在亲友微信群中,晒出了一些由他保管的家谱、家书、地契、契约等物品的照片。这些物品都是我们的姥爷生前所遗留下来的(这里所说的姥爷是我爱人的外祖父,也是翁子岩大哥的爷爷)其中有一份翁氏家族与阎氏家族的《契约》。主要的内容是阎家将当时仅有二岁的姥爷过继给翁家收养,俗称“过子单”。这张《契约》的晒出,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契约》是在红色布料上用毛笔书写的文字,订立的时间为“光绪三十二年九月十五日”。这样算来,距离今天应有一百一十多年的历史了。由于年代久远,《契约》中有些字迹模糊不清,但我还是对着照片将《契约》进行了反复地认读,内容如下:


嘗思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自古及今,人倫之大要也。兹固翁國棟年卅七歲,膝下無子继宗支。不意二胞妹病故歸西。椎次子寳钦年方二歲,無人育哺。是以妹丈阎生内外一人,無所措手,谨奉母命,當親友族人面議。情愿送与妻兄翁國棟名下,更為己子抚飬成人。情通理顺,永無異说。以继祖宗之香烟,又接先人之支派(脉)。嗣後渐长成人,讀书成室等事準由翁家经管,不扵阎姓干涉。二家情愿,並無返悔。尚有阎氏户族繁(萦)争竸搅变(狡辩)異说等情况,禄(录)文一人承管。空口無憑,立此继单存證。


族中人:阎思敬  阎智贵  阎思喜      

中见(间)人:建和  孙九明 藩占成

代字人:孟作新

大清光绪三十二年九月十五日阎生立

    

从以上的《契约》所订立的内容判断,姥爷就是《契约》的订立者阎生的亲生子(阎)宝生。过继给阎生的妻兄翁國棟,成为翁氏家族的成员。更改姓名为翁殿卿。姥爷过世已经多年,在生前的时候,虽然亲人们也都朦胧知道姥爷的祖籍系属阎姓,也粗略知道一些翁氏与阎氏的家族关系,但姥爷从来没有与族人们详谈过自己的身世,也从来没有过要追“根”,更没有打算过要恢复阎姓,阎家也从来没有“繁争”过这一“支”。

  


家人们在谈到姥爷时,往往感觉到在姥爷身上有很多故事,很多谜云:  


姥爷的祖籍在哪里,翁氏家族祖上是做什么的,姥爷的出生地是哪里,无人知晓。姥爷一生曾娶有两位夫人,第一位夫人为其生有三女一男,夫人去世后,后续的夫人又生了五个女儿。现在在世的最小的女儿也已年近七旬,她们对自己的父亲的身世所知甚少。不过,听老一辈亲属传言,姥爷的祖籍不管阎氏还是翁氏的家族,都是出自京城地区的旺族。翁氏家族与帝师翁同和为同族。但这个京城是北京还是新京(长春),都搞不太清楚。据翁子岩大哥讲,翁家到东北来是因为京城发生事变后(指康梁变法)怕受到牵连,老一辈的(指姥爷的父亲及兄弟们)逃难来到东北。还说是“一扁担挑”五个(孩子),后分为翁氏五支,成为五五二十五股,只要一提“一扁担挑”,就是一家子。我查了一下历史,康梁变法是1898年的事。而翁、阎两家签订的《契约》即“过子单”系光绪三十二年即1906年的事。那一年是清政府宣示预备立宪之年,此时,已距康梁变法相去八年,由此可以断定,翁家下关东逃难是与京城的康梁事变无关。至于翁家与帝师是否同宗,我同时在网上查了一下翁同和的族谱,北方并无分支。由此可以断言,人们所传言的姥爷祖上与帝师翁氏家族同宗的说法,是以讹传讹,不当成立。但不能排除祖籍为大清京城(北京)地区。还有一种传说是姥爷的生父和养父的祖辈同在清室翰林院做过事,关系不错,后来两家又结为近亲,由于翁家无子嗣,于是,阎家将姥爷过继给翁家。翁家下关东后先是在吉林大莱开小饭馆,还杀过牛卖,阎家也在当地做过买卖。


翁氏一家子“一扁担挑”下关东,同族几支,从现存的族谱上看,应该是姥爷的养父的哥兄弟们。而姥爷当时几岁,到关东在何地落脚,以后姥爷是何时落户到林甸县的,来林甸之前在哪里居住,其他宗室都落在了哪里,无人知道得更加详细。


姥爷生前一直居住在林甸县四合乡崭新村(永乐村)三屯(刘罗锅屯)。据老一辈的人讲,姥爷是十多岁时与其一家人从吉林省大赉县牛家村来到了林甸。还有一种说法是姥爷一家人赶着牛车从吉林双城堡来到林甸定居,在此处的牛翁家屯,以后改为刘罗锅屯。由此算来,姥爷应该是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或更早一点儿就来到了林甸落脚。在姥爷所留存的遗物中,还有一份早年的地契,系翁氏家族的坟茔地。现年,已86岁高龄的六姨父(姥爷的六姑爷)也曾证实,据说是在屯子的南面,具体位置现在也搞不清了。姥爷的养父和养母就葬在坟茔地里,其祖坟是引葬的。还有一种说法是,姥爷的养父母是死在吉林,后来将其迁到了林甸的坟地,以后都葬过谁,现已无人知晓。自1988年后,就又将坟迁到了北大甸子上。


从翁氏家族的族谱看,姥爷的养父同宗兄弟八人,亲兄弟可能只有三人,下关东后,先是同在吉林一带,后来,姥爷这支来到了林甸落脚后便与翁氏同族兄弟分手,究竟发生了什么,姥爷一家人为什么与其分手,有二种传说。一种传说是“避难”说。传言翁氏家族当年与京城官府牵连,变法失败后,为了躲避追剿逃难关东,到了关东后为了避人耳目而分散落脚。姥爷这一支又来到了林甸,从而与翁氏家族的兄弟们失去了联系和往来。但这种说法非常牵强,也靠不住,没有说服力。第二种传说是“躲避”说。因姥爷是从阎氏家族中过继而来,不久,又都来到关东,在吉林时与阎氏家族相距不远,姥爷的养父养母为防止阎氏家族的日后“繁争搅扰”,故此躲避到林甸来。仔细想想,此种说法也很不当。因为在以后的岁月中,阎氏家族与姥爷不但有书信往来,据说姥爷亲侄子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还来林甸看望过姥爷。


翁氏家族的祖上是干什么的,是居住在农村还是在城市,是生意人家还是官宦人家,也是一个谜。在姥爷的遗物中,还有一份大清道光年间翁家订立的家庭内部分家时分配财产的清单。虽然字迹残缺不清,也认不全,但从中也可窥见一斑。我所认读辨识的情况有如下内容:


“?????翁门张氏所生三子,翁永盛、翁永森、翁永清。既已长大成人,娶妻生子。因家务繁重,乘母亲在世,同三子商议将祖遗门市房五间,西厢房三间,东厢房二间,官门洞一间,外有家具等项作为三股均分。此三人情愿,不许凌弱欺强。金将分单开列于上。翁永清名下愈该分正草房贰间半,西厢房叁间,监柜一对,????八仙桌一张,供器一掉?椿凳一条,大小缸三口,???通家分明,??搅扰,恐后无凭,立此文契为证。中来?人:张永清、谢长岭     大清道光二十九年二月二十日立??契人翁永清  ”


按年代计算,该文契订立的时间应是1849年,距今已有168年的历史。立契人翁永清从姥爷留下的翁氏家谱的排序来判定应是姥爷养父的父亲。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该文契没有记载所订立的地点,所开列的分单中没有一件农业生产工具,没有一处与农业生产有关的物资或产品。也没有在城市或乡村做生意的相关物件或信息。唯有房产和生活所备的家具或货币。由此推断翁家的祖上应是小官宦之家,到了姥爷养父的父辈这一代时就已经破落了。随着世事的变迁,姥爷养父这一辈下关东谋生也许就是必然的了。

    

由此可以断定,当年来到东北时,姥爷的父辈相对于一般的平民而言,还是比较富有的。听老辈讲,翁家解放前在吉林时是旺族,有房子、有地产、有院落,有从事农业生产的各类工具,有牛马车辆,还饲养了一些牲畜。传言说当年姥家的牛车被胡子(土匪)抢走,家人很沮丧,但姥爷安慰说不要紧的,还能回来的。果然,过了一段时间,老牛拉着车又回来了。过去我们只知道老马识途,对老牛也能识途的事还是头一次听说。当年姥爷的养父还有一个亲生的女儿,据说在永和王家岗屯住过,自从分家后,姥爷对于这个翁氏家族的姐姐往来不是很多,晚辈们都不知晓原因何在。也不知道她们现在何地安居,对其后人们的情况大家也知之甚少。


姥爷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同什么人学的文化和武功,无人知晓,也无从考证。但听老辈常讲,姥爷很有文化。有一种传言说,当年由于姥爷家境条件很好,祖上是官宦,小时候曾是康德的陪读。从年龄段上看,姥爷比溥仪长两岁,年龄相仿。但稍加考证,姥爷一家“一担子挑”下关东时,姥爷应是幼年阶段,而十多岁来到了林甸,应该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初期的事,这期间姥爷应在东北,到了满州国时按年龄计算康德元年时姥爷以近30岁,不可能再有此经历。完全是当地民间的调侃之言。亲们还有一种说法是姥爷小时候就读了六年书(是私塾学堂还是官办学堂无从考证)不但认得字,能看古书,不但会打算盘,还会新式计算法(即心算法)。懂天文、懂地理会外语。通晓四书五经,通晓易经八卦,姥爷有些文化是肯定的。这在当年封闭落后的边远农村老屯里非常罕见,因而,被村民说得神乎其神,也合乎情理。


姥爷会一些外语,令人匪夷所思。听老辈人传言,解放前日伪时期,有日本人路过,打听事项,谁也听不懂,姥爷到了近前与其进行交谈过几句,别人不知在说些什么。老毛子(苏联军人)进东北那年,他们的队伍曾在屯中打听绺子(土匪)事项,也是姥爷出面同他们对话。据说当年有个胡子头号称“小江省”,曾要姥爷入伙做他们的军师,姥爷编了一个理由没有入伙。小江省就将姥爷家的一些书籍给拿走了。早在土改时,姥爷就在区里当财粮员(相当于会计),这在当时是非常重要的岗位。姥爷将账目管理得井井有条,物资经营得明明白白。那时,我岳父是村里的会计,我的六姨丈是生产队长。对姥爷的计账算账和粮财管理,非常赞赏。据说任何人想在他面前占点财粮的便宜,那是办不到的。姥爷会一些武功却是事实,妻弟曾与其切磋,虽年近七旬时,仍能将其摔倒。1980年春节前,我与妻弟下乡去看望姥爷,这是我是第一次见到他。虽然已七十多岁,但老人家精神矍铄,双目有神,不像是个农民。他每天都听收音机的新闻节目,关心国家大事。闲谈中,他也说过小时候练功不到家,坚持不好,现在都荒废了。


姥爷为什么将孙辈的名字中嵌入了同宗阎姓的谐音“岩”字,早年与翁氏同宗分手后而不与其同宗往来,且与阎氏宗亲保有联系。姥爷唯一的儿子,取名为翁凤山。二个孙子分别取名为翁子岩、翁宝岩,一个孙女取名为翁秀岩。姥爷戏说是“一山压三石”。将阎姓的谐音嵌入孙辈名中,足以证明姥爷希望晚辈不要数典忘祖,不要忘记祖辈姓“阎”,希望晚辈能够知道宗源。姥爷幼年失去了母爱,其子及长孙皆因年幼时丧母而失去了母爱,这也许就是天命。


姥爷的养父这一辈按家谱记载,其翁氏的同宗兄弟应为八人。除养父翁国栋外,还有翁国俊、翁国相、翁国仕、翁国儒、翁国禄、翁国祥、翁国瑞。按常识推理,当年他们应大多下关东来。既然曾购买过坟茔地,翁氏家族应有来往,应该相距不远。但晚辈们从未知晓过上一辈的情况,也没见其长辈们的往来。姥爷的养父是何时何地去世的,后人们也无从知晓。阎氏家族的祖上是何情况,我们无从知道。但据长辈们讲,阎家曾在东北长春一带落脚。据说长春大屯有一支,系姥爷的同宗族人,具体情况已无从知晓。但在姥爷留下的遗物中还一封家信,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所写的,我所认读的内容如下:


叔父二位大人安好:

    

在年前大人来信,内情一切全知,我父身体如常,请叔勿念。

    

不幸的是开元堡我三叔在阳历1月2日故去。在年前因病来二道河子阎百令家看病。具(据)医生诊断是肺气肿。在二道河子住了两个多月。在1月2日早九点后上侧(厕)所,病倒在侧(厕)。台(抬)医院就死了。3日回到开元堡。坟地。在12月10日我老叔有了一次病也很重。病先(现)在(以)好。(身体)一般如常,请勿想(念)。

侄的病还是半修(休),半工作。


侄:阎庆春

1965年1月6日

    


从上述信件的内容中可以看得出,姥爷是关注同族同宗至亲的。据亲友回忆,上世纪六十年代时,姥爷亲侄子曾来林甸看望过姥爷。据说八十年代时还有书信往来,但到了一九九〇年姥爷过世后,其晚辈与同宗的阎氏家族的联系就完全中断了。

   

姥爷为什么不向自己的后辈和亲友谈及自己的身世,我们晚辈的只知道姥爷一辈子务农,本本分分,兢兢业业,吃苦耐劳。但大家又都知道姥爷有文化,知书达理,懂得多,见得广,虽然一辈子当农民,虽然一辈子生活在老屯的黑土地上,都是因为这一纸契约而改变了姥爷自己的姓名,更是改变了姥爷的人生。

   

姥爷一生有八个女儿一个儿子。其中大女儿翁凤英(丈夫李生)有四女一男;二女儿翁凤兰(丈夫武占江)育有三个男儿;三女儿翁风琴(丈夫柳化堂)育有六女二男;长子翁凤山有二男一女;四女儿翁凤霞(丈夫刘卫东)育有三女二男;五女儿翁凤云(丈夫邵成志)育有四男一女;六女儿翁凤彩(丈夫姜福祥)育有四男三女;七女儿翁凤新(丈夫姚明)遇有三女二男;八女儿翁凤玉(丈夫刘富)育有二男一女。算下来,孙辈计有44人。另外,重孙辈现计有87人,玄孙辈也不在少数。姥爷的儿女对姥爷及其敬重。姥爷在世时,都非常孝顺。姥爷终年86岁,是于1990年去世的,在农村中也算是高寿了。虽然已经是二十七年过去了,但晚辈每每回忆起姥爷的生前往事,总觉得姥爷还在眼前,总有讲不完的故事,总有诉不完的情怀。

  作者写于2017年3月4日星期六

 

作者简介:陈良,1953年生人,林甸县住建局退休职工。自幼喜爱书法,善于毛笔微书。现在北国温泉设有微书展厅。喜爱诗词和文学,偶有创作的作品。


附录:“百年梦 泉乡魂”——乡愁·林甸记忆征文启事



百年梦 泉乡魂  



  “百年梦、泉乡魂”——乡愁·林甸记忆征文启事

 

参天之木,必有其根,环山之水,必有其源。追本溯源、寻根问祖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如今,浮躁的社会,很多人对于传统的概念越来越淡薄,逐渐淡忘了祖先在几千年里创下的辉煌,好像生存在一个没有根基的真空时代。


很多人也沉溺与一些影视作品和粗制滥造的戏说野史里,对于根,是不连贯的历史碎片。


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离合演化,人世翻覆,甚是繁杂。寻根,就是追寻故乡,重走历史迁移的路线,挖掘祖先的故事,感受那片土地的气息,把一段段历史传承给子孙后代,把一个家族、一个地域文化发扬光大。每一个人都要知道来自何方,从何处出发,向何处去,也更知道心归何处。


2017年,中国温泉之乡——林甸建县百年。


为庆祝林甸建县百年,记录这片令人魂牵梦绕的热土之上所发生过的往事,林甸县委宣传部、“林甸往事”微信公众平台、林甸温泉湿地沙龙将以“百年梦、泉乡魂”为主题开展征文活动。


围绕寻县史、寻家史、寻影史、寻故事、寻自然地貌、寻人物、寻歌谣、寻精神等等多角度切入,置于历史文化大视野中,来一场文化精神与文化传承的历史寻根、文化传承活动。


每一个地域都有各自的文化符号,家乡林甸素有温泉湿地文化之乡之称,现在,已不是一个简单的文化符号,而是承载厚重的文化记忆和文化荣耀。


通过此次征文,激发一场穿越时空的寻根之旅,进行家园情怀教育,引导参与者,寻访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口述历史者,走访博物馆、走入民间实地考察,收集资料,通过比较前世今生的住居、生活、工作等变化,寻找百年来地域变迁及变化历程,站在历史的今天,回眸历史过往,寻找地域文化的源头,让人们激发凝聚起不同寻常的前进力量,让人们从小区域发展中感悟国家与民族的进步,增强认同,培养爱国情感,树立民族自信。


为铸造林甸魂而努力,为实现泉乡梦而拼搏。


征文从即日起开始征集,并于2017年3月开始在林甸县委宣传部“林甸之声”公众微信号、林甸往事公众微信号、林甸温泉湿地文化沙龙网站展播,对具有重大历史和现实意义的文章作者及相关人物进行专题采访报道。结束后将邀请专家评定一、二、三等奖若干以资鼓励。


 征文投稿电子信箱:zlxaaa@163.com


中共林甸县委宣传部

                                                                                      林甸往事公众微信号平台

                                                                                          林甸温泉湿地文化沙龙

                   

                                                                                                        2017年2月10日




全景鸟瞰照片来自胡荣华的798文化传媒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