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晏殊、柳永: 两个神童,两条道路,你选哪个

新时代新文化2019-01-11 04:17:18


01


7岁做《劝学文》,10岁做《题中峰寺》,14岁作《巫山一段云》为家乡名胜武夷山代言……


在他福建老家,这个叫柳三变的少年被看作神童。

 

在这种盛名之下,再不进京赶考,家乡的父老乡亲都不答应了。


于是,在公元1002年,15岁那年,柳三变背上个包,上路了。

 

旅途的第一个大站就是杭州,看到杭州的第一眼,他就傻了:


世界上竟有如此繁华的城市?这不会是千年以后的上海吧?


那时的上海还是个烂渔村,与杭州没得比。


总之,看到杭州,柳三变同学挪不动步了。

 

他在杭州城里瞎转,转着转着就转进了一家娱乐场所。


姑娘们正在排练流行歌曲,歌词很没文化。

 

少年柳三变听不下去,就羞答答地问,看我写的这首词能唱不?


从此以后他就成了这家乐坊的免费客人,


条件是隔三差五给姑娘们提供几首歌词。

 

有吃有住,还有娱乐,这个15岁的少年就把赶考的事忘到脑后去了。

 

神童嘛,特点就是脑子好使,不久他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此时,有个状元出身的姓孙的牛人,正在杭州任两浙转运使,是中央派下来的,跟皇帝很熟。


三变同学想,如果能得到他的赏识,那不就可以一步登天了吗,还参加什么高考?

 

但这位孙状元处事很严谨,社会闲杂人员很难靠近。

三变同学就耐心地等机会。


一直等到第二年中秋节,机会终于来了。


三变同学认识的一个流行乐队受孙状元之邀,要到西湖的官船上演唱。

他赶忙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一首歌词,递给班子里的头牌姐姐。

 

当夜,月光如银,清风似水。


当那位歌星唱完三变同学作词的歌曲,准备谢幕时,孙状元柔柔地说:“请把这首歌曲再唱一遍好吗?”

 

于是,这首必将流传千古的《望海潮》的歌声便再次响起: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奢华。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yǎn):小山

高牙:高高的牙旗。


 

曼妙的歌声,飘出楼船,乘着风的翼,在西湖的月夜里荡漾……


那夜,如果徐志摩在,他一定会说:“在西湖的柔波里,我甘愿做一条水草。”

 

此时的大宋,开国不过40年,正如一个神童少年,充满无限生机,有的是时间可以挥霍。

 

孙状元也跟徐志摩一样,激动了:“柳三变?16岁?我要请他吃饭!”

 

从此,三变同学的词名便盖过杭州城。

 

有了这样的名声,三变同学就更舍不得离开杭州城了。

 

于是,他又在杭州玩了一年多,直到第二年,也就是1004年的深秋,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杭州。

 

但他不是去汴京赶考。

 

他听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两个娱乐业比较发达的地方:苏州、扬州。

他决定去考察一下,看看这两地的娱乐业是不是也存在没文化的问题,帮着解决一下。

 

 

02

 

此时,在抚州临川也有一个神童,比柳三变同学小四岁,名叫晏殊。

5岁就获得神童的称号,比三变同学还早。

 

跟三变同学一样,晏殊同学也遇上一位非常欣赏他的牛人。

不过,跟那位孙状元不同,这位牛人是主动找上门来要推荐晏殊同学的。

 


于是,在公元1005年,也就是三变同学刚刚在苏州娱乐圈混熟的时候,

14岁的晏殊同学,破格获得进京考进士的机会。

 

殿试第一天,面对威严的当朝皇上,许多考生都紧张得汗流浃背,拿不住毛笔,晏殊小同学却是毫无惧色,千字韵文一气呵成,第一个举手交卷,给真宗皇帝留下了深刻印象。

 


第二天要进行“诗、赋、论”考试。

一看到考题,晏殊小同学就举手,说:“这些题目我以前都做过,请换题来考我。”

 

“我的乖乖!不但有才,而且诚实,德才兼备啊!”

皇帝老儿喜欢死这个娃娃了,当即决定:

 

赐同进士身份,并授其秘书省正事,留秘阁读书深造。

 

也就是说,虽然任命晏殊同学做皇帝办公厅的秘书,但当前的任务主要是读书学习。

 


据说,他在“皇办”挂名深造的三年里,学习勤奋,交友持重,深得皇办主任的器重。

学习深造结业后,立即委任太常寺奉礼郎,进入了中央团队。

 

持重”稍微过一点不就是“老谋深算”吗?

这样的字眼,大都是用来评价那些在官场上纵横多年的老江湖的。

 

千万别忘了,此时的晏殊同学还只是一个十四五六七岁的少年,进入官场实习也不过三两年的时间,竟然获得了“持重”的评价!

难道人家天生就是当官的材料吗?

 

在晏殊同学留秘阁深造的三年里,柳三变同学在忙什么呢?

 

他先是在苏州,后转至扬州,对两地的娱乐业进行了系统考察,

针对两地流行音乐界“没文化”的现状,竭尽全力做帮扶工作。 

 


03

 公元1008年,也就是晏殊同学秘阁深造圆满结业、正式进入中央团队工作的这一年,

柳三变同学忽然意识到:对娱乐业的帮扶工作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我得先考个功名。

 

这年他21岁。

 

在由扬州去汴梁的路上,三变同学仍然不忘关心各地娱乐业的发展,每到一地都要深入青楼、乐坊做深入、细致考察。

 


此时,他在娱乐界的名声已经很大,娱乐圈里的粉丝成千上万,一路上受到的接待隆重且温情,收获的歌声、眼泪,不计其数。

一首首表达与各地粉丝生离死别之情的艳词,如雨后春笋往外钻。

 

拉拉扯扯好不容易到了东京,好歹没误了1009年的春闱。

 

到达汴梁以后,他就住进了京城名妓李师师家里。

不用问,她也是三变同学的铁粉儿。

 

临去考场之前,看着李师师一脸担忧,三变同学安慰道:放心吧,凭哥们儿的才气,定然魁甲登高第”。

 

然而,三变同学落榜了。

 

毕竟才刚刚22岁,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

对这次春闱失利,三变同学似乎并未太过失望,做了一首《鹤冲天·黄金榜上》抒发自己满不在乎的牛×之情。

词中写道:

“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什么考上考不上,“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总而言之,三变同学就是要告诉广大粉丝们:

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我们的世界他们不懂。

只要有你们,我就是快乐的!

 



04

 三变同学经常因为忘记自己是名人,惹来麻烦。

他这首词迅速流传开来,也传进了皇帝的耳朵。

 

他感觉不妙。

因此,6年以后,当1015年他决定第二次参加春闱时,

就给自己改了个名字:柳永。

 


他以为这样,别人就不知道他就是那个柳三变了。

太幼稚,毕竟没有在官场上混过。

 

他这次分数不低,但皇上说,他不是喜欢做“才子词人,白衣卿相”吗?

让他继续写词去吧。

 

这样,柳永同学第二次名落孙山。

 

接下来,1018年第三次落榜;1024年第四次落榜。

 

就在柳永同学不断备考、落榜的日子里,国家干部晏殊同志在干嘛呢?

 


 

05 

1008年,就在柳永决定参加高考的这一年,人家晏殊同志就当上了光禄寺丞。

这年,他父亲去世,晏殊同志回家服丧。

但服丧期未满,皇上就迫不及待地把他召回,实在离不开他。

这年年底,他母亲去世,晏殊同志再次打报告回家服丧,但皇上不准,

说你走了,国事谁办?

你看看,皇上对晏殊同志是多么倚重,简直是一刻都离不开。


 


就在这一年,晏殊同志先是被提升为太常寺丞,然后再升左正言、直史馆、王府记室参军,到年底就做了户部员外郎、知制诰、判集贤院。

 

你不要问我,这些官职都是做什么的,我也不知道。

反正你只要知道晏殊同志很受皇帝器重,一年提好几职,就行了。

 

1022年,也就是柳永第三次落榜后的第4年、第四次落榜的前2年,

晏殊同志遇上了一次更大的升迁机会。


这年,那个让柳永“继续写词去吧”的真宗皇帝挂了,大宋进入了仁宗时代。

 

新即位的仁宗皇帝只有12岁,哪能压得住满朝文武?

晏殊同志不亏是有神童的底子,就想出了一个让太后“垂帘听政”的主意。

 

你想想看,想出这种主意的人,太后能亏待了他?

 

这一年,晏殊同志连升三级,先是升任谏议大夫,还兼着侍读学士,然后升任礼部侍郎知审官院,还兼着郊仪仗使,年底就升至枢密副使

 

枢密副使,这个官职我知道,相当于副宰相。

也就是说,晏殊同志现在已经是大宋的国家领导人啦!

 

这年,晏殊同志31岁。

 

想不到,就在晏殊同志当上国家领导人以后,

两位神童,像不在同一轨道上的两颗星球,竟然发生了一次碰撞。

 

 

06

 

柳永第四次落榜,说起来相当冤枉。

不是考卷答得不好,而是有人说他用歌曲发泄对朝廷的不满。

 

柳永反应很激烈,搞了一次上访。

 

这次,枢密副使晏殊同志接待了柳永同学。

 

两个神童一见面,晏领导就问:大才子,还在写流行歌词吗?

 

柳永明白,晏领导这样问,绝不是一般的问候,更不是恭维,

肯定与自己这次落榜有关。

 

他想了想,答道:写啊,晏领导您不是也经常写流行歌词吗?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

 


这几句词,分别是晏殊《浣溪沙》和《蝶恋花》里的名句,柳永把它们合在一起吟了出来。

他这样做,可能是为了套近乎,也可能是想向晏领导表达赞美之意。

 

但晏领导并不领情,正色道:“我写流行歌词,可从来不写你那种‘须臾放了残针线,脱罗裳、恣情无限’之类的艳词。

 

知道自己“热脸贴上了冷屁股”,柳永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根儿。

 

不要了,全都不要了。

什么进士及第,什么功名利禄,哪个都不如面子重要!

 

柳永愤然站起身,二话没说就走出了晏领导的办公室。

自此以后,两位神童就再也没有碰过面。

 

你问后来呢?

 

后来,晏领导当上了更大的领导,成了有名的“太平宰相”。

不是治国有名,而是“享受太平”有名。

 

柳永同学后来也进士及第,成了国家干部,还入选过“名宦录”。但经济上一直很拮据,死后还是娱乐界美女们凑钱办的丧事。据说,那个场面是相当感人,美女如云,歌声哭声震天,让许多达官贵人都艳羡不已。

 

再后来,有个诗人这样问:青春啊,你该怎样度过?

 

晏殊答:青春时没想过,等想时就已经老了。

柳永答:青春就是用来挥霍的!



新时代·新文化工作小组出品

策 划/少华

责 编/秉德

美 编/Ruler

邮 箱/63549628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