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96-110)

Holidaywei2018-10-15 16:45:32

正文 96.将某爷重要东西当了3


    “算了,不当了,我还是去别家看看吧,镜心,我们走。”开玩笑,能让墨连城随身带着的东西,居然只值这个数?当她是三岁小孩不懂事不成?


    “等等,那小姐您想要多少?”掌柜一见人要走,微微有些着急。


    “不是我想要多少,而是你想给多少,这块东西可是我家的传家之宝,都好几代传下来的了,没想到到了你这里,居然都成了不值钱的东西了,它虽然不是纯金,但你看看,这色泽,这形象……唉,我看还是算了吧。”曲檀儿摇摇头,看了眼手上的金令,再继续摇着头,一脸的可惜。


    “这样吧,我出两百两,只有这个数了,你要是再不满意的话,那我也实在是没办法,只要请您到别家当行去了。”掌柜伸出两根手指,无奈,最后便只好把价位再提升了一倍。


    “就这么多了?”


    “就这么多了。”


    “好,成交。”曲檀儿点点头,笑得开怀,把金令递过来,最后再把银票与当条都收回到怀里去,拉着镜心便走出当铺。


    两人没在街市上多逗留,一走出当行,便直接往八王府的方向回去。


    “主子,那个人似乎受了伤。”镜心指着巷子处一个靠墙边上站着的人。


    “我们过去看看。”曲檀儿也看到了那角落处的男子,只是,因为男子靠在墙边,头低着,看不出他的真实面容,但他身上那明显的血迹却惊得让人心跳。


    不多时,两人走到男子的面前。


    “哎,你没事吧?”镜心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还没来得及碰到男子的衣服,本来还是站着的男子突然变倒了下来,而倒下去的方向正好就是镜心的位置。


    然后……


    砰!


    镜心扶不稳,两道身影迅速倒下,而镜心很不幸,居然是垫底!


    “呀,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好心好意过来问你有没有事,你哪里不好倒,偏偏就要往我身上倒来。”镜心狠瞪了一眼身上躺着的人,后脑勺更是痛得两眼直冒着金星。


    “女人?你是谁?”男子苍白的脸抬了抬,微睁着眼,看了眼镜心,然后两眼一闭,晕死过去。


    “我真是倒霉了。”镜心一气,一个用力,便把身上的男人给推翻了过去,再拍拍衣服,迅速地站了起来。


    “镜心,你有没有看到你刚刚身上躺着的人长什么模样?”曲檀儿轻抚下巴,紧紧地盯着地上的男子。


    “奴婢没看,也懒得看,省得一个小心把拳头招呼过去。”镜心摸着后脑勺,闷闷地回着。


    “美男子啊!”


    “主子说什么?”镜心疑惑地看着曲檀儿。


    “世间难得一见的又一个美男子,只是,他美得太过冷冽了,即使他现在是晕死,但那种浑身无意识散发出来的冷然感,啧啧,镜心,你是不是捡到宝了。”曲檀儿把视线从男子身上转回到镜心身上,嘴角微扬,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镜心疑惑地问。


正文 97.天黑了,做大事的时刻1


    “当然是救人啊。”曲檀儿耸了耸肩,等着镜心自己去动手,转回头扫了一眼四周店面的情况,不知是他运气太好还是怎么,居然近处有一家药铺。


    在把男子救到药铺之后,没有时间等他醒来,在确实他没什么事的时候,因为没带银子出来,而手上的银票数值太大,曲檀儿没办法,只能随便找只值钱的手饰当药费,不过找来找去,她还是从镜心头发上拨了根发簪。


    由药铺出来,天色也已经沉了下来。


    一路回去,倒也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


    从王府大门,再到雪院,事情似乎安静得太过诡异。


    “你们去哪里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苏月拉从内屋出来。


    “出府溜达去了,不出府不知道,原来,我们出府竟然是这么容易,只要把脚跨出去就行了,不用再像以前那般,要死不活地爬墙逃跑。”曲檀儿往摇椅上一躺,倒也显得自在。


    “是吗?”苏月拉脸色一变,却没多说什么,视线转向桌面上摆着的盘子时,便再次开了口:“那盘点心是云夫人送来了,说是想来找你聊聊,不过见你不在,就回去了。”


    “云忧怜?”曲檀儿轻挑着眉,淡笑地看着就摆在自己面前的点心,也不多说什么,随意地便拿起一块点心来尝。


    “檀儿,小心那里面放了东西。”苏月拉一惊,急忙想去阻止。


    “放心,不会有事的,你也想想,她亲自送来的东西敢下药吗?”曲檀儿摆摆手,轻笑着,没有理会苏月拉的紧张,自顾自地吃着手上的点心。


    味道不错,只是冷了点。


    云忧怜找她聊聊?无事不登三宝殿,看来是要来收成果的吧。


    “那个女人该不会是想来让你离开吧?”


    “貌似是有那么一回事。”曲檀儿笑看着苏月拉,只可惜……她不想给的东西,就算是别人拿着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也绝对从她这里得不到半分。


    屋内,突然安静了下来,谁也没有再开口。


    夜,来得迅速,黑得异常。


    雪院里的人本来就不多,而一到入夜的时候,院里的人皆歇息下来,周围也格外寂静。


    淡淡的月色下,有一道闪过的身影。


    曲檀儿偷偷地看了眼门外的情况,确定没人的时候,便迅速地开门,关门,再往前奔去,只是因为后面背着一袋东西,所以,跑起来,多多少少受点阻碍。


    一路闪来,终于在后院处,找到一块自认为再好不过的地面,树下的泥土会松一点,挖起来也方便,而且也不易让人察觉。


    把身上背着的袋子放了下来,然后拿着早就准备好的铲子开始挖着地上的泥土,不多时,她就在地上挖出一个坑来,一切准备就绪的时,随手把放在怀里的簿册与毛笔给拿了出来。


    “一条珍珠链子。”曲檀儿轻声说着,然后翻开册子在里面记一下,一记完,便从袋子里把一条珍珠链子放进坑里面去,而坑下面还放着一个拿来装东西的小箱子。


正文 98.天黑了,做大事的时刻2


    “一只金镯子。”


    接着记下来,再把金镯子放下去。


    “一只玉如意……丫的,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拿去卖了值不值钱,要不是不值到时候岂不是真的会饿死街头?应该不会啊,这些东西看起来挺漂亮的,应该会值几个数。”曲檀儿边记着数,边自言自语地说着。


    月黑风高,果然是做大事的时候,只是……视线微微扫了眼四周,黑是黑了,但怎么会令人脚底冒寒气?


    “看来,曲大人对你还是不错的,居然给的嫁妆没有一件是差品,金银珠宝首饰全都齐全了。”突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还算可以吧,不过就是少了点,不然……”曲檀儿不自觉地给回话,只是,话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浑身一颤,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耳朵有幻觉,不然……


    只是,等了许久,身后都不见有人说话,也没听到任何的声音。然后……慢慢地转回身,再一个抬眼,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她身后站着,但转身后,却是连个鬼影都没见着。没有人?怎么会有人说话?


    “丫的,难道是见鬼了。”曲檀儿心底微寒,低咒一声。


    “你没见鬼,你见的是人。”


    “啊,鬼啊。”曲檀儿一个不留神,在回转身来的时候,便看到眼前站了个影子,一时受惊,吓得整个人都往后面跌坐了下来。


    “本王像鬼吗?”墨连城轻挑着眉,淡淡地看着她的惊吓,视线转回到那新挖的坑里刚刚盖上的宝箱时,嘴角勾起一道若有似无的笑意。


    “像。”曲檀儿连想都没想,直接点头回是。


    心,怦怦怦地仍是狂跳个不停,而现在不止是心在跳,就连眼皮都在跳了,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悲催的,她现在跳的是右眼。


    果然,只要这男人一出现,她就准没好事发生。


    “哦,这样啊。”


    “有事?”曲檀儿撇撇嘴,从地上爬坐了起来,扫了他一眼,再看了眼坑里的箱子,还好已经盖上。


    “没事就不能来了吗?”墨连城说的闲然。


    “谢谢王爷的关心,你的王妃我现在很好,身体健康,骨子爽郎,心情舒畅,所以,您可以放心了吧。”


    “本王有说是来看你的吗?”


    “……”曲檀儿郁闷,就差没给他翻道白眼。


    她早就说过,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而他刚刚那个吓她法,早晚她的小命会叫他给吓得三魂七魄都找不回来。


    只是……


    “这些东西是我的嫁妆,我可没有偷拿你府里的东西。”


    “哦,是吗?”


    “没错,不信的话,你可以让人去查看雪院里有没有少了什么东西,你府里的东西,我一件都没拿。”曲檀儿说的认真,半分没有要开玩笑的意思。


    “你似乎忘了,你是本王的王妃,雪院给了你,就由你处置,想拿什么就拿什么。”墨连城挨靠在树前,淡淡地说着,而视线从地上的箱子上收回来之后,便一直盯在她身上,不离半分。


正文 99.天黑了,做大事的时刻3


    “谢谢,不用了,你的东西不是我的,我的东西自然就不会是你的,大家还是分得清楚一点的好。”曲檀儿摇了摇头,直接把话给说明。


    她是她,他是他,不是她是他的,他是她的……她晕,越说越乱。


    “你就这么缺银子?”墨连城没有理会她的话,问着自己要知道的事情。


    “有钱能使鬼推磨,难道王爷你就不想要更多的钱吗?”开玩笑,有人会嫌银子太多的吗?就算是给她一座金山银山,她也绝对不会嫌钱太多的。


    “本王给你的金令呢?”


    “当了。”曲檀儿也不想掩饰什么,更不想去找个慌话来圆来圆去。确实,当了换钱就是当了,没什么说不了。而且,她总有一种直觉那什么令绝对是烫手山芋。早点脱手最明智不过。


    “当了?”


    “不行啊,你给了我,那就是我的东西,随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如果你拿它来交给大王爷,你得到的就不会是两百两银票,而是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墨连城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似想试探着什么,更有点好心地告诉她某件已经错失掉的机会。


    “谢谢提醒。”曲檀儿虚虚一笑,白了他一眼,没再理会他,拿起铲子便把土把箱子给盖起来。


    去找大王爷?


    她又不想嫌命活得太长,半年前,墨奕怀来了曲府一次,私下她也没见着,结果,她那个所谓的大姐就吃醋到要让她破相,让她直接去找墨奕怀,岂不是要她往棺材里躺?


    “曲大人没跟你提过金令的事情?”墨连城淡淡地吐着话,只是,声音说得太小,给人一种错觉,那只是在自己跟着自己说话。


    只是……


    “不好意思,我的记性一向不怎么好使,所以,有些人说过什么话,我回头就给忘了。”曲檀儿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确实,曲江临在她嫁之前是跟她说过一些话,说什么让她好好地取得墨连城的信任和宠爱,什么随时向他通报墨连城的情况等等……不过,新婚第一天,她就独守空房,估计曲老爷子该气得要吐血了吧。


    “哦?这样啊。”


    “王爷,你还有事?”曲檀儿在把箱子完全盖好之后,微抬着头,疑惑地盯着那一直站着看着她的人。


    “确实是没什么事。”


    “那天色不早了,你不需要回房去歇着吗?而且,雪院与霜院不远,我就不送了。”


    墨连城只是挑了挑眉,却不多说什么,一个转身,还真的如她的意,离开了。


    “……”曲檀儿紧抿嘴,怀疑地瞪着墨连城的后背。


    这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她说要他回去,他就真的回去?


    就算是有再多的疑惑,可墨连城是真的走了。


    “看来,放你们在这里确实是不怎么安全,天知地知,本来还有个我知道就可以,但是刚刚杀出个程交金来……唉,没办法。”曲檀儿摇摇头,有些无奈,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挖出来的坑,再劳心劳累地把箱子给埋好,结果……全当白费功夫。


正文 100.天黑了,做大事的时刻4


    然后……


    土仍是继续挖着,等到箱子挖出来之后,再把坑给填好,紧跟着,位置一改,找了个离原地比较远的大树,最后……


    坑挖了,箱子也放下去了,就等着把土将箱子给埋起来。


    “你以为只要换了个地方,就没人知道你把箱子放在哪里了吗?”


    寂静的夜里,陡然这句话,惊得曲檀儿整个人都给愣住,而僵掉的身子一时半刻都没有活动得回来,头重重地低下去,肩膀一垂,郁闷得想死。


    “王爷,难道你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吗?”曲檀儿头没回,但刚刚被吓得僵掉的小手,此时再继续把土给埋回去。去他的,她现在不换地方了,有本事,他就把她的银子全部都给挖出来。


    “你不是还活着吗?”墨连城淡笑着,身子没动,然后,半倚在树旁,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的后背。本来仅是闲着过来雪院看看,却没想到,某人更闲不住。


    “是啊。”曲檀儿咬牙切齿地回着,再重重地把土给填回去,把心口处所有积着的怒火全数发泄到泥土去。


    她还活着?


    她就是还活着,所以才会让他气得半死不活的。


    “你知道,如果你把这块金令送回到曲府去,本王会怎么做?”墨连城淡声问着,随手取着怀里放着的金令细细把玩。


    转了一圈,金令还是回到他的手中。


    “不就是一块普通的做金子做的东西,有什么……你该不会又想把我灭口吧。”曲檀儿转回过身来,不满地瞪着他,但转念一想,马上惊觉,怀疑地看着他。他果然……给这破东西是想试探她?!


    “你说呢?”墨连城不答,反问,话停了半会,又继续说着:“这块金令是太上皇让人特别打造,它可以指挥防守边疆的三军人马,后来太上皇却把它给了本王,你知道本王为什么不像大王爷他们在朝任职,手握重权,却一样令人畏惧?那只因本王有这块金令就可以了。”


    “你,你,那个……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曲檀儿眼皮跳得厉害,心里更是不安,不免怀疑着墨连城真正的动机。


    把机密的事情告诉她,根本不安好心。


    “现在你知道了本王的秘密,你说本王还会留你吗?”


    “……”曲檀儿沉默着。


    果然……他还是要杀她灭口,只是……


    “等等,那是你自己要说的,我可没说我要听啊,而且,我也没逼你把事情说出来。”她靠,这人在靠害不成?


    “本王也没让你把耳朵掏出来听这些。”


    “你故意的。”她敢肯定,他绝对,绝对是故意要害她的。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那本王也承认。”


    “你就不怕我告诉大王爷金令一直放在你身上,说不定我会为了那一辈子的锦衣玉食出卖你那也说不定的。”曲檀儿突然轻笑出声,拍拍衣服,站了起来,倒也轻松了起来。


    想坑她么?


    他真要杀她的话,早就动手了,也不用浪费这么多时间陪她闲聊。


正文 101.不如你就从了本王1


    “你会吗?”墨连城笑了笑,问着。


    “也许会也说不定。”曲檀儿扫了他一眼,懒得理会,独自越过他,往房里回去。


    “去哪?”墨连城不紧不慢地问着,便却没跟过去。


    “回房把脖子洗干净一点,好等着你来取。”曲檀儿狠狠地回了他一句,然后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跨去,而每跨一步,故意把力气加大了些许,让地面响起一阵阵的震动声。


    墨连城轻挑着眉,若有所思地盯着她走的方向,而嘴角那抹笑意,勾勒得越深。


    “主子?”于皓由树后走了出来。


    “怎么,你也学本王来这招了?”墨连城的了他一眼,靠着树的身子仍是不动。


    “属下不敢。”


    “不敢?本王看你倒是做得挺顺手的。”


    “属下是来请罪的,王妃把金令带出去了,属下没对王妃动手,请主子降罪。”于皓说着,扑通一声便跪了下来。


    “你觉得她会是奸细吗?”


    “属下看不出来。”


    “她不适合做奸细。”


    “但是如果王妃藏得太深了呢?”


    “那也有可能。”墨连城淡笑着,然后,往霜院的方向迈去,至于还跪着的人,却也没去理会。


    微凉的夜风轻轻一吹,原地本还留着的气息,慢慢地被吹散。


    翌日,东边一片肚白。


    雪院,微弱的光亮由窗户照进房间。


    曲檀儿仅微动了动眼皮,一个翻身,再继续沉睡。昨夜睡得太晚,然后又让某爷给吓了几吓,心神一时半会回不来,下场便是……从没失过眠,悲催的,昨晚竟然失眠。


    “主子,该起身了。王爷要用早膳了。”镜心轻声提醒道。


    “天亮了啊。”曲檀儿半眯着眼皮,仍是一副似醒非醒的。


    “是。”


    “哦,那起来吧。”曲檀儿无奈。


    差点忘记了,还要到墨连城那去伺候。


    是她长得像丫鬟,还是她天生就是当丫鬟的命?


    当两人来到膳房的时候,管家也早将东西准备好,就等着她来取。


    只是……


    “这粥挺热的嘛,这水也挺暖和的嘛。”曲檀儿扫了眼要端给墨连城的粥,再试了试洗脸用的温水,一丝坏笑,渐渐出现地嘴角。


    “主子,怎么了?”镜心问着。


    “没什么,镜心,你去把这水烧开了,我有用。还有,把这粥以最快的速度变凉,最好就是有点冰凉的感觉。”


    镜心愣了愣,但没多问,点点头,便去忙着。


    不多时,等到两人从膳房出来,天色刚大亮。


    霜院,墨连城的寝室前。


    “王爷,您起来了吗?檀儿进去了。”曲檀儿柔声喊着,自从与墨连城挑明了态度之后,还是她首次把态度给放得这么柔顺。就连表情都经过特别管理,绝对不让半分不满的情绪显露出来,特别还是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深知,该收敛的脾气还是得收起来。


    “王妃请进。”于皓突然打开房门,微退开身子,让曲檀儿她们进来。


    “哦。”曲檀儿扫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直接走了进去。


正文 102.不如你就从了本王2


    而一进门,曲檀儿正好看到墨连城已经站在床边等着她。


    “王爷,您该洗脸了。”


    然后,曲檀儿把手中端着的木制水盘往着桌面上一摆,轻轻一笑,耐心地等着他的举动。


    “嗯。”墨连城淡声应着,直接把双手往水盘里放,将毛巾从水里取出,拧了拧水,再覆盖到自己脸上去。


    等洗漱完毕,仍没开口说上半个字。


    “……”曲檀儿难以置信地看着,再看看那盘她亲自端过来的水:“不热吗?”


    “很好,热度适中。”


    热度适中?


    从那盘水冒起来的热气上来看,还说是热度适中?


    曲檀儿微抽着嘴角,实在是怀疑某人的触感细胞是不是有问题,她就是为防那刚烧开的水时间一长会太快散热,所以,她才故意加快了脚步飞奔过来,而刚刚也还在门口试了试水温的,结果……他说热度适中?


    “那王爷请用膳吧,今天檀儿让人煮了碗莲子百合粥,王爷请尝尝。”曲檀儿无奈,只能再次转向镜心手中端着的碗,眼间给她示意过去。


    镜心微低着头,踌躇地将把碗给墨连城端了过去。


    墨连城倒也配合,曲檀儿给什么,他便用什么,现在她让他喝粥,那他就把粥给喝了,而且还是一滴不剩,全部消灭。


    “王爷,粥可合您的胃口?”曲檀儿问着。


    “嗯,刚刚好,不甜不淡,很好。”


    很好?


    还不甜不淡?


    但,问题,她想说的是——这粥够冰吧?!


    可……


    “陪本王到书房去。”墨连城淡淡地看了一眼她,仍是没多说什么,一个抬脚,步子一跨,举止优雅,气度不凡地迈出房门。


    “他……”曲檀儿瞪着的眼,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不然……


    洗脸水,她让镜心烧成开水。


    要喝的粥,她让镜心以极度的办法把粥变成冰凉的感觉。


    那水洗起来,绝对不会是热度适中的。


    那粥喝起来,也绝对不可能会还有口感。


    但……


    “主子,还好王爷没生气。”镜心舒了一口气,刚刚的紧张此时也给松了下来。


    “我倒是希望他能发个火,生个气,然后,再瞪着我说,以后不用来了,也不许我再碰他的洗脸水,更不许我动他的粥,可……”她想哭。


    想法太好,结果,等到自己辛辛苦苦做完,却连个本都没给捞回来。


    “那我们还要继续吗?”


    “走,去书房。”曲檀儿深吸一口气,嘴角一扯,摆摆手,便直接往书房。


    她就不信,她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墨连城居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要的不多,只是要他一句让她混蛋回雪院的话罢了。


    然后……


    墨连城一来到书房,习惯性地坐到书案前,把画纸一摊,深思半会,抬起素手拈起毛笔,开始作画,而一旁站着的曲檀儿仍是只有磨墨的份。


    至于于皓与镜心,安静站在一旁,静候着。


    “呀。”曲檀儿突然脚步一个站不稳,再不怎么小心地把一些墨汁给磨出了研台去!


正文 103.不如你就从了本王3


    而那些磨汁再很不小心地有几滴洒到了墨连城那副刚画到一半的画像上。


    墨连城只是挑了挑眉,嘴紧得可以,扫了一眼画纸,素手随意一翻,便重新把另一张宣纸给平放下来,继续画着。


    “……”曲檀儿愣住,额间的黑线隐隐快要冒出。


    不会吧,就只是这样?


    下一刻,磨墨的人,还在磨着,而画着画的人,仍继续作画。


    “呀。”


    另一个惊叫声再次响起,而这次弄出来的效果也比头一次来得更猛烈了些许,又一张将要完成的画像,因为某女的一个不小心,再加了那么点故意的成份,画上,除了原本的模样外,还多了那么几大点的墨汁。


    曲檀儿挑了挑眉,对于那个自己不小心使重了点力气,把墨汁磨喷出去,然后再洒到那画纸上……刚好,某爷用心画的画像,再次给毁得彻底。


    “王爷,都怪檀儿,是檀儿不小心了。”


    “画既然毁了,那便重画吧。”墨连城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说得简单,做起来也显得从容,俊美的脸上半分不满的情绪都没有,甚至让人有股错觉,他真的就是没有脾气,或者是对另一个人太过宠了?


    “王爷,您不怪檀儿吗?”曲檀儿银牙一咬,拼命把表情给弄的哀怨一些。


    丫的,他要是男人的话,就发点火气出来吧,这样不温不火的,让人看着郁闷。


    而且,她都把戏份做足,也做全了,他总该给点表示吧。


    “嗯,确实是该怪了。”墨连城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再随手把一张空白的宣纸给拿了出来,至于那张已经废掉的画像又给挪到了一边去。


    “是檀儿的不好,都怪檀儿太过鲁莽,惹得王爷不高兴,那不如王爷就撤了檀儿,檀儿一定会找一个手脚灵活的丫鬟过来伺候您的,请您大可以放心。”看吧,她多为他着想,反正也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撤了她,回头,她还给他烧个香,拜个佛,感谢他的大恩大德。


    只是……


    “不用换了,你就可以了。”


    “可是,檀儿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她晕,这男人,真是欠揍,瞎子都看得出来,她想自己滚蛋。


    “本王很满意。”


    “但我不满意!”曲檀儿终于爆发了,也管不了他是什么王不王爷的,直接给他把眼瞪过去,偏偏她的怒火起来的时候,墨连城竟然还有好心情继续作画?


    “哦?怎么啦?”


    “难道你看不出,我是故意的吗?难道你就不会开口说两个字吗?滚蛋!这两个字很容易的。”


    “想走,只可惜,本王看上的人……你说,本王会这么容易就放手吗?”


    “看上我?”曲檀儿一愣,怀疑地瞪着他。


    “确实,不然,你以为本王这是在做什么?”墨连城淡笑着,视线终于从画纸上转回来,紧盯在她身上。如此令人尴尬兼暧昧的男女感情问题,居然让他简单直接,却又轻飘飘兼高深莫测地讲了出来,怎么感觉那么诡异?


正文 104.不如你就从了本王4


    “不会吧,我能不能不要,而且,你也不是我的那颗菜,我也不想一辈子都呆在你这里,我还想着以后出了王府再找自己的菜,找那个该是我的良人,然后成个亲,生个宝宝。”曲檀儿猛地摇着头,更担心墨连城会直接拉她进洞房,为免日长梦多,还是直接把话全部都给挑明。


    “你觉得本王如何?”墨连城淡问着,笑意不减,对于她所说的,并没有多去理会。


    “你很好。”好到让她想逃。


    “那本王为什么不能成为你的良人?”


    “性格不同。”


    “哦?有这事?”


    “嗯,有的,还志趣不投,生来相克,应该老死不相往来。”曲檀儿想了想,一脸认真地回着他。


    “但是,本王看你倒是挺合意的,不如你就从了本王,如何?”


    “不用勉强,既然大家都合不来,那不如好聚好散,是不是?”


    “好聚好散?”墨连城一个挑眉,紧盯着她,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重,却怎么感觉有股阴森森的气息?


    “嗯,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问题,你只需将休书两个字写下来,而且这两个字也比滚蛋那两个字的笔画少了许多,几笔就可以了……来吧来吧,写写。”曲檀儿微微一笑,很好心地取出干净的纸张,平放到墨连城的面前,甚至有点恨不得亲自代替他来写。


    目前床已经找到,还是早点离开好,免得再夜长梦多。


    “确实是挺容易的。”


    “呵呵,是的是的,很容易。”曲檀儿献媚地笑上一把。望向墨连城的美眸,从没有过的和蔼可亲。


    “等哪天本王升天了,你再来问也不迟。”


    陡然,墨连城平淡的一句,令曲檀儿小脸一黑,笑也僵住,几秒后回过神,正色道:“墨连城,你也知道我是曲府的人,而且对你也没什么用处,早点赶我们出去,这样,你不是省心也省事了吗?”


    她不懂,都说得这么明白,为什么他会不接受提议?


    良久,墨连城才缓缓开口,道:“本王刚刚也说了,等本王哪天不行了,你再来问也不迟。”


    “……”


    曲檀儿沉默,无语得够彻底。


    忽而,墨连城幽眸一闪,浅笑道:“本王刚刚交待了下去,日后府里的大小事情就归你管,好歹你也是王妃,管这些本是你分内的事。至少有什么不懂的地方,直接去问管家。但,除了不能随便出府。”


    “呃?你说什么?”曲檀儿一惊,愣愣地盯着他,不明所以。


    “本王相信,你刚刚听的很清楚。”


    “你把府里的大权交给我?还让我管府里的大小事情?”曲檀儿问着,实在是怀疑这人的脑袋是不是锈了,不然……


    “确实。”


    “你今天没发烧吧?”曲檀儿眼角一抽,整张脸都快黑掉。


    “只可惜,你刚刚端给本王的水没把本王给烫糊涂,不然,本王还真可以烧给你看。”


    “……”曲檀儿朱唇一抿,再次沉默。


    原来……他很清楚。


正文 105.不如你就从了本王5


    “看来,这画,本王是画不成了,也是时辰该去弹弹琴,练练手感。”墨连城不紧不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扫了一眼仍是愣着没反应的她,眉毛只是轻挑了一下,没多说,便往外走。


    于皓见墨连城要走,便也紧跟了过去。


    只是,墨连城快要走到门口中的时候,突然又停下了脚步,把最后一句还没说完的话给再继续说下来:“等本王弹完琴,你同本王去大王府。”


    话完,便头也不回离开。


    “镜心,我刚刚算不算是自作孽不可活?让他叫我滚蛋不成,问要休书也失败,现在倒好,王妃的位子还给坐得稳稳当当,你说,我该笑,还是该哭?”曲檀儿无语了,结果,到头来,她还是在这里,连外面的空气都没闻得到。


    “不过,月拉会很高兴。”镜心平静地说道,没有高兴,反而多了股忧心。


    “……”曲檀儿无语。


    而镜心所说的,却是事实,苏月拉真的会很高兴,那种高兴,连她都快要分不清,苏月拉的高兴,到底是在为她,还是为她自己。


    墨连城所说的弹琴,再到大王府,其实,仅花了一个时辰。


    等华贵的马车和一队护卫,离开八王府时,曲檀儿才知道,今日是墨奕怀二十八岁的寿辰。


    一路上,谁也没有开口。


    抬头不见,低头见,气氛显得尴尬。


    偏偏,谁也没去打破这种沉默。


    马车走得不快也不慢,刚走到街道正中时,突然停了下来。


    曲檀儿看了眼墨连城,见他没开口,便直接掀开窗帘往外面看,一眼望去,正好就看到前头一条大排场的迎喜队伍。


    这架势,不用猜,绝对是大户人家在办喜事。


    街道不算宽,而两队人马,貌似过不去。


    “王爷,前面来了一队迎亲队伍。”驾车的人说着。


    “哎哟,不知这马车里面坐着的人是哪位公子还是小姐啊。”一个貌似媒婆的女人走了过来,一脸讪笑,对于突然挡道的马车,在不清楚身份的时候,不敢大意。


    “你退下。”这时,一个穿着大红喜服的男子走了过去,扫了一眼媒婆,然后,微微一个福身,毕恭毕敬地开了口:“不知这马车里坐着的是哪位王爷,小的刚好迎亲经过这里,阻扰了王爷,还望王爷见谅。”


    “我们八王爷在车里面。”驾车的人回着。


    “小人见过八王爷,马上给八王爷让路。”男子一听是墨连城,急急忙忙便要回头让后面的人把路给让开。


    媒婆却嚷嚷道:“官人,这不合规矩啊,这迎亲怎么可以走回头路了,这不吉利,要是出……”


    “多事,让他们退回去。”男子狠瞪了一眼媒婆。


    此时,墨连城却缓缓开口,道:“不必了,我们把马车掉头,往回走。”


    “可……谢八王爷成全。”迎亲的男子显然也给愣住了。


    “哎哟,谢谢八王爷。八王爷真是一个明白事理的大好人啊。”媒婆顿时也眉开眼笑。


正文 106.不如你就从了本王6


    然后,八王府的马车便直接掉头往原路回去,而偏偏只要再往前走小段路,便可到尽头了,但回去的路,却是长长的一段。


    事情太巧,令人不得不怀疑。


    曲檀儿疑惑地看了一眼前面的方向,再回头扫了眼后面,没有说话,再转回身坐好的时候,视线不由往着墨连城的方向看了过去。


    却不料,墨连城此时也在盯着她看。


    四目相交,仅是一瞬间,便各自移开,没再接触。


    而各怀心事,气氛更显得沉重。


    怦,怦,怦!


    心跳的速度不由加速,加速,再加速当中。


    曲檀儿轻吸了一口气,再微微吐出来,没想到,一张看了这么长时间,熟得不能再熟的脸,即使是长得再帅,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也没心跳得这么厉害。但,刚刚的心跳,却是真实发生了,连她都措手不及。


    嘴唇微动,不由低咒……妖孽,妖孽,神马都是浮云。


    “那个……你会不会觉得太巧了?”


    “巧不巧本王不知,但有人是肯定不想本王太早到达八王府。”墨连城斜躺了下来,浅笑云淡风清,姿态却懒散随意。


    “为什么?”曲檀儿脱口即问。


    不料,墨连城狭长的凤目一挑,笑着反问道:“呵呵,你不觉得本王太过耀眼,去了会在父王面前抢去某些人的风头?”


    “……”曲檀儿哑然。


    可他明知道为何又要中计?她不懂,但也不会去问。


    皇权争斗之中,总会衡量着过招,她一个外人,当然要尽量避免被卷进去。


    结果,出府的时候挺早,路上消磨了不少时间。


    墨连城与曲檀儿到达大王府的时,皇上与皇后,太后都已经回宫了。即使是这样,府内的气氛却没有半分退色,反而显得更为热闹。


    “八王爷,八王妃到。”


    守门的人一见到墨连城与曲檀儿,便大声冲着府内宣报。


    “八哥,你怎么来了这么晚?可知错过了不少好戏。”墨靖轩走了过去,笑看过曲檀儿,意有所指用眼神示意着后面的情况。


    墨连城淡笑地看着前面的人,果然如此。


    不过,另外一场戏也该要上场了。


    “父王,母后跟太后刚走,八哥若来得早一点,肯定能看到大王兄让父王给夸了一番,然后再让太后祖母给数落了一顿。”墨靖轩笑得诡异,并没有直接细说发生何事,却可以令人想象。


    “放心,一会继续瞧。”墨连城笑得闲然,然后,直接往人群中走过去。


    曲檀儿从一进门来,嘴便抿得紧,不该说的,不会开口,不该看的,绝对不会把视线乱摆,而不该去的地方,脚也听话的很,只要跟在墨连城身后,就绝对不会出问题。


    只是……


    “八嫂。”墨靖轩突然把人轻轻一拦,笑意正浓。


    “有事?”曲檀儿微抬着头,扫了他一眼,刚停下来的脚步,却没半秒又继续跨了出去,同时,为免离得墨连城太远,小命不安全,微微也加快了步伐。


正文 107.心平气和,见招拆招1


    “有事?”曲檀儿微抬着头,扫了他一眼,刚停下来的脚步,却没半秒又继续跨了出去,同时,为免离得墨连城太远,小命不安全,微微也加快了步伐。


    “月拉怎么没来?”墨靖轩也不罗嗦,直接把话说了。


    “你喜欢她。”不是疑问,在墨靖轩第一次看到苏月拉的时候,她就觉得他对月拉有意思。苏月拉长得是很美,只可惜……她并不适合墨靖轩。


    “你知道?”


    “我有眼睛。”曲檀儿回头甩了他一眼,像瞧白痴的眼神。


    墨靖轩嘴角抽了抽,继续与她并行,低声问:“那她……”


    “你喜欢她哪里?”有点好奇,世上真有一见钟情吗?


    “喜欢就是喜欢,有哪里可说的吗?”墨靖轩眸华有点闪烁。


    “呵呵,确实是没有。”曲檀儿认同。


    “八王弟。”突然,一道沉厚的男音响了起来,而来人便是今天宴会的正主墨奕怀。


    墨奕怀轻笑地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视线所到之处,除了墨连城外,看的最多也最频繁的便是曲檀儿,赤裸裸的,毫不掩饰。


    “大王兄。”墨连城淡笑一声,举着手中的酒杯便作势迎了起来。


    “怎么来这么迟,你看,父王跟母后他们都回宫去了。”


    “途中遇上些事,所以有些耽搁了。”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墨奕怀轻笑着,视线转向一旁的曲檀儿,眼中闪过一抹深意,下一刻,笑,越发地浓烈:“八王妃也来了。”


    “是,檀儿见过大王爷。”曲檀儿轻轻一笑,头低着,没有去接触墨奕怀的眼神。


    这男人,笑得够虚伪,这架势做得也不是普通得假。


    “不必客气了,说起来,现在我们的关系又进了一层,也比之前更为亲密。”墨奕怀大笑着,旁若无人。却仿佛压根不知这一句,有多么令人遐思,甚至是直接给曲檀儿和墨连城抹黑。


    曲檀儿微微蹙眉,对大王爷的不喜直接跌到负分。他这不是存心给她添堵?若墨连城认真了,岂不是怀疑她和他还有关系?不过,她不便发作,当是听不出来,礼数周到,温婉道:“让大王爷见笑,以前檀儿只是喊您大姐夫,如今又应该随夫君敬称您一句大王兄,确实是亲上加亲了。”


    简单一句,撇清和大王爷的关系。


    提醒他,所以的亲密,也仅是如此而已,别自作多情。


    “檀儿啊,你这小嘴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以前见了本王总是害羞得紧,怎么,嫁给了八王弟,就把本王对你的好给忘了?”墨奕怀本脸色一沉,陡然又若无其事,在墨连城面前故意的,将二人的关系接近,令人意想连连。


    “大王爷真会说笑。檀儿一直谨守本分,见到夫君以外的男子自然要避开。若大王爷觉得那是害羞,也无可厚非。再说,檀儿若没记错的话,至少有两年不曾见过您了。时间隔得太久,忘了您的好,也实属正常。”曲檀儿也不急,心平气和地见招拆招。


    只除了,懒得抬头去看到那一张不想看到的无赖脸。


正文 108.心平气和,见招拆招2


    “怎么,大王兄跟本王的王妃很熟?”墨连城淡笑地看着他们的一来一往,倒也没什么表情出来,貌似是对于他们这种情况倒是再熟悉不过,平常得看不出不妥。


    “确实……”


    “不熟。”


    确实不熟!曲檀儿又在心底重复一遍这四个字。


    前两个字墨奕怀说的,后两字是她说的,但配合在一块,十分贴切,也十分形象。


    “大王兄怎么对八嫂这么上心?小心大王嫂会吃醋,到时候您可就有麻烦了。”墨靖轩插话进来,笑得开怀,似把刚刚紧张的气氛当成玩笑罢了。


    “哈哈,确实,本王确实担心她会吃醋呢。”墨奕怀突然大笑,视线从曲檀儿脸上转了回去,再转向墨连城。只是,那话中的“她”,指的是曲盼儿还是另有其人,却耐人寻味。


    “……”曲檀儿默然缄口。类似腼腆地低着头,反而是研究起自己脚下穿着的绣鞋,手艺不错,绣工精致,弄回现代绝对是额有价值的收藏品。


    “父王年岁也大了,而父王也有意想把皇位让出来,不知,八王弟觉得这皇位谁最适合坐上去?”墨奕怀状似闲然地问道。


    “那不知大王兄觉得会是谁?”墨连城淡然反问,对于他想问的事情,半分震惊都没有。太子之位空置多年,那个命薄的前太子,也是他的三王兄,皇后的嫡子,三岁被立为太子,最终却死得不明不白,如今也是该有人坐上去了,只是,那个人,会不会是墨奕怀?


    曲檀儿本来研究着新鞋,但一听他们所谈的内容,不由僵直身子静静地听着。


    这两人,还真不是来假的,这暗潮,这汹涌,就差没打得惨烈。


    “你说本王坐这个位置如何?”墨奕怀故意问着,似在试探着什么。


    “大王兄想坐?”


    “难道不该是本王吗?本王是东岳国第一王子,满朝文武,支持者众多,拥有的威望和权利也是数一数二的,试问,整个东岳国……除了本王,还有谁能够坐上去?”墨奕怀浅笑却轻狂,似并不介意当着墨连城的面把这些话说出来。


    “大王兄说的也确实是事实。”墨连城淡笑一句,没有反驳。


    “八王弟会站在本王这边吗?”墨奕怀直接道出,视线紧盯在墨连城脸上,等着他的回答。


    “若让大王兄登上帝位是天命所归,那本王也不好多说什么。”墨连城淡笑着。但若有人要违背天命,只怕墨奕怀也坐不稳那个皇位。


    “哈哈!”墨奕怀一喜,笑得更深,对于墨连城的回答,似也早料到,只是想再来证实一下罢了,“既然八王弟这么说了,那本王就放心了。”


    “你是该放心了。”


    “八王弟说什么?”


    “本王什么都没说。”墨连城淡笑,好像刚刚不曾有说过什么,姿态随意地举起的酒杯,慢慢浅尝。


    墨奕怀虽是不信,但也不好再问,视线转向墨靖轩:“十四弟,你怎么说?”


正文 109.心平气和,见招拆招3


    “大王兄不是早就知道的吗?我从来都是以八哥的意思为意思的,既然八哥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我这么说,大王兄是不是就会放宽心?”墨靖轩俊容一派无所谓,更是随性。


    “哈哈,还是八王弟与十四弟最懂本王的心。”墨奕怀爽朗大笑。


    “大王兄,那边还有人等着你,还不快过去瞧瞧?省得他们说你慢待了他们,那可就是不好了,好歹咱们也是兄弟,想聚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墨靖轩指了指不远处的大臣们,示意要他过去。


    “好,那本王就不多陪你们了。”墨奕怀看了一眼墨连城,视线扫过曲檀儿,直接转身,往人群中走去。


    墨靖轩见墨奕怀一走,马上问着墨连城,“八哥,你真的会答应要帮他登上皇位?”


    “本王刚刚只说了一句,天命所归。”


    “八哥?什么意思?”墨靖轩仍是不懂。


    “你会懂的。”墨连城浅笑,眸光扫到另一个向他这边走过来的人时,嘴角勾起的弧度更为淡泊。


    “八嫂,你懂吗?”


    “我也不知道。”曲檀儿只是笑笑,没多说什么,不过,对于墨连城所打的哑谜,却也多多少少猜出了几分来。


    她敢肯定,墨连城绝对不会让墨奕怀坐上皇位。


    天命所归?


    什么叫天命所归,有些人连天命都可违,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抗的?


    抬眼,本是想看向墨连城的,只是,视线还没转到墨连城身上去,便看到另一个男子往这里来,而不用猜,来人也是某个王爷了……只怪这姓墨的皇室家里出的男人个个长得极品,都带着一点神似的地方。


    “八王弟,十四弟,别来无恙啊。”二王爷墨基炎走了过来,视线扫过墨连城,最后看的却是曲檀儿。


    “二王兄。”


    墨连城与墨靖轩同时喊着。


    “怎么,才几日不见,跟本王就变得生疏了?”墨基炎挑眉一笑,浑身不由自主散发出一股冷然的气息,让人不易靠近。


    “二王兄多虑了。”墨连城依旧寡言少语,别人问,他就答,不问,他便懒得开口,即使是开口,一句话也不会说得太多。


    “八王弟,你也该多进宫里来走动走动,别老是呆在府里不出来,不是作画就是弹琴的,你弄那些没用,还是做些有实际的事情吧。”墨基炎似并赞同墨连城的平日里无所事事的做法,只是,语气中却透着一丝试探意味,少了那么一点关心感。


    “本王一向如此。除了作画,抚琴,实在想不出还有何消遣。”


    “八王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父王说了,他想退位,要在我们兄弟们好好想想自己有没有能力坐得上去,说不定八王弟运气好,真的当了太子,最后登上帝位呢,而且八王弟一向最得皇祖母的宠爱,父王也十分看重你,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


    “二王兄说笑了。人各有命,不该强求的,我绝对不会强求。”


正文 110.心平气和,见招拆招4


    “二王兄说笑了。人各有命,不该强求的,我绝对不会强求。”墨连城轻轻一笑,语气显得无奈,就连气势都显得压抑,弱势可欺。


    曲檀儿一瞧,低着头美眸闪过鄙夷。


    装吧,装吧,装死你!


    这时,墨基炎微怒,不太相信墨连城的话,凛然道:“怎么,八王弟是在跟本王说笑吗?还是八王弟觉得自己可以稳坐上太子之位?”


    “二王兄想到哪里去了?刚刚大王兄也来提醒本王了。而我是什么性子?想必二王兄很清楚,从不会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说,大王兄找过你了?”墨基炎故作讶然。


    “别忘了,这里是大王爷府。”


    “你答应了?”墨基炎眼神一冷,阴气横扫。


    “本王没有答应什么。”但却也没反对。


    “那本王要你帮我,你会怎么说,八王弟,你可要看清楚现在的情势,要是压错了宝,那可是要后悔莫及的,大王兄虽然是第一王子,但,并不是所有的第一个王子就是当太子的料,父王是说要退位,但父王也说了,先立太子,八王弟,这件事,你怎么看。”


    “本王无话可说。”墨连城淡笑,不发表意见。


    旁边,静立看戏的曲檀儿,不由也把眉毛给挑高。果然,王室里的事情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参与的,即使是亲兄弟,到了争权夺位的时候,半分兄弟情份都不会留。可……墨连城也不用让贤让得笑容不改吧,还是,他在算计着什么?怀疑啊!


    “那如果本王让你帮我呢?”墨基炎直接挑明。


    “二王兄的意思是?”墨连城似不懂。


    “只要你肯助本王坐上太子之位,往后八王弟要金要银,要名要利,随你高兴。本王承诺过的事情从不会反悔。”


    “如果二王兄是天命所归的话,那我无话可说。”墨连城一成不变,即使这句话,刚刚也曾经对墨奕怀说过,此时再说一遍,他居然一点也不觉得可耻。


    “哈哈,本王记住你说的话,好了,本王就不陪你了,还有事要忙。”墨基炎冷然狂笑,对于墨连城的这个回答,相当满意。


    走时,视线仍有意无意地扫向曲檀儿。


    可偏偏,曲檀儿从头到尾都只顾低着头,不曾抬起来过,也就不会注意到墨基炎那扫过她不怀好意的眼神。


    美人,那一个男人不想?不爱?


    何况摆在面前的是一位倾城倾国的绝色佳人……


    “八哥,你现在又答应二王兄了?”墨靖轩无语,猜不透墨连城心中所想。


    “你的听力没有问题。”墨连城微笑地将视线转向低着头的曲檀儿,眸中闪过沉思,只因,刚刚墨基炎看着她的眼神让人不爽。


    “八哥?”


    “你说,谁才会当上太子?坐上皇位?”墨连城没有理会墨靖轩的疑惑,轻飘飘地问上一句。


    只是……


    墨靖轩没答,只因墨连城问的人并不是他。


    “干嘛?”曲檀儿疑惑地扫了一眼镜心拉扯住她衣角的手。



未完待续......  明天持续更新噢!



喜欢我就关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