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现代中国画大师成功秘笈!值得收藏!

赵清士2018-11-07 17:22:35

☀ 传播阳光素材享受信息大餐,欣赏赵清士工笔牡丹作品享受美的盛宴,敬请关注"赵清士",微信公众号:zhaoqingshi001


●钱松喦:国画“四难”到底难在哪?

●现代中国画大师成功秘笈!值得收藏!


现代中国画大师成功秘笈!值得收藏!

   古往今来,人们对绘画大师的成功历来有各种理解和感悟,有人认为靠天赋,有人认为靠勤奋,有人认为靠悟性,有人认为靠功力和学养……,总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当下,从事绘画艺术的画家多如牛毛,难以计数,其中梦想成为大师也大有人在,可是,一个时代最终能被后人认可的大师恐怕凤毛麟角。那么,绘画大师究竟有哪些独特的过人之处和成功之道,这是人们所感兴趣的。为此,笔者想通过对现代绘画大师的分析给后人以启迪和感悟。

附图1,20年代中期(1926或1927年)海上画家雅集,吴昌硕(前右一)、张大千(前左一)、黄宾虹(左三)、于非闇(右二)、方介堪(左二)等合影


附图2、民国海上名家许士骐(左三)、吴湖帆(抽雪茄者)、张大千(右三)、郑午昌(右一)


附图3、1946年北平美术家协会成立合影,一排右一戴泽,右三齐白石,右四徐悲鸿,右五王临乙(人民英雄纪念碑作者之一),左一宋步云;二排右一高庄、右三卢光照,右四李可染,右五王丙召;三排右起董希文(开国大典作者)


附图4、五十年代初,齐白石生日时与众画家合影(前排右三起:王雪涛、叶浅予、娄师白;二排右起:刘开渠、吴镜汀、陈半丁、齐白石、老舍、王朝闻、胡洁青


二十世纪中国画坛,高手流派之多、绘画题材之广、技法画路之宽,成就影响之大,可谓前所未有。如果要选出对二十一世纪中国画的发展有独树一帜和不可替代贡献的画家。笔者认为,张大千、徐悲鸿、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傅抱石、林风眠、潘天寿、李可染、石鲁等画家都是可圈可点。他们在中国画坛上各显神通、各领风骚,其作品拥有广泛的欣赏者和收藏者。(附图:1、2、3、4)


积淀的境界

 

西方绘画泰斗毕加索曾说:“中国画真神奇。齐先生画水中的鱼没有一点颜色,用一根线画水,却使人看到了江河,嗅到河水的清香。真是了不起的奇迹!有些画看上去一无所有,其实却包含着一切”。由此可见毕加索对齐的绘画如此倾倒。五十年代,有一次著名作家老舍到齐白石先生家做客,他从案头拿起一本书,随手翻到清代诗人查慎行一首诗,有意从诗中选取一句‘蛙声十里出山泉’,想考一考齐白石,看齐白石先生怎样用画去表现听觉器官感受到的东西。由于诗里有无形的声音、有动词、有距离、有地理环境、有特定情调,要把这些变成一幅画,其难度是可想而知。齐白石接题后深感辣手,在家足足苦思冥想了三天,但大师毕竟是大师,再难的题也难不倒白石。白石老人凭借自己几十年的艺术修养,以及对艺术的真知灼见,经过深思熟虑,画出了令人叫绝佳作。把‘蛙声’这一可闻而不可视的特定现象,通过酣畅的笔墨表现出来。画面上一条清涧潺潺流动,一群小蝌蚪欢快地顺流而下,它们不知道已离开了青蛙妈妈,还活泼地戏水玩耍。人们可以从那稚嫩的蝌蚪联想到画外的蛙妈妈,因为失去蝌蚪,它们还在大声鸣叫。虽然画面上不见一只青蛙,都使人隐隐如闻远处的蛙声正和着奔腾的泉水声,准确完美地表现了诗中的内涵,达到了中国画‘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高境界。这幅经典之作后被国家邮政局印成邮票,传遍了全世界。(附图5)

  附图5、齐白石作品邮票(上排左起第四枚为《蛙声十里出山泉》)


在笔者看来,画家要达到如此境界,没有传统文化学养做积淀是无法达到的。拿齐白石水族与昆虫的创作来说,既借鉴前人,更注重现实生活的经验和细致入微的观察,他从不画没有见过的东西,若非实物,一生未敢落笔。当他记不清芭蕉叶是向左卷还是向右卷的时候,他也不敢勉强画“芭蕉叶卷抱秋花”的词句。在他的画案上,总是在大碗里养着长臂虾,贺天健惊叹说过:“他的水族和昆虫可说是神妙无比,”“是几百年来所未有,真是了不得。”以致他画的苍蝇、老鼠都是那么可爱迷人,很多人是用“千幅易求,一叶难寻”来形容白石老人作品的珍贵。

  

同样,吴昌硕也是如此,他是海派杰出的艺术大师,以“诗书画印”四绝闻名于世,与虚谷、蒲华、任伯年并称为“清末海派四杰”,与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合称“二十世纪传统四大家”,吴为四大家之首。吴昌硕是继任伯年之后,海上画坛又升起的一颗璀璨夺目明星,他的画风引领20世纪画坛时尚,风靡大江南北,甚至隔海的日本也深受影响,民国初期,日本人临仿习研者日多,刊专辑、办展览、制铜像,珍惜爱重,俨如国宝。并成为了后海派领袖。吴昌硕尽管中年以后开始学画,但因各方面的修养极高,加上又有任伯年这样的高人指点,绘画成就并不在书法、印章、诗词之下,故后人很难仿效。从他的绘画作品看,吴昌硕的作品全以书法入画,常用篆笔写梅兰,狂草作葡萄、紫藤,让人拍案叫绝。特别其诗、书、画、印的完美结合,对近代绘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并将二十世纪文人绘画推向了新的高峰。唯一不足是绘画题材稍窄。现代绘画大师齐白石曾诗道“青藤八大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愿九泉为走狗,三家(徐渭、朱耷、吴昌硕)门下转轮来”。评价之高,由此可见。

附图6、吴昌硕和王一亭合影照片


附图7、吴昌硕 岁寒清供 书法 镜心


附图8、吴昌硕 1905年作 掇英图册


由于吴昌硕艺术成就大,跟其学字画的人众多,遍布各个领域,王震、赵子云、陈半丁、王个簃、吴弗之、诸乐三、诸闻韵、刘玉庵、张寒月、赵石、陈师曾、钱瘦铁、杨植之、沙孟海、荀慧生等都是他的弟子。日本的书画篆刻名家也拜在吴昌硕之门,如河井仙郎和水野疏梅。但是能跳出吴昌硕流派自立门户者恐怕也只有潘天寿。这使我想了吴冠中的话:“艺术上继承而后叛迹,是艰巨的创新,大树底下好乘凉,因大树底下长不出大树来,成了一片空地。一代大师的盛名之下,往往牺牲了千千万万画家”。吴昌硕就属于这样的人物,实在太厉害了,他极难复制,很难仿效。以至于他的嫡传弟子在晚年感叹不知如何画画了。(附图、6、7、8)

  

回看吴昌硕、齐白石,大器晚成是他们的共同点,白石衰年变法,缶庐五十始学画,而能够晚年坐看风起云涌,品味巅峰之境,这与他们长期研习传统文化,融入金石、书法、诗文等技巧和修养有关。可以说,中国传统画的突破是需要传统文化学养做积淀的。


在继承中登顶

附图9、张大千 1946年作 娇雀图 镜


附图10、张大千 峨嵋接引殿图 立轴


“水天一色的鄱阳湖在云气辉映的崇山峻岭之中。山中云雾缥缈,壑底生烟,峰上重重密林,峰峦时隐时现。山中屋宇亭桥依稀可见,烟消云散处峰峦林木详实细密,深沉之处既虚又实,泼重墨、重彩如黑云蔽日。”这就是张大千晚年创作的宏幅巨制《庐山图》(180×1600厘米)。一位并未去过庐山的耄耋老人是这样描述他心中的庐山,这就是传奇一般的大师。(附图9、10、11)

  

张大千这个人物很罕见、很神奇、甚至有些不可思议。他不仅是一位极富个性、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而且其趣闻轶事之多、流传之广、影响之大,在中国美术史乃至世界美术史上都是极为罕见的。如果用千年一遇来形容恐怕也不过分。

附图11、张大千《松峰晓霭图》镜心


众所周知,中国传统书画源远流长、历史悠久。这门艺术的学习一般师承性很强,它主要是通过临摹,这是一条公认的、行之有效的学习途径。特别是在我国没有美术院校教育之前,学画临摹前人的作品是唯一途径。大千的临摹既没有满足于一家或几家,也没有局限在一个朝代或是两个朝代的名家。而是从清代石涛起笔,到八大、陈洪绶、陈淳、徐渭等,进而涉及明清诸大家,再上溯到宋元,最后上溯到隋唐。他把历代有代表性的画家一一挑出,由近到远,潜心研究。如南朝梁的张僧繇,唐代的王维、孙位、五代的董源、巨然、顾闳中、滕昌佑、邱文播等,宋代的李成、李公麟、赵佶等,元代赵孟頫、王蒙、倪云林、黄公望、钱选等,明代的沈周、唐寅、陈淳、徐渭、陈洪绶、张大风等,清代的四僧、梅清等。然这些大千并不满足,又向石窑艺术和民间匠人的艺术学习。尤其是敦煌面壁三年,临摹了大量历代壁画,成就辉煌。这些壁画以时间跨度论,迭经北魏、西魏、隋、唐、五代等朝代;以画手论,包括中、外、南、北各方人才,而大千的临摹可谓史无前列。为了考验自己的仿古作品能达到乱真的程度,他以过五关斩将的气概和姿态去挑战象黄宾虹、罗振玉、吴湖帆、溥儒、陈半丁、叶恭绰等鉴赏家及世界各国著名博物馆专家们的鉴定,并在民间流传了许多有趣的轶事。据许姬传(梅兰芳的秘书、收藏家)先生回忆:三十年代初,著名鉴藏家、书法家张葱玉和友人应大千之邀,到苏州狮网园游玩。一日,张葱玉偶然在一间房内看到四周挂满历代名画,经张葱玉仔细辨认,皆为大千仿的。事后张葱玉曾对人讲,假若有人将其中的画当真的买给我,我是会吃进的。张并预言,张大千伪古前无古人,今无来者,将来凡是署名张大千的画,必定会大涨价。如果要概括张大千在继承传统的特点,叶浅予的“穷追古人之迹,穷通古人之法,最后达到穷探古人之心”评价恐怕是最恰当不过了。


附图12、何香凝作画,傅抱石、潘天寿观看


附图13、傅抱石 辛巳(1941年)作 洗砚图 镜心 (陈之佛旧藏)


尤值得一提的是:1956年,张大千赴欧洲举办画展,在法国与毕加索会见。面对张大千,毕加索却是拿出自己的作品请大千评价、鉴赏,同时还当场送给大千《西班牙牧师》的作品。这次张毕的见面被西方媒体誉为“东西方艺术的高峰会晤”、“中西方艺术史上值得纪念的年代”、“艺术界的高峰会”等。随后“东张毕西”流传世界画坛。1957年,张大千又以写意画《秋海棠》被纽约国际艺术学会选为世界第一大画家,并荣获金奖。此后,又相继在法国、比利时、希腊、西班牙、瑞士、新加坡、泰国、德国、英国、巴西、美国及香港等办画展。1969年,迁居美国旧金山,修园名曰环筚庵。居美10年,是张大千创作的鼎盛期。


与大千同样研习传统的傅抱石,可谓属于开宗立派人物,现代杰出的山水画家、美术史论家,现代金陵画派的创始人。傅抱石也是学石涛的,但是,在技法上,傅抱石主张“师古人之心,不师古人之迹”。著有《中国绘画之研究》、《中国绘画理论》、《中国山水之人物技法》等。擅长画山水、仕女、高士,所作章法结构不落常套,线条纵逸挺秀,皴法融合诸家,自创“抱石皴”。其山水烟雨茫茫、气势不凡,有人说抱石的山水画是超越当代,他代表当代山水画的新潮。(附图12、13、14、15)


附图14、傅抱石茅山雄姿 镜心


附图15、傅抱石 1944年作 湘夫人立轴(2010年上海工美3136万元成交)


不过,在笔者看来,尽管傅抱石以山水画著称于世,人物仅仅是为山水服务的,但是,傅抱石笔下的湘夫人笔简意远、漂亮传神、格调高古。服饰是古人,意态神韵更是古人。若论“高古”,20世纪画坛上无人能企及,可以说傅抱石是第一人。而他的《湘夫人》绝对可誉为“东方的蒙娜丽莎”,若放在世界画坛上也是无与伦比的经典杰作,

  

“湘夫人侧身环顾,袅娜的衣裙劲健飘逸,色彩淡雅,明净高洁。她面目丰腴,仪态端庄,似有唐以前仕女风貌,情态如思如慕,面容凄婉,不见所思之人,似哀似愁。”这就是傅抱石最具代表性的《湘夫人》。

  

在20世纪的中国美术界,在继承中国传统绘画的同时,能进一步将自己对美术的认识融入作品,通过自我突破,带给中国画以新鲜血液,并因此一步步登上艺术巅峰的,张大千、傅抱石当之无愧。


在守望中突破

附图1、徐悲鸿先生和他未完成的油画稿《鲁讯和瞿秋白》


附图2、徐悲鸿 1944年作 奔马 镜心


附图3、徐悲鸿 1917年作 康南海六十行乐图 镜框


  附图4、徐悲鸿 1946年作 十二生肖 册页(十二开)


“一匹骏马在笔墨之间油然而生,强劲的笔触描绘出飞动的鬃毛,写实笔墨之间彰显马儿的雄骏、矫健和轻疾,颇有‘瘦骨铜声’之美感。”一看文字,就知道在说徐悲鸿的《奔马图》。(附图1、2、3、4)

  

徐悲鸿堪称对引进西方美术倾力最多之人。他毕生高举改造中国画的大旗,在中国画坛造成很大影响,他是中西结合的倡导者,以写实主义改造中国画的实践者。在绘画创作上提倡“尽精微,致广大”;对中国画主张“古法之佳这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对西方绘画,凡“可采人者融之”;在艺术表现上,主张“宁方毋圆,宁拙毋巧,宁脏毋净”。徐悲鸿走的“以西润中”的道路。他将中国画以“线”为主融西画于中国画之中,既有新意,又不失中国气派。

  

徐悲鸿擅长油画、中国画。中国画注重写实,讲实形似,传达神情,形神俱佳,富有生气。在中国画中,徐悲鸿的骏马最见精神、最见性格。他运用写意笔法,只在少数关键部位如骨关节、鼻孔等处加以勾描,创造了前无古人的骏马形象。此外,他的创作大多与国家的命运联系起来,因而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如油画《田横五百壮士》、《康有为》,中国画《愚公移山》、《九方皋》、《会师东京》、《泰尔戈像》等都是过目难忘的经典杰作。

  

与徐悲鸿一样,林风眠也是中西结合的探索者和成功者,有“现代绘画之父”之称。林风眠早年留学法国,曾进入当时法国最著名的哥罗孟画室,以《摸索》和《生之欲望》两件作品入选秋季沙龙。林风眠眼界开阔,胸怀宽广,能容纳各种绘画的流派。早在1924年就提出把东方传统艺术与西方新风格融为一体的艺术主张。他认为,中西艺术,前者侧重于情感抒发,后者偏重于理性刻画,两者可以互补兼得而求平稳。尤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现代两所国立艺术学府的执掌者,他提出的“介绍西洋美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办院宗旨影响巨大。在他的培养下,一大批美术人才茁壮成长,如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罗工柳等画家都是他的学生,现在不少已经成为享誉国际的绘画大家。


 附图5、林风眠(右一)与朱屺瞻


附图6、林风眠 荷塘 镜心


附图7、林风眠 鸡冠花 镜心


附图8、林风眠《荷塘》


林风眠在数十年的探索中,创造出“林风眠格体”,即在中西融合的道路上,以方形布阵,用西画之路,表现中国画之魂,为中国画的表现开辟了新的道路。在林的作品中,大多有一种悲凉、孤寂、空旷、抒情的意境。(附图5、6、7、8)

  

“强韧的芦苇在风中摇曳,孤独的大雁疾风强行,天边滚滚的乌云似乎暗示着集雨前的阴沉,而西式画法的荷塘浸透着一种沉静,水墨描述的乌云、芦苇、大雁则表现着一种沉重。”这就是林风眠的《荷塘芦雁》。林风眠的不少作品即如此一般,总有一种淡淡的哀愁和孤寂。在笔者看来,林风眠的《荷塘芦雁》能跻身中国现代世界名画之列。

附图9、陶冷月 1943年作 碧波澄月


附图10、陶冷月 1947年作 明月松风图 镜心


除了徐悲鸿、林风眠以外,还有一位画家在中西结合中相当成功,日本著名美术评论家鹤田武良称他是“中西结合第一个成功者”,但是国人在评价中西结合画家中,时常将他遗忘,此人就是陶冷月。笔者以为,陶冷月尽管生前没有一官职,也没有显赫的地位。但是,他开创的“新中国画”足已使其在现代中国画坛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附图9、10)

  

陶冷月的新中国画特点是以传统为基准,以欧法补充之,主要写生,讲求形神兼备,大略布景取景以至题词盖印悉用国画成式,而远近平凸之别,光影空气之变则采用西法。擅画梅花、松树、芦雁、秋江,配以雪景、月亮。尤多月景意境清凉静寂,别开生面。他的绘画慢而不快,一幅作品的完成,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月。无论是一山一水,还是一草一树,他都是认真对待,笔笔精到,即使大幅作品也无法找出潦草马虎的地方。从陶冷月的绘画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是以工待画、以细养画、以精为画的典范。值得一提的是:1927年,著名教育家、北大校长蔡元培还亲自为陶冷月书写润格,这恐怕是对陶冷月画艺的充分肯定。

  

在20世纪中西文化的对撞中,徐悲鸿、林风眠、陶冷月是因睁眼看世界而成功的大师,他们承袭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在变与不变之间,找到了一种可贵的精神。


新时代的冥想

附图11、张大千 1953年作 惊才绝艳 镜心(2014年苏富比6620万港元成交,2001年苏富比466.47万港元成交,1997年朵云轩110万元成交)


附图12、傅抱石 1964—1965年作 毛主席诗意八开 册页 (2011年翰海2.3亿元成交,2003年中贸圣佳1980万元成交)


历史像厚厚的书籍,每一页都曾写得用心、沉重,而当与过去的日子有了距离,再回头看时,不免少了市侩与烟火,也更愿意在从容间作更细致的思索和品读。如今,中国拍卖市场上最为夺目的作品,也正是源自这些20世纪中国画坛的美术大师们。(附图11、12、13、14、15、16)

  

其中,由于享有世界的中国画家身份,张大千具有无人替代的地位,其作品无论生前身后,都一直领导着中国字画的销售行情。2011年张大千作品在全球的销售额首次超过了西方毕加索,打破了西方毕加索长达13年的垄断地位,成为了世界新霸主,可以说,张大千作品已是海内外市场上的“领涨股”、“指标股”、“龙头股”。近年来,尽管中国字画行情出现大幅调整,但张大千的精品依旧价格坚挺,如2014年苏富比推出的张大千1953年作《惊才绝艳》镜心,获价6620万港元,此作在2001年苏富比拍卖时成交价为466.47万港元,而最初1997年朵云轩拍卖时只有110万元,从中可看出张大千精品独特的市场魅力。

  

同张大千一样,齐白石的作品存量巨大,同时价格十分坚挺,动辄数百万元乃至数千万。2011年他的《松柏高立·篆书四言联》在中国嘉德受到藏家追捧,最后以高达4.25亿元的天价拍出,尽管事后有媒体透露买家并未付款成交,但该作竞拍时在亿元之上仍有不少买家竞投,换言之,亿元以上成交应不成问题。现齐白石与张大千、傅抱石、徐悲鸿、李可染等画家的作品价格不相上下。由于齐白石的地位十分稳固,收藏圈子十分稳固,后市作品价格将居高不下。

附图13、齐白石 君临天下六言篆书对联137×35×3厘米 (2014年西冷印社1955万元成交)


附图14、徐悲鸿 1943年作 奔马 镜心 尺幅78×47厘米(2012年荣宝斋上海2300万元成交)


徐悲鸿由于对中国现代美术发展有着特殊的贡献和影响,他的作品价格相当昂贵,目前已非普通藏家能问津,这几年他的一匹奔马图动辄数百万元乃至数千万元,2008年嘉德推出的《奔马图》获价高达548.8万元,2012年荣宝斋(上海)推出的徐悲鸿1943年作《奔马》镜心,尺幅只有78×47厘米,2平尺多,成交价高达2300万元,若以每平尺计高达千万元一尺;尤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即使一匹吃回头草的马也要数百万元。2011年徐的《九州无事乐耕耘》在北京保利获价2.6亿元。至于徐悲鸿的油画更是迭创天价,2007年《放下你的鞭子》油画在苏富比获价7200万港元,现徐悲鸿的油画已经成为市场“龙头股”。


自八十年代开拍中国字画后,傅抱石的作品价格一路走高,非常抢手。到九十年代傅抱石作品价格已与张大千已不相上下。步入21世纪后,傅抱石的作品屡创天价,《茅山雄姿》在翰海获价2090万元;《雨花台颂》在嘉信获价4620万元。近两年,尽管遭遇国际金融危机,艺术市场十分疲软,但傅抱石的精品仍十分走俏,2008年他的《兰亭雅集》虽然只有一平方尺大小(33×39厘米),估价40—60万元,但在苏富比拍卖会上受到众多买家的青睐,最后以422.51万元成交,高出估价10倍。2011年傅抱石的《毛泽东诗意册》在北京保利获价2.3亿元,首次突破亿元大关。从以往市场表现看,傅抱石作品的市场纪录基本与张大千、齐白石轮流坐庄,并成为海内外市场的领军人物。鉴于傅抱石的作品存量稀少,格调高古,后市仍将是经久不衰的热门收藏品。


附图15、林风眠 五美图 镜框(2013年苏富比1804万港元成交)


附图16、徐悲鸿 1951年作 九州无事乐耕耘 镜心(2013年翰海2.66亿元成交)


长期以来,林风眠的作品价值被低估,特别是作品价格与上述几位画家悬殊很大,即使与他的学生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也是无法相比。究其原因:主要是人们对林风眠作品价值及在现代美术史的地位认识还没有到位。2008年,在全球金融危机不断蔓延的态势下,林风眠的《渔获》油画异军突起,在苏富比拍卖会上以1634万港元拍出,创下当时林风眠作品价格新高,并突破了千万大关。之后,2011年《秋山深居》在佳士得获价2306万港元;2013年《五美图》和《火烧赤壁》在苏富比分别以1804万港元和1860万港元成交。随着林彩墨绘画价格上扬,林的油画也水涨船高,2013年《渔获》油画在佳士得获价2140万港元。笔者坚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藏家认识到:拥有林风眠的作品尤其精品是一种荣耀、品位、身价。这不仅是因为林风眠在中西结合的探索上有独特的贡献及在中国美术史上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更主要是他的存世作品存量凤毛麟角,故后市林风眠的作品最具市场潜力,并有望与张大千、徐悲鸿、吴昌硕、齐白石、傅抱石并驾齐驱,成为海内外市场脍炙可热收藏品。

  

在对20世纪中国美术大家感慨的同时,很多人不由得叹息当代美术界,有人甚至发出无大师时代的慨叹。作为当代画家,首先应当理解传统文化,将传统文化的理念融入自己的创作中。中国大师的作品中从来没有摒弃传统,而是在改革中将传统进一步光彩化,中国的绘画也从来不保守,中国传统的核心是发展,在继承传统中融入新鲜血液才是诞生大家的基础。

  

30年前,一张李可染的画要价300元人民币;30年后,一张李可染的画价值3500万人民币,涨了10万倍……在国家强大的时候,艺术品走向市场,而中国书画还远远没有达到它应有的价位。今天,美国当代尚还在世的画家,作品动辄能卖数千万美金,故去的大师如毕加索、莫奈、塞尚、凡·高等的作品最高可卖上亿美金,而中国宋朝的画才卖到几百万美金。中国艺术走向世界的路还长。而站在这个时代的新起点,我们不免会想,什么时候能够在继承中国传统的基础上,诞生当代中国风格的世界顶级绘画大师呢?


钱松喦:国画“四难”到底难在哪?

相传画有四难:“画人难画手,画兽难画狗,画花难画叶,画树难画柳。”这是前人从创作实践中所遇到的难题,但是究竟难在哪里?


“画人难画手”


人的面目不一定比手容易画,但是大家对面目特别注意,连小孩子画的人,面目都不会错。手的姿势变化很多,伸、握、正、侧、反。五指的具体组织,都很复杂,可是生长在自己身上,时刻可以看到,反而熟视无睹,不去细细观察。古画人物,面目多数画得很好,然而画手出洋相的也是不在少数,我以为在创作时如备一面镜子,自己对镜一画,也可以解决些问题。


“画兽难画狗”


狗固然难画,画虎豹也不见得容易。古人所以特别提出狗难画,原因与手的难画同一道理。狗在眼前,反而疏忽,画不真实。可是一般人对狗最熟悉,稍有错误立刻看出。虎豹不常见,画差了也少人指摘。因此古画中的虎虽不类狗,倒有些像猫。画狮子更不是凶猛的百兽之王而变了可爱的哈巴狗。

古人为了不易见虎,即见了也不敢细看,要画虎,便竭力摹拟,设身处地地体验着。据说有一人善画虎,先关了门窗,把台凳搭成山形,脱去衣服,赤精光光地扮作老虎,爬上爬下,摇头摆尾,咆哮剪扑,眈眈顾视。

也有人画狗,边画边学狗吠,他们已经忘了我是虎,虎是我,我是狗,狗是我,真是“物我相忘”,画出真虎真狗的神情来。今天各地有动物园,对猛兽,非但可以细心观察,还可以大胆地细细写照,难题解决了。

不过“虎落平阳”,山君已经垮了台,现在囚在牢笼中,更像一只煨灶猫。要描写它的山林威风,古人用摹拟和想象的方法,还有可取。其实画动物不仅是画像皮毛,主要在描摹它的神态。


“画花难画叶”


在画面上花朵是主,叶是宾,但红花虽好,全靠绿叶扶衬。叶在画面多占地位(梅花、玉兰等例外),变化多,在章法上、气势上都有重要性,提出叶比花难画,完全对的。

学画花卉,应先从勾勒写生入手,先了解它的生理结构和特征。次学写意的勾花点叶,花朵可以勾好,较易着手,叶却要多多练习,用笔要“写”,不是描,要一气呵成,一笔下去,不能稍有修改,或简直不能修改。花卉必须从现实出发,进一步加工提炼,从真到美,主要在画叶方面(当然在画面上还有其他许多必要条件)。“画花难画叶”,说明花卉画要重视画叶。



“画树难画柳”


柳树,株干向上,而枝梢下垂,形势相反,运笔方向有矛盾,如果连干带枝,一气呵成,一定画不好,有困难,困难在于与一般画树不同。枝和干要分两起画,画干不画枝,画枝不画干。先尽量画干,笔笔向上冲,俟干已画成,另换一支适宜的笔,由上勾下,勾出全部柳条,这是消除运笔上的矛盾,难而不难了。

勾柳条同时要特别注意柳条的结顶,即干与枝的转折处,也即一树的顶端,所以叫做“结顶”。结顶分枝要相成相破,有疏有密,有层次,有生发。画有叶柳较易,画无叶柳(只有柳丝)难,可于叶落后,对柳多多观察,随手勾写。主干要苍老,垂条要袅袅多致,柔和爽朗,既不紊乱,又不呆板乃佳。

这里介绍龚半千的画柳法,他说:“画柳若胸中存一画柳想,便不成柳矣;何也?干未上而枝已垂,一病也;满身皆小枝,二病也;干不古而枝不弱,三病也。惟胸中先不著画柳想,画成老树,随意勾下数笔,便得之矣。”画竹要“胸有成竹”,画柳却不能胸有成柳,这由于竹和柳结构不同,所以一切表现方法,都要从实际出发,灵活运用。




写物象,本来所谓谁难谁易,没有生活体验,侥幸求似,反而不似,就觉得难画。实则,一般对生活不熟悉画得错误的很多。

例如:画雄鸡忘掉它的武器——双距。画鸟头在与全身比例上,头画得太大。鸟足前面的三个爪画得并头等长。鸟目生在嘴角之下。鹤身后两侧的长黑羽,当做尾巴来画。飞鸟的两翅画得过短。鹅鸭颈有一定的转折处,可是画得柔软无骨,像橡皮管子。



猫额宽,眼鼻口集中,可是画得像虎头,虎头反而有些像猫头。小孩子头大,眼鼻口比较集中,可是画得像成人的面孔。画屋宇根据国画习惯,多在视平线下,屋檐和墙角线条应该愈远愈向上倾斜或接近平线,可是会反而画得愈远愈向下倾斜,成为反透视。

诸如此类,不能把“不是自然主义”来文饰自己的错误。至于有计划的夸张,是另一问题。但夸张也要以物象的特征为基础。




国画的形式章法,要考虑幅式大小及所悬挂的地位,人目的远近高低亦都有关系。表现技术还要根据纸质。这里单讲折扇画法,因其形式特殊,纸质不同,画法也较特殊。画折扇,先以粉擦一遍,以去油污,有油污,则画不上(熟绢熟纸也要擦)。

折扇上写字要归行,依照折纹写。打图章也要归行,与字的方向位置一致。但作画则不然,要保持一定的垂直和水平的方向。例如,人物和建筑物要垂直,地和水要平,但折扇外形上下是两道弧形的边,左右是两道交相内倾斜的边,初学者却往往把地和水也画成弧形,人和建筑物受了折纹暗示,竖立的方向不一致。构图也不能受折扇的外形约束,但又要和外形配合,以决定它的章法。团扇以此类推。



折扇上作画,或写错了字,要修改除去原迹,可用干净毛笔饱蘸清水,笔尖再蘸香烟灰,香烟灰着水即成浓浆状,在字迹上或画错处轻轻洗擦,再以清水一过,立即无痕。但洗改的地方再错了就不能再洗改,因为经过香烟灰一洗,香烟灰中含碱物性及吸收性,把纸面云母粉及胶矾全洗去,或洗去一部分,扇面没有云母,画坏写错,即吃在纸上,都不能再洗。所以扇面最好是重云母,作画写字效果都较佳。

扇面盖印章,印泥是油色,纸质坚滑不能吸收,不能即干,容易污漫。最好在盖好印章后,用干毛笔蘸朱砂粉(内和矾粉)在印章上轻轻一拌,不但印色立干,并且色彩更加浓厚。拌珊瑚屑更佳,但价太昂。

扇面上作画,水分要多,画花叶及树干石块可用积水法。即四王派的干擦山水,也要画得滋润。



扇面上作画,一般宜淡些,仅在重要处有一两点深处。扇面是近看的小品,和册页同为手中把玩欣赏之物。画得宜精致、宜淡雅、宜轻松。但吴昌硕、齐白石画得粗浓,好像京剧上的黑头,却又另具一种风格。

折扇表面光滑,用笔易溜滑。但万不能光滑,一光滑,就甜熟,要记牢一个字——“毛”。要生,要涩。但“毛”很难,不能有意做“毛”。根据扇面纸性,又是把在手中欣赏,因此要特别注意的就是干净,留不得一点宿墨。

折扇上作画,在纸性的掌握上,水墨及淡设色尚易,重彩较难,难在涂色。泥金面着重彩更难,要一次着好,添添改改即脏。


声明: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关注赵清士微信公众号,欣赏赵清士工笔牡丹作品

赵清士微信公众号名称“赵清士”,微信号zhaoqingshi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