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继母的苦苦相逼,继姐的横刀夺爱,父亲的不可描述之事…

搜狗阅读2018-09-22 12:06:06

纵使欧卿祺帅得天妒人怨,可宋芦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他!

可即便是这样,她与欧卿祺三日之后即将订婚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铺天盖地花边新闻几乎占据了A城的半边天。

辉煌酒店门口停了无数辆奔驰,劳斯莱斯,那阵仗大得,简直就跟万国车展似的,扛着长枪短炮得记者急匆匆的往里赶,谁也不愿错过这一空前盛事。

宋家老宅二楼的卧室里,宋芦固执的不肯换上婚纱,任由管家如何劝,就是无动于衷。

小姐,时间快到了,你就赶紧换上吧,欧少爷马上就要来接亲了。

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白舒雅抿了抿嘴角,挥手示意管家先退出去。

管家得了暗示,恭敬的退出,顺带带上了房门。

白舒雅体态微腴,将一身墨绿色的绸缎穿得是说不出的富贵堂皇,她本身并不漂亮,四十出头的年纪,眼角有些微细纹,微微皱眉,便是气势十分。

宋芦,你别给我耍大小姐脾气,你爸可是亲口同意了这门婚事的,今天,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从商量婚事到如今决定订婚,前前后后加起来也上个多月了,这三个多月里,宋芦哭过闹过,挣扎过,现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她不愿意软弱,可现在唯一的生路也许就在白舒雅身上。

我不喜欢欧卿祺,求求你,不要让我嫁给他,好吗?

宋芦柔若无骨的小手紧紧的拽住白舒雅的衣袖,仿佛那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白舒雅面色微改,轻轻拍着宋芦的手背,假装语重心长的说:小沁,不是妈妈说你,嫁给欧卿祺有什么不好?虽然说他只是欧董事长的私生子,可到底也是欧家的二少爷,跟着他,怎么也算不得委屈的。

宋芦望着白舒雅的眼睛,知道白舒雅是铁了心要自己嫁进欧家,慢慢的松开了拽着她衣袖得手,站起来,擦干眼泪,暗下了某种决心。

鲜花满天,红绸盖地。辉煌酒店的二楼早已经被布置得富丽堂皇,如梦似幻,前来道喜的宾客都是A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商界巨贾,政界名流。

欧卿祺穿着一身黑色燕尾礼服站在门口迎客,跟在他身后的是他的助理杰瑞,却独独不见欧董事长的影子。

少爷,宋小姐来了。

欧卿祺在杰瑞的提醒下,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走廊的另一端。

穿着一身纯白抹胸婚纱的宋芦刚从电梯里出来便被记者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请问宋小姐对于今天的订婚典礼有什么看法?

听说宋小姐之前一直在跟江氏集团的少东家交往,为何突然改变心意跟欧少爷订婚?

宋芦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么多记者,此起彼伏的闪光灯晃得她眼睛都疼。

麻烦让一让。

一个温润如水的声音突然响起,江风分开众人走到宋芦面前,低头望着宋芦苍白如水的面容,关心的问了一句:你还好吧?

宋芦怎么也没想到欧卿祺居然还邀请了江风,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俊脸,她的眼睛红得厉害,却连一滴眼泪都不敢掉。

送给你。江风送上一束百合。

百合有百年好合之意,宋芦居然猜不透江风这是何意,只得愣愣的将一大束鲜花收进怀里。

记者们疯了似的,纷纷按下快门,然而不知为什么,却自动让出一条道路。

欧卿祺踩着红毯,一步一步走到江风面前,两个身高气场同样强大的男人只是淡淡的对视了一眼,欧卿祺伸手,轻轻揽住宋芦的肩,将她连人带花的搂进了怀里。

江风目送着欧卿祺揽着宋芦将她往会场里带,向来如水般温润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痛苦的光。

欧卿祺看似随意的揽着宋芦,却任由宋芦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安分点,乖乖听话,两个小时就演完了。

欧卿祺俯身在宋芦耳边,状似亲昵的动作说出口的话却不带半点温度。

众所周知,欧卿祺不过是欧氏集团董事长年少轻狂时跟一个三流模特所生,欧卿祺这么些年待在欧家,韬光养晦,受尽白眼,为的,也不过是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名正言顺!

这次他之所以会答应白舒雅的要求娶宋芦,原因无他,只不过是想借助宋氏集团的势力,让自己能够在欧氏集团站稳脚跟.宋芦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抬头去看,可从她这个角度,顶多只能看到欧卿祺光洁坚毅的下颚。

按照仪式一步步走下来,宋芦听到最多的就是百年好合,永结同心,欧卿祺带着她一桌一桌的敬酒,他倒是来者不拒,甚至还替她挡酒,宋芦看他喝得差不多了,于是找了个借口去卫生间。

而早已提着两个袋子等在卫生间的是宋芦的闺蜜林夕,宋芦接过袋子拿出里面准备好的衣物进了隔间准备换。

林夕有些担心站在外面劝说:真的只能这样了吗?我看那个欧卿祺其实还不错啦,你就一点都不考虑?

欧卿祺就是一个神经病,我才不要嫁给他,我要逃婚!

像是为了坚定自己逃婚的决心,宋芦尽量把欧卿祺说的一无是处。

外面的林夕却突然没了声音,宋芦心里奇怪,拉开隔间的门一看,站在外面的那里还是林夕,分明就是抱着肩,一脸寒霜的欧卿祺。

林夕这个不讲义气的东西,欧卿祺来了也不提醒自己一声,居然只顾着自己开溜。

逃婚?

欧卿祺反复咀嚼着逃婚这个词,性感的保存扬起一抹嘲讽:是个好主意,只可惜,你该早点想到的!

话音一落,还不等宋芦反应过来便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她转了一个方向逼至角落里。

欧卿祺……你想干什么?

不得不说眼前这个男人气场实在太过强大,宋芦手心都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欧卿祺单手撑在宋芦头顶上方的墙壁上,将她捆在自己的怀抱中:惩罚你的不听话!

宋芦微微一愣,欧卿祺却迅速的低头封住了她的唇瓣。

唇上微凉的触感让宋芦心惊,她下意识伸手想要推开欧卿祺,却被欧卿祺擒住手腕反剪在身后,不能动弹。

欧卿祺的吻带着薄荷的清凉,长驱直入,强势的翻搅着宋芦嘴里的蜜津。

宋芦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欧卿祺强吻,一时间又羞又恼,气得眼泪都出来了。

啪!

一声脆响,欧卿祺不敢置信的瞪着被自己身下的小女人,抬手抚了抚脸颊,做梦也没想到这个表面上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女人居然敢打自己欧卿祺,你太放肆了!我宋芦纵然在软弱,也由不得你想欺负就能欺负了去的

宋芦气愤得双肩都在颤抖,打过欧卿祺的右手垂在身侧的还有些微的颤抖,却依旧看着他的眼睛,不避不让,一字一句的说完,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掉了。欧卿祺愣了半晌,性感的薄唇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好啊,看来这女人比自己预料中的要好玩得多!

宋家的司机就等在辉煌酒店的门口,一看到宋芦出来立即上前拉开车门,恭恭敬敬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宋芦烦躁的捋了捋头发,把手摊在方司机面前,说道:车钥匙给我,你先回去!

方司机一脸为难地说:不行啊小姐,美国的子公司出了点事情,老板九点半的飞机,已经离开了,临走前吩咐我一点要把你安全送到家.”

方司机口中的老板,自然是宋芦的父亲,宋氏集团的董事长宋耿秋。给我,我自己会回去的!此时此刻,宋芦的心情烦躁得很,一点也不希望有人跟随.方司机犹豫了半晌,终究还是把车钥匙交到了宋芦的手中。目送着性能良好的白色超跑闪着尾灯滑入了A市的茫茫车河之中。宋芦开着车,几乎将A市兜了一个圈,最后才把车停在了护城河边,夜里河边风很大,吹的她那一头顺直的长发风中凌乱,跟个疯子似的。宋芦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亲生父亲会同意继母的提议把自己家给一个自己根本就不喜欢的男人,然而更让她想不通的是今天的订婚宴上,江风为什么会送自己百合,难道他以为自己真的要嫁给欧卿祺那个大混蛋了吗?

啊!心情烦躁得找不到出口,宋芦控制不住对着波光粼粼的河面大喊出声,想以此来宣泄自己的情绪,可是依旧平静的河面给不了她任何回应.宋芦开着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诺大的老宅里熄了灯,佣人们都睡下了。宋芦抹黑走到二楼楼梯的转角处,刚想按亮楼道的灯光的时候却隐约听到隔壁房间传来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隔壁房间是白舒雅和自己父亲的卧室,可晚上的时候司机明明说爸爸九点半的飞机去了美国,难道?

宋芦按耐着心里的狂跳,小心翼翼的挪到了门口,像是做贼一般轻轻的推开门把往里看。

房间里乳白色的灯光照亮了一室的颓靡,此时的白舒雅脱得精光被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压在身下。

怎么样?舒不舒服?是我厉害还是老板厉害?

当然是你厉害了,他都半老头子了除了钱,还能拿什么跟你比?

哈哈哈哈,你这个小妖精,一边花着他的钱一边跟我乱搞,便宜你了。

这声音,居然是刚才准备接自己回家的方司机,难道他以为自己把车开出去不会回来了,所以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和白舒雅偷情?

不过说真的,你为什么一定要宋芦嫁给欧卿祺,众所周知,她喜欢的人是江风才对。

听方司机这样问,白舒雅傲慢的瞥了他一眼:喜欢江风?她也配?江风可是江家名正言顺的少东家,她宋芦自从我嫁进来以后从来都不拿正眼看我,自以为是的高人一等,我偏要让她尝尝爱而不得,嫁给一个私生子的屈辱滋味儿.”

原来她说什么也要自己嫁给欧卿祺的目的是这个,简直是其行不良,其心可诛,他们这样的行径简直龌龊,爸爸对她那么好,决不能让他们这样为所欲为,一定要把他们的肮脏行为录下来,让爸爸知道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而且!我还要把娇娇嫁给江风,让宋芦知道瞧不起我们母女的代价。

宋芦刚把手机掏出来,却听到楼下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为了不打草惊蛇,她赶紧把手机收了起来,假装下楼喝水去看看谁这么晚才回来,可谁知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了穿得性感火辣却喝的醉醺醺的宋菲。

哟,不是说你今天订婚吗?怎么?欧卿祺没把你带回家?

宋芦见惯了宋菲这幅样子,是真的半点都不想理她,假装没听到继续往楼下走。

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是吧?宋菲醉了,若放在平常,以她的心计,就算对宋芦有再多的不满也不会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可今天却拉着宋芦的胳膊不让她走。

订婚而已又不是结婚,女孩子家家的应该懂得自爱。

宋芦说这句话原本并没有别的意思,可宋菲听了却很不是滋味,众所周知,在白舒雅还没有嫁给宋耿秋的时候,她跟着离异的白舒雅曾在ktv当过公主。

宋芦你什么意思?瞧不起我直说,犯得着这么拐弯抹角的吗?

看见宋芦依旧背对着自己,一副瞧不起自己的样子,宋菲火大的提高了声贝,加大了手上的力气,想要把宋芦拽到自己面前。

为了不被偷情的继母发现,宋芦强忍着胳膊上的疼痛,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宋菲,压低了声音,你放开,我还不想和你撕破脸皮。

宋芦一脸高贵的不想理会自己的样子彻底激怒了宋菲,好,你高贵,我今天就要抓破你这张贱人的脸!凭什么江风就爱你爱的死去活来!

楼梯间的吵闹声越来越大,也惊扰到了正在偷情的一对狗男女。

那个小贱人怎么回家了,你快从我身上下去。白舒雅害怕被宋芦撞破奸情,再过上当初贫穷的生活,吓得立马将原本男人从自己身上赶了下去。

宋芦不会听到了吧。方司机一下子就吓得跳下了床,急忙穿衣服。

怕什么!我还不信这个小浪蹄子还能把我怎么样,你呆在这里别出去。白舒雅一脸阴狠得穿上华丽的丝绸睡衣就往外走去

娇娇,宋芦,你们两个大晚上的在干什么?

妈,姐姐打我。原本还一脸强势的宋菲,看见自己母亲出来,就立马变成了一脸委屈受害的样子。

宋芦最讨厌的就是宋菲这副假惺惺的姿态,就知道装柔弱骗人。

肯定是你不好,又欺负姐姐了。

白舒雅一直以来在宋芦面前都是装作一个贤良淑德的继母,宋芦心想如果今天没有撞破这个女人居然和司机偷情,可能真的还会继续相信这个女人的伪善面孔。

白姨,你不要怪娇娇,我有些累了,就去睡了。宋芦今日已经太累,而且也不想被白舒雅发现自己已经知道她在偷情,就顺着她的话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妈!看见宋芦一脸不在乎的转身离开,宋菲不满的拉扯自己母亲的衣袖。

还在思考宋芦到底有没有发现自己和别人偷情的白舒雅,根本就没有理会宋菲的不满。

回到房间的宋芦将自己深深的埋在了被子里里,看着床头和江风的合照,白日里未曾落下的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

想起江风对自己的好,再想起来今日他送自己的百合,难道是已经放弃了自己,想要自己和欧卿祺百年好合的意思吗?

白舒雅想要将宋菲嫁给江风,江风又到底知不知情?

宋芦紧握着手机,想要向江风问个明白。

为什么送我百合?

你喜欢宋菲?

你到底怎么想的?

你还爱我吗?

带我走。

反反复复,字斟句酌,写好的短信宋芦却没有发出去的勇气。第二天一早,宋芦一出门就看见江风捧着一束百合在车旁等待,难道是白舒雅已经撮合了宋菲和江风两个人?

想到这里,宋芦的心揪痛不已,低着头,绕着往外走。

看见宋芦丝毫不理会自己,江风的心疼痛不已,一把抓住了想要从自己身边默默走过的宋芦。

怎么,理也不理我就要走了。江风向来温润如水的声音因为宋芦的躲避有一些压抑。

而这话听在宋芦的耳里,听起来更像是对自己的责难,他怎么可以在祝福了她和别的男人以后还反过来责难她?

宋菲还没有起床,你再等等。宋芦依旧没有抬头,强装镇定的想要离去。

你什么意思?江风不知道宋芦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白舒雅说你会娶宋菲?

宋芦终究没有忍住,抬起头来看着江风的眼睛胡说八道,我要娶得人是你!江风直截了当的否认了白舒雅的谎言,然后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宋芦,发现她的眼眶红红的,像是哭过一般,便知道她心里其实还是有自己的,于是张开手臂把她紧紧地搂在了自己怀里:傻姑娘,我喜欢的人是你啊,怎么可能娶别人呢!

看着眼前亲密相拥的男女,欧卿祺握着方向盘的双手竖起来了青筋,虽然早就知道宋芦跟自己订婚绝非心甘情愿,可欧卿祺到底还是低估了江风的勇气,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跟他欧卿祺抢女人,看来游戏越来越有趣了。

隔着不到两百米的距离,欧卿祺却拿起手机就给宋芦发了短信,我数到三,你如果还不懂得洁身自爱,信不信我现在就开车撞死那个男人?

收到短信的宋芦,心里一阵阵的发凉,同时也推开了紧抱着自己的江风。抬眼便看到了不远处坐在车里的欧卿祺,欧卿祺眼里有着与平常不同的阴狠,宋芦半点也不怀疑他能说到做到,这个男人,疯狂起来的时候简直就是变态!

虽然不愿意,可次日,欧卿祺的车还是停在了宋家门口,黑色玛莎拉蒂一路寂静到达欧宅。

宋芦还在踌躇着要怎么空手进去,欧卿祺已经把一堆东西放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向屋内走去。

虽然欧卿祺有些恶劣,但是看在他为自己买礼品的份上,宋芦觉得以后还是能好好相处的。

宋芦小步追上了欧卿祺,在他的身边小声的说了一声,谢谢。

欧卿祺依旧没有理会宋芦,只是看了眼满手礼品的她,放慢了自己的脚步。

伯父伯母好,哥哥嫂嫂好。欧家除了创建欧家集团的欧父欧母,还有就是欧家长子以及他的妻子,宋芦恭敬的行着礼,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来接走自己手里的礼品,然后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尴尬的站在客厅中央。

吃饭吧。欧父开口,一家人就直接向着饭厅走去。依旧没有人拿走宋芦手里的礼品。

宋芦依旧呆呆的站在原地,面对这一家子,宋芦深深的感受到了他们的排斥以及冷漠,宋芦偏着头,看了眼身旁的欧卿祺,欧卿祺却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默默地把宋芦手里的东西提到了楼上。所谓的家宴,全程欧董事长也没给宋芦一个笑脸,倒是欧卿祺的哥哥挺热情,不过这种热情藏了几分虚伪就无人能知了,回去的路上,宋芦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没忍住,看着正在专心致志开车的欧卿祺问道:你爸爸对你这么冷淡,你为什么还要回去?

欧卿祺头也没回,薄唇带着一种孤傲的弧度:为什么?你说为什么?还能因为他生了我,所以即便顶着私生子的名号我还要对他感恩戴德赴汤蹈火?

宋芦被欧卿祺结结实实的噎了一下,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也是,这世界能让人卑躬屈膝,韬光养晦的除了金钱就是权力。想他欧卿祺又怎么会例外!

不是刚订婚吗?怎么没跟欧卿祺去国外度度假?直接就来上班了?董事会议刚刚结束,宋耿秋就把宋芦叫到了办公室。

他很忙,其实宋芦根本不知道欧卿祺在干什么,自从家宴不欢而散之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爸,这次美国分公司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严重吗?宋芦刚到公司就听说了,宋氏集团的资金链出了问题,宋耿秋这次去美国宋耿秋这次去美国就是奔着这档子事儿去的。

你不用担心,公司有我撑着,这天还塌不下来。宋耿秋一边处理着手里的文件,一边回复宋芦。

爸,我看白姨这几天一个人在家怪寂寞的,你有空多陪陪她宋芦小心翼翼的找着话,想要提醒父亲白舒雅其实在和自家司机偷情。

怎么?终于肯接受你白姨了?宋耿秋放下手中的签字笔,抬头看着宋芦,诧异的问道。

没什么,爸,既然分公司没事,我就走了。宋芦没有直接对父亲说出白舒雅的丑事,因为害怕父亲以为自己是嫉妒继母而胡言乱语。

看着女儿娇小的背影,宋耿秋突然有一些自责,白舒雅嫁进来这么多年了,宋耿秋总担心宋菲会因为不是自己亲生的而自卑叛逆,于是处处宽容宠爱她,倒是忽略了这个自己亲生却总是在家里减少存在感的女儿。

好,今天你就别上班了,去找瑾川吃午饭吧。

嗯,好。对于父亲难得流露出来的关心,宋芦向来可以敏感的分辨出来,但是对于这样子的弥补,她却并不想要。

所以呢?你又要和江风私奔了吗?

宋芦并没有去找欧卿祺吃午饭,而是约了闺蜜林夕一起去逛街。然后在咖啡厅里面,把江风来找自己,以及赴欧卿祺家的家宴,继母偷情的事情告诉了林夕。

不可能,我不可以丢下父亲,白舒雅仗着我爸爸的信任,明目张胆的跟我家的司机偷情,宋菲又掌管着公司大半个财务,我若是走了,她们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宋芦的声音略显严肃。

哎,我说呀,其实欧卿祺有什么不好虽然是个私生子,可长得超帅,比起江风,我感觉他更适合你。林夕花痴的说。

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我怎么可以和一个不爱的人过一生?宋芦最近的烦心程度爆表,根本不能接受闺蜜的意见,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抓到白舒雅偷情的证据,这样子爸爸就会相信我了,到时候我也可以提出解出婚约。

气氛一下子陷入了寂静之中,有心的人就会发现,咖啡厅的一角两个小女人正满面愁容。

突然,林夕的脑中闪过一丝亮光,对了,我哥好像开了一个征信社?倒是可以让他去查。

你哥?宋芦只知道林夕有一个总爱离家出走的哥哥。

对,他最近自己搞了个征信社,倒也有模有样的,不如找他帮帮忙。林夕对于自己这个从小不务正业的哥哥也是无语,但没想到还真有派的上用场的时候。

恩!宋芦的脸上难得露出来了一丝笑意。

好了,好了,我们继续去逛街,坐的都要发霉了。林夕看见宋芦恢复了心情,就拉着宋芦往外走。

宋芦任由林夕拉着自己往外走,嘴角挂着笑容,宋芦觉得,自己最幸福的事情也许就是有林夕这个闺蜜。

但是不久之后,宋芦的就推翻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我觉得欧卿祺真的比江风有能力多了,我经常看见他在健身房健身,那个身材真是……”林夕出了咖啡厅的门,除了试穿衣服,就是夸赞欧卿祺的身材如何如何好,简直快赶上欧卿祺的忠实粉丝了。

你声音小点,人家都在看你。宋芦看林夕越讲越起劲,忍不住的想要打断他。

但是对于身边女子兴奋的声音戛然而止,宋芦还是很疑惑的,顺着林夕的目光,宋芦看到辉煌酒店的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玛莎拉蒂,而倚靠在车门上的不是别人,正是穿了一身黑色商务西装看上去十分骚包的欧卿祺。

欧卿祺的怀里还搂着一个丰乳肥臀的法国女郎,女郎一席红色的紧身裙,裙摆堪堪遮住臀部,包裹在亮片紧身上里的丰满紧贴在欧卿祺的胸膛,两个人不顾世俗眼光,竟然在马路边拥吻,而且许久也没有打算分开的意思,宋芦首先回过头来摇了摇身边呆愣的林夕,嘲笑的反问:你现在还觉得他比少鹏好?

虽然宋芦表面装作无所谓,但心底里却有一丝的悲凉,此刻的欧卿祺毕竟已经成为了自己的未婚夫。

果然是——绯闻公子。半天,林夕回过神来看着远方的一对男女说道。

走吧。宋芦假装丝毫不在乎的拉过林夕,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去,但是还是不自觉的转过头向酒店门口看去,而那里却已经没有了欧卿祺跟那个女人的影子,大概两人情到深处,已经去开房去了吧?

林夕有事回了家,宋芦一个人在咖啡厅坐着,自从那天自己推开江风之后,江风就再也没来找过她,再想到欧卿祺与那个娇艳女郎去酒店开房,就感到自己的生活一团糟。

而且宋菲这些年来掌握了公司的大半的财务,这次美国分公司的事情也八成和她有关,不把这两对母女的真面目暴露出来,宋芦是无法安心的。

宋芦一个人在咖啡厅思考着,脸色从困惑,到严肃,到明朗,最后下了决心,一定要把白舒雅母女这对毒瘤先去掉,而当下唯一能帮到自己或许只有欧卿祺。

欧卿祺看着一直坐在咖啡厅内发呆的宋芦,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没有离开,就这样子的看了她整整一个下午,逼近晚饭点,宋芦却依旧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

欧卿祺先是给自家打了个电话,然后给宋芦发了一条短信,只有两个字家宴,然后就扬长而去。

宋芦收到短信,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该死的男人,又是家宴,她宋芦长这么大从没这么不招人待见过。

别一副哭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丧礼。

看着身侧衣冠楚楚的男人,宋芦对于自己未来的婚姻生活更加的没有希望,不过好在自己跟欧卿祺说好了,只是契约婚姻而已,婚后也可以分房而睡!

你愿意吗?你愿意吗?对于新娘的走神,牧师只能提高了音量再一次问道,这个新娘真是奇怪。

回答。欧卿祺用力的捏了一下宋芦的手腕让她回神。对于宋芦的不配合,欧卿祺的内心是非常反感的。

痛!回过神的宋芦只感觉到手上的疼痛,恶狠狠的盯着欧卿祺。一想起这个男人的恶行,就越加的生气。

新娘,你愿意吗?牧师看着眼前这对奇怪的新人,再一次问道。

宋芦看了欧卿祺一眼,虽然不想回答,但还是低下头小声的回答,我愿意。

从始至终,宋芦都不敢回过头去看身后那道炙热的目光,里面有太多的情绪,而自己负担不起。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听完牧师的话,宋芦惊讶的一下子就抬起来了头,一呆愣的看着眼前这张靠的越来越近的脸。

虽然,宋芦无法否认,这张脸的确帅的天妒人怨,可这男人就是一匹种马,种马啊,他亲眼看到他吻过别的女人!

欧卿祺看着宋芦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硬是憋住了想笑的欲望,然后深深的吻了下去。

感觉到对方的舌头在自己的嘴唇上轻舔,宋芦拼命的用自己的舌头抵抗着,殊不知,在外人的眼里,这是一段多么激情的拥吻,就连身后的目光消失,宋芦也没有发现。

A市是座不夜城。

此刻,坐在吧台上买醉的不是别人,正是离开了宋芦婚礼的江风。

在他面前,摆满了无数个空酒瓶,而他早已喝得伶仃大醉。

宋芦,宋芦,宋芦。

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静悄悄的走上前来搀住了已经醉倒的江风,这个人正是从婚礼尾随着江风离去的宋菲,宋菲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

宋芦,你为什么要和欧卿祺结婚,为什么要离开我!迷迷糊糊中,江风一直质问着宋芦。

宋菲把江风放在酒店的床上,就开始脱他的衣服,但是由于江风的挣扎一直不能顺利的把衣服脱掉,再听着江风对宋芦的心迹表露,宋菲对宋芦更加的怨恨了起来。

江风,你给我听好了,你这辈子能娶的女人只能是我宋菲!

迷醉的江风紧紧抓住宋菲的手放在自己心口。

沁儿是你吗?沁儿,沁儿,沁儿,

伴随着男子热烈的呼唤是女子深红的唇瓣,一夜激情,春光无限。

清晨,江风头痛的醒来,看清身边的女子居然是宋菲,愤怒的直接一脚就将这个女人踢下了床。

江风,你混蛋,你,你,你要对我负责。宋菲任由自己的身子暴露在外,还摆出一副被江风欺负了去的样子,看见宋菲这个样子,江风就觉得恶心,扔下一张支票就扬长而去。

我喜欢的只有宋芦一个人,你不要白日做梦。聪明如江风,怎么会不知道宋菲昨晚使了什么手段,只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他即便再愤怒也不可能出去说自己被宋菲睡了吧。

耳边全是江风离开前冰冷刺骨的话,宋菲捏紧了手里的支票,无比的憎恨宋芦。

当手机的声音的转变为冰冷的女声,江风愤怒的将手机狠狠的扔了出去,宋芦!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不想接我的电话是吗!所以关机是吗!宋.....

冷静下来的江风恨透了宋芦的无情,拿起电话就让秘书进来,召开主管会议,我要收购欧氏集团。

即使众主管都反对对欧氏进行收购计划,但是江风的一意孤行还是将江氏集团和欧氏集团的商战拉开了帷幕。

嫁给欧卿祺的宋芦理所当然应该搬去欧家!纵使她心里千万个不愿意。

由于宋氏集团资金出现了问题,宋芦理所当然的留下来加班,等到一切忙完已经是九点多了,宋芦低呼一声该死,便急急忙忙收拾好东西开着车回欧家。

宋芦回去的时候,欧家一家人都围在长长的餐桌旁,但是没有欧董事长的发话谁都没敢动筷子。

哟,弟妹好大的架子,不回来吃饭也不说一声,让我们这么多人就这么干等着!

欧家长媳,欧锦程的夫人杨雨非阴阳怪气的说道。

不好意思,今天公司加班,忘了提前打个电话回来。

杨雨非还想说什么,被欧锦程轻轻一声咳嗽制止了,欧董事长显然对宋芦极为不满意,沉着脸教训道:欧家家训,缺一人不可动筷,记住了!

是!

宋芦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沉默的欧卿祺,欧卿祺暗中摇了摇头,让她不要反抗,宋芦心领神会,再看欧董事长的时候便恭恭敬敬的答道。

宋芦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见欧卿祺居然坐在她的床边,于是警惕的问:你想干嘛?

其实欧卿祺只是想来告诉宋芦,想要在欧家平平静静的生活唯一不可得罪的人就是欧董事长的,可眼下看她防自己就跟防贼的模样,当下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说我要干嘛?我是你丈夫我还能干嘛?

宋芦看着欧卿祺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以为他是来要求自己履行夫妻义务的,当下吓得摆出了防御姿势:你别过来,我可是跆拳道黑带高手。

欧卿祺忍住想笑的冲动,一把擒住宋芦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的胸前,用手指磨砂着她娇嫩的唇瓣,作势要吻她。

不要。宋芦一把推开欧卿祺,欧卿祺本来也只是想逗逗她,当下顺着她的力道松了手,宋芦失去支撑,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可恶的男人!

像你这种身材的女人,倒贴我也不会碰!

欧卿祺说完有些得意的看着宋芦,然后正了正神色说:之前说好的婚后分房睡,我是不会违约的,我来只是想要告诉你,在欧家,谁都可以得罪,唯独不能得罪我爸。

欧卿祺说完便离开了,宋芦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摔疼了的屁股,越发的觉得欧卿祺这个男人可恶。

过度劳累的宋芦睡得迷迷糊糊间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映入眼帘的是宋菲发来的与江风的床照,多日来积压的委屈瞬间爆发了出来,宋芦忍不住哭了起来。

从书房回来的欧卿祺走到房门口听见的就是宋芦的哭声,欧卿祺的心有些许的动容,他以为是欧家人对她太过苛刻,而这一切说到底也是因为自己,谁让自己只是一个私生子。但是……既然嫁入了欧家,嫁给了自己,她就应该有这份承担。

欧卿祺松开了握着门把的手,转身离去。

欧卿祺一夜未归,而宋芦早已习惯了欧卿祺的风流。

昨天瑾川又没有回家吧,宋芦你怎么都不管管,杨雨非总是抓住一切机会要找宋芦的不快活。

宋芦低着头吃饭,因为不想他们看见自己哭肿的眼睛,低声的回复:由他去吧。

都成家了,不能再像以前这样子了,宋芦你作为瑾川的妻子,也要好好的管管他。看着宋芦这副模样,欧董事长也对宋芦发表了自己的不满。

恩,知道了。宋芦依旧低着头,小声答应着。

宋氏集团。

宋菲的账目你查的怎么样了?宋芦问着自己的心腹,也是自己的学弟林书其。

宋姐,宋菲对账目似乎很看重,都不让别人经手,我现在还没有机会接触到。林书其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说道。

没事,总会找到机会的。宋芦安慰的拍了拍林书其的肩。

而这一段,正好被来汇报工作的人事部经理赵凯听见了,而这个赵凯一直垂涎宋菲的美色,自然不会放弃这个讨好心上人的机会。

妈!宋芦那个贱女人在查我的账目,这该怎么办?宋菲害怕自己贪污公款的事情被揭露出来,从人事部经理那个老男人那里得到消息之后,就立马来和白舒雅讨论。

别怕,既然她要查,我们就让她查,我们把账目填平了,看她还怎么查。白舒雅看着窗外阴狠的说道。

可是,可是要怎么填平啊?那可是一个很大的窟窿。宋菲依旧不知道到怎么逃过这一劫。时间这么短怎么来得及?

白舒雅本就不出彩的脸上,此刻因为恶毒的想法变得更加面目不堪,那我们就给她制造点麻烦。

对呀。宋菲的心头闪过一计,正好可以逼着江风对自己负责。

一夜之间,欧氏集团绯闻少爷的新婚妻子出轨,而这个男人正是自家姐姐的未婚夫,江氏集团的少东家江风的消息不胫而走,A市注定了又要限期一阵腥风血雨了吧。

今天从进公司门开始,宋芦就觉得所有人对自己的目光就有些奇怪,看着报纸上一整个版面的照片,宋芦一颗心像是被泡在了寒水里一般,照片上一脸娇羞的宋菲小鸟依人一般躺在江风赤裸的胸前,而背景居然是某酒店。

已经发展到上床的地步了吗?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