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清风徐来】许宜石中国画展全纪录

溪涧斋2021-06-10 11:15:18

點擊上方“溪澗齋”可訂閱哦!


文·化:隨心而動,展現最美麗風采。發掘身邊美好,傳承古典美學。呈現優雅動態,遊上下五千年。

整理/Toni




清风徐来·许宜石国画作品选》首发

许宜石艺术会所出品    定价168元

特种纸精印 精装 函套   银色套印


特别惠友一:

168元一册包邮。毛笔签名,可以题上款。赠送许宜石题写斋号一件。

特别惠友二:

198元一册包邮。毛笔签名,可以题上款。赠送许宜石精品书法吉语作品一件。

联系方式见帖尾




斋号(吉语)作品示例:


















毛笔签名、题款作品示例:












清风徐来·许宜石国画作品选》序



序一


气韵灵动  趣味天真

/津渡


宜石兄画集即将付梓,勉励我或可为之序言。

 中国艺术关乎自然与心性,绘事如此,诗亦如此。昔黄庭坚言李公麟,断肠声里无形影,画出无声亦断肠,此为以画论诗。李公麟自解:吾为画,如骚人赋诗,吟咏情性而已。是为以诗言画。宜石兄作画,我写诗,大致梗概相类,隐约款曲。

 山阴风物,人文荟萃,宜石兄生于斯,长于斯,思慕前贤,会心山水自然,写意花鸟虫鱼,多有悟道;我于嘉禾盘桓廿年有余,体察山川草木、浮凫飞禽,每每亲临,不外乎师法造化,滋养性情,冀求觅得自然气息。缘分之外,亦可看作是彼此相似共通的渊源与追求。

 人生天地间,个体不同,心性修为有异,涵泳艺术,非真体悟不可与言。论画,难之又难,须得慎之又慎。除非万不得已,不可为之。窃以为知音之间,私谈最洽。纷芜繁杂务必省减,只捡要紧处谈,激动兴发,击掌快意。撩搔到痒处,一点通透,陶然忘机。不然,雾里看花,阋墙递话,都不得要领。同一个层面上,尚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莫衷一是。更不用说高下差别,各人言语,出处殊途;甚至南辕北辙,相去万里,夏虫语冰,趣旨迥异。

 我与宜石兄神交既久,欣然应允,全不顾满纸刍荛之见,一者关乎性情、友谊,二者在于求艺、问道,此非闲话,实乃相关印证,彼此心下明白。

绘画作为一种视觉艺术,其核心本质仍然是表达。穿透纸面功夫,简而言之,无非笔墨经营,取势构图,造型立意。而从个体考察,则关切到宇宙自然、社会人生,所谓要言不烦,大概可归结到胸次、眼界、心志、品性、手段、气度与神通。

印象中,凡山岚水树,亭台楼榭,人物器皿,宜石兄多有涉猎,而尤以花鸟虫鱼用功最勤,最为引人入胜。其笔墨、构图、立意,业已区分他人,进入自我之境,所作格致高妙,气韵生动,一派自然天真。

笔墨那点事,惟技巧二字可以担当。说简单就简单,说奥妙也奥妙。凡作画者,必由是而作根本;而技进于道,众妙之门,玄之又玄。古人云,画须数笔以成其形,书则一画以见其意。“一画”何其重要,一笔下去,势必成竹在胸,清楚明白,形体复活与再现,经验与情感,气质与品性,审美与理想,无不蕴含其中。

观宜石兄所制,大到荷盖蕉叶,小至蝉翼蚊腹,规矩方圆,枯润焦湿,浓淡轻重,兼顾局部与整体,毫无粘滞脏乱、拖泥带水之感,是意在笔先,一一经过细细忖度,计较考量,所以才能下笔肯定,层次分明,恰到好处。有必要特别指出的是,宜石兄画虾,胸甲额剑,鳌足眼珠,笔墨浸润湿透,增之一分则多,减之一厘似少,造型准确,意态灵动,烛幽发微,即与白石老人相较亦不遑多让,似可颉颃。

在单纯的笔画线条之外,宜石兄尤其在意造型构图。私见宜石兄题材草构,全然拒绝简单处理,废纸三千,盖为通篇考虑,整体布局,力求出其不意,别出新杼。



李北海云,似我者俗,学我者死。点画线条,构图立意,模仿难成经典,重复不是艺术,创造才能成就自我。由熟出熟易,自熟而生难,高明的书画家断不会轻易就范,既出古人藩篱,亦必走出故我关隘,宜石兄殚精竭虑,潜意创新,斯为艺术的活力,亦是艺术生命的本源所在。

 花草鸟虫写意,是以心性观测自然,自然回归心性。无论是即时对景摹拟,一时抒发闲情逸致,还是感时留恋,寻找失落的诗意田园,抑或是逃避现实,摆脱羁绊奔向自由世界,关键是从物象、感念中回到自我,从宏阔高远之处,或是幽深隐晦之处观察到自我的内心。画为心画,镜象即为心像,立意高下,境界大小,旨要在此。

 观宜石兄画作,如竹苞兰叶、芭蕉枇杷、菊英牡丹,不一而足,花草皆以意写,设色清丽秀润,墨气浑厚华滋,不求形似而神似,旨在营造氛围意境,抒发胸臆;而游鱼浮虾、蜻蜓蝌蚪、蝼蛄蚂蚱等等,则施以工笔,模拟动静神态,锱铢必较,力求惟妙惟肖,跃然纸上。

 董其昌云:气韵不可学,此生而知之,自有天授,然亦有学得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立成鄄鄂。气韵生动,是为进入山门标志。 

宜石兄生于青藤故里,于徐渭尤为精研,构图布局,不落窠臼,笔墨冲和,谨守法度,立意天真烂漫,多能看出青藤余绪;下续至石涛、八大,乃至缶老、白石、潘天寿亦能传承影涉,静观之物,譬若危石疏枝,得八大山人内敛沉含、抱残守缺笔意,又如鸟虫鱼虾,生命动态,直追白石老人的意趣情致,鲜活灵动,生机盎然。读万卷书,追慕前贤,手摹心维,承接传统,师古而不泥古,终究是为跳出古人,开掘新境。

宜石兄僻居一隅,放眼大千风物,每于湖光山色中独自留连,或观景揽胜,或临摹写生,或从烟波叠嶂之中滋养精神,这是江南风度。案牍劳形,搁笔几案,心意淡泊,孜孜不倦,惟以绘事为终生事,一茎梅枝插瓶,一盆水盂嬉虾,足见个人情性。宜石兄近年来佳构迭出,于国展、专项美展屡有斩获,颇有异军突起、独树一帜之势。我以为天道酬勤,必不相负。


 愿以此与宜石兄共勉。是为序。
2017年7月22日    
大暑    于沪上

 


序二


宜石宜画

/何国门


宜石兄是我绍兴美专校友,那地方毕业了那么多人,后来还坚持画画的人不多,宜石一直画到现在。

坚持并不能保证成功。爱迪生说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灵感,但据说还有下半句:最重要的是那百分之一。

普普通通的花花草草,宜石兄也能灵感频频闪现,并能用笔墨表达出不寻常的美来。
表象的美不足以打动我,而宜石的画时能打动我的内心。最喜欢他的兰花,淡淡浓浓两三笔,兰花的那点不被人懂的心思全被他识破了。还喜欢他细笔的虾,画虾的人那么多,惟宜石之虾能让人过目不忘。除了小品,他还能作巨幅,逸笔草草的大写意在中国美协大展中获奖难之又难,宜石成也。

我隅居越地之东,与宜石相距一百多公里,一年能见面一两次或不见面,但心心相印。很喜欢他枕河的小楼,在这里办过我俩的双人展,在这小楼上饮酒喝茶听雨,还一起漫步青藤道士走过的古巷,一起寻访过大吉山买地摩崖……,宜石知道我喜欢什么,我也是他的知音。

三年前他电话里泣不成声地告诉我张桂铭老师突然去世的消息,一回忆起那幕,至今还直教我泪下。人与人交往的深情,莫过于此。那年他还远远的去偷折来大丛荷花供在张老师的灵堂,因为张老师生前喜欢荷花。

画画的人,若没有足够细密的心思、足够真诚的情怀、足够苦心孤诣坚实过硬的功夫手段、足够不与人同奇思妙想的笔墨经营,又怎能有打动人的作品?!绍兴史上频出大画家,绍兴人是最适合做画家的,而宜石兄就是天生画画的。


宜石宜画,我看好!
何国门  2017.11.1 

           




清风徐来·许宜石国画作品选》印象宜石



雨后滴晴翠  空山别开春

——观许宜石花鸟画有感

/李敬仕



丁酉九月的一个下午,绍兴青年画家许宜石先生手携他即将出版的画册打样,来我寒舍小坐,让我先睹为快。并对我说,他作画追求的是一种“清润”的意趣,这好比到了刚刚雨过天晴的山里,只见那里的山坳树杪,佳木葱茏,那几朵野花,几株青草,一尘不染,清幽纯净。我翻开他的画册,恰似一缕习习清风,扑面而来。

他的画,给我总的感觉是:简、清、灵、活。

所谓“简”,并非是简单,而是简练,即删去一切多余之笔,仅以洗炼、简洁和有力的笔触,直透人的情感深层。“简要”是中国文艺的批评术语。清刘大    《论文偶记》指出文以简为贵:“文贵简。凡文,笔老则简,意真则简,辞切则简,理当则简,味淡则简,气蕴则简,品贵则简,神远而含藏不尽则简。故简为文章尽境。”画亦然。明末清初,程正揆著《清溪遗稿》,认为“力能从简意能繁”,才是好画。可以说,许宜石的画是做到了“笔老”、“意真”、“辞切”、“理当”、“味淡”。

其二是“清”。画的艺术风格有着清秀文雅,清爽新鲜,洗练淡洁的特色和秩序井然的艺术结构。

三是“灵”。他的画表现出情思活跃的审美特点和灵巧、灵活的艺术手法。充分显现画家的灵心慧性。诚如清孙麟趾所言:“惟灵能变,惟灵能通。反是则笨、则木,故贵灵。”

四是“活”。“所谓活法者,规矩备具而生于规矩之外,变化不测而亦不背于规矩也”。从生活中汲取素材,又不拘泥于生活的真实,笔下的艺术形象显露出勃勃生机。他笔下所画的河虾、青蛙等鲜活形象,可见其对描摹对象观察、揣摩的细致入微。

许宣石近年来积极参加全国性展事,多有斩获。他的作品《蕉下高士图》获《泾上丹青·2017全国美展》最高奖。《青藤雅境》入选《2016全国中国画展》。我们可以满怀信心地期待画家更多佳作问世,他的艺术业绩也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幸福的宜石

/陈秋田



自由的迁徙、自由的择业、自由的创作、自主的展览、自由的结合……改革开放发展到今天,让宜石这代年轻人、让宜石这些有志者如鱼得水。

前些年,在一位新朋友办公室里,一幅花卉条幅映入眼帘,那是宜石的画。画面中的墨色散发着难得的轻松和自由,笔线中也蕴藏着传承和智慧。从那天起,老少两人有了共同话题。宜石于是隔三差五地打电话问我现在在上海还是在绍兴,只要听说我回到绍兴,他准会在电话里告诉我他现在正在干什么,画什么,还会真诚地邀我去他的画室品茗闲聊。

去年年底,宜石跑到我绍兴的家,拿出两张小纸片,笑着要我写“祝福新年”四个字,他不说何用,我也不问。今年正月,他的个展在银泰城展出,他邀我去,我也很想去看看。那天走到离展厅还有几公尺路的时候,就见一位老画友刚看展出来,见我就打趣地说:“我看到你的‘书法’作品啦!”什么‘书法’作品啊?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上到二楼,宜石一见我就兴奋地跑来拉起我的手,指着第一块展板说:“陈老师,你看这样可以吗?……”,原来是宜石把我为他写的 “祝福新年”四个小学生般的字儿和另几位同仁书法组合上了他的“头版头条”了,这个小宜石,害得我刚才不知该怎样接上朋友的话!

今年9月,宜石三人书画联展又在《何水法美术馆》展出了,他早在微信里邀约过我,也几次打电话与我联络,因我没还没有养成及时翻看微信的习惯,手机又楼上楼下随性乱丢,直到快开展了,宜石再次打电话来,我才很抱歉的匆匆赶去。还好,离开展还有半小时。宜石于是陪着我,带我看他一幅幅的近作。宜石的作品有大幅的也有小张的,大块面墨色幻化的芭蕉、荷叶与那些通体透亮、活泼的小鸟、河虾和蝴蝶形成了强烈对比,极富趣味,值得我们这代人羡慕。




和正月那次画展一样,宜石他们的这次联展开幕,也免去了许多繁文缛节,在他们的展厅里,看不到那些名人们的光临,也没有那些忙碌政务的官员们到场,书画界的展览终于在年轻一代身上回归到本真上来了!这是一种十分了不起的变革,这种变革是对那些陈规陋习的勇敢挑战。

前些天,在宜石的画室里和他交流,一边喝茶,一边听他海聊又看他的画。宜石说他最佩服的就是能画气势雄伟的巨幅大画,又能画精到小品的潘天寿大师了,他对潘先生的崇拜、对他伟大人格的精神向往,已是入了迷了。入迷的当然还有老祖宗徐渭、石涛、金农和近代的傅抱石,从雷婆头峰到青藤书屋、再从青藤书屋跳跃到金刚坡……,宜石对这几位大师们的成就如数家珍。

听着宜石的赤诚言谈,我在他身上不但看到了他对书画艺术的执着追求,也看到了中国传统文化在他们这代年轻人身上的真正回归,我情不自禁的感叹道:“宜石,你们这代人真的太幸福了,你们赶上了好时候!”宜石认同我的话,但又搬出他们这代人的“苦恼”来:“信息太多了、信息太快了,几千条、上万条,许多时候,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不知道什么是错的,在那些众多的信息里,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走,我的方向在那里?”宜石说着,又去另一房间捧出他的新作来。清澈的湖面中有17只透亮河虾正在有序地从轻拂的柳条中间向着盛开的荷塘游来,树干、柳条、荷花、荷叶,画面中的起承转合和意境的求静给人一种享受;清新的笔意和色墨的融合,足见他的传统功力,这幅作品可说是他近期的代表作。

2015年浙江省青年美术作品展览展出了他的四条屏作品,在众多小写意和工笔为主的作品群中,宜石的作品与众拉开了距离。这幅四条屏作品接着又入选了今年在山东举办的全国中国画美术展览。

原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院长刘开渠先生生前在充分肯定方增先老师艺术成就的同时,曾建议过当年才30多岁的方老师,他说:“作为一个艺术家,要超越常规,不断开创新路,还必须在修养上加强深度和广度,只有在艺术上具有真正创造性的鲜明特色,才能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足迹,才能以这种崭新的成就丰富已有的艺术宝库。”

宜石,这位小青年,在今天很有点浮躁的美术天地中,能静下心来不断画出一些好东西来,很不容易,也了不起!在与宜石的不断交往中,我知道他胸怀的艺术志向不小,他的前途会无量,我衷心祝愿和祝福他成功。


陈秋田 

2016年10月11日于西安




明道优术,斯于所染

/路健群



宜石学弟天资聪慧,敏而好学。常独行于名山幽径,竭拜于古刹名僧。探艺问道,至诚甚真,数年如一情溢于自然,默契相仪。皆与花鸟、鱼虫为伴,揣摩驻观,心领神会。又时常深居简室,笔耕不辍,其致思绪于艺道,忘寝食于翰墨。并能参化古意于心,生发灵性于自然。所见一花一萼一虫一鸟,谛视而察之,写之,心追神驰。得其所然,韵致丰采,生动可极。

近年来宜石学弟多往来于南北,慕拜名师,求艺悟道,广交益友,日见艺进。其作品入选获奖于各类全国大展,收获甚多,声明可鉴。

望学弟素蓄守中,淡然平和,索源求真,学养益进。斯道若此,慎终如始,他日所期,终可成蔚然也。


丁酉秋路健群于华雨山房  





渭堂小记

/何国门



宜石兄斋号本叫“岩里居”,嘱余题之,拒之。因为“岩里”在新昌是火葬场,宜哪知,缠住不放,我不得已实情相告。

宜乃改“渭堂”,取徐渭之意,余也深爱先生。二字写就,宜张挂堂上,还挂上徐渭先生的像,并点上一柱香。

甲午小暑,宜与我在渭堂办双人小品展,作为渭堂·许宜石艺术会所开馆之庆,余得以登山阴渭堂也。

渭堂乃一间三进二层小楼,北临衔而南临水,临水处凸起于邻屋,一层有亲水埠头,二层有花窗凭栏而坐,小桥流水人家,灯光桨影咿呀。余曾居山阴读书四载,写生过不少古城风貌,少见有如此处好景致。

小楼中间一进,贯连一花廊,余辟为天井,令屋舍光明通透,又得以别有洞天,小中见大。遇雨,水银般的雨链子从三面屋檐齐齐垂落下,又被屋里的灯光映得如琥珀般澄黄,声色斑斓。

我正寻思小楼旧主人该是懂画的,宜介绍说,装修时拆下顶棚,发现里头挂着好几幅古画,宜出示若干,皆晚清地方画家。老屋与画家定是极有缘的。

宜作花木禽鸟,纯以水墨,意在元明人间,尤喜作墨兰,寥寥数笔,竟能冷峻奇逸,青藤老人的气仿佛是接上了。

那日午后,宜陪我从渭堂步行到青藤书屋。宜说他常来此小坐,以致管理员不收他门票了。其实我也很喜欢这里,每来绍兴倘有时间,总会到此处呆呆。这里游客极少,清寂得恍若私宅,而主人只是暂时出门去了。

我让宜在青藤书屋“自在岩”下的芭蕉前留个影,回头再看看墙上青藤老人自题的三个字,我忽然想起宜当初的“岩里居”,是否指得是这块“岩”呢?


甲午秋分前五日  何国门





宜石的画

/吕三



好的画,就是用合乎心性的笔墨,真诚地表达自己对世界的感受。这世界,广阔如山河大地,些小如草虫花石。是故,画者借天地万物而言衷,托物达情,其命惟斯。

在我看来,许宜石的画,堪当好画。

许宜石的画,题材上,不搜奇,不猎异。生活中寻常所见的花卉、鸟虫、鳞介,一经他笔,便成生动画图。

画须生动,始能传神,由兹才能动人。若要生动,须于生活与传统的日积月累。许宜石满怀深情地生活着,在山间,在田野,在小径,他对那些寻常的花草虫鱼,留心观察,用意揣摩。因此,他的画中,花卉的俯仰、向背、出枝,草虫的头胸腹尾、眼须足翅,既妙合画意,又不悖物理。

画须传统,才有表达生活的能力,才能赋予表达对象以笔墨内涵。许宜石多年来,对陈淳、恽南田以来的小写意传统画法,颇为着力。而徐渭的淋漓野逸,潘天寿的雄强刚健,对他亦有影响,这在其画中透着消息。

许宜石的画,勾写点染,一任自然。用笔爽利、迅疾,就像生活中的直肠人,不委曲    嗦,不遮蔽掩饰,几根线,几团墨,明明白白地放在那儿。因了这种用笔特征,他的画,其墨其色,也是明快单纯,少见浑沌,少见复色。

许宜石擅画花草,而长于昆虫鱼虾。这些天地间的精灵,在他的笔下生动活泼,能得其妙,成为画中的画眼,整幅画因之而更有趣味。尤其他近年画的虾,用淡墨点染虾身,浓墨破墨皴擦,将虾身的半透明和质感恰好地表现出来,再以劲挺的线条勾写须足,浓墨点晴,生动,传神,具足画意。

生活中的许宜石,亲近花草,得到喜欢的昆虫鱼虾,便养在案头,朝夕相处,与之会心。草木未必无情,虫鱼岂能无意。它们给许宜石的回报,便是好的画图。可喜的是,许宜石大写意花鸟画《蕉阴高士》,近在全国美展中获奖,并取得中国美协入会资格。

许宜石的家,在文化积淀深厚的古城绍兴。绍兴,仅以书画言,古来特出之士辈出,自不待我赘语。许宜石生长于斯,而喜书画,可谓福缘。

丙申晚秋,我将展画于绍兴。那天午后,许宜石开车来高铁站接,健朗的个儿,清俊的面庞,爽直的言语,利落的举止,让我不禁想起他的画。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吕三夜记





用花鸟画去诠释最风雅的精神世界

——观许宜石水墨作品偶感

/潘闽怀



八月的一天,我约了花鸟画家许宜石兄,阳光烂漫,蔚蓝的苍穹之下,绍兴古城横亘其间……转瞬间,似乎暂停了闷热,些许凉风沁人心脾,他的工作室就在府山脚下,满眼的苍翠显得通透,人文的浸染让这里多了些灵气。画室里泛着墨香,刚研的墨液尚未干结,可能是主人爱清净,这里清幽,安逸,与外界恍如隔世,想必也是主人的气质使然。中式雅居的一隅供奉着徐渭像,缘来如此,之所以“渭堂”我已了然于心。旁边的盆盆兰花、菖蒲总是生机盎然,惹人怜爱,恍然之间,如入佳境,人似在画中。

因是多年的好友,跟往常一样,他总是平和而又不失热情地招呼入座,一切皆自然,一杯清茶话家常,再一起戏笔遣兴,他的世界仿佛再次陷入静谧之中,一晚上的时光悠然流过。

多年来,宜石兄一直致力于花鸟画探索与创作实践,慕古思今,早期学习 青藤、 石涛、 八大等名家大师,近年他的作品又兼具时代情趣,宜石的花草鱼虾灵动、静寂。 牧溪、 梁楷的笔趣,宋元大家的气局,诗词歌赋的意韵在他的画中隐约闪现,宛若天成。其造景净洁、飘逸是他欲得而已有的致静景境。宜石对物象有高度的观察提炼能力,善于准确把握对象的特征,用笔精简,寥寥数笔就能传神地勾画出物象的精神面貌,营造出细腻含蓄的意境。他运笔形式亦不拘一格,皆视其所欲得内容而定式,笔随意动,因感而为,一气势成。

体察时下各家的花鸟,大多浸染吴昌硕、齐白遗韵,偶尔添加点八大山人、扬州八怪形态。而我看到的许宜石作品,已经纵然跳跃出窠臼,既无继承齐白石或吴昌硕的“程式化”语言,更无“八怪”的外表样式,他过吴、齐家门而不入,遥拜 八大山人、恽南田后也绕过,甚至深情的凝望徐渭后,也跨过去了,他一一叩谢沈周、 唐寅等明代诸家,直取宋代真韵,大智慧也!在宋画中浸淫、挖掘,不学其表,但渐得宋人花鸟淡雅清逸之神髓。 




我常常跟朋友说起,许宜石的花鸟作品给人一种灵气、清逸疏朗的感受,其创作的题材大多是人们喜闻乐观的花鸟,与人非常贴近,不仅书画气浓,且非常能打动人的内心。他的作品在题材、立意、章法、笔墨等方面均显示了不俗的追求,体现独到的审美崇尚,这或许也是近年来渭堂花鸟作品备受藏家追捧的原因之一吧。

许宜石通过这几年不断锤炼、糅合,生活已远离甜俗和生涩,变得含蓄高雅而富于诗意。再进一步说,我用“时出新意,别开生面”去形容的创作,虽入古人规矩,但并不受其束缚,创造了自家“构成式”,即借鉴了当下设计艺术中的对比、统一、和谐等高级形式进行构图,饶有时代意趣。如他的《兰花图》中重心的把握都是动态平衡,兰花摇曳却又稳重自然。《禽鸟图》中鸟的站立点以及树枝在画面中的分割总是在黄金比例,切合观者的视觉,直逼心灵。又如,《荷花图》和《螃蟹》等构图的聚焦中心,在舒适视域,但是部分枝干和叶子均在画面之外,动势也是向外衍生的,极大的增强和营造了画面的张力和氛围,使画面在统一中求变化,而取得活泼的艺术效果。

还原艺术的本真,许宜石十分重视完善自己的人格修养,心地善良,待人真诚,淡泊名利。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创作心态,常常是一幅画的完成要花上几十天的时间,故其画有静气、有深度、有韵味,是“不媚时人眼”的有我之作,以其单纯的心去追求最风雅的精神世界,这也是东方艺术的魅力,这样的艺术坚守是难能可贵的。


丁酉深秋 潘闽怀写于天姥山麓






帘外幽香

/清谷



疏帘半卷,写满了倦怠后的随意,细绳轻轻系住,掀开半片清气。见有幽兰数叶斜入,几点花香,素雅,超然。左起款款而书“青藤故里宜石写”。这是宜石兄相赠的一幅小品,我把它挂在画室,很是喜欢。

去年八月的一天,宜石来电相约联展。他的画好,早有所耳闻,想着乘此机会欣赏学习,于是欣然应之。

展览开幕那天,微热。赶到展览场地,宜石早早到场,只见他高挑瘦削,手执一把折扇,甚是风流倜傥,眉宇间一股清刚之气。初次相见,人群中,我一眼就认出了他。那气质,那风度,正如

一支倚窗而入的幽兰。他与我相识并不算久,而在我感觉却很亲近,如同老友重逢,轻松而随性。

宜石画很简,简不是画得少,而是一种单纯,单纯不单调,可谓远观其势,近取其质。小中见大。一蜂一蝶一虾一蝉,小小生灵,尽得风雅。

他爱扇,于是也爱画扇,大写意的配景,与精致入微的小动物相得益彰,惹人怜爱。

谈到此处不能不提他画的虾。

宜石画虾,以气运之,清笔淡扫,四面出锋,虽淡尤劲,虾子通透体态跃然纸上。随焦墨轻扫,匣壳斑驳溢出,那么松灵。他画的虾 ,细入纤毫却不繁复累赘,全以笔韵出之,难能可贵。

宜石画虾不是随意想象,常见他把活虾放在瓷盆里,青石下,置于案头,时时观察揣摩,故得此活脱气息也就顺理成章了。

一片水泽中,三两只虾子划行,边角处或荷花,或睡莲、浮萍、水草、芡实,虚实相生,意犹未尽……

窗外微风吹过,摇曳着石榴的影子 ,一只蝴蝶扑腾着半片落叶,似乎能闻到阵阵果香。不对,这还是宜石的画。


丁酉暮夏清谷于散木斋





三人行

——记宜石兄

/石缶



时有所弊,古人心一知寡,囿於时空所限。今则不然,此限渐消,白画天涯皆不足论,交友亦不同於古,局於乡里,朝暮一世,不见则永难相识,可谓憾事。

直至今日未曾得见宜石,其在绍兴,吴越钟灵毓秀之所,吾居小沛,苏北汉兴之源。然相识已久,皆赖於微信之功。初识宜石兄,即相谈甚乐,遂以画相易,方知吾画粗野。兄惠余瓶兰一帧,虽不盈尺,竟有衡山白阳意趣,却不酸腐,气格清韵,似携几缕东风而至,淡冶怡然。

吾学画廿余,自觉荒度,然深知为艺之难在老树新花,因陈出新。古不能新,酱缸之学,唯皮囊老朽而已。新而不古,亦哗众取宠之辈,更不足取。宜石兄画有来知往,乃可贵处。

其放肆自青藤来,化去愁苦,多几许姿媚,又颇有岭南赵叔仪之爽利。似白石,非其农家湘辣朴俗,尽是江南可口清甜。虽工草虫,如其蜂蝶鸟虫皆外工内意,外精内粗,松紧疏密,随类赋彩,应物取神,得造化之功,近观亦不类物相,远视精神灿然,气韵自生。

曾忆儿时好捕虾,去其钳头,呷其肉,清鲜至极。宜石兄所绘之虾非白石笔墨意趣所成,直以形取神,其通透,其生动,其意态,非止於其相,可想其白石未能如此!


石缶  丁酉立秋於疏竹苑







闲聊画友许宜石

/斯林锋  



与宜石兄初识于今年山阴某艺术机构组织的一次写生活动,后在一次展览上有偶遇,想来,交集还真不多,此前,缘于当下四通八达的移动互联网,倒也常在微信上看到他的一些画图,也知道绍兴有这么个头发长长的跟我一样精瘦的同道,为期10天左右的写生,朝昔相伴,到给我留下了不少印象,同时提笔之前,不忘再次翻翻他朋友圈的作品图片,算是此文的原始资料吧,哈哈!

宜石兄,主事花鸟画,偶涉山水,擅花卉、鱼虫,承袭了传统小写意精致、典雅一路,其画格清新。且好深入自然、对物观照,体察细微,其画面好经营,构图巧妙,赋色清丽。所谓画如其人,宜石心性灵敏,兼具山阴本土人士的含蓄,固其画,笔端细腻,取象精妙,寄情于简约、精练,淡而不淡的纤笔柔情中,可贵的是其画尚不失他这个年龄的阳光之气,无卖弄之嫌。先贤有言:“小写意易得于似,而难得似之不似;若能于似处征得象外之不似,言外之旨趣,则堪称小写意高手”。这或许也是小兄的追求所在吧。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士,宜石出生山阴,此地人才辈出,诸如二王、倪元璐、青藤等诸多史上名流,作为一个热爱绘画的青年,宜石自然多少会在潜移默化受到此等先贤遗迹的些许泽被。算是我们常说的“地利”吧。

宜石兄心性敏锐、天资聪慧,对于画画我想他有着自己独特的思考和衡量,外人多说也枉然。寥寥百字,仅是对此兄和其画的一些第一印象,不成文,且充册余。




借得青藤结我果实

许宜石《青藤雅境》入选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单建华



前不久,有朋友跟我说:许宜石的《青藤雅境》一画入选2016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了。入选的画家浙江仅4人,绍兴唯他。

我表示了真诚的祝贺,但并不感到惊奇。

因为,我认识许宜石多年,知道他是一位很有灵气和思想的画家,虽然年纪很轻,但笔墨极老到,画面极简洁。比如这次入选全国中国画展的写意水墨画《青藤雅境》,就是以极简洁的笔墨,传送了丰富的内涵。

《青藤雅境》系四条屏,分别是“芭蕉”“葡萄”“兰竹”和“榴实”,四个题材均取意于一代大写意开山鼻祖徐渭的画作,但与徐渭作品有别的是,这是大写意与小写意相结合的一组作品。

大写意自然是取法于徐渭这位“祖师爷”,而大写意中掺入小写意,则是许宜石多年来探索的结果。

许宜石,绍兴富盛人,自幼爱好文艺,书画兼修,尤擅水墨花鸟,毕业于绍兴美术中专,现为职业画家,国画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全省美术大展,多次参加北京、上海、香港、杭州等地的艺术交流展。

许宜石说,自己从有记忆起就在画画。最早接触的是孙其峰的画册,接着是潘天寿、吴昌硕、诸乐山等大家作品,然后是徐渭的画,他对徐渭的画有一种无以复加的喜欢。“第一次走进青藤书屋时不足20岁,虽然看到的徐渭的画只是珂罗版,但已经看得如痴如醉了,印象最深的是《榴实图》《黄甲图》,以后无数次临写这两张画”。多年后,他又去青藤书屋临徐渭的《杂花卷》,还去上海博物馆临徐渭的《兰竹》,国内其他城市的博物馆凡有展出徐渭画作的,他都会赶去观赏。今年书法节期间,兰亭书法博物馆展出了一批徐渭真迹,许宜石先后6次前去观赏,对其中的《雪竹图》、花卉册最感兴趣,因为现场不允许临,他拍了许多照片,回到画室一次次对着照片临。

因为实在太喜欢徐渭的画,他把自己的室号命之为“渭堂”,并于三四年前在青

藤书屋附近租了一间屋子,在此居住的几年里,他开始构思并最终完成了《青藤雅境》这组画。“最早创作的是《榴实》,以后用两年左右的时间完成了其他3幅作品。”许宜石如是介绍。

《青藤雅境》无疑是雅的,淡雅的墨色,清雅的气息,高雅的格调,令人赏心悦目。

我以为,该画在意境上注重动静结合,主要体现在植物与动物的呼应上,比如墨葡萄下有老鼠啃食成熟坠地的果实,样子十分可爱;兰竹之间有蝉儿飞出,在一片清凉中传递了盛夏静谧的气息。徐渭作品,随性、狂放,不拘于形。而许宜石取其神韵,豪放与细心结合,大胆落笔,细心收拾。创作出了既饱含传统乳汁,又充满现代气息的作品。







清风徐来·许宜石国画作品选》现场盛况














清风徐来·许宜石国画作品选


精彩内页

…………

……


设计稿缩样选





书影选






清风徐来·许宜石国画作品选》内页及书影一


只闻花香,不谈悲喜,喝茶读书,画画练字,不争朝夕,这是我一直想要的生活。这种状态,阳光不妨暖一点,再暖一点,日子不妨慢一些,再慢一些。

——许宜石     


设计稿缩样选






















































书影























清风徐来·许宜石国画作品选 》内页及书影二


时光短,天涯远。一山一水,一花一草,朝夕伺候笔墨,我只想安静地画下去,静到岁月里。

——许宜石      


设计稿缩样








书影






【重磅巨惠】

清风徐来·许宜石国画作品选》首发

许宜石艺术会所出品    定价168元

特种纸精印 精装 函套   银色套印


特别惠友一:

168元一册包邮。毛笔签名,可以题上款。赠送许宜石题写斋号一件。

特别惠友二:

198元一册包邮。毛笔签名,可以题上款。赠送许宜石精品书法吉语作品一件。

联系方式见帖尾



联系电话:13732497916(许先生)

购书可直接微信联系许宜石


新朋友请添加溪涧斋工作微信购买:




特刊:

我的画家兄弟潘闽怀先生小记

特刊 ▎无上清凉---商力戈书法

特刊 ▎《民间艺术家专访——嵊州市雕刻艺术研究所李华春》

山阴风流 ▎钮震江篆刻

特刊 ▎2017年之昂书画工作室夏季招生

特刊 ▎观许宜石水墨作品偶感

文化:

十一月节 ▎大雪

十月中 ▎小雪

十月节 ▎立冬

九月中 ▎霜降

原艺手工 ▎七夕肉惠

散文:

采茶 ▎長發為君留

靜待花開 ▎淺香臘梅

原创 ▎沁汐---荷

原创 ▎香袭书卷---感情也要有所敬畏
原创 ▎晚枫清柳---在一纸薄缘里,续约一份深情

收藏:

杏繞仙壇水繞廊 ▎博山爐袅降真香

沸鼎騰湯雲 ▎降真香

藏·詩 ▎玉颊何劳獭髓医---山水玉髓手玩

藏·詩 ▎乳窦谤沉无香---海南古沉香霸气随行项链

藏·詩 ▎石田茅屋老生涯---带皮田黄随行

。。。。。

想要了解更多,就快快來關注吧!

文章底部開通評論功能,快去參加評論吧

溪澗齋歡迎讀者們投稿:

 投稿郵箱:xijianzhai@126.com

《溪澗齋》微信號:szwzx520

《溪澗齋》微信公衆平台: xijianzhai 

《溪澗齋》微博地址:http://weibo.com/xijianzhai

《溪澗齋》店鋪地址:xijianzhai.taob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