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FM102.7爱生活】盘点儿时过年“八大件”

西宁旅游广播2018-04-15 17:04:57

      八大件,多指各地特色美食。我这里的“八大件”,指儿时过年必须做的八大件事:扫漆灰(打扫卫生),杀年猪,写对子(对联),买年画,蒸馍,炸果子,吃长面,包饺子。随着物质的丰富,生活节奏的加快,外来文化的侵袭,儿时过年的必要程序越来越少,过年趣味越来越淡。近几年,每到春节将至,人们总感叹,年味越来越没有了。盘点儿时的过年八大件,是对过去人们虽然生活清苦,但对生活及未来充满希望的追忆,也是对当下物质文明高度繁荣下某些民族的东西缺失的警示。

       第一件,扫漆灰。腊月二十三是扫漆灰(灰尘)的日子。小时候,农村人特别忙,特别是公社时期,男女社员一年到头都要上工,很少打理房子,再说,土木结构的房子空间大,也难收拾,只有每年快过年的腊月二十三,农历传说是送灶神的日子,在这一天,农人都会抽出时间大扫除,当地土话叫“扫漆灰”。把一年没有打扫的房子整个打扫一遍。用竹竿绑了条帚清扫房子高处,用条帚把地上旮里旮旯都扫干净,用抹布把堂屋的柜子,桌子,灶房的米面罐子都抹得亮的能照出人影。去野地里挖点白泥和成糊状,把经年烟熏火燎的连锅灶房土墙刷白。土院子也用扫帚打扫的一尘不染。看着里里外外干净清爽的住处,主人轻舒一口气,脸上露出满意幸福的微笑。过年啊!

       第二件,杀年猪。儿时过年杀年猪,不像现在杀猪这么随便,一年四季啥时都在杀猪,啥时都可以买到猪肉。再说,那时候,一头猪从猪仔养到能杀(百十斤吧),最起码需要一年时间,春天抱猪仔,腊月杀猪过年,况且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杀年猪的。猪仔养到百十多斤,要缴到猪场,完成年初农业社的任务的。过年的时候,生产队有可能杀一两头猪,分给社员(当然要按年终决算工分分配)。就连猪尾巴、大肠、小肠(俗语叫猪下水),内脏都会分得一丝不剩。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是队部木架上一个猪头嘴里叼着一条猪尾巴。父亲在外教书,母亲身体不好,没底分,只能拿六分工,每年年终决算,我们家总是缺粮户,分不到东西,还要给队上拿缺粮款。猪肉,分到的总是没人要的下水。记得有一年,父亲偷偷去黑市买了个猪头,拿火钳在猪头上烙硬硬的毛。“吱吱”的响声一直萦绕在我童年的耳边。不论能分到多少是好是坏的年猪,杀年猪的场面总会让一村子的大人小孩热闹。过年啊!

       第三件,写对子。对联在我的老家农村叫对子。近几年,街上卖的对子多,大多是印刷品。赶集的人随便就捎带买几幅回来,但贴到门上没有墨香,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没有了当年腋下夹着一两张红纸,到村上某人的大院里,排队让村上的土先生写对子的过年氛围。我们村上写对联的人叫保印,印象里是四五十岁的样子,单身(做过上门女婿,因为地种不好,不会过日子被人家撵回来了),不是老师,也不是好农民,但却写得一手好毛笔字,也会看老黄历。平常村里人看不起他,到了腊月年关将近,保印就成了大红人。在一家宽敞的院子,主人搬出方桌,甚至拿出四条长凳,在桌子底下拢一盆木炭火。保印腋下夹了他的文房四宝,慢悠悠地来到桌子前,发笔研墨,拿出用麻绳锥在一起的老黄历翻。写对子要排队的,虽然没队形,但都会自觉的按先来后到顺序让保印写对联。有钱没钱的人都来写对联。肉可以不吃,对联是必须要写的。欢度春节,满院春光,过年啊!

       第四件,买年画。我不知道儿时城里人是不是也必须买年画,但我所在的农村过年时必须买年画的。当堂子的毛主席像必须换一张新的,两边的对联不用说了,肯定是贴上新写的。主席像两边,会贴上春夏气息很浓的年画,桃花盛开或者莲花一池。记忆力有一张两个男孩穿着短裤背心打乒乓球的年画,是1972年。炕头墙上会帖一张胖娃娃的年画。大哥有英雄情结,喜欢买雷锋等英雄人物年画。看着墙上春天气息很浓的年画,感觉天气忽然就不冷了,过了五天年,一下子就会走到春天。买年画,贴年画,过年啊!

       第五件,蒸馍。蒸馍是儿时农村过年的重头戏。时候到了腊月,农人就开始在石磨,后来在钢磨子(电动磨子)排队打粮磨面。磨面的原粮有麦子,其次是白苞谷。那时候,粮食紧缺,没有谁家能吃到纯麦面蒸的白馍馍。腊月二十八左右,我们的母亲们会用他们的灵巧的双手,一半麦面,一半白包谷面掺在一起发面。蒸馍前的晚上会做豆陷,用小豆泡了煮熟,用饭勺捣碎成糊状最好;另一种陷就是萝卜丝了,有几丝红萝卜搭色最好,加几根葱,添上盐巴就行。过年蒸的白馍有一笸篮,豆陷包子和菜包子,节省点的人家年馍能吃到二月二呢。吃白馍,过年啊!

       第六件,炸果子。炸果子,各地不一样。我们当地的果子特指一种方方正正,两寸见方的油炸面食。炸果子一般在蒸馍完成后的当天晚上。我们那儿有个习俗,就是蒸年馍和炸果子时外人是不能进门的。腊月二十五过后,到谁家串门,看到人家大门没挂锁,门却闭着,最好就不要进,人家肯定在蒸年馍。而炸果子放到晚上也是缘于这个忌讳。光景再不好的人家,过年也会买几斤油,做炸果子用。果子先要做好放到热炕上泛,等油锅开始冒轻烟,等轻烟散去,再取一两个边角料(不规则的三角形)下锅试油的火候。等看到火候到了,男人(也有女人)掌油锅,女人和孩子坐在炕上揉面,剁果子。当金黄的果子出锅,第一个父亲吃,第二个是孩子吃,有人让母亲吃,做母亲的会摇摇头,会在煤油灯(或者15瓦灯泡)下微笑着说,我不饿。闻着油锅的香气,看着金黄的果子,一家人都满足在过年的好心情里。过年啊!

       第七件,吃长面。吃长面是三十下午的饭,也是一年里最后一顿饭。现在随着人们生活节奏加快,传统文化的渐渐缺失和生活态度的简单,面食主要是在超市买挂面或者外地人开的鲜面店买现成的面条。而我儿时的长面是母亲的手擀面。麦面里掺上苞谷面或者大豆磨的面(我们叫杂面),也有叫两掺面的,母亲却能做出纯麦面一样韧性十足,细长的面条。长面是我们平常吃不到的,三十下午的捞面做好了,母亲会先给父亲捞一碗稠点的,再给孩子们舀,最后到她自己的碗里就只有几根面了。母亲仍然会用筷子挑得老高,说,过年了,吃长面。长面就是长寿面啊。是啊,吃长面,预示我们的日子长长久久。吃长面,过年啊!

       第八件,包饺子。那时候没有春晚,人们的生活苦焦,也没有什么文化娱乐消遣。但人们的传统文化是一直传承下来的。三十晚上熬夜是必须的。灰暗的灯光下,一家人坐在一起,烤着火,也许未燃尽的苞谷核会冒出呛人的黑烟,但一家人的心情是过年的心情,团聚,互爱,尊老爱幼。父亲拌饺子馅,母亲擀饺子皮,小孩子会翻出旮旯里的一分二分硬币。包饺子时,母亲会把洗净的硬币包在饺子馅里。第二天早上,也就是大年初一,一年里唯一早饭吃饺子的年饭,看谁能吃到有硬币的饺子,看谁吃到的硬币饺子多。吃到硬币饺子的人来年财运旺,会挣到钱,是一家人的希望。当然,我们都希望父亲吃到有硬币的饺子。事情也怪,每年父亲都是第一个吃到硬币饺子的。父亲嘴巴“嘎嘣”一响,母亲就说,看看,我说你大今年运气好吧!我们就都说,大给咱挣钱哩。三十晚上熬夜包饺子是新年八大件里最后一件大事。饺子包好了,年也就准备好了。过年啊!

        一转眼,父亲已经过世三年,我也到了五十知天命的年纪。春节将至,老家农村几成空巢。借居在城市里,找不到当年过年的感觉。和同龄人谈了,都说年味越来越淡啊。是啊,物质极大丰富,想啥时候买都有。过年吃的好的穿的好的,平常也是。从另一方面来看,说明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啊。盘点儿时过年八大件,一是怀念,二是提醒国人别在物欲横流里忘记了我们民族的传统节日文化。(来源:阳光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