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虐杀三个老人的凶手,竟栽在一个梦上 | 自杀专卖店

惊人院2021-08-10 13:35:23

惊人院第041号房的故事

虐杀三个老人的凶手,竟栽在一个梦上

阅读时间:5-6分钟

阅读姿势:被窝里

院长按 :

 

这年头谁没点儿超能力都不好意思出来混,202床的杨九今天跟我说:“院长,你信吗?居然还有这种超能力!”


“卧槽,辽哥你快来看,这视频都没打码!”

 

设计部的小露一步一蹭地滑着办公椅撞到张辽的桌子旁,正在写代码的张辽被一下子撞出了半米远。


他的手指从键盘上的A一路滑到delete,消失了半页代码。

 

小露抱歉地吐了吐舌头,“对不起了辽哥,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嘛!”

 

“那个,你说哪个视频没打码来着?”张辽拿下眼镜认真地擦了擦,看向小露的电脑。

 

“你看你看!”她伸出一只手猛地点着电脑上的视频,而另一只手像是开启了振动模式一样,高频地拍着张辽一侧的肩膀。

 

“就是这个!辽哥你看,我朋友刚刚发我看的,国外一群青年虐杀老人的视频,哎呀!简直是变态到家了!


连码都没有,你看那个头,哎呀!我都不敢看了!”小露拍打张辽的那只手现在捂着眼睛,另一只手继续点着屏幕上的画面。

 

视频上被害者血手模糊的脸被小露的食指盖得很严实,张辽移开小露乱点的手,然后带上耳机,开始仔细看。

 

视频的画面很模糊,跟打过码的也没多少区别。

 

张辽把进度条拉到最开始,看到了一群国外的少年把一个老人击倒在地,用各种凶器扎在他身上、脸上,直至碎肉飞溅。

 

最后,这群少年冷静地冲洗掉了凶器上的血迹,开着车一路狂欢而去。

 

看到这里,张辽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在他扬起头的时候甚至能感觉到针扎的刺痛感,他的指尖也变得冰冷、发麻。

 

这个视频最让他害怕的地方,是这些青年在虐杀老人时脸上的兴奋,好像他们刚发现了一个好玩的游戏。

 

这种感觉直至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没有从张辽的身上消失。他只好吃了两粒褪黑素,不知在几点钟时睡了过去。

 

这天夜里,张辽久违地做了场“大梦”。

 

梦里的他回到了小时候,正坐在邻居家门外,仔细地给一条小蛇剥皮。

 

他的身后是一条被砖头封住的胡同,很窄很黑。


过了几分钟,他突然转身把堵在胡同外的砖头抽出了几块,将蛇肉顺着抽出的窟窿扔了进去,只留下了一张完整的蛇皮。

 

梦里的张辽看见那个小胡同里满地都是动物尸体。

 

可辨认出有狗、猫、小鸟,它们有的被扒了皮,有的脑袋被砸稀烂,有的肠子散落一地。


如果不细看,会误以为这些腐臭的味道来自于旁边的下水道。

 

他甚至感觉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在剥蛇皮时的兴奋。


好比血液对吸血鬼的吸引,张辽感觉在虐杀动物时候也能得到相同的快感,这快感似乎与生俱来。

 

只是他现在发现虐杀这些小动物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听到自己大脑里有个声音在叫嚣着:“我想杀人!”

 

就在张辽被自己可怕的想法惊出一身冷汗时,他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


他吓得一抖,回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老人,老人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还笑着问他:“小朋友,你在干什么呀?”

 

梦里的张辽这时分裂出了两个自己。一个对突然出现的老人有了异常兴奋的想法,另一个则是冷静的旁观者,劝老人快走。

 

可是作为旁观者的张辽,声嘶力竭的叫喊声并没有起作用。老人继续笑眯眯地问着另一个自己:“小朋友,XX家怎么走?”

 

梦里的张辽把剥蛇皮的小刀藏在了右手的袖子里,伸出左手给老人指了一个方向,他说:“有个近路,你搬开这些砖,从胡同直接穿过去就是了。”

 

老人疑惑地看了看胡同,还是决定相信这个孩子的话,开始搬开这些砖头。

 

张辽“懂事”地过来帮忙,当胡同里那些动物尸体露出来时,张辽假装“害怕”地尖叫一声扑到老人怀里。

 

老人一边摸着他的头一边安慰:“孩子不怕,也不知道是哪家人干的,我自己走过去就好了,你乖乖呆在原地。”

 

张辽点点头,然后看着老人往胡同深处走。


差不多走到一半的时候,他在胡同外说:“爷爷!我害怕。”然后向老人跑了过去,袖子里的小刀握进了手里。

 

他加速冲进老人的怀里,狠狠地在他肚子上扎了一刀。在老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张辽用力撞倒了他,在脖子上又补了一刀。

 

老人的动脉被扎破,血瞬间喷了出来。张辽兴奋地继续补刀,直到他逐一切掉了老人的十根手指头,才觉得尽了兴。

 

之后他冷静地走出胡同,把砖头重新垒好,直到看不出打开的痕迹。


一切收拾妥了,他随手捡起了一块石头,猛地朝自己脑袋上砸去,顿时鲜血直流,遮住了老人喷溅在他脸上的血迹。

 

然后他露出了让旁观的张辽永生难忘的笑容。

 

梦做到这里,张辽猛地惊醒,他全身是汗,被子被踹到地上,身子冷得像冰块,一直在无意识地发抖。

 

他是真的被吓到了,梦境里的场景非常真实,老人死的过程也十分详细。


更可怕的是,他脑门上的确有一道长长的疤。

 

只不过这道疤是摔出来的,他真的不记得自己小时候杀过人。


可梦里的一切又那么真实,他不禁开始对自己的记忆产生了怀疑。

 

张辽的脑袋快要炸了,他非要弄清楚这一切。于是他破天荒地请了一天假,回到以前的家。


张辽小时候住在父母单位的家属院,如今大部分人都搬走了,院子里的房子正等着拆迁也没有人住,所以格外冷清。

 

以前的石头地上,已经长出了半米高的杂草,张辽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梦里的胡同。

 

胡同外垒着的砖头已经布满青苔和黑色的不明物,他上手去搬的时候,砖头的湿滑触感让他差点吐出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忍着恶心行动起来。

 

张辽大概搬了20分钟,胡同的全貌出现。他看到了散落在胡同前半段的动物尸体,已经完全成一堆白骨,恶臭扑面而来让他差点晕倒。

 

他捂住鼻子打开手机上的照明灯,开始往胡同深处走。大概走了10步,他就看到了几根指骨,再往里照,一具尸体的全貌显现出来。

 

张辽尖叫了一声跑出胡同继而又狂奔了几十米,最后他一边吐一边回到了胡同旁边,手抖着把砖头又垒了起来。

 

张辽不敢睡觉了,他开始没日没夜地寻找小时候的记忆。

 

他翻出了自己的日记本、同学录甚至小时候用过的课本。他询问了身边的每个人关于脸上这道疤的来历,得到的答案都是摔的。


这种梦境照进现实的感觉快要把他逼疯了。

 

一周之后,张辽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他已经一周没有睡觉,找不到任何自己杀人的证据,连报警都没有勇气。

 

就在他第三十次翻开自己日记本的时候,他累晕了过去,失去意识之后他进入了久违的睡眠,随之而来的又是一场“大梦”。

 

这次梦里的自己是大学时候的模样。梦的开始他在一个有些熟悉但一下子想不起来是哪的地方。


那是一个人的家里,破旧而简陋,一位老人背对着他在灶台边包饺子,笑得很慈祥。

 

过了几分钟,梦里的他自己从门外进来,背了一捆柴,老人听到他进门的声音回过身来。

 

看到老人的脸,张辽想起了这是上大一时,他跟同学们常去看望的一位孤寡老人,老人住在很偏僻的半山上。

 

那天山里下大雨,他们躲到老人屋里避雨,之后有段时间便经常来。大二之后,大家都开始忙着开发程序,渐渐忘了这件事情。

 

梦里的张辽进门之后,把柴火放在了灶台边上,手里的斧头却没撂下来。

 

上一个梦境里的兴奋感又突然袭来,他的嘴角开始上扬,手里的斧头随之一点点举起。


就在老人把饺子下锅的瞬间,斧头落在了老人的天灵盖上。

 

这次张辽提前护住了自己的脸,但脖子上还是溅了一些血迹,老人头还没来得及回,便瘫在地上直接断了气。

 

张辽兴奋地挥舞斧子,锅里的热水慢慢变红,烧热,翻腾,一如梦里他杀红的眼睛。

 

这次的梦做到这里,张辽就再次惊醒了。


他看了看窗外,天已经亮了,阳光刺眼,他昨晚躺下的位置有一滩人形的水渍,他又湿透了。

 

草草地洗了个澡,张辽披上衣服就进了山,靠着模糊的记忆找到了老人的家里。

 

这次他没有梦到尸体藏匿的位置,只能开始满屋子翻找。

 

灶台里的水早就烧干了,他用手指在锅里擦了一圈,果然有暗红色的灰尘。屋里是一眼就能望见的贫瘠,根本没有藏匿尸体的地方。

 

于是张辽走到了屋外,寻了几圈之后,突然把目光锁定在屋旁的柴火堆上。

 

他小心翼翼走过去一点点扒开柴火,很快便露出了一个衣角,他接着翻开柴火,终于看到了已经跟柴火一起风干的老人尸体,上面间或还有几个虫洞。

 

张辽疯了似的跑下了山,这次他真的没有心情再藏好尸体。


晚上9点,张辽终于从山里回到了城市中,他害怕得不敢睡觉,不敢回家,只能在大街上失魂落魄地晃悠。

 

他在投案自首和出国逃跑之间举棋不定,就这样他晃到了一条偏僻的小街上,街上的商店招牌过了12点之后一个一个灭掉了。

 

就在万籁俱寂的时候,有一家店的招牌才亮起来。张辽被这束光吸引,他抬起手看了看表,正是凌晨1点。


而光源的那头,是一个粉红色的招牌,上面写着“自杀专卖店”。

 

张辽咧开干裂的嘴想笑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这家店简直像是专门为他准备的,一了百了也不错,张辽这样想着走进了店里。

 

店里的灯光很亮,四处都是新奇的玩意儿,有机械玩具,也有看似无害的椅子、枕头。


店的左边是一面钉满钉子的墙,上面挂着粗粗的绳子、粉色的皮鞭,或者荧光色的塑料袋。

 

中间是透明的三层陈列柜,里面整齐地摆着大小不一的瓶装药水。


店的右边则是一个七层的中药柜,上面写着张辽听都没听过的中药名字。

 

一头卷毛的大叔慵懒地坐在中药柜旁边,看见张辽进来也只是冲他点了下头,就低头玩起了手机。

 

张辽自顾自逛着,门又被推开了。这次进来的是一个白白胖胖的青年,他在店门口的打卡机上签了到,然后笑眯眯地走向张辽。

 

“我是这家店员小杜,您看您需要点什么啊?”小白胖子问。

 

张辽把目光从墙上稀奇古怪的东西上挪了下来,看向他问:“你们这儿都有什么自杀用的东西?”

 

“我们这儿什么自杀的东西都有!”小杜说这话时候,语气里尽是骄傲。

 

“我们这儿有可伪造成他杀的仿生机械手臂,如果您需要嫁祸他人,我们还附赠“嫌疑人”指纹贴。


还有采用最新日本技术研制的亲肤上吊绳,保证还您婴儿般的上吊触感。

 

最近卖的比较火的,是从国外进口的蹦床型跳楼机,最适合死前还想爽一把的当代青年。


当然我们还可以配制各种毒药,比如芬达味儿百草枯、病毒泡腾片等,看您什么需求。”

 

张辽显然被小杜兴奋的表情吓到了,于是他有些磕巴地问“有······有没有······就那种,死得很快,没有痛苦的那种?”

 

张辽说完这句话,小杜就笑眯眯地把他领到了店中间的药柜前,开始介绍这些药的功效。

 

张辽看见里面有的是绿色的药水,有的是红色的药丸,还有一些普通的白色药片。

 

瓶身上面都是用毛笔写的名字,虽然是用来自杀的药,名字却取得很随意。


张辽拿起一瓶写着“夺走你生命最后一秒”的药,问小杜:“这瓶死得快吗?死得痛苦吗?”

 

小杜刚要回话,药柜旁的老板便收起手机走了过来。

 

他从张辽手里拿走那瓶药说:“这瓶药是我刚刚研制出来的,还没有人亲身试过。


要不你帮我试试药效,我就不收你钱了,你就在我店里死死看,让我观察下药效。


我也不让你白死,我可以送你一张收尸卡,凭此卡我店会免费帮你收尸一次。有效期半年。”

 

张辽心里冷笑了一下,人都死了,难不成还有下一次,这家店真有意思。

 

可能是两个莫名真实的梦和那两具尸体的刺激,张辽此刻除了自杀也想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所以他没有一丝犹豫地夺过了老板手里的药水,一饮而尽。

 

不知道是药效不及时还是这瓶药真的失败了,喝完药的张辽虽然晕死了过去,但他还是做梦了。

 

这次梦里的自己,是现在的年纪。

 

他梦见自己从小区的1楼住到了5楼,梦境开始就是自己在跟陌生的女人吵架,吵到面目通红,眼睛里杀机四伏。

 

可是那女人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危险,还是自顾自说着难听的话。张辽用力地抽了女人两个嘴巴,她便被抽晕了过去。

 

接着他从厨房找来绳子,把女人绑得严严实实,扔进衣柜里。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是公司叫他回去加班。他想了一下还是把刀放回厨房然后出门了。


走之前,他的眼睛扫到了衣柜旁边的日历,上面写着11月12号。

 

梦到这里还没有完,他的视角开始转向衣柜里的女人。


过了不久,女人被滴落在脸上的水珠惊醒,她睁开眼黑糊糊一片,通过周围衣服的触感,发现自己在大衣柜里。

 

她想伸手擦掉脸上的水,却发现自己被紧绑着。于是她开始挣扎和大声呼救,叫声撕心裂肺。

 

梦到这里,张辽才突然惊醒,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旁边的小杜一脸兴奋地看着他,然后大声呼叫老板过来。

 

“今天是几号?”张辽问小杜。

 

小杜拿出手机按了两下告诉张辽:“11月12号,怎么了?”

 

“那我睡了多久?期间我有出去吗?”张辽焦急地问。

 

小杜疑惑地看着他说:“没有啊,我一直看着你,你才睡了,”小杜看了下表,“你才睡了不到3个小时!”

 

这时候老板慢悠悠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手里的烟抽了一半,边走边问张辽:“你有什么感觉?我的药失效了吗?要不我再免费送你一瓶?”

 

张辽这时候实在没心思跟他臭贫,言简意赅地把自己最近发生的事情跟他们讲了一遍。

 

他实在需要有人来分担这个可怕的秘密。


而现在他急需回到小区的5楼,去确认梦里发生的事情。


半个小时候后,三个人来到了张辽的小区,5楼的门敲了很久都没人开。


老板从兜里拿出来一根铁丝鼓捣了一会儿,门便开了。

 

门边的日历显示着11月12号的日期,客厅一片狼藉。

 

张辽快步跑进了卧室,他手抖着打开了衣柜的门。


里面果然有个女人,满脸是血,似乎昏了过去。张辽拍拍她的脸,女人又开始大叫起来。

 

小杜赶了过来,看见女人便开始干呕,急忙去找厕所解决了。


剩下的两个人马上给女人松了绑,接着问她有没有哪里受伤,女人摇了摇头,开始找手机报警。

 

在报警的间隙,张辽和老板在衣柜里看见了下层的血迹,然后突然听到“滴”的一声,又有血滴落下来。


他们同时抬头,在衣柜的上层,一个老人被掰折了胳膊腿,以奇怪的姿势塞在里面。

 

张辽这次很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女人,女人也一直是在以看陌生人的眼光注视着他们两个。


小杜还在吐,剩下的三个人面面相觑等着警察来。

 

“你看见他杀人了?”张辽试探地问对面的女人。

 

女人点点头,接着就是大段的沉默。还好警察的出警速度比预想得快,三个人很快被带走了。


小杜吐完出来才发现人都不见了,只好捂着胃打车走了。

 

三个人来到警局的时候,正看见嫌疑人被警察押回局里。张辽跟他擦身而过时,脑子突然“轰隆”一下。


这个人不是他小时候邻居家的哥哥吗?!他们大学还出去玩过,那天正好是在那老人家避的雨!


再加上这次的5楼杀人事件,一切未免太过巧合了!

 

张辽激动地抓着老板的手,指尖冰凉,一直等了5个小时。

 

警察终于从屋子里出来,告诉他们嫌疑人已经承认了这起杀人案。


此外,还供认了另外两起罪行,分别是在他童年和青年时期犯下的,警方正派人去寻找尸体。

 

听后女人瘫坐在椅子上开始抽泣,从默默流泪直到嚎啕大哭。

 

张辽也没忍住,跟着哭了一场。老板无奈地看着他们两个,直到两个人哭累了。


老板递过去纸巾,问了女人一句:“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女孩惊讶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张辽在旁边哭得七荤八素,根本没有注意到老板和女人的对话。


直到小杜开车来接他们两个,张辽跟着回到了店里。

 

刚到店里,张辽便瘫在了沙发上,他小声地问:“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明明梦里这些事都是我做的。”


张辽的后半句更小声,像是在问自己。

 

老板笑笑说:“不奇怪啊,现场又没有你杀人的证据,你脑袋上的疤痕虽然跟他很像,但是创伤面没有他的大。


还有啊,是你做了这个梦,才救了这个女人啊!要我说,‘梦境照进现实’可能是你的超能力呢!

 

张辽听后翻了个白眼:“这世界上真的有超能力吗?”

 

“当然有啊!”小杜站了起来激动地说:“不然我们怎么知道那个女人怀孕的,都是靠我的超能力啊!”

 

张辽一脸不敢相信,弱弱地问:“那······你的超能力是?”

 

“一碰见孕妇就吐!”老板抢着回答了。

 

张辽一口水没喝完,瞬间喷了出来,笑了一会儿问:“你们说的是真的?难道是因为我看了那个视频,才梦到这些事吗?”

 

老板不可置否地扬了扬眉毛,然后拿着手机鼓捣了一会儿,把手机递给了张辽。


上面正播放着一个A片,老板玩味地跟张辽说:“你试试看,今晚会梦到什么?”


张辽噗嗤一声笑出来:“去你大爷的!”

·END·


我是202号床杨九 ,我在惊人院等你

入院治聊:jingrenyuan@126.com


 

 治聊时间 

你想要什么超能力?



推荐阅读




本故事系平台原创

纯属虚构,切勿深究

如果想我了,就在下方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