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这位福建晋江人写的“格言”卖了近2000万|“闽派书画”名家鉴赏

文创鉴赏汇2018-05-23 16:44:07



不久前,北京保利2017年春拍“中国古代书画夜场”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本场共47 件精品上拍,其中,中国明代官员、书画家张瑞图的《格言巨轴》以1200万元起拍,1700万元落槌,最终1955万元成交(拍前估价:RMB 15,000,000-25,000,000)。


(张瑞图的《格言巨轴》)


据说,目前世界各地公私藏品中直幅立轴纵3米以上者共计七件,这件张瑞图的《格言巨轴》,则为目前著录及所见的张瑞图直幅立轴最大的,其内容为北宋司马光家训。

据作品的落款“果亭山人”推断,此幅为张瑞图写于天启年间,且稍晚时期成熟之作,作品名义上师法古人,实则别出心裁,洋溢着创新精神。

实际上,作为“闽派书画”名家代表,福建晋江人张瑞图的作品一直深受拍场幻影。

去年11月6日,保利厦门2016秋拍“中国书画”专场上,张瑞图行书《真率斋铭》以140万元起拍,245万元落槌,最终以281.75万元成交(拍前估价:RMB 2,000,000-3,000,000)。


(张瑞图《行书真率斋铭》)


去年12月6日晚,北京匡时十周年秋拍“畅怀——古代书法夜场”上,张瑞图的《草书诗卷》,成交价为1265万元。

2014年,张瑞图《行书六言诗》在桑莲居2014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上经过八轮竞价后,最终以160万元成功拍出。


那么,这位在拍卖场上颇为“风光”的艺术家,到底是什么来头?本期“文创鉴赏汇”,我们就来讲述一下张瑞图的艺术生涯,品鉴他的艺术成就。



1
来自农村的“奇才”,老婆靠纺织资助他读书

张瑞图像

回溯数百年,张瑞图出身福建晋江青阳下行村农家,父亲张志侹“俭朴食贫”。

但张瑞图幼被称为“奇才”,聪颖过人。

据说,因为家里穷,供不起夜读灯火,张瑞图每天夜晚都到村边的白毫庵中,就着佛前的长明灯苦读。

年青时,张瑞图一面当老师谋生,一面参加科举考试。

那时,张瑞图的妻子王氏,很善于纺织。婚后,她常常都以机杼纺织的收入来供给家用,同时也支持张瑞图求学。

有一天,张瑞图从塾中归家,看到老婆在喝大麦粥充饥,不由长叹:但愿老天开眼,让我早日出头,别让家人总吃这大麦粥!

不过,张瑞图实在聪明,他的读书方法也是与众不同,五经子史都采用手写熟读,即一面抄写练习书法,一面研读理解文义。当时,泉州一带都盛行由他解释的经文。

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张瑞图举于乡。万历三十五年进士(1607年),殿试第三名,俗称“探花”。天启六年(1626年),张瑞图迁礼部侍郎,是年秋,平湖施凤来同以礼部尚书入阁,晋建极殿大学士,加少师。



2
进退于魏忠贤“阉党”之内


(张瑞图书法)


那正是张瑞图官场春风得意之时,也是宦官魏忠贤专擅朝政,势焰熏天之际。内阁首辅顾秉谦和先后入内阁的冯铨黄立极、施凤来、张瑞图、来宗道等人,都成为魏忠贤私党,时称“魏家阁老”。

不过,张瑞图毕竟是儒学中人,他进退于魏忠贤“阉党”之内,其实也是很矛盾的。

因此,在一些问题上,他还是表现出与“阉党”的穷凶极恶有不同之处,“内持刚决,外示和易,阴剂消长,默施救济”(《府志》)。

不过,经一段时间后,崇祯帝终于在天启七年(1627年)十一月勒令魏忠贤出京到凤阳去看管皇陵,全部财产充公,掀开清算魏忠贤“阉党”的序幕。

最初,朝议定魏忠贤逆党,虽牵连当政阁臣,但张瑞图并未列入。

然而,崇祯元年(1628年)二月会试,施凤来、张瑞图任考试官,所取考生几乎都是中官、勋贵的姻戚门人,终于激怒了崇祯帝。

崇祯二年(1629年)三月,施凤来、张瑞图被罢免。崇祯三年(1630年),张瑞图被遣归。张瑞图落职后,偕如夫人贺氏隐居晋江青阳下行故里,生活恬淡,优游田园林壑,忘情山水,经常往白毫庵中与僧人谈论禅理,以诗文翰墨自娱,留下大量书法及诗歌作品。



张瑞图书法鉴赏:晚明时期最有创造性的书法家之一


(张瑞图书法)


张瑞图是晚明时期最有创造性的书法家之一,年轻时就以擅长书法而闻名于世。

那时人们都将邢侗、张瑞图、米万钟董其昌并称为晚明“善书四大家”。

我们来看张瑞图的书法,的确不同于柔媚时尚,而别具“奇逸”之态。

他擅长的楷、行、草书,笔法硬峭纵放,结体拙野狂怪,布局犬齿交错,气势纵横凌厉,构成强烈的力感、动荡的气势,确属奇而逸,时人赞为“奇恣如生龙动蛇,无点尘气”。


(张瑞图书法)


张瑞图也从帖学入手,只不过崇尚的是“狂草”派书风和讲求厚重力度的“苏体”笔法。

清·梁巘《评书帖》曰:“张瑞图得执笔法,用力劲健,然一意横撑,少含蓄静穆之意,其品不贵。瑞图行书初学孙过庭《书谱》,后学东坡草书《醉翁亭》,明季书学竞尚柔媚,王(王铎)、张(张瑞图)二家力矫积习,独标气骨,虽未入神,自是不朽。”


(张瑞图书法)


综观隋、唐、宋、元、明、清的历代行草大家,固然在用锋上各有特色,却均有简练(或称简化)这个技法的趋向,而把精力投注到对不同程度的“新理异态”追求上去。他们的用锋方法有一个相同的特点,即均是顺应着毛笔“尖、齐、圆、健”的天性而作各自的用锋动作的。

张瑞图不满足这种传统而“常规”的写法,却是以一种生拗的意趣作导向,使用笔只在露尖的侧锋上作横截翻折的动作,从而造成一种激荡跳跃的声势和剑走偏锋的感觉,拓展了用锋的新变化。


(张瑞图书法)


张瑞图的字,也很“奇逸”,但有时奇得出格,不少字结体狂怪,难以辨认;逸也有些过分,不少用笔纵放无度,犹如画符。

另外,张瑞图反柔媚而走向极端,一味硬倔,过分外露,少含蓄文雅之气。

因此,张瑞图与倪、黄等虽同属奇倔书风,却不能归入一类,更不能并称。



图 | 均来源于网络



-The end-

文创鉴赏汇

一起分享艺术世界的点滴

微信公众号ID : WCJS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