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叶选宁:我一岁时抓周,抓中毛笔,从小便爱好书法

深港创富2020-01-24 18:46:03

,,因病于2016年7月10日凌晨1点10分在广州平静离世,享年79岁。


10日中午,创富哥收到了深圳市梅县商会、深圳梅县同乡会发出的《沉痛悼念和深切缅怀尊敬的叶选宁将军》。文中说:“在深圳市梅县商会成立之初,尊敬的叶选宁将军欣然接受担任商会的永远荣誉会长,这是对我会的关怀、支持与鼓舞!商会成立四年多来,他十分关心我会的建设和发展,曾出席参加我会在麒麟山庄举办的第一届第二次会员大会暨梅州市在深部分企业家座谈会,看望家乡的父母官和我会的会员乡亲,对我会工作开展提出很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对商会工作发展发挥了重要的指导和推动作用。  叶选宁将军因病于今天(10日)凌晨一点十分在广州平静离世,享年79岁。告别仪式定于7月14日上午十点整在广州银河殡仪馆白云厅举行。对尊敬的叶选宁将军的不幸逝世,我会深表沉重的悲痛和哀悼!”


 

叶选宁1938年10月出生于香港,广东梅州人,,。1980年任沧浪咨询公司董事长。1984年任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副会长。。1990年任解放军总政治部联络部部长。1993年后兼任中国凯利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1997年退役。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九届全国政协常委。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


 

,故自称叶三,工作中使用化名岳枫。他从小在湖南外祖父家长大,直到11岁才被父亲接到北京。叶选宁的母亲曾宪植是清代重臣曾国荃的四世孙女,1926年进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学习,从此走上革命道路,新中国成立后担任全国妇联副主席。


据红网报道,2015年10月13日,叶选宁偕夫人钱铃戈女士满怀思乡之情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双峰县荷叶镇曾国藩故里大夫第参观考察。“曾氏十堂”之一的大夫第由竹亭公祠、敦德堂、奖善堂三部分组成,总面积约13万平方米。叶选宁的母亲曾宪植是曾国藩九弟曾国荃的第五代玄孙,在叶选宁11个月大时母亲曾宪植将他送回大夫第外公家抚养,并起名“曾庆馨”,自幼生活在有着以文化传世传统的曾氏家族中,接受着湖湘文化及曾氏家族家风的熏陶,直到11岁那年,叶选宁才离开大夫第,到北京完成中学和大学的学业,并长期在军队服役,直至退休。
  
一下车,叶选宁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从轮椅站起来,步履蹒跚地走进敦德堂,查看他亲手绘制的奖善堂平面图,和表妹曾小兰回忆起当年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在大夫第的模型沙盘前,叶选宁久久驻足讲述着印象中的大夫第,并详细指出内部设施的具体方位。当了解到大夫第2002年被评为双峰县文物保护单位的消息时,叶选宁表示,希望双峰县加大对大夫第的保护开发工作,争取获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在曾国荃亲手提笔的“杖国风高”匾额前,叶选宁还介绍了他与这块匾额结缘的故事。2013年,叶选宁去珠海陈芳故居参观时,无意中发现了这块外高祖父曾国荃的亲笔手记,当陈芳故居纪念馆提出将匾额赠送给他时,出于对母亲家乡的深厚情感,叶选宁婉言谢绝,表示将匾额送回双峰更有意义。随后,叶选宁还来到距离敦德堂200多米的奖善堂,久久不愿离去。


 

据北京晚报,叶选宁小时候很活泼,1955年暑假,,住在招待所。叶选宁没见过招待所的毛巾浴衣,穿上后就舍不得脱,很神气地走到哪里都穿着。:狗到了春天都应该掉一些毛,到了秋天再长出新的来。世界上有那么一种狗不会换毛,再热也是一身厚厚的毛,这就叫“寒狗不识热天”。听见父亲的话,叶选宁气得嘴巴都撅起来了。


 

,叶选宁先被下放到湖南株洲无线电厂实习,后转到江西上饶。在一次往粉碎机里送料时,他的右臂不幸被机器轧断。事情一路汇报到周恩来处,总理下令抢救,当地医疗部门才把断臂接上,但从此功能全失。,他得知后马上打电话到北京了解情况,但线路很不好,接通之后满是杂音,根本听不清楚。叶帅跟接线员商量:“你能不能给调一调?”却被对方粗暴呵斥。据警卫员回忆,当时叶帅“又气又急,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胡耀 邦之女满妹在一篇文章中写道:1976年10月6日,。8日上午,,传递了这一消息,,准备新的工作。,对当前如何治理国家有什么建议。图为叶帅与子女们的合影:


10日,叶选宁又来到胡家。:“自古以来,有识之士总是说大乱之后要顺应民心,民心为上。根据这个道理,我以为当前有三件大事特别重要:第一,停止批邓,人心大顺;第二,冤案一理,人心大喜;第三,生产狠狠抓,人心乐开花。请你务必要把我这几句话带给你父亲。”叶选宁满口答应:“我一定转告。”


叶选宁也是一位风格鲜明的书法家。在自述中,叶选宁说自己一岁时抓周,抓中毛笔,从小便爱好书法。右臂受伤后,他更是苦练书道:“一个伤残人能做些什么?向之所欣,多不可得。中西乐器,无一可操。写字可行,但须变右手为左手。:“大丈夫一舌尚存,还可以闹革命,何况全部身心都健全,只差一只手,决不气馁。”下图为叶选宁的书法作品:


练字过程中,叶选宁见到好的、喜欢的字,都要抄写百遍以上,无论工作多繁重,天天都要坚持。黄永玉曾打趣说:“我们天各一方,有时夜半醒来,想到叶三此刻正在练字,登时睛前一个胖子灯下狂书的画面,十分好笑。”启功评价叶选宁的字:“真行草书随兴挥洒,悬之堂壁,无人识为左笔者。此其足以昂然独出于古今书艺之林,而无纤毫逊色者也。”


 

虽然获得大师肯定,叶选宁依然谦虚,每次展览皆称“习字展”,他说:“出一本‘习字’,办个展,算是交份作业,拿出来请大家批评。也是对鼓励、帮助、教导我的师长、老友无尽的怀念、感激和谢忱。”

 


 


 


 

综合法制晚报、北京晚报、红网等报道,图片来自网络,不用于商业目的。如有版权因素,请立即通知编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