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感悟 ——对爸爸永远的思念

陇上风情2020-03-29 11:53:23

爸爸是靖远人民爱戴的好县长。他一生立党为公,是久经考验的人民公仆,是为了实现革命目标而奋斗不息的杰出领导人。他永远活在靖远人民的心中!


感   悟
——对爸爸永远的思念


欧阳地


2016年7月25日,中共靖远县委、县人民政府隆重举行纪念欧化远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暨《欧化远百年华诞专辑》首发式回顾爸爸一生奋斗历程,缅怀他的光辉业绩,追思他的崇高风范,学习他的优良品质,发扬他的革命精神,凝心聚力,坚定信心,不忘初心,继续前行,这无疑是一件有政治意义的大事,是一次承前启后的盛举。

我和姐夫王铁基、姐姐欧阳虎在十多年前就开始着手筹划把爸爸一生的光辉历程搜集整理成册,趁和爸爸一起战斗工作过的老战友、老同事、老部下还健在,请他们撰写回忆录和纪念文章,我们的这个初衷愿望终于实现了。尤其是县委、县政府召开了欧化远百年华诞纪念会和发行纪念专辑,我们激动的眼泪都流了下来,这泪是真心的泪,这泪是高兴的泪,这泪是姐夫、姐姐和我在这十多年来为宣传爸爸的伟大业绩努力出成果的泪。

这里特别还要感谢十多年来爸爸的老战友、老同事用一颗真诚的心把他们同爸爸一起战斗工作生活的那段难忘的历史情感写的形象逼真,留下了一份份珍贵的历史资料。我们将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功劳。可令人遗憾的是在短短的十余年的时间里就有几十位给父亲撰写文章的老同志先后与世长辞。特别是前两部纪念文集的主编苏宰西教授,他在纪念座谈会上还发了言,赞誉县委、县政府为老县长欧化远百年诞辰举办的座谈会是难能可贵的,没想到座谈会后,半年时间就去世了。他为刻画爸爸顶天立地的形象而费心尽力,倾注了苏氏两代人对爸爸的知遇之情,还有先后与世长辞的王宝泰、刘宗儒、金涛、万国杰、闫万发、孙宪武、郭江、黄钟……我们非常感谢他们,他们永远值得我们怀念。

在纪念爸爸座谈会后的当天下午,我和姐夫,姐姐率兄弟姊妹及侄辈、孙辈、亲戚等三十多人去爸爸的坟前祭奠,县委县政府送的花圈。我在坟前告慰爸爸:以组织的名誉召开座谈会,出版百年华诞专辑、举办书法展,这在县上还是第一次。我想爸爸在天之灵一定也会是非常欣慰。经过这十年来的征集,整理爸爸的历史资料,使我真正懂得了这是我们做子女应该承担的义务和责任。也感受到了众多作者为此付出的艰辛,感谢他们让爸爸的崇高形象再次展现,让爸爸的伟大精神再一次升华!

爸爸虽然离我们而去三十多年了,但他那高大、乐观、豁达、善良的长者形象,他那清廉,简朴,勤政为民的公仆形象完全呈现在我们眼前,时刻感动着我,激励着我,鞭策着我。我和姐夫在征集、整理出版纪念文集的过程中,一起亲自登门拜访爸爸的老战友老同事,让他们撰写对历史资料的回顾,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爸爸少年时代就读于兰州中学,学习并接受进步思想。面对满目疮痍的旧中国,深感腐败无能的国民党政权难以救国为民,老百姓身处水深火热的贫苦生活之中,更遭受着外国侵略者的肆意践踏。在这种危急形势下,爸爸树立起投身革命,追求真理,报效祖国的决心。奔赴延安,在抗大学习深造,系统化的接受了马列主义教育,更加坚定他献身革命的立场。毕业后被分配到甘肃后方做抗日宣传工作。

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组建北湾地下党支部。1940年担任靖远地下党中心县委书记,他是靖远地下党的创始人之一,是甘肃早期党史人物。在上级党组织的直接领导下,同战友们一起在黑暗中点燃光明,在泥泞中跋涉奋进,在错综复杂的斗争中创造奇迹,经受了血于火的考验。他不畏艰险,为贫民办实事,兴修水利,植树造林,创办集体农场;成立“贫民互助会”,把一万五千亩的河滩淤地全数分於贫民;为靖远党组织的发展壮大和家乡的革命解放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解放后担任靖远县人民政府县长期间,面对百废待兴的人民政权和艰难局面,他抓基础,定目标,谋发展,带领干部和群众战胜一个又一个的困难。离休干部陈钲在缅怀爸爸的文章中说:“五二,五三年靖远连续大旱,旱地全部绝收。山区广大群众缺粮,缺水,生活十分艰难......好多老年人讲,五三年的灾情比民国十八年还严重,要不是共产党和人民政府,肯定会饿死好多人。”由于爸爸心里装着人民,关心群众疾苦,深入基层第一线,走农村,进农户,了解灾情,及时如实的给专区,省上反映情况,调粮拨款。那时汽车进不了城,粮食全由外地运到了陈家摆,再用木船,羊皮筏子运过黄河,然后用大车和牲口运到县城。那时候虽然每人供应几十斤粮食,给十几元救济款,可顶大用了,起码把人的命救了下来。靖远在大灾之年没有饿死人。几十年过去了,上了年纪的人,不论是干部还是群众,都知道爸爸的名字,一直念念不忘“老县长”,这个称谓是群众的爱戴,一般人是得不到的。人生的功德要靠自己的努力和自己的践行去书写,才会扎根萌生于人民群众的内心。在纪念文集里作者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表达对爸爸的敬重和崇拜,对逝者的仰慕与追思,这才是真正的“德高望重”,所以才会铭记在靖远人心中。

爸爸被错划为右派,开除了他的党籍,撤销了他的职务,“文革”中遭到了批判。但他坦然面对这一切灾难,从内心深处依然相信党和组织会给他一个公正的答复。他用自己的宽容大度的胸怀包容了所有的委屈和误解,仍默默无闻的奉献。他足足等了二十二年,青丝变白发。然而,那颗赤子之心却从未改变,对党的事业始终坚贞不二,处处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平反后,为人民服务的脚步却更加急促了;更加珍惜党和人民给予的一切荣誉,在他的脑海中,没有“怨恨”和“后悔”两个词,只有对光阴流失的惋惜和振奋精神重新投入工作的渴望,他说,只有奉献自己,才会感到踏实和幸福。

爸爸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奋斗的一生。靖远人民赞誉他是靖远的焦裕禄,是做人的楷模,是干部学习的榜样。作为他的儿子,更应把爸爸高尚的精神品质,崇高的理想信念和坚韧的革命意志永远传承下去。我和姐夫在退休后,先后出版发行了三本纪念文集。2017年我被评为“全省离退休干部发挥正能量先进个人”,这个光荣的称号,不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应该属于姐夫和姐姐、主编、作者、校审、关心和支持我们这一项工作的所有人。正是他们不辞劳苦不计报酬的付出,把爸爸光辉的形象,再次展示给后人。让他的公仆精神,无私奉献精神,永放光芒。

在纪念爸爸座谈会上,老干局的张克勤局长说:“值得一提的是做为老先生的子女,退休之后,不遗余力,全方位搜集资料,各方了解其父生前事迹,先后出版发行了好几本纪念文集,举办了欧化远遗作书法展,为本次座谈会的成功举办打下了基础,这才是人间的大孝。”姐夫,姐姐,这是组织对咱们这十几年为了宣扬爸爸的伟大精神付出的肯定,有这句话就足够了。咱们所做的一切不是说因为他是咱们的爸爸才这样做,我的理解是为了社会敬孝,为国家敬孝。人一辈子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我这三四年,一方面锻炼身体,另一方面把所有作者给爸爸撰写的纪念文章亲手再抄写一遍,在脑海中更加加深对他老人家的怀念之情。我在学校读书时写毛笔字很少,现在都七十多岁了,要从零开始学习写毛笔字,尤其是用小楷练习这就比较难了。开始写出来的字我自己都觉得不好看,但还是坚持写,每天写三四百字,慢慢练习的写。抄写的字逐渐有所进步。在这几年里,我已经抄写完纪念文集文章九卷(每卷200页)。县委,县政府出版的华诞专辑,准备在2018年上半年抄完。在抄写的过程中,我觉得最大收获是,越写越感悟到父亲一生光辉业绩,故事是讲不完的,也不是用笔可以写完的。我对“没有比爸爸的肩更高的山,没有比爸爸的脚更长的路”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和认识。

爸爸是靖远人民爱戴的好县长。他一生立党为公,是久经考验的人民公仆,是为了实现革命目标而奋斗不息的杰出领导人。他永远活在靖远人民的心中!


人物介绍

欧化远同志1917年出生于靖远县北湾中和堡。

新中国成立前曾任靖远地下党中心县委书记兼北湾支部书记。

1952年9月至1958年5月任靖远县县长兼法院院长。后被打为右派,安排为县水利科干部,在乌兰山坚持绿化十七年。

1979年2月右派冤案得以昭雪,被选为县革委会成员。

1980年10月被聘为县人民政府顾问。

1986年5月16日逝世。

欧化远同志被誉为"靖远焦裕禄",对靖远教育、农业及水利事业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陇 上 风 情

抒写陇上风采

难忘家乡情怀

走进心灵家园

品味亲情驿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