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水性笔价格交流组

【最后一课】有留恋的泪花,更有憧憬的欢笑

大河报教育在线2018-12-05 16:06:55



□ 记者 余淼 文 白周峰 摄影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却各奔东西。

“丁零零!”昨天早上7时40分,清脆的上课铃声,照常在郑州七中高三教学区“勇苑”响起。这铃声,中断了散布在回字形教学楼四周的琅琅读书声。在手拿课本准备回班的那一刻,三三两两黑发及肩的姑娘,又扭头张开双臂,给邻近好友一个拥抱。

最后一课来了。下午3时,高三学生就要统一离校,浸泡在汗水与笔墨中的高中生活,真的只剩下这最后一天。

伴着铃声,语数外、政史地、理化生9科老师,也走上讲台,用精心准备的课件,为学生们做最后的叮嘱。

从窗口向内望,课堂和平时没什么两样。旧教辅和纠错本已经捐出,放在讲台上。教室后门,两三个用班费购买的绿皮大西瓜,静静依偎在一起。教室四周的课桌旁,荧光笔还没来得及将高考冲刺的最后一天画掉。黑板上方,依然悬挂着浑圆饱满的励志标语……

然而,当“老——师——辛——苦——了”这个由5个字组成的震耳欲聋的吼鸣,从各个班级的窗口同时倾泻而出的刹那,台上的老师,无论是不修边幅的粗犷汉子,还是和蔼可亲的邻家姐姐,眼角都泛起了泪花。


在高三(17)班的课堂上,化学老师禹峰面对他的学生,深鞠一躬。他,是高三年级唯一一位用方言授课,却能带出高分考生的老师。18岁的学生刘攀说,这几年,为方便外地同学听课,老师在课堂上普通话转方言,方言转普通话,换了好多次。


而当高三(17)班班主任何小龙在黑板上用PPT打出“感谢大家忍耐我这两三年,感谢大家对我的不离不弃”这句话时,只会为难题掉眼泪的“学霸”周思瑶,禁不住偷偷揉起了眼睛。她说:“高三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以前觉得会特别苦,每天学到深夜,其实不是这样。何老师说,高考题,就是平时老师强调的最重点的东西,我们该掌握的东西其实都已经掌握。进行有效率的学习,比什么都重要。”

“丁零零!”下课铃响起。这次从窗口传出的是掌声和欢呼。高三(5)班的同学,已将地理老师王祎军团团围在教室中央,一个高大的男生更是将他拦住,求合影。站在人群中,年轻的老师似乎和学生一样,有调皮的学生还喊出一句话,“给老师拍帅点,好找对象”!

“我希望你们不仅仅能面对高考,还能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应对人生中的每一次挑战”,最后一课虽已结束,但老师送出的祝福,却永远留在学生们的心中。

就像高三(1)班学生李华琼写的一段话:

愿日后再回忆起这段时光

满含热泪又带着期望欣慰

任时光像那嗒嗒的马蹄

任时光匆匆流去

我们终是一家人

白首不分离